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雨夹雪: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2018-09-20 15:05: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雨夹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个关于毛主席的谣言是怎样炼成的?

  ——对《毛泽东主席在新中国入联问题上说谎了吗?》一文的一点补充

雨夹雪

4c8a8909-a788-4dd1-926c-d1d6644221ab.jpg

  日前,《鹿野:毛泽东主席在新中国入联问题上说谎了吗?》一文用详实的材料指出,毛主席的原话是“主要是第三世界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而非广泛流传的“是非洲的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笔者想在此基础上做一点补充。

  其实,我们只要稍微动一下脑筋,就会明白“是非洲的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这种说法严重不符合逻辑。因为明明为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带头提案,努力奔走的是阿尔巴尼亚和北非的阿拉伯国家阿尔及利亚,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怎么可能排除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而仅仅去感谢“非洲的黑人兄弟”呢?

  “毛主席表示联合国是非洲的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这个谣言由来已久,笔者就曾经在八九十年代出版的一些书籍和《读者文摘》等一些地摊文学中看到过。但是其真正拥有“权威性”应该是1999年出版的由“中国外交界资深的官员、学者和专家撰写”的“国家‘九江’规划重点图书”《新中国外交50年》。相关事件亲历者熊向晖看到后第一时间就发表了声明进行辟谣:

  1999年12月13日,笔者掏出88元,购得北京出版社出版的“国家‘九江’规划重点图书”《新中国外交50年》精装本。该书下卷第1715页上,在题为《新中国的代表首次登上联合国的讲坛》的一节中,首先写了以下一段:

  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电波传到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立即向全国人民报告了这一消息。10月26日下午7点多,周恩来总理召集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外交部代部长姬鹏飞、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总理主力熊向晖和外交部有关人员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开会,研究是否派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正在讨论中,外交部礼宾司长王海容走进来说:毛主席起床以后,马上看代外交部送去的那些材料,刚刚看完。主席说,请总理、叶帅、姬部长、乔部长、熊向晖、章文晋等人,现在就去他那里。到了中南海毛泽东住处,已是晚上9点多。毛主席坐在沙发上,满面笑容。他对大家说,马上就组团去,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不去就脱离群众了。

  笔者当时确实在场,有责任郑重声明:毛主席没有对大家说,“马上就组团去,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不去就脱离群众了。”

  1971年10月27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载了阿尔巴尼亚等国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和提案全文和联合国大会表决结果,并逐一列举了投赞成票的76个会员国的名单。无需麻烦“中国外交界资深的官员、学者和专家”,找一位考试及格的中学生,从人民日报逐一列举的投赞成票的76个会员国的名单中,就会找出投赞成票的26个非洲国家的国名。如果这位中学生记忆力不好,那就让他看看世界地理教科书,他就会发现,1971年联合国的会员国中,非洲国家的总数是42个,他就会推断出,有16个非洲国家没有投赞成票。他还会发现,投赞成票的26个非洲国家中,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摩洛哥、苏丹、突尼斯等国的人口构成,占大多数的是阿拉伯人,把这些国家称作“黑人兄弟”,中学生也会看出这是常识性的错误。不可思议的是,由“中国外交界资深的官员、学者和专家撰写”的《新中国外交50年》,竟然出现这样常识性的错误,竟然把这一常识性的错误强加给1976年逝世的毛泽东,而且印刷在书本上,销售在市场上。《新中国外交50年》是“国家‘九江’规划重点图书”,是“新中国外交史专著”。如不公开纠正书中的错误,听任这样的错误散布世界,流传于后代,能够问心无愧么?

  (摘自《百年潮》2000年第2期,作者:熊向晖,原题:《毛泽东是否说过:“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

  可是,相关谣言不但没有得到澄清,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以至于被写进了今天的一些教学用书当中。比如说,现在高校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课程导读中就绘声绘色的描写了联合国通过决议当天的一幕:

  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后,联大主席当即要求联合国秘书长吴丹致函中国外长姬鹏飞,邀请中国派代表团出席第26届联合国大会。

  当天下午,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召集外交部有关人员开会,讨论是否派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会后,周总理驱车中南海,向毛主席报告讨论情况。毛主席指出:“马上就组团去,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不去就脱离群众了。”

  (胡雪梅,陈菲主编;韩铁辉,原野,李晓娟等副主编,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程导读,吉林大学出版社,2014.06,第179页)

  因此,今天有些网友梳理了联合国相关决议当中的投票结果后,认为毛主席过度夸大了非洲黑人国家的作用,得出“毛主席表示联合国是非洲的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是其出于政治考量,在中国入联问题上说了谎”的结论也不能全怪他们。这也是某些人长期歪曲新中国历史的产物。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呢?个人认为,恐怕和中国在毛主席去世之后的外交形势变化有很大关系。

  1976年毛主席去世以后不久,长期和新中国站在一起的阿尔巴尼亚公开批评中国采取的一些新政策背离了社会主义道路。随后,两国的关系急剧恶化,到1978年完全破裂。此后双方都认为“只存在形式上的外交关系”,实际上已经转向敌对了。

  1977年,亲美的埃及领导人萨达特表示要和以色列单独媾和。这引发了长期和新中国站在一起的阿尔及利亚和巴勒斯坦等一些左翼阿拉伯政权严重不满。他们组成了“拒绝阵线”与埃及断绝关系,并希望中国能够出来带头谴责埃及背叛民族解放事业。但中国拒绝了他们的要求,而且表示理解埃及的做法。此后,他们虽然仍然和中国保持了友好关系,但是已经不像70年代初那样亲密无间。

  笔者不想谈这两件事情中到底谁是谁非,只是认为某些学者和专家可能是觉得在这两件事情发生以后,再谈感谢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就显得有点儿“不合时宜”了,还容易引发“是否在第三世界影响力下降”的质疑。相比之下,中国和非洲黑人国家的关系并没有受到多少冲击。于是,在1978年以后出版的大量著作当中,就把当时的感谢整个第三世界兄弟,特别是突出带头提案的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这一史实,改成了感谢“非洲的黑人兄弟”,乃至篡改毛主席原话。

  当然,这些也只是笔者个人的猜测,未必正确。但是朋友们可以问一问年长的人,最早看到“毛主席表示联合国是非洲的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这种说法的时间是不是1978年以后。至少笔者在1978年以前的相关材料中从未看到排除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仅仅突出“非洲的黑人兄弟”在入联作用上的案例。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1978年以后学风不正,包括很多学者和专家往往迎合人们的好奇心理,在文章与著作中胡编乱造一些关于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段子,而且很少受到惩罚。通过上面这个小小的事例我们可以看出,今天很多关于新中国历史的著作,包括一部分教学用书之类的质量都不高,更不要说在网络当中广泛流传的某些说法了。

  像关于援助阿尔巴尼亚就被无限夸大,其实中苏关系恶化时苏联要比新中国对阿的援助规模要大得多,但是阿尔巴尼亚还是和中国站在一起和苏联翻脸了。根据相关原始记录,从一九六五年到一九七三年这一主要援助时期,中国对阿尔巴尼亚贷款的协议金额总共不过10亿多人民币,阿方实际使用了约7亿元(参见《对外贸易条约汇编(1974-1975年度)》,对外贸易部办公厅,第200页),根本不是今天某些文献中说的高达数十亿甚至数百亿,也不及同一时期美苏重点援助国家的零头。

  因此,如果要是有人怀疑毛主席是否做错了的时候,最好首先要看一下当时的原始记录,看不到的情况下也要查查相关说法是何时出现的。因为很有可能是流传的说法本身就违背了历史的真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