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大传》之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190章

2018-06-28 10:56:23  来源:毛泽东大传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190

  “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话说1947年9月12日,毛泽东写信给毛岸英,鼓励儿子进步。

  自中共中央撤出延安,毛岸英随着中央工作委员会东渡黄河,先后在山西省的兴城、临县参加土地改革工作。他每到一地,都给父亲写信汇报思想和工作,以便得到父亲的教导。他在临县郝家坡土改时,给父亲写信说:

  “我在郝家坡2个多月的土改工作中,学得了如下东西:1、最重要的一点,认清了自己所站的无产阶级立场。2、群众路线就是阶级路线加上民主作风。3、不把农村中的阶级斗争掀起到最高程度,是不能发动广大农民群众的。4、没有群众的监督,没有民主,干部便必然变坏,必然会在人民头上为所欲为,哪怕这干部在未当干部时成份是好的,人也是很好的。”毛泽东在转战陕北的日子里,也一直惦记着儿子,多次给儿子写信。

  毛泽东在12日的信中写道:

  岸英儿:

  别后,晋西北一信,平山一信,均已收到。看你的信,你在进步中,甚为喜慰。永寿这孩子有很大进步,他的信写得很好。复他一信,请你译成外国语连同原文,托便带去。我们在此很好,我的身体比在延安要好得多,主要是脑子休息了。

  你要看历史小说,明清两朝人写的笔记小说(明以前笔记不必多看),可托周扬同志设法或能找到一些。我们这里打了胜仗,打得敌人很怕我们。

  问你好!

  毛泽东

  9月13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电令陈赓、谢富治、韩钧说:

  “卢氏我军应即将卢氏以西以南地主围寨攻克,并相机袭占商南及紫荆关……秦率主力应即向东南方面发展,相机攻占伊阳、临汝、鲁山、宝丰、郏县、方城、南召等薄弱据点。”

  再说贺龙带着毛泽东写给续范亭的信,代表毛泽东和党中央从前线东渡黄河,来到山西临县看望续范亭,哪知续范亭已于9月12日病逝了。续范亭的夫人许玉侬含泪向贺龙奉上了续范亭的遗嘱。这是续范亭在临终前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写道:

  敬爱的毛主席和中共中央:

  范亭自辛亥革命以来,即摸索为民族和人民解放的真理,奋勇前进,在几经波折之后,终于认清了只有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革命道路,才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彻底解放的道路。七七抗战之后,即欣然接受领导,参加晋西北抗日民主根据地抗战建设工作,想从此更好为人民服务,以偿平生夙愿。孰料范亭方奋力以赴之时,竟以身染重病,去延休养。在延数年,蒙党百般爱护,尤觉欣幸者,得以时常聆听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教导。范亭奋斗一生,始于今日目睹解放区广大人民的真正翻身,真正看见了新中国的光明前途,每自不禁感奋,热泪夺眶而出。屡欲请求入党,作一名革命军的马前卒,以终余年,但以久病床褥,迄未提出。现范亭已病入膏肓,恨不能亲睹卖国贼蒋介石之行将受审,美帝国主义之滚蛋,与全国人民之彻底解放,是为憾耳。范亭数年来愧无贡献,然追求真理之志未尝一日或懈也。在此弥留之际,我以毕生至诚敬谨请求入党,请中共中央严格审查我的一生历史,是否合格,如承追认入党,实平生之大愿也。专此谨致

  布尔什维克的敬礼!

  续范亭

  贺龙马上将这一不幸的消息电告毛泽东。毛泽东惊悉续范亭逝世的消息,非常悲痛。

  9月13日,毛泽东和中共中央致唁电给晋绥行署、中央分局、军区司令部,并转续范亭家属,唁电中写道:

  晋绥边区行政公署、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晋绥军区司令部并请转范亭同志家属:

  接电惊悉范亭同志病故噩耗,至深哀悼。范亭同志早年参加同盟会,即献身于民族民主的革命事业,百折不挠。在抗日战争期间,领导山西新军为坚持山西抗战与山西民主化而奋斗,功在国家。范亭同志在弥留之际,遗言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其革命忠忱,实令人感奋。本党决定接受范亭同志的要求,追认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并以此引为本党的光荣。望我晋绥边区党政军民各方同志一致努力,继承范亭同志遗志,与晋绥人民团结前进,发展与巩固晋绥解放区。争取爱国自卫战争的彻底胜利,并望范亭同志家属节哀。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9月15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电令陈谢兵团说:

  “相机攻占临汝、郏县、襄城、叶县、宝丰、鲁山、方城南召诸城,威胁平汉路,迫使3师、10师等部向洛阳东南各县救援。”

  9月16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电令陈赓、谢富治、韩钧说:

  “9纵主力应指向嵩县、伊阳、临汝、郏县、襄城、叶县、宝丰、鲁山、南召9县,相机攻取各城。工作重点放在卢氏、嵩县、伊阳、鲁山、南召、内乡6县交界地区(即伏牛山)。”“4纵执行转向襄阳、南阳方向作战之任务,在豫西南、鄂西北十多县(西至安康、洵阳,南至宜城、南漳,东至泌阳、枣阳,北至伏牛山),歼灭敌人,建立根据地。”

  9月17日,陈毅、粟裕根据毛泽东7月23日准备以叶飞、陶勇等3个纵队渡江建立闽浙赣根据地的战略设想,致电中央军委,报告华东野战军西兵团的状况,电文中说:

  “如中央最近期内准备以1、4、6纵队向长江以南出动时,则拟将1、4纵开黄河以北整补1个月,待机南下,执行游击任务。”

  9月18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电令陈谢兵团说:

  “请令秦基伟主力(两个旅)由伊阳向东,相机攻占临汝,然后由临汝向东南,以1个旅相机攻占郏县、襄城、宝丰、叶县,威胁许昌,吸引整3师及124旅向该方向救援。该旅即留在上述各县,与救援之敌周旋。以另1个旅相机攻取鲁山、南召县城后迅即转至卢氏、嵩县、伊阳、鲁山、南召、内乡6县,即伏牛山地区纵横200里内外展开乡村工作,剿灭民团、土匪,发动群众,建立游击队,创造该纵后方。必须使该纵干部明了,该纵后方不是新安、渑池,而是伏牛山,用全力在伏牛山建立根据地,是为至要。”

  9月21日,毛泽东率昆仑纵队由葭县的朱官寨出发,转移到葭县张家崖窑。

  9月23日,毛泽东率昆仑纵队离开张家崖窑,向葭县的神泉堡转移。在途中,路边枣树上挂满了珍珠、玛瑙似的大红枣。这一带的枣子,个头大,肉儿多,没虫子,看了就让人眼馋。战士们行军又饥又渴,鲜美的枣子对他们的诱惑力就更大了。此时正是收获季节,地上落了不少熟透的枣子。一个卫士说:

  “吃树上的枣子是违反群众纪律,从地上拾一个吃没关系吧?”

  他说着就从地上拾起一个枣子塞进嘴里。阎长林和其他几个人也照此办理,吃了枣子。汪东兴也觉得枣子落在地上实在可惜,就从地上拾起两个吃了。阎长林和卫士们的动作毛泽东没有看到,可汪东兴的动作恰巧被毛泽东发现了,他大声说:

  “汪东兴,你怎么带头违反群众纪律呀?”

  汪东兴说:

  “没有啊,我是从地上拾的。”

  毛泽东说:

  “树上长着是老百姓的,掉到地上就不是老百姓的了?枣子熟了当然会往地上掉,不会往天上掉。”

  阎长林和卫士们有些不服气,他们笑着和毛泽东辩论,都说吃地上的枣子不能算是违反群众纪律。汪东兴也说:

  “当然主席说的对,枣子在树上在地上都是老百姓的,可掉在地上的不拾,踩坏了怪可惜的。”

  毛泽东耐心地说:

  “枣子掉在地上,踩坏了也没人说你违反群众纪律,可是你拿起来吃,老百姓看到了,不知道你是在地上拾的还是从树上摘的,就会以为你违反群众纪律。”

  这个道理把卫士们都说服了,汪东兴说:

  “我们一定记着主席的话,做任何事情都要想一想群众影响。”

  神泉堡坐落在葭芦河以南,依山傍水,宁静而秀丽,有30几户人家,150多口人。村子东南是一条大川,村南有一条很长的深沟。

  部队在这里住的条件好多了,毛泽东和江青住一个窑洞,周恩来、任弼时等领导人也都各自有一个窑洞,而且窑洞都是砖砌的,又大又干净。毛泽东还有一个窑洞用以办公和开会,这是自撤离延安以来第一次有了办公开会的地方。

  中共葭县县委书记张俊贤来到神泉堡,看望9支队。叶子龙和汪东兴接见了他。张俊贤说:

  “神泉堡离葭县县城只有15里路,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办,通知我们一声就来。”

  9月25日早上,驻在阎家峁的中央警卫团刘辉山团长来电话说,上午11时,中央警卫团举行欢迎新战士大会,请中央前委首长们参加。

  原来,警卫团从前方调来一批战士,这些战士一看警卫团住的房子很差,穿的衣服很破,吃的也不好,就不相信这是党中央的所在地。他们有的说:“我们是来保卫毛主席的,这里没有毛主席,还是让我们回去打仗吧!”有的说:“我们要看一看毛主席是不是真在这里。”警卫团领导做工作都没有用,他们不相信自己来到的部队是中央警卫团。毛泽东得知这个情况,就说:

  “好吧,他们既然不相信,咱们都去和他们见见面。”

  早饭后,周恩来、任弼时、陆定一等人先行一步。毛泽东在叶子龙、廖志高和汪东兴的陪同下,随后出发。毛泽东在中途下马散步,叶子龙几人和毛泽东合影留念。上午10时50分,毛泽东一行到了阎家峁。

  中央警卫团欢迎新战士的会场设在团部驻地打谷场上,场上设有一个主席台,主席台上摆放了长桌、长椅。毛泽东一行来到会场的主席台上,全场军民热烈鼓掌欢迎。

  刘辉山团长主持会议,他宣布大会开始。然后跑步到毛泽东面前,立定行军礼,请毛泽东讲话。毛泽东站起来,向欢呼的人们招招手,说道:

  “我们来看看你们,你们就放心了,就相信党中央住在这里了,就会安心工作,好好学习。”

  毛泽东接着讲了国内的形势和枪杆子的重要性,要求战士们要熟练的掌握武器。他最后说:

  “你们是青年人,要好好学习。前途是光明的,你们一定会生活得更好。”

  周恩来、任弼时也在会议上讲了话。

  这天晚上,毛泽东一行在团部吃了晚饭,就住在阎家峁一个大院里。这座大院通道两旁都是茂密的葡萄架,房子也很漂亮。毛泽东感叹道:

  “这一带地主,盖这样多的房子,不知老百姓要花多少工呢!”

  警卫团的人告诉毛泽东说:这是我们西北野战军参谋长阎揆要同志的家。

  阎揆要,1904年出生,1924年毕业于黄埔军校第1期。1926年加入共产党。本传第三卷中已经讲过,他在1927年参与领导了西北地区的清涧起义。后来在抗战时期,他在八路军总部工作过。

  毛泽东熟悉阎揆要,但没有想到今天会住进他的家里,就笑着说:

  “是呀,地主也能办些好事,为我们培养了有文化的革命人才。”

  这天晚上,警卫团里的几个参谋、干事和战士们,给毛泽东等人表演节目,有京剧清唱、二胡独奏、陕北民歌、山东快书。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在轻松愉快的演出中笑得合不拢嘴。

  9月25日,陈毅、粟裕电告中央军委、毛泽东并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滕代远、饶漱石、黎玉,电文中说:

  为了保持主动,决定全军大部越陇海路南移,发展豫皖苏广大地区。

  9月26日,西北各界人士1800多人,在临县督村为续范亭举行了追悼大会。

  这一天,解放军总卫生部部长苏井观来到神泉堡,向周恩来汇报了工作后又来看望毛泽东,毛泽东问道:

  “续范亭同志在晋西北逝世了,你知道吗?”

  苏井观说:

  “知道。续先生临终前还写过一首《斥蒋贼》的诗,他写的是:

  ‘人民公审蒋中正,项上忽生千万头。好教每人杀一个,淋漓痛快报公仇。’他在昏迷中醒来后还对身边的医护人员说,临终前没有看到蒋介石被人民审判,十分遗憾。”

  毛泽东闻言,连声赞叹,他说:

  “续范亭是个很有骨气的人,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9月26日晚,陈毅、粟裕率3个纵队,陈士榘率3个纵队,分两路挥师南下,越过陇海路,挺进豫皖苏,展开了大规模的攻势。

  9月28日,陈毅、粟裕电告中央军委、毛泽东并转刘伯承、邓小平说:

  “我们自即日起拟以半月至20天时间,分路辗转活动于陇海、平汉、津浦与沙河之间,以歼灭该区内之保安团队、反动地方武装,并破击铁路为主要任务,以分散敌人,以及布置地方工作,了解地方情况,并准备予尾追之敌以歼灭性打击。似此半月行动完成后,拟再集中打较大之歼灭战。”

  9月29日是中秋节,毛泽东在神泉堡住所的院子里,和周恩来、任弼时一起,请警卫人员席地而坐,就着辣椒喝酒,一同赏月谈天。

  晚上,周恩来给远在河北平山县的邓颖超写信说:

  “对月思人,不知健康否?”

  毛泽东也不禁思念起远方的儿女。

  原来,贺子珍带着毛岸青和娇娇于1947年秋与蔡畅、王稼祥夫妇一起,已经从莫斯科乘火车回国。

  娇娇在回国途中特别高兴,她和二哥毛岸青用俄语讲故事,说笑话。唯有贺子珍坐不住,她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脸贴着车窗玻璃往外看看。列车终于驶进了中国的领土,终于驶进了哈尔滨车站。

  此时的哈尔滨,已经是满地金黄色的落叶。贺子珍快步走下车,娇娇跟在后面小跑着,差点跌倒。他们的前方,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人远远的微笑着向他们走来。贺子珍走过去,和那人紧紧的握手,激动得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来接贺子珍、蔡畅和王稼祥夫妇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富春。

  李富春和蔡畅是中国共产党内最著名的一对恩爱夫妻。由于他们二人从年轻时候起在国外生活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受到的影响也就比较大,他们在生活上保留了不少外国人的习惯:李富春喜欢穿皮鞋,而且走起路来更喜欢那种嘎吱嘎吱的响声。在他们夫妻之间,李富春称呼蔡畅叫“姐姐”,蔡畅称呼李富春叫“弟弟”。如果夫妻之间长时间未见面,一见面不管有什么人在场,他们也会旁若无人的拥抱接吻。这一次夫妻俩久别重逢,自然也免不了要再亲热一番。

  王稼祥到达哈尔滨后,通过东北局向中央报告说:

  “我已经恢复健康返回祖国,并等待下一步行动的指示。”

  中央复电指示王稼祥留在哈尔滨,任命他为东北局委员、城市工作部部长;后又兼任东北局宣传部代部长。

  贺子珍也带着毛岸青和娇娇,暂时被安排在哈尔滨休养。蔡畅因毛岸青中文比较差,就向东北局建议说,为了安全,不必让岸青去学校读书,让女作家草明辅导他学习中文。

  此后,贺子珍先是在东北财政部担任机关总支书记,后又调到哈尔滨总工会干部处工作。毛岸青和娇娇则开始像呀呀学语的小孩子一样,在草明的辅导下,学习他们认为难学、难记的祖国的方块字。正在山东战场上同进攻胶东的国民党军队进行决战的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12师师长贺敏学,派妻子李立英带着5岁的女儿贺小平,到哈尔滨看望妹妹贺子珍。李立英爽直热情,与贺子珍很谈得来。两人带着孩子们朝夕相处,同睡在一张床上,通宵夜话,给贺子珍带来不少宽慰。

  毛泽东想到此处,面对明月,吟出了一首小诗:

  喜闻捷报

  中秋步运河上,闻西北野战军收复蟠龙作。

  秋风度河上,大野入苍穹。佳令随人至,明月傍云生。

  千里鸿音绝,儿女信未通。满宇频翘望,凯歌奏边城。

  9月底,刘邓大军已经在大别山革命根据地实施战略展开:3纵在皖西,6纵(欠1个旅)在鄂东,1纵、2纵在大别山北麓商城、罗山地区,共歼灭国民党军6000余人,解放县城23座,初步打开了局面。

  此时尾追刘邓大军的23个旅也进入大别山,企图将刘邓大军赶出大别山。刘邓大军根据毛泽东的“目前作战似应避开桂系主力,集中歼灭中央军及滇军”的指示,进行了河风桥、钟铺、斛山寨战斗,将敌人的机动兵力全部调到大别山以北地区。

  9月底,10月初毛泽东连续电示陈、粟说:

  在1个月至两个月内只打小仗,不打大仗,各纵队应划定地境,每纵几个县,从事歼灭境内小股敌军、民团、地匪、保甲,发动群众,建立政权,进行土地改革。每师拨出1个营的干部架子及1个连的兵力,建立各县武装基干;各纵主力则在自己辖境内往来机动作战,包括破击铁路在内,使敌主力置于无用之地,疲于奔命,为不久的将来集中兵力作战打下基础。

  此时,陈谢兵团经过连续作战,歼灭国民党军队5万余人,控制了陇海路250多公里,一度解放了禹县、舞阳、桐柏等10余个县城,成立了豫陕鄂军区和8个军分区,割断了胡宗南与顾祝同东西两大集团的联系,调动了进攻大别山的国民党军一部回援,实现了牵制大别山之敌、支援刘邓大军的目的。

  1947年10月4日,毛泽东在给各战略区的电报中称赞陈赓、谢富治用兵灵活,他写道:

  “陈谢10个旅分散5个旅于豫西、陕南10余县,打民团、土匪、保甲及1团1营之正规军,集中5个旅打中等规模之仗,甚有效力。”

  10月8日,集结在大别山北部的敌6个多整编师,企图合击刘邓大军。刘邓大军避实就虚,在六安东南的张家店歼敌1个旅。

  10月8日,毛泽东高兴地说:

  “我刘邓、陈粟、陈谢3军共48个旅,约40万人,业已在长江、黄河间立住脚跟。”

  10月8日,毛泽东写信给毛岸英,他写道:

  岸英:

  告诉你,永寿回来了,到了哈尔滨。要进中学学中文,我已同意。这个孩子很久不见,很想看见他。你现在怎么样?工作,还是学习?一个人无论学什么或做什么,只要有热情,有恒心,不要那种无着落的与人民利益不相符合的个人主义的虚荣心,总是会有进步的。

  你给李讷写信没有?她和我们距离已很近,时常有信有她画的画寄来,身体好。

  我和江青都好。我比上次写信时更好些。这里气候已颇凉,要穿棉衣了。再谈。

  问你好!

  毛泽东

  10月10日,毛泽东公布了在神泉堡为人民解放军总部起草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即《双十宣言》——笔者注)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口号》(共67条,其中有首次提出的“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笔者注)。他在《宣言》中写道:

  “中国人民解放军,在粉碎蒋介石的进攻之后,现已大举反攻。南线我军已向长江流域进击,北线我军已向中长、北宁两路进击。我军所到之处,敌人望风披靡,人民欢声雷动。整个敌我形势,和一年前比较,已经起了基本上的变化。

  本军作战目的,迭经宣告中外,是为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解放。而在今天,则是实现全国人民的迫切要求,打倒内战祸首蒋介石,组织民主联合政府,借以达到解放人民和民族的总目标。”

  《宣言》中宣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也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八项基本政策(《毛泽东选集》注释语——笔者注)”,其中有:

  “逮捕、审判和惩办以蒋介石为首的内战战犯。”

  “没收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兄弟等四大家族和其他首要战犯的财产,没收官僚资本,发展民族工商业,改善职工生活,救济灾民贫民。”

  “承认中国境内各少数民族有平等自治的权利。”

  “否认蒋介石独裁政府的一切卖国外交,废除一切卖国条约,否认内战期间蒋介石所借的一切外债。要求美国政府撤退其威胁中国独立的驻华军队,反对任何外国帮助蒋介石打内战和使日本侵略势力复兴。同外国订立平等互惠通商友好条约。联合世界上一切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这一天,毛泽东又发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关于重行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

  此时,由于形势相对稳定,毛泽东除了指挥全国的作战,可利用的时间相对多了,他十分想多读一些书,并开始他的英语课程学习。为此,他派江青带着几个警卫员渡过黄河,到山西后方取一些书来,顺便看看女儿李讷。

  10月15日,毛泽东在给陈毅、粟裕的电报中说:

  “战局可能发展得快,6个月内(10月至3月)你们各纵在河淮之间作战。6个月后(约在明年4月)你们需准备1个或2个纵队出皖浙赣(不是去浙赣)边区,那时拟以刘邓方面派1个、两个纵队出湘鄂赣边。”“哪些可以实行,哪些与情况不符,不能实行,请表示你们的具体意见。”

  10月16日下午3时,毛泽东找来叶子龙和汪东兴,对他们说:

  “我准备出去到葭县城内城外去看看。最近身体感到有些疲劳,下去看看,一来了解一些情况,二来换个环境活动活动,可能对身体有好处。我想东兴和徐业夫跟我下去以外,再带上警卫班及必要的工作人员就行了,你们考虑一下,总之是下去的人不能太多。子龙留下。”

  汪东兴说:

  “我同意主席的意见,为了行动方便,这次就不带电台了。我们带上5个骑兵,来回送信送文件方便,也快些。”

  毛泽东说:

  “同意带5个骑兵。子龙,你前5天不要送文件,5天后我要文件,通知你再送。”

  10月17日,毛泽东从神泉堡动身,朝着向正东的一条大道前往葭县县城。此时,天清气爽,毛泽东骑在马上,显得很轻松,他兴致勃勃的欣赏着陕北秋季的景象,还不时的和工作人员说说笑笑。毛泽东对阎长林说:

  “咱们去看看黄河吧!”

  阎长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反问道:

  “去看黄河?”

  毛泽东说:

  “是啊,以前大家都劝我过黄河,我也不去想它。不知为什么,我现在倒很想它。在延安时就听说,黄河边上的葭县,是陕北通往各根据地的要道口,非常险要,我想亲眼看看它到底怎么险要。”

  毛泽东一行人来到一座大山下,下了马,远远望见葭县县城竟然直陡陡地挺立在山顶上。

  葭县古称葭州和葭芦县,位于陕西省东北部,东邻黄河,与山西省临县及三交区隔河相望,西南连米脂县、西北接榆林、神木县,南邻吴堡县。葭县因三面环水,形似孤岛,自古因有“铜吴堡、铁葭州、烂泥捏的绥德州”的说法,所以,素有铁葭州之称。后来在1964年,因葭字生僻,改为佳县。

  遥望着高高在上的葭县县城,有人说:

  “葭县县城这么高呀!”

  毛泽东说:

  “行军打仗,我们从来不怕山高路远,今天更难不住我们了,走,上!”

  他说着撇了老青马,大步踏上石阶。葭县县委书记、县长在城门口迎接毛泽东。

  葭县县城的街上,店铺都开了张,人来人往,非常热闹。毛泽东走在十几个随行人员中间,起先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待走完半条街,突然被一个青年人认出来了,他喊道:

  “毛主席来了!毛主席来了!”

  消息一传开,从四面八方围拢来的人群,顿时把一条街挤得满满的。毛泽东微笑着向行人招手。人们欢呼着,沸腾的人群越围越紧。迎接毛泽东的县长在前面开路,挤也挤不动,县长把毛泽东一行领到不远处的县政府门口,谁知县政府的大门也被围住了,县长怎么解释,人民也不离去。县长见无法通过,只得折回来,领着毛泽东穿过一家院落,来到了县政府。毛泽东休息了片刻,就要去看黄河。政府外的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县长说:

  “试试看吧,未必出得去。”

  毛泽东一出大门,群众像动荡的大海,潮涌浪翻,立刻被人潮淹没了。十几个警卫和卫士,费尽气力才把毛泽东拖回县政府院里。前面是无法通过了,县长只好引路,穿过几个院子,尽绕小胡同走,来到县城东门,城内大街小巷还传来群众发自肺腑的欢呼声。毛泽东的胸膛起伏着,他敞开棉衣纽扣,两手插在腰间,迎风而立,俯瞰脚下。黄河就在县城的山脚下,此时正是夕阳西下,黄河宛如一条金色的龙。他不禁赞叹说:

  “真美啊!”

  县长指着毛泽东一行上山时走过的小路说:

  “从黄河上葭县城,只有这一条小路可通。”

  毛泽东说:

  “自古说黄河有百害而无一利,这说法是因为没有站在高处看黄河。站低了,便只见洪水,不见河流!没有黄河,就没有我们这个民族啊!”

  毛泽东将大手一拂,深情地说:

  “不谈五千年,只论现在,没有黄河天险,恐怕我们在延安还待不了那么久。抗日战争中,黄河替我们挡住了日本帝国主义,即使有害,只这一条,也该减轻罪过。将来全国解放了,我们还要利用黄河的水浇地、发电,为人民造福。到那时,对黄河的评价更要彻底改变了。”

  他转过身,指着西南边一座大山问:

  “那是白云山吧?”

  县长说:就是白云山,山上有个白云庙,远近闻名,热闹得很。毛泽东说:

  “倒可以去看看。”

  太阳落山了,毛泽东一行回到城里,天已经黑了。在大街上,远远闻到一阵肉香。街两边到处摆着卖煮羊肉、羊杂碎的摊子,吃的人很多。一家卖羊杂碎汤的小店,正煮着一锅热腾腾的羊杂碎。毛泽东吸吸鼻子,说:

  “咱们就在这里吃晚饭吧?”

  县委书记说:

  “主席想吃羊肉、羊杂碎,这好办,我们买一点回去吃,怎么样?”

  毛泽东笑着说:

  “买回去吃就不香了。”

  阎长林说:那些东西做的不卫生。毛泽东看了他一眼,说:

  “什么叫卫生呀?我知道你们是对我说的。要是吃,你们都比我吃得多,也不会死人。”

  县委书记说:

  “这里的羊杂碎吃不得,你们仔细看看,这些羊肠子肚子都洗得不干净。”

  毛泽东一听就笑了,他说:

  “羊吃草长大,羊粪不过是羊消化过的草,煮熟了吃点也没有关系。”

  说罢,笑着离开了羊肉摊,向前走去。

  县政府准备的晚饭果然很丰盛,还有清炖羊乳,羊杂碎汤,毛泽东对阎长林说:

  “你到街上去买一碗,比一比哪个好吃。”

  阎长林说:老乡关门了。毛泽东不高兴了,说:

  “你还没去,怎么知道关门了?”

  阎长林只得去买了一碗,毛泽东尝了尝,说:

  “你们都吃一点,看哪个好?保管你们愿吃买回来的。”

  晚饭后,毛泽东在住处召集干部谈话,了解葭县的土地改革情况。毛泽东说:

  “实行土地改革,彻底消灭几千年的封建半封建剥削制度,这是中国革命的基本任务,也是人民解放战争能够胜利发展的基础,所以美蒋反动派最为惧怕。你们要依靠群众,把土改工作做好。”

  第二天清早,毛泽东接见出席县委召开的区委书记和区长会议的干部,他应县委的要求,作了一个简单的形势报告,对支前和土改作了指示。当县委的同志把一块白布送到毛泽东面前请他题词时,他略加思索,挥笔写下了:

  “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一面”

  欲知毛泽东此行还有什么趣事?请继续看下一章内容。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