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艺压群芳:毛泽东填的《浪淘沙·北戴河》

2018-10-09 08:04: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高世荣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这是毛泽东填的《浪淘沙·北戴河》词。此词发表,解读莫衷一是。毛泽东生前太忙,爱好者没有碰巧机会当面请教。他身后,大家就开始“哥德巴赫猜想”了。尤其对“渔船”三句,猜想成奇,蔚为壮观。或说,前两句雄浑,续“渔船”三句,笔力疲软。或说,天上一句,地下一句,语焉不详。多人倾向这三句为神来之笔。但何处“神”,版本不尽相同。赵朴初说,这是明写渔船,暗喻旧中国时代帝国主义海盗的舰队,北戴河正是海盗出没的地方。诗人、学者公木说,渔船赞美了解放了的人民不怕艰险的豪情。网友说,渔船以小衬大,梦笔生花。

  虽然“作者未必然”,而“读者何必不然”。既如此,我难以认同。一个谜语说:木在口中栽,不是杏和呆,若把猜成困,不是好秀才。我取“神笔”说,只对“神”的解读,我不苟同。下面试析之。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这两句从自天而落的雨,到自海面涌上天的波涛,雨浪相触相激,海陆相连,上下呼应,声借风威,风助声势,烘托了解放初“惊涛拍岸”的大分化、大融合、大变革的社会态势。寥寥数语,纯用白描,暗含写作背景,笔力千钧。接下来,作者没有像《沁园春·长沙》一样,作多层面的泼墨染景,而是转为叙事,接为“渔船”三句,似不着力,却是灵巧飘逸,笔力缱绻,可谓神笔。

  其一,以小衬大,以巧衬美。滔天的大风大浪中,着一扁船,飘忽不定,灵便无比,正衬了大海的壮阔之美,反衬了大海的汪洋无边。前两句写景是开,后三句叙事是合。

  其二,运密于疏,片言百意。苏轼在《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前片大笔写景,过片拍出“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几句,被历代词家推为“神笔”。而毛泽东“渔船”三句,同一机杼,都是遇急则缓的笔法,但远比苏词精妙。渔船的作用太多。它承上烘托壮美豪情,是“合”;启下提出问题,推出主题,是“开”。熔情景理事为一炉,将密集的百意缩龙成寸,是为“神”。

  其三,以点带面,大开眼界。北戴河是中国的一个缩影。写渔船就是写中国社会。这种以局部代总体的典型性写法,让我们领略了“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的豪情。

  其四,以实写虚,梦笔生花。如果我们把本文开头的各家观点结合下文串讲,发现摸不着头脑。这是因为,各家观点不是差强人意就是廖之千里。毛泽东这首词表现的主题是“治国”。歌颂劳动人民是题中应有之义,是“目”不是“纲”。这首词写于1954年夏,属于建国最初五年。短短五年,经历事件太多。诸如解放剩余国土、土改、镇压反革命、横扫黄赌毒、三反五反、抗美援朝、医治战争创伤等,单做哪一件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当年,急办的事都“只争朝夕”地办了,而如何建国,建一个什么样的国,前景如何?摆在了掌舵人面前。有人提出补课说,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国家;还有人提出“穷过渡”说,直接进入共产主义。我们是一个多民族、多阶级成分的国家,主体是工农阶级。如何保护工农阶级兼顾各阶级的利益,中国向何处去,前景如何?在“一化三改造”过渡时期总路线确立以后,宪法的确立,摆在了议事日程。这些无形的思想,用诗化语言表达,便是“渔船”三句了。上下呼应,“白浪滔天”的建设大潮,“渔船”胜任弄潮吗?

  下片回答了“知向谁边”的问题。未来怎么样?毛泽东不得而知。但是历史是知道的。写历史就是反衬未来,这是美学的一个重要原理。从曹操的《东临碣石》,我们知道,治国要像大海一样宽广和包罗万象。同时,小农经济几千年,在多才有抱负的曹操治下,“知向谁边”不言而喻。因此,必须在“换了人间”前提下,走工业化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中国才会有一个光明的“知向谁边”!

  用有形的“渔船”表现无形的治国理念,难道不是“神笔”吗?难怪著名独立评论员郭松民赞誉道:此词横空出世,艺压群芳,没有第二,只有第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