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东方直心:《毛泽东大传》之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182章

2018-06-06 11:00:36  来源:毛泽东大传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182

  “我留在陕北,蒋介石就不敢把胡宗南的兵力投入其它战场,就

  可以减轻其它战场的压力。同时在政治上也会给蒋介石沉重打击,

  坚定陕北我军打败胡宗南进攻的信心。”

  话说1947年3月18日一早,从南边传来的枪炮声越来越近了,警卫战士见毛泽东和往常一样,还在安详的办公,急得他们一个个坐立不安。手枪连排长石玉玺再次走进毛泽东的办公室,着急地说:

  “主席,您经常教导我们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今天我们要保证您的安全,也就是为人民服务呀!”

  毛泽东始终坚持“老百姓走完我才走”。他用手一拂,又在桌子上轻轻一击,说:

  “不要说了。我有言在先,我是要最后撤离延安的。”

  毛泽东看着石玉玺极认真又极担忧的神态,放缓了口气,笑着说:

  “不要紧,来得及。他走他的,我走我的。他上那个山头,我上这个山头。怕什么!”

  毛泽东说罢,又提起笔来给彭德怀、习仲勋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只要你们1个月能消灭敌人1个团,保证3年后一定能回到延安。”

  此时,中央机关和警卫部队都在紧张的做着撤离的准备工作。许多干部战士对撤离延安想不通,感情上一时转不过弯来。眼看就要离开延安了,大家都依依不舍,许多人流下了眼泪。毛泽东对阎长林说:

  “你叫一辆车,帮助把孩子的东西准备好,请保育员李文芳同志带孩子先走。”

  车就要开了,毛泽东走出来和小女儿李讷握握手,又把她抱起来亲了一下,说:

  “在路上好好听阿姨的话。”

  江青坚持不走,她要和毛泽东一起留在陕北。就这样,李讷由保育员李文芳带着转移了。

  3月18日下午3时,周恩来对中央警卫团的几个负责人说:

  “今晚出发。我们傍晚走,你们先派一个步兵连和一个骑兵连跟着我们走,其余的坚持到晚上12点走。出发之前,要派人检查中央机关驻地,不能给敌人留下片纸只字。我随后还要去察看。”

  周恩来、彭德怀还看不出毛泽东要走的意思,便催促道:

  “主席,敌人的飞机随时都可能来轰炸。”

  毛泽东说:

  “我要看看胡宗南的军队像个什么样子。”

  此时,王震应召从晋绥刚刚赶回延安,来到王家坪毛泽东的窑洞。毛泽东接着向周恩来、彭德怀、习仲勋、王震交代撤离延安后的作战方针。

  18日黄昏时分,胡宗南的先头部队已经窜到了吴家园一带,东南方向密集的枪声已清晰可闻。毛泽东要彭德怀通知阻击部队立即撤出阵地。

  不一会儿,彭德怀又跑来了,他喘着粗气吼道:

  “怎么主席还不走?快走快走,1分钟也不要待了。”

  中央警卫科参谋龙飞虎来不及报告,冲进毛泽东的住室,急促地说:

  “主席,彭总发脾气了,请你立刻出发!”

  王震忙说:

  “主席,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你必须尽快撤离。”

  周恩来也劝道:

  “主席,时候到了,该走了。”

  习仲勋也说:

  “你不走我们不放心,敌人已进到延安附近,再不走,路被截断,就不好过去了。”

  毛泽东一面吸烟,一面倾听门外,外面没了彭德怀的声音,显然是又去忙他的事儿了。于是又稳稳的坐在椅子上,问道:

  “机关都撤完了吗?”

  “早撤光了!”

  好几个人争着回答。

  “群众呢?”

  “全撤离了。”

  “嗯,”毛泽东说:“好吧,吃饭!”

  此时,枪声已近在耳畔,一阵紧似一阵,还夹杂着喊杀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警卫人员火烧屁股一般急,早已将饭菜装在饭盒里了,准备带到路上吃。他们见毛泽东如此吩咐,不得不又拿了出来,摆放在毛泽东面前。毛泽东吃饭历来是狼吞虎咽,这一次他却是细嚼慢咽,蘑菇起来。他有言在先,要最后一个撤离延安,还要看看胡宗南的兵是个什么样子。周恩来无奈,只好让人去叫彭德怀。此时的彭德怀也顾不得许多了,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就吼起来:

  “主席怎么还不走!龟儿子的兵有什么好看的?走走走,部队代你看了。你1分钟也不要呆了,马上给我走,快给我走!”

  毛泽东望着心急火燎的彭德怀,又往嘴里拨饭。彭德怀朝工作人员瞪起眼叫道:

  “还愣什么!快把东西都搬出去!”

  秘书急忙清理办公室,窑洞外的那辆深蓝色的美式重型吉普车也轰隆隆地发动起来了。毛泽东皱了皱眉头,终于站了起来,他慢悠悠的对彭德怀、习仲勋说:

  “只要1个月消灭敌人1个团,3年保证收复延安。”

  彭德怀转身去了,毛泽东又对阎长林说:

  “要把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具一点也不要破坏。叫胡宗南知道,我们还要回来的。一定注意不要掉了文件。带不走的书要摆整齐,让胡宗南的兵读一点马列主义也有好处嘛。”

  毛泽东放下碗筷,环视一遍打扫过的居室,一声不响极不情愿的离开办公室。警卫战士已经列队在汽车旁边等候,毛泽东从警卫战士队伍前缓缓走过,打量着每一个人,半天才说:

  “怎么样,咱们走吧?”

  说罢,他又反背着双手,仰望宝塔,久久一动不动。

  “你们愿意走吗?”

  他好像是问身边的周恩来和工作人员,又好像是自言自语:

  “我本来还想看看胡宗南的兵是个什么样子,可是彭老总不答应。他说让部队代表我看看,我惹不起他,那就这样办吧。”

  毛泽东还要警卫员在他的窑洞门口贴了一副新警示语,上面写着:“毛主席住地,请勿喧哗”。后来,有一个目睹延安撤退的德国医生说:“延安撤退是任何国家首都的撤退中最有秩序的。”

  毛泽东在登车之际,又蓦然回首,像发表宣言一般大声说道:

  “同志们,走吧。少则一年,多则两年,我们还要回到延安来的。”

  毛泽东、周恩来、江青和两位警卫员,挤在吉普车里,司机周西林立即踩动了油门出发了。一列车队离开王家坪,朝飞机场方向飞驰。

  此时,胡宗南的军队迫近延安城约3公里处,那里是教导旅的最后掩护阵地。

  自此,毛泽东开始了他转战陕北指挥全国的人民解放战争的艰难历程,一直到1948年3月23日,历时1年零5天,行程2000多公里,到过12个县,住过37个村庄,创造了他一生军事生涯中最辉煌的一个历史时期。

  彭德怀护送毛泽东等人到了飞机场就折回了王家坪。毛泽东一行人经过桥儿沟到了拐峁,王震也要回部队了,毛泽东和周恩来下车相送。王震握着毛泽东的手问:

  “主席还有什么指示没有?”

  毛泽东笑笑说:

  “没有什么了,就按我们研究的去做吧。”

  “请主席放心,我们一定按照你的指示,打好撤出延安后的第一仗!”

  王震说罢,翻身上马向东驰去。

  此时,拐峁以北出现了由延安转移出来的群众,人们背着行李,担着锅碗瓢勺,赶着猪羊,牵着毛驴。山梁上,大路边,民兵持枪警卫。撤退的群众队伍井然有序。毛泽东沉默了,他皱着眉头,凝望着撤退的群众队伍。

  车队顺着延河从宝塔山对面的清凉山下一拐,沿着咸阳榆林公路向东北驶去。这时,延安军民都已经疏散,路上静悄悄的,只有马达的轰鸣声。

  毛泽东这辆车的前面有一辆车,扬起很大的灰尘,毛泽东的生活秘书龙飞虎怕毛泽东吃土,就让周西林将车开快一点,超越过去。谁知周西林开得快,前边的车也跑得快。周西林按喇叭,前边的车还以为是让他们快跑,又加足了马力。周恩来说:

  “算了,就让他们在前边吧。他们在前边我们吃土,我们在前边他们吃土,反正总有吃土的。”

  毛泽东开玩笑说:

  “龙飞虎,你有本事你就叫他们停下。你是飞虎嘛,你飞过去让他们走在后边,咱们不就可以不吃土了吗?”

  龙飞虎笑着说:

  “我不用飞,走也能赶上他们!停车!”

  龙飞虎待周西林停了车,下车就向前边追去。前边的车一看后边的车停了下来,以为有什么事,也就停了下来。龙飞虎马上叫周西林将车开到前头去。毛泽东看着龙飞虎上了车,笑着说:

  “老虎,你可真有办法。”

  周恩来、江青和车上的人都笑了起来。

  3月19日凌晨,毛泽东一行经过一夜的奔波,行程70多公里,到达转战陕北的第1站——延川县永坪镇西南面的刘家渠。毛泽东坚持不打扰老百姓,就在村外的石板上睡了一夜。江青依偎在毛泽东身旁,好歹熬到了天明。江青对毛泽东说:

  “应该打一仗,挫挫胡宗南的锐气,不然,老是让他们追着屁股。”

  毛泽东说:

  “很好。你记得我们撤退的路上经过一处地势险要的大川吗?你还说这是伏击的好地方。你马上拟份通知,告诉彭德怀,就在这个地方打伏击,这个地名叫青化砭。”

  3月19日上午,陕甘宁边区各防御部队经过7昼夜的激战,以500余人伤亡的代价,给予胡宗南部以5000人的杀伤。主动撤出延安。

  19日上午10时,国民党先头部队董钊的第1旅进入延安城。董钊立即给在洛川的胡宗南发报,报告占领延安的消息。胡宗南大喜,立即发布战报说:

  “我军经7昼夜的激战,第1旅于19日晨占领延安,是役俘敌5万余人,缴获武器无数,正在清查中。”

  3月19日傍晚,毛泽东率部从刘家渠出发,至深夜转移到清涧县徐家沟。

  3月20日,蒋介石致电胡宗南:

  宗南老弟:

  将士用命,一举而攻克延安,功在党国,雪我10余年来积愤,颇堪嘉尚,希即传谕嘉奖,并将此役出力官兵报核,以凭奖叙。戡乱救国大业仍极艰巨,望弟勉旃。

  中正

  后来,蒋介石还在胡宗南的陪同下,得意的站在延安的窑洞前,手持手杖,一身威武的戎装,和他的高级将领们合影留念,以显示他的“辉煌胜利”。

  此时的胡宗南更是踌躇满志,不可一世。他得到了蒋介石授予他的“河图勋章”,晋升为国民党陆军上将,又在西安和叶霞翟宣布结婚,可谓是双喜临门。胡宗南得意之极,说要在“3个月消灭陕北共军”。

  3月20日中午,彭德怀率领指挥机关抵达青化砭西北的梁村,他在这里正式组成西北野战兵团指挥机构:

  彭德怀担任司令员兼政委,习仲勋任副政委,张宗逊任副司令员,从西北局调来的张文舟为参谋长,王政柱为副参谋长,徐立清为政治部主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刘景范,兼任野战兵团后勤司令。这样,一个有五六十人的司令部就组织起来了。

  彭德怀按照毛泽东在青化砭打伏击的指示,立即命令独1旅第2团第2营以1个营的兵力,故意摆出阵势,漫山散开,向延安西北方向的安塞转移,诱敌前进。彭德怀为了进一步迷惑敌人,将6个旅的电台全部配属给这个营,电台网络全部沟通,频频联系。结果还真的把国民党军的飞机引来了,它跟踪侦察,以为是西北野战兵团的大部队在行动。

  胡宗南率军占领延安空城后,更加骄狂,他认为共军“不堪一击”,便急于寻找共产党的主力部队决战。

  3月21日,胡宗南判断西北野战兵团向安塞方向撤退,他集中了主力整编第1军的5个旅,沿延河向安塞方向追扑上去;又令整编第27师第31旅(缺91团),向临真镇向青化砭前进,以保障其主力进攻安塞的侧翼安全。

  正当第31旅孤军向青化砭开进时,彭德怀已经将主力隐蔽集结在延安东北的青化砭一带,以逸待劳,待机歼敌。

  青化砭是去蟠龙的必经之路,是南北30里长的一条大川,咸榆公路蜿蜒其间,公路两边都是高山,正象张开一条口袋,前后一堵,国民党军纵使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只是青化砭有个土寨子,要使敌人全部进入伏击圈,就得让出土寨子;这样一来,又会增加攻击的困难;如果不让出来,又不能全歼敌人。

  西北野战兵团的指挥员们计议了好久,也没有想出一个两全之策。后来,新4旅771团发动干部战士讨论,才想出办法:拆北墙留南墙,因为敌人是从南边来,既可以挡住敌人的视线,又可以减少攻击的障碍。彭德怀的具体部署是:

  第2纵队和教导旅埋伏于青化砭至房家桥大道以东;第1纵队第358旅埋伏于大道以西青化砭西北5公里的阎家沟至白家坪;新编第4旅埋伏于青化砭正东及东北高地,布成一个袋形阵地。

  3月21日夜,毛泽东率部从徐家沟出发,转移到清涧县高家堡。

  3月23日,毛泽东复电彭德怀说,同意他在青化砭的作战部署。

  3月24日拂晓,彭德怀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集中6个旅按照部署进入伏击阵地。部署已毕,彭德怀、习仲勋得到情报,说胡宗南的31旅、135旅自延安分兵北进,已进到拐峁、刘家沟。按路程计算,过午就到这里。可是,伏击部队等了一天,也没有见到敌人的影子,不少人沉不住气了,到阵地上探头张望,纷纷猜测说:恐怕走漏了风声,敌人回去了。

  毛泽东、周恩来在高家堡的窑洞里也在分析着敌情。周恩来说:

  “31旅莫非不进我们的口袋?”

  毛泽东说:

  “只要没暴露目标,会进的。胡宗南不是说我们已经成了‘流寇’吗?那他还有不进的道理?”

  天已经黑了,侦查员向彭德怀、习仲勋报告,敌人在拐峁补充粮食,已经宿营了。战士们在山头上趴了一天,又冷又饿,手脚都有些发麻。战士们求战心切,稍作休息,半夜里又去原地设伏。

  3月25日晨,胡宗南的两架飞机到青化砭上空盘旋了两圈,侦察一番之后又飞走了。情报一个接着一个传到彭德怀的指挥部里:敌人出动了;敌人进沟了。将近10点钟,胡宗南的31旅先头部队闯入了伏击圈。当他们全部进入伏击圈后,2纵队首先在尾部打响了,1纵队、教导旅自两侧合击,新4旅卡着脖子,把31旅斩成数段,仅仅1小时47分钟,战斗就结束了。

  青化砭战斗,西北野战兵团仅以伤亡265人的代价,全歼31旅旅部及其第92团,共2900余人,无一漏网。敌整编第31旅少将旅长李纪云、少将副旅长周贵昌、少将参谋长熊宗继、第92团上校团长谢养民被俘获。缴获子弹20万发,崭新的重机枪,美式发报机,都连驮着的骡子也牵来了,这是胡宗南进攻延安送来的第一批礼物。李纪云被清查出来后,他双手抚着胸口说了一句话:

  “我的心绪已乱。”

  初战告捷,大大提高了西北野战兵团的士气和战胜胡宗南集团的信心。青化砭大捷的消息传到高家堡,毛泽东高兴的笑了,情不自禁的挥笔写下了两个红枣般大小的字:“甚慰”。他命令给彭德怀、习仲勋发报,电文中说:

  “庆祝你们歼灭31旅主力之胜利。此战意义甚大,望对全体指战员传令嘉奖。”

  新华社就此发社论说:“31旅的歼灭,标志着胡宗南从此走下坡路了。”

  3月25日夜,毛泽东率部从高家堡出发,转移到子长县任家山。

  3月26日,毛泽东电示彭德怀、习仲勋说:

  “135旅可能向青化砭方向寻找31旅,望准备打第2仗。”

  可是这时候胡宗南已经变乖了。原来,胡宗南在安塞扑了一个空,在青化砭又挨了一揍,这才意识到共军主力其实在延安东北地区。他立即令其整编第1军、第29军共11个旅分别由安塞和延安等地西撤,向延川、清涧地区进犯,企图寻西北野战兵团主力作战。胡宗南为避免重蹈第31旅的覆辙,他改变了战术,命令几个旅集结为一路,数路并列,互相策应,白天爬山,夜间露宿,稳扎稳进。

  西北野战兵团针对国民党军的新战术,采取了相应的对策:派小部兵力在敌人前后左右不断的进行袭扰,牵敌人,磨敌人,使其暴露弱点;主力则选择有利于机动的蟠龙、瓦窑堡地区休整,隐蔽待机。

  西北野战兵团为了牵制敌人,派358旅冒充主力,将行军纵队拉长五六公里,白天行军夜间休息,并且,专捡大路和山岗走。国民党军派飞机在空中侦查,又派特务跟踪,最后确认358旅是主力部队,随即以其主力在后面紧紧追赶。这样,国民党军在毛泽东“蘑菇”战术的调动下,经延长、延川、清涧至瓦窑堡,历时12天,进行了一次400余里的长途武装大游行。3月底先后进占延川和清涧,但都扑了空。之后,国民党军除留下两个旅守备延川、清涧外,其余9个旅向西折回瓦窑堡,又扑了空。当358旅完成任务归队时,国民党军还始终被蒙在鼓里,想决战却找不到对手。

  3月26日,毛泽东在任家山召开会议,他鉴于转战的战时条件,决定《解放日报》停刊,报社人员迁往晋察冀边区的平山县西柏坡村。

  3月27日,《解放日报》停刊。

  3月28日,毛泽东、周恩来在延安北面的子长县瓦窑堡与先期到达的刘少奇、朱德、任弼时、叶剑英会合。

  中共中央书记处开会,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毛泽东说,坚决不离开陕北,要和陕北军民并肩战斗,拖住蒋介石的最大的预备队胡宗南集团。不少人却认为,陕北兵力单薄,非常危险,应该撤到黄河以东去。

  3月29日,中共中央机关转移到陕西省清涧县枣林沟。

  此时,许多大战略区的负责人给中共中央发电报,请党中央东渡黄河,转移到晋西北、太行等比较安全的地方去。党中央是继续留在陕北,还是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在这个问题上,几天来党内一直存在着严重分歧。

  是日晚,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紧急扩大会议。朱德、任弼时认为:各地负责人的建议有道理,坚持要党中央离开陕北,东渡黄河到比较安全的地方指挥全国作战。毛泽东说:

  “这个时候中央离开陕北,陕北人民,全国人民会怎么想?当年我们长征到陕北,力量受到很大削弱,是陕北的小米使我们恢复了元气,站稳了脚跟。眼下一有战争就走,他日相见陕北父老乡亲,将何言以对?”

  周恩来说:

  “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党中央放在什么地方,要从战略的全局来考虑。”

  刘少奇说:

  “总司令和弼时同志提出中央和主席的安全问题,必须认真考虑。听说主席在青化砭遇到敌机扫射,汽车的座位都被打个大窟窿。”

  毛泽东说:

  “我们在陕北十几年,和这里的人民形成了鱼水相依的关系。有陕北人民的掩护,加上这里的地形好,我们的回旋余地大,安全方面是有保障的。”

  任弼时说:

  “主席,敌人要是真的知道你在陕北,他们会发疯一样的扑来。”

  毛泽东哈哈大笑,说:

  “这就对了。我留在陕北,蒋介石就不敢把胡宗南的兵力投入其它战场,就可以减轻其它战场的压力。同时,在政治上也会给蒋介石沉重打击,坚定陕北我军打败胡宗南进攻的信心。”

  周恩来说:

  “从军事意义上讲,中央留在陕北,拖住胡宗南的主力,将会很大程度上减轻山东省、华北战场的压力。”

  任弼时不同意这种看法,他激动地说:

  “党中央要是就近放在晋西北,不是同样吗?”

  众人争论来争论去,迟迟形不成统一意见。毛泽东急了,就大声说:

  “要走,你们走!恩来和我在陕北,给我们留下1个班!”

  众人见毛泽东动了感情,都不说话了,屋子里一阵沉默。周恩来见大家都不说话,就说:

  “如果我们都不过黄河,坚持在陕北……”

  刘少奇不等周恩来把话说完,就说:

  “对!我们都不过黄河!”

  毛泽东还没消气,他反问刘少奇道:

  “万一蒋介石把我们一网打尽呢?”

  刘少奇说:

  “这不大可能。”

  周恩来灵机一动,说:

  “要是我们5个人分成两班,一部分坚持陕北,一部分过黄河,怎么样?”

  任弼时闻言,便对毛泽东说:

  “你留在陕北,我也留在陕北。我负责中央机关的工作,主席什么时候离开,我就什么时候离开。”

  最后还是由毛泽东拍了板,将中央机关分为前委、后委和工委3部分:

  前委由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组成,率领党中央的精干机关,继续留在陕北,指挥西北和全国的解放战争。

  工委由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组成,以刘少奇为书记,经晋西北转至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

  后委由叶剑英、杨尚昆、李维汉、李克农、邓颖超为常委,军委作战部部长李涛为委员兼代理后委秘书长,到山西做后勤工作;李涛负责具体的情报工作,架设电台,侦察敌情,当好中央的耳目。

  毛泽东说:

  “为了便于行动,前委工作班子要小而精,人员由中央有关部门选留,具体安排请任弼时同志负责办理。”

  周恩来提议,从新华社抽调出一支二三十人的精干新闻队伍留下来,由新华社副社长范长江带队。毛泽东同意了,他说:

  “好,这样中央留在陕北有文武两条战线,一条通过电台指挥作战,一条通过新华社指挥舆论。”

  会议结束后,毛泽东连发数电,告知各地军事负责人说:中央就留在陕北。他还致电彭德怀、习仲勋说:“中央决定在陕北不走。”他又致电贺龙、李井泉说:“中央率数百人在陕北不走,这里人民、地势均好,甚为安全。”

  3月30日下午,朱德召集留在毛泽东身边的警卫部队连以上干部开会,他深情的对大家说:

  “中央和毛主席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这个任务很重大很艰巨,你们要坚决要勇敢,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要保证绝对安全,否则,是无法补偿的。”

  毛泽东找到他的马夫侯登科,劝他说:

  “老侯同志,我要在陕北打游击了,你年岁大了,过河东去吧。”

  侯登科比毛泽东还大4岁,可他不愿意离开毛泽东,他说:

  “我年纪虽然大了,可身体很好,主席留在陕北,我怎么能过黄河呢?我不愿意离开主席。再说,以后汽车不能用了,主席还需要骑马哩!”

  就这样,侯登科又留在了毛泽东身边。他负责喂养毛泽东用的3匹牲口。有的年轻人问他说:

  “老侯,你这么大年龄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劲头?”

  侯登科喜滋滋地说:

  “我不能拿枪上前线,又不会拿起笔写东西,我只会割草煮料喂牲口。我看着毛主席骑着我喂的牲口指挥打胜仗,越干越有劲头。”

  3月31日下午,刘少奇、朱德率中央工委出发,东渡黄河。随中央工委一起行动的有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社会部、办公厅、党校,以及《解放日报》等单位。由周恩来同去河东,安排好中央工委机关的事后再回河西来。

  毛泽东本来要让江青带着女儿李讷,随工委到解放区西柏坡去,可是,江青坚决不走,非要留在毛泽东身边不可,毛泽东只好让江青留了下来,让李讷跟随邓颖超她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李讷双手抱着毛泽东的胳膊,不愿离开,她泪水满面,嘴里不停地喊着“爸爸!爸爸!”江青蹲在地上,一边给李讷擦眼泪,一边劝着说:

  “以后行军不能坐汽车,你也跑不动,跟阿姨到河东去。到那里要听阿姨的话,以后爸爸妈妈来看你。”

  毛泽东也说:

  “乖孩子,去吧!打败胡宗南,爸爸去接你。”

  李讷点着头,还不停地抹眼泪,江青也在抹眼泪,毛泽东的眼睛也潮湿了。

  “开车吧!”毛泽东对司机颜再生说:“你把李讷送到黄河边,等着周副主席回来。”

  汽车开动了,李讷摇着小手,大声说:

  “爸爸妈妈再见,以后来看我。”

  自此,江青留在了毛泽东身边,她是唯一一个留在陕北跟随毛泽东转战的女干部。

  各个机关分批走了以后,枣林沟顿时冷清了许多。留下来的兵力只有中央警卫团团长刘辉山、政委张廷桢、参谋长古远兴率领的1个骑兵连、2个步兵连、1个手枪连和1个警卫排,加上机关人员,也总共才有几百人。

  这一天,部队就要出发了,毛泽东的卫士们将两箱子书搬出来,毛泽东看着沉重的两箱书,有些为难了。他对一位警卫员说:

  “你是本地人,我想请你办一件事。”

  警卫员说:

  “主席,您尽管吩咐!”

  “我这书能放到你家里吗?”

  “能!没问题。”

  “对家里人不会有妨碍吧?如果,万一有什么问题,会不会受牵连?”

  “主席请放心。我家离公路很远,就是万一那个,家里人也不会害怕。”

  “那就请你跑一趟吧。”

  欲知毛泽东这一支小小的部队如何转战?精彩还在后头,请继续往下看。

  东方翁曰:毛泽东行事,历来是出人意料的。因为他的思维方式是与一般人不一样的,他属于逆向思维。本传在前边的第四卷中说过,中央红军刚到陕北不久,毛泽东在东征中离开主力部队,带着一支几百人的小队伍,拖着阎锡山的大部队兜圈子,照他的话说,一是牵着敌人的一部分主力游行,一是要办“大事”。如今他又要带着几百人的小部队单独行动了,这与他在东征中的活动何其相似乃尔!所不同的是,他这一次还带有情感方面的因素,正像他所说的那样:“这个时候中央离开陕北,陕北人民,全国人民会怎么想?当年我们长征到陕北,力量受到很大削弱,是陕北的小米使我们恢复了元气,站稳了脚跟。眼下一有战争就走,他日相见陕北父老乡亲,将何言以对?”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