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大传》之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210章

2018-08-13 15:59:20  来源:毛泽东大传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210

  “碗里有饭,不能光往自己的嘴里扒拉,市民的粮食早都被国民

  党抢光了,他们不少人都饿着肚子。如果这样吃下去,不用多久,

  我们的餐桌上的饭菜就将会摆满。到那时,我们把为人民服务喊

  得越响,人民群众越恨我们。”

  话说毛泽东一行人在清华园火车站下了专列,此时天已经大亮了。华北军区司令员兼平津卫戍区司令员聂荣臻、北平市委第一书记彭真、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在站台上迎候毛泽东一行。

  毛泽东没有休息,改乘汽车到颐和园益寿堂休息。途中,毛泽东看到马路两旁站满了观看的群众和担负警卫的哨兵。哨兵们端着上刺刀的枪,背向马路,枪口朝前,一个个站在固定的位置上,即使在没有人而只有牛圈、墙壁的地段,哨兵们一个个也是如此。可谓戒备森严,气氛显得有些紧张。毛泽东看到这种情况,非常生气,他一到颐和园半山腰益寿堂的院子里,就发了脾气,严肃的批评聂荣臻、叶剑英、彭真等人说:

  “警卫是怎么布置的?北平人民出来欢迎我们,我们却枪口对着他们;他们盼望我们来解放,可一见面就给人家一个下马威。这样做,太不近情理了。”

  叶剑英等人解释说:

  “原来考虑到北平是和平解放的,逃进城里的恶霸地主和反动军警,还没有严加管制起来,隐蔽在人民群众中的国民党特务还没有彻底肃清;为确保党中央首长的绝对安全,不得不采取派出部队负责路线警卫这一方式。”

  毛泽东听了解释,不但没有消气,反而更加严厉的批评说:

  “怎么?那牛也要顶我们?那墙也要砸我们?我就不信坏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凶!”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停了停,语气缓和了下来,他说:

  “我们办事处理问题,万不可只考虑自己而伤害人民群众的感情。”

  这是毛泽东进北平的第1天第1次发脾气。从此以后,部队明确规定:凡是中央首长外出的路线警戒,哨兵一律立正持枪,和颜悦色的面对路旁的群众。

  颐和园益寿堂是一个四合院,在临时作为会客室和餐厅的房间里,放着3张大圆桌,桌子上铺着洁白的桌布,上面放着餐具、酒杯,还有2瓶白葡萄酒。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聂荣臻、叶剑英、彭真、陆定一、李克农,都围在大圆桌旁,家属们和工作人员坐在另外2张大圆桌旁。叶剑英举起酒杯说:

  “请主席喝杯酒吧,今天是很值得纪念的日子,应该喝一杯。”

  毛泽东笑着说:

  “好,咱们都干了这一杯。”

  叶剑英、彭真安排的午餐很丰盛。毛泽东指着盘子里的鱼问:

  “这鱼是什么地方养的?很好吃。”

  叶剑英说:

  “这是昆明湖里的鱼,味道非常鲜美。”

  毛泽东说:

  “过去想吃昆明湖里的鱼是不可能的事,今天终于吃上了。”

  毛泽东吃了午饭,提出要看一看这座慈禧太后修建的皇家公园。他一走进公园,就发现公园里没有游人,感到很奇怪,就问叶子龙说:

  “为什么公园里没有游人?”

  叶子龙说:

  “为了您的安全,今天特意闭园了。”

  毛泽东听了,生气地说:

  “你们搞什么名堂!这是公园,不是私园,没有游人还有什么意思!”

  社会部的人解释说:北平刚刚解放,潜伏下来的国民党特务很多,破坏暗杀活动猖獗,为了保护毛泽东的安全,奉社会部部长李克农之命,把人全赶走了。毛泽东大声说:

  “你蠢么!你把水全排干了,你那个鱼还讲什么安全?你就安安全全干死在那里,饿死在那里吧!不游了,回去,回去!”

  说着,转身就走出了公园。这是毛泽东进北平后第2次发脾气。

  1949年3月25日下午4点多钟,毛泽东身着翻领军大衣,显得身材更加魁梧。他和朱德一起,在林彪、罗荣桓的陪同下,乘车到西苑机场举行阅兵仪式。

  此时的西苑机场上,有1000多名北平市群众代表和100多名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民主人士,等待着欢迎毛泽东和中央领导人。

  毛泽东一下汽车,人群立即沸腾起来,掌声和口号声此起彼伏。人们激动得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李济深、沈钧儒、陈叔通、柳亚子、郭沫若、黄炎培、叶圣陶,马寅初、朱学范、钱三强等人早已守候在这里。

  黄炎培是在这天下午刚到北平的,他一到北平,就和沈钧儒、柳亚子、郭沫若、朱学范等民主党派及各界人士,一起到西苑机场迎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共中央领导人。

  毛泽东和这些民主党派及各界人士从重庆握别,虽然只有3年半时间,但中华大地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解放后的北平机场重新相见,其欢乐之情自然是无可言喻的。毛泽东与大家亲切握手,热情问候。他握着郭沫若的手说:

  “你瘦了,但精神特别好!”

  下午5时,毛泽东检阅参加辽沈战役的人民解放军,特邀傅作义和邓宝珊参加阅兵仪式。傅作义穿了一件黑大衣,戴一顶礼帽,把两手交叉放在胸前。毛泽东袖着双手,对他保护千年古都再次代表人民表示感谢。

  朱德站在第1辆车上,毛泽东身着棉裤和布棉鞋,外边穿着延安时期的皮大衣,戴着一顶旧棉帽,站在第2辆敞篷吉普车上,刘亚楼站在毛泽东身后负责安全,在记者拍照时,刘亚楼故意把脸藏在毛泽东身后。吉普车徐徐地从第4野战军的方队前驶过,毛泽东深情的望着一排排大炮,一辆辆装甲车。

  参加过辽沈战役的原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10师政委李丙令,站在第28团获得的“塔山守备英雄团”的大旗下,接受毛泽东、朱德的检阅。

  从东北来到北平参加在“三八”节前夕召开的第一次妇女代表大会的曾志,爬到一辆吉普车顶上,想好好看一看分别了数年的毛泽东。曾志后来回忆说:

  “当主席乘坐的敞篷吉普车开过来时,群众沸腾了,欢呼声震耳欲聋。我也是激动得不能自已,20多年的浴血奋斗,牺牲了多少好同志啊!我眼前浮过了夏明震,浮过了蔡协民,浮过了陈佑魁、王海平、柯成贵、毛大嫂、伍若兰……我周围的亲人、战友们一个个的倒下去,而我却活了下来。无论是死去了的还是活下来的,不都是盼着这一天的到来吗!我的双眼湿润了,我随着人群拼命的喊叫:‘毛主席!毛主席!’我多么希望主席能够看到我啊!但车缓缓开过去了,车上的巨人终究还是没有看到我。”

  检阅结束后,毛泽东下车与民主党派负责人和妇女代表们一一握手。草明握着毛泽东的手高兴地说:

  “我没想到这么快在北平见到您。”

  毛泽东说:

  “你也来啦。”

  他刚说了一句,其她的妇女代表便抢着和他握手。周恩来看了看手表,对大家说:

  “先生们,女士们,谢谢大家到这里来欢迎毛主席、党中央和解放军总部进驻北平。天色已晚,请诸位早些回去休息吧,以后有机会再谈,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很。”

  傍晚时分,毛泽东准备前往长安大戏院参加欢迎晚会。他问阎长林:

  “今天晚上要去看戏,你知道了吧?”

  阎长林回答说:

  “知道了,都准备好了。”

  “几点钟出发?”

  “路不好走,在路上估计需要1个多小时,我们是6点半出发,可以按时到达。”

  毛泽东慢慢踱着步子,说:

  “看戏也是工作啊。咱们今天去看闻名中外的梅兰芳先生的拿手好戏《霸王别姬》。这位戏剧界的名人可不简单呀,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以后,梅兰芳先生就留须隐居,再也不演戏了。他不顾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威逼利诱,罢歌罢舞。这位艺术家的民族气节是多么可贵呵!我们今天去看梅兰芳先生的演出,就是提倡这种民族感、正义感,号召人们向他学习。”

  毛泽东按时出发了。阎长林在车子里将卫士们争论梅兰芳是男是女的话告诉了毛泽东,毛泽东说:

  “梅兰芳是男的,唱的是旦角戏。男的演女的,比女的唱得还好,才出名的呀!过去大家都生活在农村,不要说看不到梅兰芳的戏,就是能看到,如果没有知情人的介绍,认为梅兰芳是女的也并不奇怪,因为在舞台上他就男扮女装嘛。如今我们已经进城了,今天咱们就要看他的演出了,再说他是女的,那就是大笑话了。”

  毛泽东被安排在2楼正中间的一个包厢里。北平市市长叶剑英在晚会上致欢迎词。黄炎培及其他民主党派领导人、著名民主人士都情不自禁的和群众一起奋臂高呼:人民革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

  简单的欢迎仪式已结束,演出就开始了。梅兰芳的《霸王别姬》是压轴戏。54岁的梅兰芳饰演虞姬,刘连荣饰演楚霸王项羽。当毛泽东看到西楚霸王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将要和虞姬生死离别的时候,他的眼睫毛抖个不停,眼里湿漉漉的。他用一个手指头按住李银桥胸前的纽扣,沙哑着嗓音说:

  “不要学楚霸王。我们都不要学!”

  演出快要结束时,阎长林怕人多不好走,劝毛泽东早点退场。毛泽东说:

  “提前走不好,那样做不礼貌。”

  演出结束了,梅兰芳和全体演员出来谢幕,全场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毛泽东也使劲的向演员们鼓掌。

  毛泽东在返回颐和园的路上说:

  “你们看今天晚上的戏演得怎么样?”

  阎长林说:

  “演得真好!像这样的戏,我们还从来没有看过呢。”

  毛泽东说:

  “是啊,这真是一次高水平的艺术表演。今后这些人都是新中国的戏剧家,在政治上将要有地位了,将要受人尊敬了。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的戏剧肯定能很好的发展起来,能够在新中国的建设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明天晚上,还在长安戏院看程砚秋先生演戏,他和梅兰芳先生一样都是京剧界名流。他在抗日战争中也是隐居农村,不管敌人用什么手段威逼利诱,他始终没有登台演出。像这样有名望的艺人,我们不仅是看他的艺术表演,更重要的是尊敬他的民族气节和正义感。好了,明天还是按时出发,大家想看,可以多去几个人嘛。”

  25日晚10点多钟,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人来到颐和园。颐和园管理处主任柳林溪,奉社会部部长李克农之命,早早在颐和园东大门等候,并已经安排好了毛泽东等人在景福阁休息等一切事宜。毛泽东下车后,柳林溪大步上前迎接。亲切地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颐和园的负责人?”

  柳林溪激动的回答说:

  “我叫柳林溪,是负责人。”

  毛泽东对相继下车的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和任弼时等人,一挥手,说:

  “走吧!”

  柳林溪引导毛泽东一行人来到景福阁,尚未落座,毛泽东握着柳林溪的手说:

  “你认识我吗?”

  柳林溪说,认识。于是,他就把自己在延安行政学院、自然科学院多次听毛泽东的报告,以及在延安纺过线、开过荒、种烟叶、种甜菜、制过糖的经历简单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风趣地说:

  “噢,是你熬的糖,我还吃过你熬的糖呢!”

  这一天晚上,毛泽东在颐和园益寿堂设宴招待民主党派及无党派著名人士,李济深、沈钧儒、黄炎培、郭沫若、柳亚子、陈叔通、许德珩、沈雁冰、彭泽民、马叙伦、邓初民、余心清等20多位出席。柳亚子即席赋七律3首,其中云:“民众翻身从此始,工农出路更无疑。”

  夜12点多钟,毛泽东打电话要柳林溪到景福阁谈话。毛泽东关切的问:

  “接管了多少旧职员,多少工人?有没有太监?他们的生活怎么样,有困难没有?”

  柳林溪汇报说:

  “我们接受旧职员20多人,工人30多人,没有太监。他们大多数年岁大,生活比较贫苦。北平被围时,连工资都领不到了。当时要过春节了,职工都无法生活。我们接管后,报告了市政府,从市财政局借来钱,给职工发了两个月工资,让大家过年。”

  毛泽东赞许地说:

  “那很好。”

  他点了一支烟,继续说:

  “对原有职工的生活,我们要包下来,不要辞退,不要解雇,原薪是多少,还发多少。不要叫人家说,国民党时期我们有饭吃,共产党来了反倒没有饭吃了,如果那样就不好了。”

  柳林溪说:

  “我们就是按原薪发的。”

  毛泽东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说:

  “我们过去在山沟里打游击有经验,进了大城市搞公园就不行了。没有经验,要向老工人学习嘛,从没有经验到有经验,先把原有的公园管好。过去的公园是地主资产阶级悠闲人士逛的,劳动人民一没有钱,二是没有时间逛公园。我们今后还要建设许多新公园,让劳动人民都能逛公园。在劳动之余,有时间在公园里休息娱乐,恢复疲劳,再回到工作岗位上,为国家做更多的工作。”

  次日凌晨,毛泽东连夜驱车来到了他的新家——北平西郊香山的双清别墅的门口。毛泽东在车子里问:

  “到我们住的地方了吗?”

  “到了,前面这个院子就是。”

  香山位于北平西北20公里的太行山余脉上,是人们称之为西山的一部分。双清别墅是香山公园的名胜之一,坐落在古老的香山寺下西南边的一个山坡上。“双清”之名源于乾隆,这里曾有两股清泉从院子西面高坡上的山石中翻滚而出,水极晶莹,于是,乾隆皇帝就在山泉旁的石崖上题写了“双清”二字。1917年直隶发生水灾,督办熊希龄在香山创办慈幼院,修建了这一座别墅,称为双清别墅。双清别墅淡雅幽静,院子内山、水、树、石顺其自然,甘冽的泉水汇聚一池,清澈涟漪。池边有亭,亭后有屋,因材借景,秀丽非凡。人们在此,春日赏花,酷夏避暑,秋观红叶,严冬踏雪。由于它景色秀美,被称为香山的“园中园”。

  双清别墅有两个大门,一个大门朝东,一个大门朝北。院子里,北边是一排平房,房子挺高也挺大,屋里的光线特别好。从西边数起,是卫生间,住室,办公室,会客厅。会客厅能容纳20多人。再往东也是办公室,会客厅,接着就是一个小餐厅。出餐厅,过了小走廊就是厨房。毛泽东来到这个新家一看,非常高兴,他说:

  “这个院子很好呀!比我们在西柏坡住的院子又大又漂亮哩。”

  可他一走进自己的卧室,看到那里摆着的竟是一张豪华气派的弹簧床就不高兴了,高声说道:

  “为什么要给我买这样的床?这床比木板床得多花多少钱?为什么昨天能睡木板床,今天就不能睡了?我睡木板床已经习惯了,觉得睡木板床就很好,我不喜欢这个床。撤走,我还是睡木板床舒服。”

  卫士们见毛泽东发火了,就劝他先在弹簧床上睡一觉,明天再想办法。毛泽东坚持说:

  “不行!弄了木板床来我再睡。”

  卫士们拗不过他,只好去找管理科想法弄来了一张木板床,换掉了那张弹簧床。毛泽东这才满意的上床休息。

  此时,朱德、刘少奇、任弼时和毛泽东一起搬进了双清别墅,他们是住在别墅北面的一个大院里。那个院子里房子多,领导人住的比较集中。两个院子之间相距二三百米,有一条石路相连,各种车辆都可以通行,来往很方便。不久,任弼时又病倒了,毛泽东让他离开工作岗位,进入全休息治疗。

  毛泽东外出时,从双清别墅北门口上小汽车。回来时,要在慈幼院的后门换中吉普,才能开上来。其他领导人也都是这样。

  此时,中央机关都在香山,为了安全和保密起见,就对外称为“劳动大学”。劳动大学被老乡们叫做“劳大”,这两个字从京腔里说出来就成了“老大”。

  毛泽东的秘书科分工,由罗光禄和从鄂豫皖根据地参加红军的老战士徐业夫,到毛泽东的办公室工作。毛泽东办公室的群众来信,一般由田家英和他领导的秘书室处理。罗光禄和徐业夫2人24小时轮流值班,负责登记收发材料,接转各方面的电话,完成毛泽东交办的事项,通知出席各种会议的人员及会场安排。

  毛泽东的文件种类很多,一种是“特急件”,必须马上拆阅,尽快呈送毛泽东。这类特急件,以外交和军事文件居多,时间性很强,需要毛泽东迅速裁决。所以遇到特急件,即使毛泽东在睡觉,也要叫醒他,一点都不能耽搁。另一种是“亲启件”,虽然都是密封的,也要由当班的罗光禄或徐业夫拆阅呈送。这是毛泽东对他的机要秘书的信任。毛泽东写给中央负责人或别人的“亲启件”,他从来不封口,往往叫当班机要秘书先看一下,有没有笔误之处,然后再发出去。找毛泽东的电话,总是由机要秘书先接听,如果必须由毛泽东接听,机要秘书则先到毛泽东办公室报告,再将电话转过去。常来电话的是周恩来,周恩来总是先问:“主席休息了没有?”机要秘书一听是周恩来,便立刻把电话接到毛泽东那里。

  毛泽东每天的工作日程,一般由机要秘书安排,出席什么会议,接见谁,事先都要周密安排。毛泽东召开会议,总是先由机要秘书开列出席者名单,经过毛泽东过目,亲自增删后,再由机要秘书一一通知。

  3月26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和南京国民党政府举行和平谈判事宜的决定》:

  关于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举行和平谈判事宜,中共中央本日决定:

  一、谈判开始时间,四月一日。

  二、谈判地点,北平。

  三、派周恩来、林伯渠、林彪、叶剑英、李维汉为代表,周恩来为首席代表,与南京方面的代表团举行谈判,按照1月14日毛泽东主席对时局的声明及其所提8项条件以为双方谈判的基础。

  四、将上列各项经广播电台即日通知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按照上述时间地点,派遣其代表团,携带为8项条件所需的必要材料,以利举行谈判。

  此前,国民党行政院在3月25日正式决定由张治中、邵力子、黄绍竑、章士钊、李蒸为谈判代表。

  3月26日晚饭后,毛泽东于6点半从双清别墅出发,他说:

  “看戏也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呀,演员们专门为我们演出,如果我们因为工作忙不能去,他们就不会理解,就可能误解我们对他们不重视。如果我们去看了,他们不但感觉光荣,而且还会更加努力,为发展京剧艺术做出更大的成绩。”

  毛泽东在去长安大戏院的路上,发现除了香山到卧佛寺之间以外,周围一片漆黑,一问才知道,担任这一带警卫的是中央警备团2营,部队分别驻在玉华山庄、琉璃塔、煤场街、鬼见愁,山上山下设置固定哨、游动哨数十个,为了便于哨兵夜间执勤需要,在香山和卧佛寺山野间拉起了电灯,其它地方都停了电。毛泽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非常生气地说:

  “这样做,我们与国民党有什么不同?国民党为了军事用电,把老百姓家里的电掐了,把工厂里的电断了,给人民生活造成困难,给工人造成失业。”

  他长长出了一口气,接着说:

  “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这样做,快把电给老百姓家里送去,快叫工人上班恢复生产。”

  这是毛泽东进北平后第3次发脾气。警卫部队第二天就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把所拉设的电灯大部分拆除了,附近老百姓的家里和工厂都送上了电。

  再说这天晚上毛泽东到了长安大戏院,还是坐在2楼中间那个包厢里。参加演出的剧团演了3出戏,第1出演的是《法门寺》。《法门寺》里有两个人很典型,一个是刘瑾,一个是贾桂。毛泽东指着刘瑾说:

  “刘瑾这个人从来没有办过一件好事,唯独在法门寺进香时,纠正了一件错案,这也算他为人民办了一件好事。”

  当戏演到刘瑾接过状子后叫贾桂坐下时,贾桂说:我站惯了。毛泽东指着贾桂说:

  “你看,他真是一副奴才相。人家叫他坐下,他说站惯了。我们反对这种奴才,要提倡独立思考,实事求是,要有自尊心。”

  接下来演的是《打渔杀家》和程砚秋的《荒山泪》。毛泽东跟观众一样,经常鼓掌,看到高兴处,也笑出声来。

  这天晚上出场的全是名演员,有杨宝森、梁小鸾、郝寿臣、尚小云、谭富英、萧长华、姜妙香、程砚秋。

  毛泽东在回双清别墅的路上问身边的人说:

  “你们看,今天晚上演得怎么样?”

  李银桥回答说:

  “我看演得很好。”

  毛泽东说;

  “今天晚上的演员都是京剧界的名人,也是群英会,这些名人凑在一起演出的机会很少。如果是在过去,看名人的演出,票价是很贵呀。这几出戏的内容与现实结合得很好,特别是《荒山泪》,程砚秋先生演得很成功,内容和唱腔都很好。”

  毛泽东回到双清别墅,设宴单独邀请黄炎培畅叙离情,纵谈时局,直至午夜,意犹未尽。

  3月27日晚上,食堂里为毛泽东加餐四菜一汤,毛泽东看了,非常不舒服,他颇有感触地说:

  “碗里有饭,不能光往自己的嘴里扒拉,市民的粮食早都被国民党抢光了,他们不少人在饿着肚子。如果这样吃下去,不用多久,我们的餐桌上的菜饭就将会摆满。到那时,我们把为人民服务喊得越响,人民群众越恨我们。”

  服务人员告诉毛泽东说:

  “党中央这次迁进北平非常顺利,现在各部门工作基本就绪,这次改善伙食,是为了庆祝搬迁的胜利。”

  毛泽东听了,更加生气地说:

  “要想做脱离人民群众的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找到借口!”

  他让服务人员马上把饭菜撤了下去。这是毛泽东进北平后第4次发脾气。

  欲知毛泽东下一步的工作重心是什么?请看下一章内容。

  东方翁曰:毛泽东在1949年3月25日进北平后,首先批评在欢迎道路的两旁设置面对群众的持枪哨兵;批评颐和园清园,没有游人;3月26日又批评了为警卫中央机关而掐断了群众的用电;3月27日再批评为他用餐增加为4菜1汤;这就是鲜为人知的毛泽东进北平3天4次发脾气的轶事。他每一次发脾气,都反映出他那与众不同的相信人民、热爱人民、关心人民的一贯的思想和作风。中国劳动人民在他身后而不是在他生前把他当作神一样看待,岂不是发人深思的事情吗?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