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电影剧本:毛泽东读书朗(2)

2018-12-01 15:24: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云常 赵若静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剧:赵云常   赵若静

  (上接第(1)部分)

  四

  1、毛家屋内

  毛母给毛泽东把书包挎在肩上,弟弟毛泽民、毛泽潭,在一旁看着。

  毛母:到了私塾,你要听邹先生的话,用心读书。

  毛泽东:嗯。

  弟弟毛泽潭走过来,拉着毛母的衣襟:娘,我也要去读书。

  毛母:泽潭好孩子。娘都让你们念书。可是得长幼有序,先让大哥念,再让二哥念,然后泽潭念。

  毛泽潭不高兴起来,扁着嘴欲哭的样子。毛泽东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小弟莫哭,你想读书的话,哥回来教你。

  毛父在外面喊(画外音):你们准备好没有。

  毛母:好了,这就出去。

  2、南岸私塾外

  毛父引着挎着书包的毛泽东向南岸私塾走来。

  私塾先生邹春培出门迎接:顺生,你把三伢子送来了?

  毛父:这小子性野,先生要好好调教他。三伢子,快给邹先生施礼。

  毛泽东弯腰给先生邹春培施礼:邹先生好。

  先生邹春培:这孩子聪明,聪明,是块读书的料。

  3、南岸私塾内

  先生邹春培把毛泽东引到孔夫子的神位前。毛父慢下脚步,跟在他们后面。

  先生邹春培:这是孔圣人的神位,从今天起,你每天早晨进来,都要对孔夫子作揖行礼。这样,你将来就会文思发达,连中三元。

  毛泽东看了一眼先生,马上向孔子像恭恭敬敬地作揖行礼,这使邹先生很高兴。

  先生邹春培:好好,令郎有早一日,定会名登高科,光宗耀祖。

  毛父:种田人家的孩子,不奢求公明利禄,将来能识文断字,为家里记记帐,打打官司什么的,就行了。

  4、南岸私塾学堂

  学堂内,数十个小学生规规矩矩地坐在座位上。先生邹春培引着毛泽东走了进来。几个小学生看到毛泽东进来,冲着毛泽东笑,扮鬼脸,作小动作。

  先生邹春培:安静,不许做小动作。端身正意,肃整衣冠!

  几个小学生立马挺身坐直。

  在倒数第二排有一个空位子。先生邹春培指了指那个空位子:你个子高,坐在那里吧。

  毛泽东坐在了先生为他指定的位子上,从肩上取下书包,把书、本子、毛笔、砚台等一一取出,十分有序地放在桌子上。

  先生邹春培:三伢子,你有官名吗?

  毛泽东:有,毛泽东。

  先生邹春培:毛泽东,从今天起,你就不是个孩子了,正式成为一个读书人了。以后你就用毛泽东这个名子,你的小名就不用了。

  毛泽东:嗯!

  小学生们扭头看他。

  先生邹春培用教鞭打了几下教桌:端身正意,肃整衣冠!

  听到先生教鞭打击教桌声音的小学生们立马挺身坐直。

  先生邹春培:你们听好了,以后不能再“石三伢子石三伢子”地叫毛泽东的小名了,要叫他的官名,毛泽东!

  众小学生:毛泽东!

  5、晴空下的南岸私塾

  晴空下,浴在阳光中的南岸私塾。

  先生邹春培(画外音):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众小学童(画外音):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先生邹春培(画外音):王冯陈禇,卫蒋沈韩……

  众小学童(画外音): 王冯陈禇,卫蒋沈韩……

  毛父推着独轮车从私塾前经过,听到读书声,停住。

  先生邹春培(画外音):你们谁背会了百家姓?好,毛泽东,你背一背。

  毛泽东(画外音):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王冯陈禇,卫蒋沈韩……

  听到儿子的读书声,毛父满意地笑了。

  6、晴空下的南岸私塾

  晴空下,浴在阳光中的南岸私塾。

  先生邹春培(画外音):人之初,性本善。

  众小学童(画外音): 人之初,性本善。

  先生邹春培(画外音): 性相近,习相远。

  众小学童(画外音): 性相近,习相远。

  毛父扛着犁,赶着一头水牛,赤脚从私塾前经过。

  先生邹春培(画外音):你们谁背会了三字经?好,毛泽东,你背一背。

  毛泽东(画外音):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听到儿子的读书声,毛父又一次满意地笑了。

  7、南岸私塾学堂

  先生邹春培在教孩子们念《论语》。他从后排边领读边向前排走着,走到最前一排时,转过身来问:你们有会背诵的没有?

  毛泽东举起了手。

  先生邹春培:好,毛泽东,你背诵一下。

  毛泽东站起来背书: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先生邹春培吃惊地看着毛泽东(心里独白):这孩子的记忆力怎这么强啊,怎么这么快就记住了?

  毛泽东背完坐下。

  先生邹春培:毛泽东,你的记性好,我再给你加点码行吗?

  毛泽东:行。

  先生邹春培:那好,这是一本诗经,我再教你一首诗歌怎样?

  毛泽东:好啊。

  众学童把目光都投向了毛泽东。

  先生邹春培教的是《十亩之间》刚教了两遍后,毛泽东就说:先生,我记住了。

  先生邹春培:那你背一背。

  毛泽东: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兮。

  先生邹春培又惊奇又欣喜,把一本诗经交给毛泽东:听说你会查《康熙字典》了。你拿回去自己读吧,有认不得字,自己看看。

  8、毛泽东卧室   夜   内

  床头上放着几本摞起来的书。毛泽东半爬在床上,伴着油灯,在翻看《康熙字典》,他打开的书是《诗经》。

  毛泽东(内心独白):八舅说的对,《康熙字典》果然是一位随叫随到的先生呀。有它,我今后读书就不求人了。

  9、毛家院外

  毛父推门走出屋子,看到毛泽东的窗户仍然射着光亮,便用不瞒的口气喊他。

  毛父:三伢子,怎么还没睡呢?

  毛泽东(画外音):读书呢。

  毛父:这么晚了,还费油看书?

  毛泽东:先生让看呢?

  毛父:白天你干啥呢?

  毛泽东:先生给我多留了作业。

  毛父:这个皱先生,放学了还留什么作业?真是的,费我的油。

  10南岸私塾学堂

  毛泽东站着在背书: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缠兮 ,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狟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先生邹春培:(内心独白)这孩子,天资怎这么聪明啊!

  11、南岸私塾外

  雨中的南岸私塾。私塾前被雨淋着的松树,晶莹的雨水珠子顺着松叶往下掉落。

  12、南岸私塾学堂

  先生邹春培不在,学童们闹翻了天。

  毛泽东身边,一个瘦小的衣衫破烂的学童冻得发抖。

  毛泽东:下了四五天阴雨了,你很冷吧?

  瘦小学童:嗯。

  毛泽东:你怎么穿这么破烂的衣服?

  瘦小学童:我家穷。

  毛泽东脱掉自己的外上衣,自己只剩下一件赤裸着两臂的白内衣。

  毛泽东:给,穿上吧。

  瘦小学童:不,三伢哥,我不要。

  毛泽东:天气冷,看冻出病来。

  瘦小学童穿上了毛泽东送给他的衣服。

  13、毛家院外

  毛母在屋前拿着箩头,往外捡着粮食里面的小沙子、草屑和小柴棍儿。

  毛泽东:(画外音)娘!

  毛母抬起头。她看到毛泽东挎着书包,穿着赤裸着两臂的白内衣兴高采烈地从外面走了回来。

  毛母:三伢子,你的上衣呢?

  毛泽东:送人了。

  毛母:送人……

  毛泽东:我有一个小同学,家里穷,天冷,冻得打颤,我把我的衣服送给他了。

  毛母:快进屋。

  14、毛家屋内

  毛母从衣柜里拿出一件上衣,递给了毛泽东。

  毛母:快穿上。

  毛泽东穿着衣服。

  毛母:那件衣服就送人了,咱们不要了。

  毛泽东:嗯。

  毛母:送衣服的事,别让你爹知道。

  毛泽东:嗯。

  15、南岸私塾院内

  一群小学童在院子里开心地玩闹。穿着毛泽东送他衣服的那个瘦小学童也在其中。先生邹春培进了过来。

  先生邹春培:上课了。

  小学童们停止了玩闹,纷纷往学堂里跑。

  17、南岸私塾学堂

  跑进学堂的学童寻找着自己的座位,坐下。

  先生邹春培走进学堂,看着他的已经坐好的学童。

  坐在毛泽东身边的瘦小学童感觉先生的目光在看着自己,不自地耸了耸肩。

  先生邹春培走到瘦小学童跟前:你身上的衣服不是你的吧?

  瘦小学童站了起来:报告先生,是毛泽东送我的。

  先生邹春培看看毛泽东,不由在心里赞叹着:毛顺生的这个孩子不简单哪,不仅天资聪明,心底也很慈善。这孩子将来必定有大出息,是块干大事业的料。

  18、南岸私塾屋前

  南岸私塾里响着读书声。毛父亲从南岸私塾屋前路过,正好碰见先生邹春培路过。

  毛父:邹先生好。

  先生邹春培:顺生好!

  毛父:我家孩子用心读书吗?

  先生邹春培:用心。

  毛父:我家孩子野着呢,还烦先生严加管教。

  先生邹春培:你家泽东天资少有地聪明,识字快,字也写的好,很省心,大家都叫他“省先生”呢。

  19、南岸私塾学堂

  先生邹春培:我有事出去一下,你们朗读课文吧。

  先生走后,孩子们朗读起课文来,有朗读百家姓的,有朗读三字经的,有朗读《论语》的。可是大家念得很不上心,没念上几句,就你打我一下,我推你一把,玩闹起来。

  小学童甲:你们说,这叫什么鬼天气,前几天还在下雨呢,不见太阳,冷得人直打颤,现在天睛了,天上老是挂个毒日头,热死人了。

  众学童:就是,太热了。

  毛泽东:要不我们到池塘里游泳吧。

  小学童甲:太好了。

  小学童乙:我不会游泳。

  小学童丙:有三伢哥呢,让他教你。

  众学童:走,游泳去。

  孩子们纷纷离座,向学堂门边走去。

  20、某处池唐

  群童在池唐内游泳,激起一池唐欢笑声。

  21、南岸私塾学堂

  先生邹春培从外面推门进来,发现学堂内空空的,一个学生也没有,脸上很吃惊。

  先生邹春培:(内心独白)啊,学堂空空的。孩子们哪去了?

  22、某处池唐

  众学童在池塘里游泳。先生邹春培气乎乎地来到了岸边。

  先生邹春培:咳,谁让你们洗澡的,快上来!

  看到先生来了,众学童赶快上岸,寻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

  23、南岸私塾学堂

  众学童从门外走了进来,快速地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先生邹春培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先生邹春培:我不在,你们不好好读书,还跑到池塘里游泳。是谁带的头?

  学童们默默地不回答。

  先生邹春培走到小学童年甲跟前:是你吗?

  小学童年甲:不,是毛泽东。

  先生邹春培生气地看着毛泽东:你为什么要带着大家游泳呢?

  毛泽东:孔圣人还让人游泳呢?

  先生邹春培:你胡说,孔圣人何时提倡游泳呢?

  毛泽东翻开《论语》,指着其中的一段念道:……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请问先生,这个“浴”是不是游泳的意思。“吾与点也 ”是不是说我赞同曾点的观点。

  先生邹春培:(内心独白)啊,毛泽东还找到证据了。但是师道尊严,不能在孩子们面前丢了脸面。

  先生邹春培拿竹板要打毛泽东,毛泽东见事不妙,离开桌子就跑,师生二人一个跑,一个追,先生邹春培边追边喊:反了你!

  师生在学堂里追逐着转了一圈后, 毛泽东推门跑了出去。

  24、南岸私塾外

  毛泽东从私塾门跑出来,先生邹春培手拿竹板追来。毛泽东忽尔向东,忽尔向西,先生邹春培有些气喘吁吁了。他不再追赶毛泽东,把竹板丢在地上,改道向毛泽东的家走去。

  24、毛家的舂米房

  毛父正在舂米。先生邹春培气乎乎地闯了进来。

  先生邹春培:你家毛泽东不得了啦,我教不了啦!

  毛父:怎么啦,邹先生?

  先生邹春培:今天我有事出去了一会儿,走时吩咐孩子们读书,谁知毛泽东却领上孩子们游泳去了,我批评他几句,他还强词夺理。

  毛父:这小子,我去教训他。

  毛父拿起一根楠竹丫子,气呼呼地冲出了舂米房。

  25、野外

  毛父在追赶跳跑的毛泽东。

  毛父:畜生,往哪跑!看我不打死你这个没王法的东西!

  毛泽东跑到了对面山上,在半山坡上的小道站住,对山下的父亲喊话。

  毛泽东:爹,你老是打我,今天我要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家了!

  毛泽东说完,转身钻入到山林。

  毛父:好,有本事你跑得远远的,再也不回这个家!

  26、一处山林

  毛泽东坐在一棵树下的石头上,边休息边想着自己该到哪儿去。

  毛泽东:(内心独白)我该去哪儿呢,外婆家?不行,他们一定能找到我……对,去县城,听说那里的洋学堂不读四书五经,不打板子,何不去看看。

  27、另一处山林

  毛父、毛母、先生邹春培及他的几个同学结伴而行,在四处找他。

  毛父:三伢子,你在哪里?回来吧,老子不打你了。

  毛母:石三伢子,快回来,娘想你!

  先生邹春培:回来吧,毛泽东,先生再不打你板子了。

  跟来的几个同学把小手卷成喇叭状,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石三伢子,你在哪儿?

  毛母:都三天了不见三伢子的面了。这么大的山,迷路了吗?伢子三天没有吃饭了啊。顺生,听说这山里还有虎狼啊。

  毛父:三伢子!

  先生邹春培:毛泽东!

  跟来的几个同学再一次把小手卷成喇叭状,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石三伢子,你在哪哩?

  28、又一处山林

  山林间的小路旁,毛泽东因饥饿昏倒在地。

  一位挎着包袱的老大爷路过走到了这里,看到躺在地上的毛泽东,停住了步,弯腰观看着毛泽东。

  老大爷:孩子,你是哪里儿人,怎么躺在这里?

  29、老大爷家

  毛泽东低头吃着饭,老奶奶给他碗里添着米饭。

  老奶奶:你这么小,一个人出来到县城,哪能找得到呢?

  毛泽东:老奶奶,我一定要找到县城,到那里上学去。那里的老师不打板子。

  老大爷:孩子,你走了三天三夜才走了十来里,这里离县城远着呢,少说也有百来里地,你的小腿是走不到那里的。回吧,孩子,你的父母一定急死了。

  端着饭碗的毛泽东一听,吃惊地抬起头来。

  毛泽东:啊,我才走了十里?

  老大爷:是啊,我们这里离你们韶山冲只有十里路啊。

  毛泽东:天地原来很大啊!

  30、韶山冲某处树林

  毛泽东靠着一根大树杆,读着一本名为《孝经》的书。

  毛泽东:子曰:……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臣不可以不争于君;故当不义,则争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

  毛泽东沉思的脸。

  毛泽东:(内心独白)爹的脾气不好,自从那天我出走后,他的态度变得温和的多了。“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孔子的这句话说的太对了。

  32、南岸私塾学堂

  小学生们在读书。毛泽东也在其中。先生邹春培一只手拿着竹板,倒背着双手,在学堂的地上监督似地来回走动。从毛泽东身边走过后,回头看了看正在读书的毛泽东。

  先生邹春培:(内心独白)这孩子好像读了不少书少。他到底读了多少书呢?我得考考他。

  先生邹春培走到他的讲桌后面,用竹板敲了几下桌子。学生的读书声立停。

  先生邹春培:现在放学,毛泽东留下。

  学生们边走边回头看着毛泽东,有调皮的学生扮着鬼脸。

  学生走光了,学堂里只剩下了先生邹春培和毛泽东两个人了。

  先生邹春培:毛泽东,听说你读了许多书,现在我来考考你。《大学》你读过吗?

  毛泽东:读过。

  先生邹春培:那你背一段,让我听听。

  毛泽东: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成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先生邹春培:嗯,不错,《孟子》你也学过了?

  毛泽东: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先生邹春培:《中庸》你也会吗?

  毛泽东: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

  先生邹春培:(内心独白)这是个奇才呀!

  33、毛家院落

  毛父在院里修理着一具耕地的犁仗,先生邹春培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毛父仰头看到先生邹春培,赶忙站起,丢下手中的活,手指家门,请先生进屋。

  毛父:啊,邹先生来了。快请先生进屋。

  34、毛家堂屋

  毛父指着正墙佛龛下面的高桌:先生请坐。

  先生邹春培在高桌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毛父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毛父:邹先生来了,为先生沏茶。

  毛母:(画外音)哎。

  毛父:先生整天忙的,今天怎么有孔到我家里来了。

  先生邹春培:毛顺生,我今天特来告诉你,你另请明师吧,你家毛泽东我教不了啦。

  毛父一惊:怎啦,我家小子又惹先生生气啦?

  说着,毛父站起,冲着里屋喊道:三伢子,你给老子出来。

  毛泽东应着声,手里拿着一本母亲的佛书《金刚经》走了出来。

  毛父:你又惹先生生气了?

  毛泽东:没有呀。

  毛父:你嘴硬。

  毛父说着,瞪着眼睛,举起拳头就要打嘴硬的毛泽东。毛泽东连忙举起双手,护着脑袋,后退了一步。先生邹春培立即站了起来,拉住了毛父的胳膊。

  先生邹春培:顺生不要生气,毛泽东无过,你先坐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说。

  这时毛母端着茶具,走了出来。

  毛母:他爹休要生气,坐下来好好听先生说话。

  毛父气呼呼地坐下来,毛母把茶具放在高桌上,给先生倒了一杯茶,然后保护性地站在毛泽东一边。

  先生邹春培看了一眼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的毛泽东。发现他手里拿着那本《金刚经》:(内心独白)这孩子佛经也看啊。

  先生邹春培:顺生误解了,最近毛泽东可规矩了,读书也认真,进步很快。我到你家来,是想告诉你,你的这个孩子天资特别聪明,心地善良,面相富贵,将来必是干大事的料。我嘛,才学太浅,肚里确实没有多少知识,恐误了孩子的前程,我思谋了多日,为了不耽误孩子,还是请你们另寻高明吧。

  毛父:先生说得哪里话。三伢子愚笨,那里来的聪明、富贵。说实话,我供三伢子念书,只希望他将来能记记帐,写写信什么的。

  先生邹春培:这个嘛……你家毛泽东现在就能干。

  毛父:不会吧,他才念几天书?

  先生邹春培:你不信我的话,可以试试嘛。

  35、毛家院前的野外黄昏

  西落的太阳,放着黄红的光辉,照耀着毛家对面的山峰,山峰前的稻田,田边的路。

  毛父和毛母把先生邹春培送出院子。

  先生邹春培:我说的话,你们好好想想,毛泽东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毛父:让先生费心了,我们好好想想。

  先生邹春培远去的影。

  36、毛父毛母的卧室

  毛父:三伢子,我让你记的帐,记完没有?

  毛泽东:(画外音)记完了。

  毛泽东拿着帐本从里屋进来,交给父亲,然后又回头进了里屋。

  毛父看着帐本,露出了笑容。

  毛父:帐记得不错,果真如邹先生讲的,润芝真得能记帐了。

  毛母:三伢子读书上心,他把韶山冲能借到的书差不多读完完了,现在正在读佛经呢。

  毛父:要不,咱们听邹先生的话,给三伢子另寻一所学校,让他继续读书,将来学会写文章了,再让他写上一张诉状,把咱输掉的山林赢回来。

  毛母:那当然好了。

  毛父:咱们该给润芝找个什么样的先生呢?

  毛母:我听说毛咏薰在关公桥办了一所私塾,咱把三伢送到他那里吧。

  毛父:毛咏薰远近闻名,写得一手好字,就让润芝跟他读书吧。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