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大传》第六卷 五洋捉鳖 第226章

2018-10-10 10:52:24  来源:毛泽东大传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226

  “共产党不搞打倒一切,只打倒那些罪大恶极而又顽固不化的

  反动分子,其余的人只要他愿意爱国,维护统一,我们就同他

  讲团结,有一技之长者统统包下来为新中国服务。”

  话说西南战役的胜利,已经将西藏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毛泽东做出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决策。

  这时候,西藏地方政府被玩弄“西藏独立”阴谋的上层反动分子所控制。

  1949年11月1 9日,西藏官员会议决定:派僧俗官员,去争取英美等国的支持和援助。同时,采取政治、军事手段,用“文武”两手,同中央人民政府对抗。他们在广播电台上用英、汉、藏语对外广播,谬称“西藏从来就是独立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进攻西藏是侵略行为;并向联合国写信,控告中国的“罪行”。甚至,以“外交局”名义给毛泽东写信,要求“不要让军队进入西藏”。同时,他们扩充军队,购买武器,囤积粮草,调整军队部署,企图以武力来阻止人民解放军西进。

  对此,中央人民政府根据毛泽东的决策,一面命令人民解放军积极准备进军西藏;一面通知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来北京谈判。

  入冬后的一天下午,毛远志来到双清别墅看望伯伯,毛泽东见她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心疼地说:

  “看你好冷啊,怎么不多穿点衣服?”

  毛远志说:

  “只发了一套棉衣。听说还要发一件棉背心,还没有发下来。”

  毛泽东让江青拿来他的一件旧棉衣和一顶旧军毡帽给了她,还问她:

  “你丈夫哪里去了?”

  毛远志说:

  “他已经南下了,在江西军区工作。我也要去江西了。”

  “去江西?那好。”毛泽东高兴地说:“要去看看老区的人民,不要忘记他们啊!”

  11月21日,毛泽东牵挂着任弼时的病情,他亲自给斯大林去电,请求安排任弼时到莫斯科治疗,斯大林复电表示同意。不久,任弼时便去了莫斯科。

  11月21日下午,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选举聂荣臻为北京市市长。接着,会议通过了《关于统一征收营利事业所得税和营业税提案》、《关于开办业余补习学校的决定》、《关于救济失业员工问题的决议》和《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

  据中共北京市委关于本市妓女情况和处置方针向中央、华北局的报告中统计,北京有各种妓女2000余人,其中挂牌营业的明娼即妓院,共有230户,妓女1421人;暗娼有170家,有妓女近400人;经常跑旅馆、公园、市场、马路拉客的游妓,已查明者100余人;暗门子则数目不详。明妓主要集中在著名的八大胡同:即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

  是日晚6点,北京市公安、民政、妇联、卫生等部门出动2400名干部执行封闭妓院的决定。行动由公安部长兼任北京市公安局长罗瑞卿亲自指挥。

  晚饭刚过,一部分干部先把各个妓院的老板和领家(老鸨)叫去派出所开会。晚8点,解放军士兵和公安人员持枪坐卡车到八大胡同口,下车后堵住所有妓院的门口,并登上房顶,控制最高点。到天亮前,北京244个妓院全部封闭,收容在册妓女1268名。

  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说:从此,在人民的首都,妓院绝迹,妓女解放。

  毛泽东高兴地对聂荣臻说:

  “你们这个决议很好,是办了件大好事。”

  此后,北京市人民政府将妓女收容到8个教养院,“集中妓女加以训练,改造其思想,医治其性病,有家可归者送其回家,有结婚对象者助其结婚,无家可归者,无偶可配者,组织学艺,从事生产”。

  北京在一天之内一锅端,并且一次性集中收容改造妓女的形式,被称为“北京模式”。后来,青岛、秦皇岛、洛阳、长沙等地都是按照“北京模式”进行了禁娼。

  在11月21日这一天,还发生了一件事不得不交代一下,就是贺怡在南方老苏区寻找毛泽东和贺子珍的儿子毛毛时,不幸出了车祸。

  此前,贺怡为了让姐姐贺子珍和毛泽东破镜重圆,曾千方百计打听毛毛的下落。有一天,她找到毛泽东说:

  “在江西丢掉的毛岸红现在已经找到了。”

  毛泽东听了贺怡介绍的情况,感觉与他记忆中的时间、地点、岁数和相貌均不相符。可贺怡不甘心就此罢手,决定亲自去查找毛毛的下落。

  那一天,贺怡带着刚刚找到的亲生儿子贺麓成,乘着吉普车连夜赶路,在经过泰和县桥头的丰塘村时,车子突然坠入3米多深的水沟,司机(后人猜测他是国民党特务——笔者注)很快便逃跑了。贺怡与同行的古柏之子古一民当场死亡,古柏夫人曾碧漪与贺麓成及警卫员3人负伤,被村民救起。

  毛毛没有找到,年仅38岁的贺怡为了姊妹情谊白白搭上了一条性命。

  贺麓成本名毛岸成,1956年夏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后来,贺麓成在钱学森麾下,成为一名新中国培养的优秀的导弹专家和航天专家。贺怡与毛泽覃还有一个女儿,叫贺海峰。

  11月22日,张治中由北京飞往兰州。

  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致电彭德怀说:

  “张治中于今(廿二)日上午9时由北京起飞,下午4时左右即可到兰州,请注意迎接。”

  此前,毛泽东在11月中找张治中谈话,他幽默的征求张治中的意见说:

  “我们再来一次国共合作吧?”

  张治中得知毛泽东是希望他到西北去和彭德怀合作,便说:

  “现在是你的领导,谈不上什么国共合作。不过西北人民和部队袍泽常常怀念我,我也常常怀念他们,你认为我有去西北一趟的必要,我愿意做彭老总的顾问。”

  毛泽东笑着说:

  “你去做彭总的副手。你过去是西北4省的军政长官,现在是副手,委屈了吧?”

  张治中说:

  “我诚意接受,听命令,听吩咐。”

  后来不久,西北设置军政委员会,彭德怀任主任委员,张治中任副主任委员。在抗美援朝战争前夕,张治中也回到了北京。

  且说11月23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等人,他在电文中写道:

  德怀同志并告贺龙、习仲勋、刘伯承:

  1、复班禅(即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电略加修改即可发表。2、经营西藏问题请你提到西北局会议上讨论一下。目前除争取班禅及其集团给以政治改造(适当的)及生活照顾外,训练藏族干部极为重要。西藏问题解决应争取于明年秋季或冬季完成之。就现在情况来看,应责成西北局担负主要的责任,西南局则担负第二位的责任。因为西北结束战争较西南为早,由青海去西藏的道路,据有些人说平坦好走,班禅及其一群又在青海。

  解决西藏问题不出兵是不可能的,出兵当然不只是西北一路,还要有西南一路。故西南局在川康平定后,即应着手经营西藏。打西藏大概需要3个军,如何分配和何人指挥现在还难决定。但西北局现在即应于藏民干部准备问题及其它现在即应注意之问题做出计划。你意见如何?盼告。

  11月23日晚,毛泽东在他22日起草给班禅的电报稿的最后,又加了一句话:“尚望先生号召藏族人民,加紧准备,为解放自己而奋斗。”然后以他和朱德的名义,将电报发给了彭德怀。

  再说在大西南战场上,人民解放军于11月22日解放了广西省会桂林。此时,陈赓因与林彪在打白崇禧的广西战役计划上意见向左,便致电毛泽东、中央军委,报告了他的战役部署计划,他还在报告中说,各军正待命行动,准备随时执行4野的命令。

  原来,白崇禧坐镇南宁,决心与人民解放军进行最后一搏。第4兵团司令员陈赓将13军放在廉江,示形于敌,诱敌上钩;将14军、15军和43军隐蔽配置在廉江以东及东北地区,以逸待劳,准备打白崇禧一个措手不及。陈赓将计划电告林彪后,林彪却要4兵团离开雷州半岛,北上围歼鲁道源兵团,只留1个师在廉江。

  事实上,白崇禧主力张淦的3兵团正在秘密的向博白、陆川一线集结,准备夺取雷州半岛,尔后逃向海南岛。而鲁道源兵团不过是向东佯动,以掩护张淦兵团的行动。林彪是判断鲁道源的第11兵团正向遂溪以东方向逃跑,正是歼敌于运动之中的极好机会。陈赓认为必须以第4兵团坚守廉江,切断白崇禧集团向海南岛逃跑的退路,否则,无异于放蛟入海,后患无穷。陈赓对副司令员郭天民说:

  “13军以1个师守廉江,便会受敌3面攻击,如果张淦兵团趁机以全力向南突击,廉江防线就有被突破的危险,白崇禧就会从雷州半岛逃入海南岛,后果不堪设想。”

  陈赓立即电告林彪说:

  “13军、14军自现在位置转入新位置,须3日行程,是否有贻误战机的危险?为此建议,是否就现态势,首先求得歼灭张淦兵团,然后再歼灭鲁道源兵团。”

  林彪复电说:

  “我决心已下,不能更改。命令各军按规定的时间、路线出动,歼灭鲁道源兵团。”

  林彪态度如此强硬,陈赓为了大局利益,就发出了给毛泽东、中央军委的那封电报,并转林彪、刘伯承、邓小平。因陈赓是刘邓的部下,只是暂归林彪指挥。

  毛泽东仔细研究了广西战场的情况,认为战役的关键还是不能让白崇禧逃到海南岛。

  11月24日,毛泽东做出裁决,他在指示电中写道:

  林彪同志并告陈赓:

  根据4野22日谍息,白崇禧决于23日起令其所部共16个师由博白、郁林、北流、容县、岑溪之线,向廉江、化县、茂名信宜之线攻击。这是歼灭该敌的好机会,为此请你们注意:陈赓所率4个军,除1个军仍照陈赓前提部署由罗定、容县之线迂回敌人左侧背外,主力仍不要进入广西境,即在廉江、化县、茂名信宜之线布防,置重点于左翼即廉江、化县地区,待敌来攻而歼灭之。……

  林彪面对毛泽东的指示,不能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于是,陈赓调兵遣将,一举将白崇禧的3兵团和11兵团主力全线击溃。至此,白崇禧才发现自己上当了。陈赓此役活捉张淦等20名中将军官。12月1日,白崇禧乘飞机逃往海南岛。12月4日解放南宁。11日占领镇南关。

  在广西战役中,除少数敌人逃入越南外,其余全部被歼,共计17.3万人,实现了毛泽东在广西境内歼灭白崇禧集团的作战计划。

  与此同时,人民解放军一部强渡乌江,合击南川,于11月24日攻占南川。11月25日解放柳州、梧州。至11月28日,将宋希濂部主力第15、第20兵团大部歼灭于南川以北地区。解放军另一路由贵阳、思南向宜宾、泸州方向迂回,至1 2月30日,相继攻占自贡、泸州、宜宾等地。11月30日,人民解放军一部攻占重庆,蒋介石及其政府逃往成都。为了聚歼国民党军于成都地区,人民解放军分路急进。第3、第5兵团先后攻占简阳、仁寿、乐山、眉山、蒲江、邛崃、大邑等地,至1 2月21日抵近绵阳。至此,胡宗南部及四川境内国民党军数十万人,全被包围于成都地区。1 2月26日,解放军全线进攻,被围之敌除少数逃往西昌外,大部被歼,俘敌5万余人。12月27日,国民党第18兵团一部在成都以东地区起义,12月30日,解放军攻占成都。

  西南战役,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70万人,攻占四川、贵州两省。

  再说11月24日,政务院批准《培养少数民族干部试行方案》,决定在北京设立中央民族学院,作为培养少数民族干部的基地。

  11月25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关于他访苏的时间问题以及在此期间国内的工作安排问题。会议决定:

  “毛泽东同志定于12月初赴苏。在毛泽东同志出国期间,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职务及中央人民政府主席职务由刘少奇同志代理;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由朱德同志代理;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主席由周恩来同志代理。”

  11月28日下午,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修改并通过了1950年国家财政收支概算草案和发行人民胜利折实公债的决定草案。

  11月28日晚,毛泽东身着灰色呢子大衣,脚穿棕色皮鞋,与江青一起来到警卫连的营房,看望住在这里的毛泽连和李轲。

  此前,毛泽连二人在北京游览了名胜古迹。由于天气逐渐寒冷,毛泽东把自己的一件旧呢子衣服给了毛泽连,但两位客人还是适应不了北方的气候,打算立即回家过冬。

  毛泽连见三哥又来看他们,就说:

  “三哥,我们在北京住了这么久了,家里人一直在惦念着我们,我们也想回家去了。”

  毛泽东说:

  “你们再住一段时间,等天气好一点再走吧。”

  毛泽连说:

  “麻烦三哥这么久了,不住了,我们回去。”

  毛泽东听堂弟这么一说,便说道:

  “也好。你们早些回去,免得家里人挂念你们,也免得你们挂念家里的事情。你们走的时候,替我带几封信回去。”

  毛泽东回到办公室,挥笔疾书,首先给他小时候的塾师和堂兄毛宇居写了一封信。这是毛泽东在建国后写给家乡亲友的第1封信。他在信中写道:

  宇居家兄:

  惠示并诗敬悉,极为感谢。此间情形,泽连当可面达。顺问阖族各前辈同辈后辈们安好,贵宅各兄弟子侄均健康!

  毛泽东

  毛泽东信中所说的诗,是指毛宇居来信中所作的歌颂毛泽东的《导师颂》两首。后来,毛宇居先后担任了湖南文物保护委员会委员、湖南文史馆馆员职务。

  毛泽东接着给八舅文玉钦的三儿子、比自己大3岁的表兄文南松写了一封信:

  南松兄:

  来示读悉,甚为高兴。

  祝你健康!祝各表嫂健康!

  毛泽东

  毛泽东又给他的堂弟毛泽荣写了一封信。毛泽荣,字冬青,小名逊五、宋五、胜五。毛泽东在信中写道:

  宋五弟:

  接到你的信,极为高兴。我这里的情形,可问李祝华、毛泽连二位便知。托毛、李带上皮衣料一件,为弟御寒之用。

  顺致健康!

  毛泽东

  毛泽东最后给他在湘乡东山学校读书时的同学熊经春写了一封信:

  经春学兄:

  李、毛二位来,接到手示,极为感慰。尚望努力进修,为人民服务。敬复。顺颂

  学祺!

  毛泽东

  毛泽东将4封信分别装入信封,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闻讯解放南京时的照片,端详片刻,装入写给文南松的信内,派秘书将这些信件连同一些礼物送到警卫连营房,交给毛泽连带回家乡。礼物主要是皮箱、衣物和钱,分作几份,泽连母亲、泽荣、文家,还有李轲的母亲,都有一份。

  后来在12月上旬,毛泽连、李轲回到了韶山,在山区小村庄和唐家圫的轰动自不必说。此后,毛泽东每年都定期从自己的稿费中给堂弟寄去200元,帮助他解决困难。一直到1958年吃饭不要钱为止。

  在50年代,毛泽东把自己的全部稿费交给中共中央办公厅隶属的中央特别会计室保管,未经他的批准,任何人不得动用1分钱。

  再说11月29日,毛泽东在全国政协一届常委会第2次会议上发表了讲话,首次提出了关于国民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总体设想,即:“三年五年恢复,十年八年发展”。

  会议讨论了中央政治局通过的1950年国家财政收支概算草案和发行人民胜利折实公债的决定草案。

  会议指定由周恩来、陈云、黄炎培、薄一波、马寅初、施复亮、章乃器等,对概算草案作进一步修改。

  11月29日晚,毛泽东应徐悲鸿之邀,为“国立美术学院”题写了院名。他在给徐悲鸿的复函上写道:

  悲鸿先生:

  来示敬悉。写了一张,未知可用否?顺颂教祺!

  毛泽东

  1949年11月29日

  是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天上飘着鹅毛大雪,毛泽东打电话约湖南籍几个老人吃饭。符定一来到颐年堂,毛泽东握着他的手说:

  “您是我学生时代的老师,我的好多知识就是跟您学的。”

  刘斐赶到中南海颐年堂时,见章士钊、符定一也到了。不一时,工作人员报说仇鳌老先生到了,毛泽东急忙迎了出去,搀扶着老人说:

  “先生一路劳顿,辛苦了。”

  原来在1949年9月和10月间,毛泽东曾两次电邀仇鳌来京,仇鳌感到盛情难却,只好与秘书陈曼若、莫均一及其侄子仇硕夫一起,在几天前来到了北京。如今他见毛泽东如此谦恭亲切,便说:

  “老朽让毛主席费心了。”

  “哦,与先生一别20多年,怎么忘了我的名字,我叫毛泽东,字润之,可没有改名主席哟!”

  仇鳌见毛泽东如此说,便笑了,说道:

  “好,好,我还叫你毛润之。”

  二人步入院内,章士钊、符定一、刘斐等人也迎了出来,仇鳌与章士钊3人自然是老相识,还有两位不认识的,经毛泽东一介绍,才知是共产党的著名人物林伯渠和李维汉。毛泽东将众人引入客厅,拉着符定一的手说:

  “您是我过去的老师和校长,今日请您坐上座。”

  符定一谦让说:

  “你是主席,还是请你坐上座吧。”

  “哪有学生坐上座的道理!”

  毛泽东说着把符定一拉到了上座的位置,符定一只得坐了。众人落座后,毛泽东对仇鳌说:

  “亦山先生,今天我设家宴为你接风洗尘,特地邀请了我们这几位湖南老表作陪。我们湖南人和别人坐不来,比如周恩来,他们不吃辣椒。此味只有湘人知,人间能得几回闻哟!”

  大家闻言都笑了,接着便海阔天空的谈论起来,他们从瑞雪兆丰年讲到几个人都已年过半百,有的已近古稀,又没有学过马列书籍,是老朽无用了。毛泽东听客人们如此议论,就有意的讲起了他自己的思想发展过程,从十几岁讲起,说明一个人的思想总是发展的,立场是可以转变的。他语重心长地说:

  “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小时也上过私塾,读过孔孟的书,也信过神,母亲生病也去求过神佛保佑哩,旧社会的东西对我都产生过影响。有段时间受到梁启超办的《新民丛报》的影响,觉得改良派也不错,想向资本主义找出路,走西方富国强兵的路子。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马列主义传入中国,我才逐步接受了马列主义。我们青年时代,一批朋友去法国勤工俭学,我没有去,打定主意走自己的路。”

  毛泽东稍停了一会儿,环视着大家,又说:

  “哪里有什么生而知之的圣人呀!我也是逐步认识社会,走上革命道路的,最重要的是向社会学习,向群众学习哩!我的出身最多不过是个小学教员嘛,有什么了不起啊!”

  说话间,工作人员端上了酒菜,毛泽东亲切的给客人们夹菜斟酒,他自称酒量不济,偶尔呷几口,已是满面红光了。看看酒过三巡,毛泽东端着酒杯,起身对仇鳌说:

  “亦山先生,你为共产党,为新中国的建立做了许多好事,我敬你一杯。”

  仇鳌说:

  “润之言重了,湖南和平解放,老朽不过是顺乎民意,效了一点顺水推舟之劳而已。你再三提及,老朽实在不敢当了。”

  毛泽东却说:

  “湖南得以和平解放,当然有先生的大力支持。但是,我所说的,不仅如此哟。早年我们在长沙闹革命,先生赞助最力,为我们筹集了几千块大洋。对革命是出了大力,帮了大忙啦!这些事,我们共产党人是不会忘记的。”

  他见众人面面相觑,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便微微一笑,放下酒杯,不慌不忙的点燃了一支烟,将仇鳌在1920年如何帮助他创办俄罗斯研究会,1921年8月他又利用仇鳌的船山学社社址和经费创办“湖南自修大学”的事,讲述了一遍,然后再次端起酒杯问道:

  “大家说,我毛泽东这杯薄酒,亦山先生当不当喝?”

  “喝,一定要喝呀!”

  众人疑惑顿释,异口同声的说着。仇鳌只得站起身来,哽咽着低低的说了声“谢谢”,双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席间,毛泽东提出要学贯古今的符定一先生出任中央文史馆馆长。符定一表示谦让,他说:

  “这个职务只要老而矣的文人当就可以了。”

  毛泽东补上一句:

  “还要才、德、望啰。”

  符定一只得答应了。

  这一天,刘斐等人听了毛泽东的那些话,都觉得他的用意是很深的;他对为人民做过好事的人,也是永记在心上的;由此深受启发和鼓励,同时又“都自愧识浅,十分敬佩毛泽东的学识、记忆力和过人的谦虚精神。”

  1949年12月间,毛泽东在和李达的谈话中说,希望他能够留在北京工作。李达却说他要回湖南继续从事教育工作。毛泽东只好同意了他的请求,并决定由他出任湖南大学校长。

  李达在离京前,由毛泽东、刘少奇、李维汉、张庆孚作历史证明人,并由刘少奇作入党介绍人,重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激动地说:

  “这么多年了,毛主席还没有忘记我。”“从此,我‘守寡’的日子终于结束了,我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冬季的一个星期天,毛泽东叫上几个孩子一起到南海冰场去滑冰。孩子们当然高兴了,一窝蜂似的跑向滑冰场。李敏和李讷争先恐后的换上爸爸买来的冰鞋,毛泽东穿着大衣站在旁边看着她们。

  一切都准备好了,李敏一起身,一甩手,还未迈开脚步,就听“啪”的一声,一个结结实实的屁股墩,摔倒在冰上,痛得她呲牙咧嘴。她回头一看,妹妹李讷也摔在冰上,正在挣扎着往起站呢。李敏咬着牙忍着痛赶紧站起来,谁知越急冰就越滑,越滑就越站不起来。好不容易站起来,又摔了个四脚朝天。她再一看妹妹,李讷正双手支撑着,撅着屁股往起爬呢,还没站起来,两脚往后一滑,又趴在了冰上。姊妹俩相视一笑,看看站在冰场旁的爸爸,爸爸也正冲着她们笑呢。

  姐俩看到爸爸鼓励的眼神,就忍着疼站起来,再练,再摔;再摔,再练。不到规定的时间,谁也不许退场。“噗通”,李讷又摔倒了,她毕竟年龄小,疼得太厉害,受不了了,就哭起来。

  “好了,收兵吧!”

  毛泽东说。第一次滑冰就这样结束了。回到家里,毛泽东问:

  “怎么样?有何感想?”

  李敏说:

  “学滑冰太难,太难了。冰太滑,两脚又总是不听使唤,太难。”

  “难就对头了,要知难而进嘛!”

  李讷说:

  “摔得太疼了。”

  “好嘛,不摔不打不成才,摔摔打打长得快嘛!”毛泽东说:“今天挨摔,明天就少摔或不摔了。下周继续练摔。”

  毛泽东不光是李敏、李讷姐妹和身边年轻人的良师,同时也是女儿和中南海里孩子们及他身边那些年轻人的益友,他慈祥、随和,爱和人聊天,更喜欢逗着孩子们玩耍,这在中南海是出了名的。

  有一个周末,中南海又要举行晚会了,叶子龙知道毛泽东晚上没安排什么太急太多的事情,又怕自己请不动毛泽东,就让他的女儿燕燕和二娃子把她们的好朋友李敏、李讷叫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孩子们。叶子龙对她们说:

  “等主席吃了晚饭后,你们就拉着他领你们到海边散步。记住,不要光顾着让主席给你们讲故事,就忘了大事,8点钟,你们几个一定要拉他到春藕斋去跳舞。我告诉你们,主席如果不跳舞,就会越来越胖,长成个大肚子。肚子大,就走不动路了。你们要是真关心主席,就要拿出实际行动来,让他去跳跳舞,活动活动身体。好,8点钟就看你们的啦!”

  晚上,毛泽东一吃完饭,4个孩子相约来到他身边,前呼后拥的拉着、推着他到南海边散步。她们边走、边说、边笑、边玩,还时不时的看表,一看快到点了,拉着毛泽东就往春藕斋走。

  “快点,快点,到时间啦!”

  二娃子推着毛泽东的腰说。毛泽东问:

  “干什么去呀?”

  几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说,她们怕说了毛泽东就不去了,只是拥着毛泽东走。

  “干什么去呀?你们不说,我可就坐下不走了。”

  毛泽东说着,做了个就要坐下的架势。这一下可把4个孩子吓了一跳,她们异口同声地说:

  “叫你跳舞去。”

  毛泽东一听,乐呵呵的笑了。

  “跳舞去,那好。去跳舞是不是该换双鞋子?”

  毛泽东说着伸出脚来让她们看。孩子们见毛泽东答应去跳舞了,可高兴啦,跟着毛泽东回到房间,这个忙着找胶底皮鞋,那个忙着脱毛泽东脚上的布底鞋,又忙着把皮鞋给毛泽东穿上。

  毛泽东边走边问:

  “你们不会跳舞,为什么要拉我去跳舞呀?”

  “我爸爸说,说什么来着?”

  二娃子一时学不来她爸爸的话,就回头问她姐姐燕燕。李敏接口道:

  “叶叔叔说,您不跳舞就会长个大肚子。肚子大了,就走不动路了。”

  “呵呵呵。”毛泽东笑着说:“好,我去跳舞,不要长成个大肚子!”

  在舞场里,大人们都随着舞曲跳起来。叶子龙高兴的冲着4个孩子直点头,几个孩子也冲着他笑了笑。孩子们看着大人跳得起劲,自己不会跳干着急,于是一商量,手拉着手也下了舞场。她们一会儿跟在毛泽东后面,学他一左一右地上下摆动式,一会儿跟在周恩来后面,学他潇洒自如的4步舞,一会儿又跟在朱德后面,学他那四平八稳的慢步舞。她们4个在舞场里来回穿梭似的玩着、跳着、蹦着,给舞会增添了不少的欢乐气氛。

  李敏的好朋友除了李讷、燕燕和二娃子,还有周恩来的侄女秉德。她们几个虽然年岁不同,班级不同,但一到节假日,总爱在一块玩耍。

  她们的家离南海很近,几个人经常到南海边用手捞小鱼、小虾。大家捞到了小鱼、小虾,就想着煮汤解馋。找谁帮忙呢?大家一讨论,就决定去找毛泽东,因为毛泽东慈祥,说话又有风趣。于是,她们就风风火火的去找他,见到毛泽东就七嘴八舌地说:

  “毛伯伯,毛伯伯,您看,我们捞来好多小鱼小虾……”“毛伯伯,我们把小鱼小虾都拿来了,和您一起吃饭行吗?”

  “好啊!那你们就来吧!”

  毛泽东痛痛快快的答应了,几个孩子又一窝蜂似的把小鱼、小虾送到了厨房。这顿饭,餐桌上除了往日的几个简单的菜之外,又多了一盘苦瓜和一盆新鲜的鱼虾汤。几个小女孩吃得高兴、热闹、开心,可就是谁也不去动那一盘苦瓜菜。毛泽东说:

  “你们从小就要学会吃苦,不学吃苦怎么行啊!”

  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没有一个人去动筷子的。

  不光是毛泽东身边的孩子们这样随便,就连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和毛泽东相处得很自然、随和,他们好像是与自己家的老人生活在自己家里一样,充满着温馨,显得无拘无束。年轻人喜欢玩,喜欢动。只要不影响工作,毛泽东从不限制他们任何有益的活动。毛泽东曾不止一次的对他们说:

  “我可没你们自由,他们都管着我。想吃的东西不能吃,想去的地方不能去。我是一点自由都没有啰!还是你们好哇!”

  卫士说:

  “主席,您也发牢骚啊!”

  “我也是和你们一样的人嘛!我又不是不吃不喝不吭不响的泥菩萨嘛!”

  毛泽东的一席话,逗得年轻人都笑起来,毛泽东也随着他们一起开怀大笑。

  毛泽东平时吃饭除了和家人一起外,还喜欢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吃饭。他总要招呼身边一两个人,让随身卫士,或机要秘书,跟他一块儿吃,说说笑笑,边吃边聊。毛泽东说:

  “我一个人吃不下饭,和你们边吃边聊,我可多吃一点饭。工作时,我全部精力用在办公桌上。如果我一个人吃饭,没有人说话,我脑子还会在办公桌上。同你们边吃边聊,我就换脑子休息。”

  所以,毛泽东身边的人,怕他吃饭时还在考虑问题,得不到休息,也就乐意陪他边吃边聊,让他心情愉快,“换脑子”休息休息。

  正是:忙里偷闲一伟人,难得一颗平常心。儿女后生常绕膝,新朋旧友性情真。

  欲知毛泽东下一步的重要国事活动情形怎样?请看下一章叙述。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