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电影剧本:读书郎毛泽东(征求意见版3)

2018-12-04 01:26: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云常   赵若静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剧:赵云常    赵若静

  (征求意见版)

  (上接第(2)部分)

  五

  1、毛家屋子

  毛泽东往书包里一本一本地装着书。二弟毛泽民和三弟毛泽潭在一边看。

  毛泽潭:哥,我也要跟着你去关公桥读书。

  毛泽东:太好啦,哥很想带着你念书啊。不过你还小,学校不收你,你就留在家里再长长个子吧。

  毛泽潭:我的个怎么就长不到你哪么高呢?

  毛泽东弯下腰喜爱地摸了摸毛泽潭的脸,捏了捏他的脸蛋:小弟快快长吧,只要努力长,就能长到我这么高。(扭头又对二弟毛泽民说)泽民,哥去关公桥后,爹也要让你去南岸读书了,你要好好跟邹先生读书啊。

  毛泽民:嗯。

  2、去关公桥私塾上学的路上

  稻子成熟的季节,金黄色的原野。稻田间弯曲的小路上,一前一后,行走着两个黑点似的行人。

  原来走在前面的是毛泽东,走在后面的是毛父毛顺生。

  毛父:毛咏薰是个很有文化的先生,这次你要跟他好好读书,再不能再调皮捣蛋,惹事生非了。

  3、关公桥私塾学堂

  毛咏薰正在给学生上课,毛父把毛泽东送来了。

  先生毛咏薰:今天来了个新同学,他的名子叫毛泽东。

  挎着书包的毛泽东弯腰向同学们鞠躬。

  先生毛咏薰:你坐到后面那个空位子上吧。

  毛泽东向那个位子走去。

  4、关公桥私塾学堂外

  毛父从学堂门走出,先生毛咏薰送他出来。

  毛父:这孩子性格野,还劳先生多加管教。

  先生毛咏薰:我听邹先生讲过了,这孩子已经读了不少书。

  5、关公桥私塾学堂

  

先生毛咏薰:今天我们学《诗经》里的《鹤鸣》: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学生: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先生毛咏薰: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学生: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毛泽东:(内心独白)这首诗我学过呀。

  先生毛咏薰:毛泽东,请你背诵一下这诗。

  毛泽东: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鱼潜在渊,或在于渚。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萚。

  它山之石,可以为错。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

  鱼在于渚,或潜在渊。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榖。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6、关公桥私塾学堂

  先生毛咏薰:今天我们学《论语》: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学生: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毛泽东:(内心独白)这些我也学过了。

  先生毛咏薰:毛泽东,请你背诵一下今天的课文。

  毛泽东: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子曰: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7、关公桥私塾学堂

  先生毛咏薰: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

  毛泽东:(内心独白)这些我也学过了。

  先生毛咏薰:毛泽东,《曹刿论战》你也会吗?

  毛泽东: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

  先生毛咏薰:看来邹先生说得不错,毛泽东确实已经读了好多书啊。

  8、毛家屋子

  毛泽东的床上放着厚厚的一本一本摞起来的古装书,毛泽东半爬在床上伴灯读书。他打开的是一本《观音菩萨普门品》在他的旁边是一本康熙字典。

  毛母手拿扫帚,推门进来。她看到毛泽东在看《观音菩萨普门品》十分惊喜。

  毛母:三伢子,你能看佛经了?里面的字你认识吗?

  毛泽东:有认不得字,问一下不会说话的先生就行了。

  毛母:不会说话的先生?

  毛泽东指了指身边的康熙字典。

  毛母点了点头,会心地笑了。

  毛母:观音菩萨是位好神佛,她大慈大悲救苦救难。

  毛泽东:娘,你说观音菩萨他是怎么救人的呢?

  毛母:人们有灾有难的时候,口念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菩萨就来救你了。

  毛泽东:娘,人们说观世音菩萨是一位慈善的白衣娘娘。佛经上说,观音菩萨是化身救人的,他实际上有无数化身。

  毛母:噢?

  毛泽东:你看,书上说,国土众生,应以佛、辟支佛……毗沙门、小王、长者、居士、宰官等身得度者,观音菩萨即现佛、辟支佛……毗沙门、小王、长者、居士、宰官等身为其说法。观音菩萨以种种形,游诸国土,度脱众生,这不是说观音菩萨有许多化身吗?

  毛母:(想了想)对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理解呀?

  毛泽东:娘,你说,我如果去救人,是不是也是观音菩萨呀?

  毛母:(想了想)三伢子,也能这么说。学佛,学佛,就是向佛学习。你如果肯去解救苦难中的人们,就是向菩萨学习了。

  毛泽东放下手中的书:娘,我想去外公家一趟。

  毛母:你去做什么?

  毛泽东:我想跟外公借几本书。韶山冲的书我差不多借完了,家里的佛经也读完了。

  毛母:去吧。

  9、去外公家的路上

  野外一片茂盛的稻田。稻田的尽头是一户依山而居的人家。

  毛泽东行走在离那家人不远的土路上,在他的前面,有一位背柴的老奶奶,拄着拐仗,吃力地行走着。

  毛泽东跑过去:老奶奶,让我帮你背吧。

  老奶奶:你小,背不动的,还是我背吧。

  毛泽东拍拍胸脯:背得动,老奶奶,你看我,我有劲儿啊。

  毛泽东要过老奶奶的山柴,背着向前走去。

  10、依然是去外公家的路上

  一位老头吃力地挑着一担水,在毛泽东的前边,吃力地行走着。

  毛泽东紧赶两步,走过去要过老头的担子,挑在自己的肩上,摇晃着进了路边老人的屋子。

  毛泽东从老人的屋子里出来,老人送他。

  老人:你是唐家托文家的外孙吧?

  毛泽东:是的,我叫毛泽东。

  老人:你外公一家仁义之士,生个外孙也是好人。

  11、唐家托毛泽东外公家

  外公打开自己的书柜,里面满满地全是书。

  外公:这里的书,你看准哪本拿那本。

  毛泽东走过去为自己挑着书。他抽出一本《三国演义》,又抽出一本《西游记》,第三本是《水浒传》。

  在一旁看着毛泽东挑书的外公,露出一脸满意的笑容。

  外公:你大表兄文运昌也有一些藏书,挑完,你再到他家里借一些吧。

  12、表兄文运昌家

  和外公一样,大表兄文运昌也十分慷慨地打开自己的书柜,让毛泽东挑选自己喜欢的书。

  文运昌:我这里的书,你随便挑。

  毛泽东从书柜里挑选着他心爱的书。《岳飞传》《三侠五义》《大八义》《小八义》《薛刚反唐》一本一本地摞了起来。当一本《盛世危言》被毛泽东挑出来以后,文运昌叫了起来。

  文运昌:停,这本书我刚买回来来,还没有读呢。

  毛泽东:这本书你看完让我看。

  文运昌:行。

  13、关公桥私塾学堂

  先生毛咏薰:请你们打开《诗经》找出《烈文》这首诗。

  毛泽东:(内心独白)这首诗我早就读过了。

  先生毛咏薰领着学生朗读《烈文》。

  毛泽东拿出一本《水许全传》放在《诗经》的下面。

  先生毛咏薰手棒《诗经》,边领读边从毛泽东身旁走过。他看到毛泽东正看着一本《水许全传》,十分投入,连先生站在他的身后,竟然没觉。

  先生毛咏薰:(内心独白)莫非他连《列文》也读了吗?

  先生毛咏薰走到了课桌前,用竹板敲了一下案头:毛泽东,请你背诵一下今天的课文。

  毛泽东:

  烈文辟公,锡兹祉福。

  惠我无疆,子孙保之。

  无封靡于尔邦,维王其崇之。

  念兹戎功,继序其皇之。

  无竞维人,四方其训之。

  不显维德,百辟其刑之。

  於乎,前王不忘!

  先生毛咏薰:(内心独白)他真得背会了。毛泽东只要不骄傲,就前途无量。

  14、关公桥私塾前的菜地

  先生毛咏薰和几个学生在收割园子里的菜,毛泽东就在其中。

  先生毛咏薰:毛泽东,今天我来考考你。

  毛泽东:先生要考我什么?

  先生毛咏薰:你把这苗牛皮菜带回家去,但是,明天早上上学时必须还我一苗“对得上号”的菜。

  毛泽东:(内心独白)先生这是暗喻我,虽然我比别的同学多读过几本书,但要虚心,不要吹牛皮。

  毛泽东扭头在菜地里扫了几眼,然后向一边走了几步,拔了一根马齿苋,交给先生。

  毛泽东:先生,用不着明日,现在我就还先生一苗“对号菜。”

  先生毛咏薰接过马齿苋,边欣赏边夸赞着毛泽东:哈哈,牛马相对,对得好,对得妙啊!

  15、关公桥私塾学堂

  学生们在吃饭,毛泽东把自己碗里的饭在往一个名叫李小雷的瘦小的同学碗里拔。

  先生毛咏薰:毛泽东,你干嘛把自己的饭给了别人?你自己不饿吗?

  毛泽东:他家里穷,中午饭带得不多,吃不饱,我身体比他壮,能抗的过去。

  16、毛家厨房

  毛母在给毛泽东准备上学时的午饭,毛泽东站在旁边观看。

  毛泽东:娘,你能不能多给我带一些饭?

  毛母:三伢子,你不够吃吗?

  毛泽东:不是。

  毛母:(吃惊地)那是什么?

  毛泽东:我有一个同学,名叫毛小雷,家里很穷,他家里给他带得饭少,他常常挨饿。

  毛母:是吗?那娘多给你带一份,中午你给那位同学吃。

  毛泽东:(特别高兴)嗯!

  17、关公桥私塾学堂

  开饭了,学生们从锅里各自拿着自己从家里带来饭,毛泽东拿了两份。一旁边的先生毛咏薰看到后,感到很奇怪。

  先生毛咏薰:毛泽东,你怎么多带了一份饭?

  毛泽东:毛小雷吃带的饭少,他吃不饱,我娘让我给他带了一份。

  毛泽东拿上饭,来到毛小雷同学跟前,把饭放到他的桌前。

  毛泽东:给,你吃不饱,我多带了一份,这份给你吃吧。

  毛小雷:谢谢你,毛泽东。

  先生毛咏薰看着毛泽东和自己的同学一起香甜地吃着饭,陷入了深思。

  18、稻田边的路旁

  路的一边是茂盛的稻谷,另一边是一处清水池唐。池唐边是一株微风吹拂的垂柳。垂柳下,毛咏薰和邹春培两位先生谈着话。

  先生邹春培:毛泽东那孩子不同于一般的孩子,我怕误了他的前程,不敢教下去了。听说现在到了你那里,你可得好好教他啊。

  19、关公桥私塾学堂(闪回)

  先生毛咏薰:(内心独白)邹先生说得对,我们毛家这个孩子才高、品高,只要好好培养,定有大好前程。现在看来我的私塾也满足不了他的求学要求了,我应当效仿邹先生,让他另择高枝,到更好一点儿的私塾求学。

  20、湘潭县城某处集贸市场

  那是一道繁华的商业街,街道两旁是一些商铺,商铺前摆着各种商业小摊儿:家具、日用百货、地方小吃等。

  在一个小吃摊的方桌上,毛父正和先生毛咏薰一起吃着某种地方小吃。他们边吃边谈着什么。

  毛父:怎么,润芝是不是又淘气了?

  先生毛咏薰:老哥休要生气,没有,泽东并没有淘气,我让老哥给他另寻学校,从师更有学问的先生,确实是因为我这池里的水浅,养不住大鱼……

  毛父:他——大鱼……

  先生毛咏薰:老哥有所不知。我私塾里教的课文他不仅大多已经学过,许多还倒背如流。让他在我这里上学,实际上是白浪费时光。泽东是咱毛家特别有才的孩子,只要好好培养,定能出息个人物,我怕耽误他的大好前程,所以请你把他送到更好一点儿的学校。

  21、回韶山冲的路上

  毛父:(内心独白)邹先生说三伢子有才,将来定有大出息,毛先生说三伢子有才,将来定有大出息,难道俺毛家真有这样的福气?可是,可是把他送给哪个先生呢?要不,让他到钟家湾周少稀先生的学堂去念书?

  六

  1、钟家湾私塾学堂

  还没有上课,学堂内坐满了吵吵闹闹的学生。

  毛泽东来到最后一张空桌前把书包放下,边从包里往出取书,边跟同桌叫张志全同学说话。

  毛泽东:咱们学堂平时讲什么课?

  张志全:四书五经。

  毛泽东:(内心独白)噢,这些书我已经读过了,不过,再跟周先生复习一遍也不错。

  先生周少稀倒背着手,一手拿着一个作业本子,一手拿着一根竹篾皮,从外面走了进来。只见他气冲冲地走到了毛泽东坐的课桌前。同学们睁大眼睛,把目光集中过来。

  先生周少稀:张志全!

  同桌的张志全赶紧站了起来,先生周少稀把作业本生气地摔到张志全前面的桌子上。

  先生周少稀:你看看,你看看,你竟然把“經”字写错了。“經”字十三画,今天我就打你十三下。把手伸出来!

  张志全乖乖地把手伸出来。

  先生周少稀高高扬起一根竹篾皮,在张志全手上狠狠地打了起来,边打边数着数。张志全一开始忍着,随着眼里的泪水奔涌,痛得叫了起来。

  一班学生都在看先生周少稀体罚学生。毛泽东的神态尤为吃惊。

  毛泽东:(内心独白)先生打得太狠,将来我要是当了先生,决不体罚学生。一定要说服,决不压服。

  2、          毛家屋内

  全家人在吃饭,从外面传来一声乞丐要饭的声音。

  乞丐:(画外音)大伯,大娘给点儿饭。

  二弟毛泽民:娘,外面有要饭的。

  全家的竖起耳朵听。

  乞丐:(画外音)大伯,大娘给点儿饭。

  三弟毛泽潭:娘,外面真来了要饭的。

  毛母:快给要饭的送些饭去。

  毛泽东手端着一只饭碗,母亲用勺子往碗里盛饭。

  毛父:你们少给一些,给光了你们自己不吃了。

  毛母:要饭的可怜。

  毛父:可怜,可怜,光顾了可怜别人,谁来可怜你了。

  毛母往碗里盛满了白米饭,把手中的勺子放下,毛泽东又拿起勺子,挖了一勺,放在了已经盛满的碗里。毛父望着尖尖的一碗米饭,很生气地骂了一句。

  毛父:吃里扒外!

  毛母不由地笑了。全家人,除了毛父,都哈哈哈地笑起来。

  这时候,从院子里又传来一个人的喊声:(画外音)顺生哥在家吗?

  全家人停住了笑。

  毛母:谁?

  毛泽东:我听像毛菊生叔叔。

  毛母:是毛菊生弟吗?有什么事?请进屋。

  毛菊生进来,卑下地向毛父毛母点头哈腰。

  毛母:他菊生叔,你有什么事?

  毛菊生:今年天旱,闹灾荒,这不,家里揭不开锅了,我想买掉东滩那七亩土地,换些粮食。韶山冲我转了个遍,竟然没有人愿意买我的。我寻思着顺生哥手里可能有些钱,就看看你们愿不愿意买下我的土地。

  毛父:你那七亩地我见过,不错,既然你愿意卖,那我就买下了。

  毛菊生:好好好。

  毛母和毛泽东听说毛父要买毛菊生的土地,有些吃惊地看着毛父。

  毛父:改天你找个中间人,咱们立个字据。

  毛菊生:好好,那我就走了,你们吃饭,吃饭。

  毛母:兄弟别走,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毛菊生:不了,不了,你们吃,你们吃。

  毛菊生说着退出了门。

  毛父:慢些走,哥就不送了。

  毛菊生走后,毛母对毛父要买毛菊生的土地表示不满。

  毛母:咱不能买菊生的土地,他家困难,菊生是你的堂弟,咱应该帮他一把。

  毛泽东:我娘说的,咱不能乘人之危、不念亲情。

  毛父:他愿意卖,咱愿意买,这叫天经地义,咱一没枪,二没偷,怎么叫乘人之危、不念亲情呢?

  毛泽东:农民以土地为生,我们买下了菊生叔的地,以后他们一家人怎么生活呢?

  毛泽民:我哥说的对。

  毛父:对个屁?他还有一身力气嘛,扛长工打短工不照样可以养家糊口嘛。再说了,我不买他的地,别人也会买的,他走到了这一步,不卖地又能怎样?

  毛父说完,生气地转过身子,走出门去。

  毛泽东:我爹这人,怎么能这样呢?

  毛母:唉——你爹要是能信佛就好了。

  毛泽潭:娘,咱们怎么让爹也信佛呢?

  毛泽东:我爹这个人,平时我们顺他顺惯了,这回我们要跟他斗斗,他要不信佛,我们就不给他劳动,强迫他信佛。

  母亲:你爹信不信佛是他个人心上的事,我们不能强迫他,只能说服他。你爹他也不是什么大恶人,他在韶山冲,一不偷人,二不欺人,他只是别人的东西我不眼红,我的东西也不愿意舍出去。他很爱家,很爱自己的孩子,他每天都在拼命地劳动,为的养活他的孩子。他只是脾气暴躁一些。再说了,严父慈母嘛,他不严,不是把你们惯坏了吗?

  这时,从院里传来毛父向毛泽东的喊话声。

  毛父:(画外音)三伢子,今天上学时拿上钱,放学后顺便去你邹六大娘家,把她的猪给咱赶回来。她那猪咱们买下,已经给她定金了,现在市面上猪肉长价了,咱得把猪早点儿赶回来,迟了,怕这老婆子反悔。

  3、邹六大娘的院子

  邹六大娘端着做好的猪食,从家里出来,把猪食倒在猪食槽子里。肥胖的黑猪兴奋地吞食起来。

  毛泽东:(画外音)大娘!

  正在瞧着猪吃食的邹六大娘抬起头来,看到毛泽东走进院来。

  邹六大娘:是石三伢子啊,你来做什么?

  毛泽东:我爹让我来赶猪的。

  邹六大娘:石三伢子,你来看看大娘这只猪喂的怎样?

  黑肥猪仍在兴奋地吃着槽子里的食。

  毛泽东:大娘,你这头猪别卖给我们了。

  邹六大娘:为什么?

  毛泽东:你没听说吗?现在市面上的猪肉长价了。我家原来给你的价钱太低,我把猪赶走,你就吃亏了。

  邹六大娘:你们都交定金了,我现在要是不卖了,你父亲肯吗?

  毛泽东:你又养了六七天,费了工和料,按原价买不合理,你把定金退给我,我回去跟我父亲讲理去。

  邹六大娘:这样行吗?

  毛泽东:买卖公平嘛。我爹原来给的价不合理。

  4、毛家院落

  毛父在院子里做着木工活。他正用推刨自如地推着一根木头,随着他两臂的推拉,刨花从刨子里好看地飞出来。

  毛泽东从外面走来。

  毛泽东:爹。

  毛父停住手里的活,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毛泽东。

  毛父:猪呢?

  毛泽东:没有赶回来。

  毛父:是那个老太婆反悔了?

  毛泽东:不是,是我劝人家把定金退回来了。

  毛父:什么,什么,为什么?

  毛泽东:现在猪长价了,按原价卖不合理,所以我把定金退回去了。

  毛父:你……你你你,逆子,蠢货,吃里扒外!

  毛父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摆出了要打毛泽东的样子。

  毛母:(画外音)三伢子,帮妈舂米来。

  毛泽东:哎。

  毛泽东答应着母亲,走向了屋子。

  毛父:(内心独白)润芝硬是让他娘惯坏了。

  5、毛家舂米房

  毛泽东帮助母亲舂米。

  毛母:你爹要是还生气,你千万不要顶嘴,要忍着点儿。

  毛泽东:嗯。

  毛母:这几天你要多干活,这样你爹才会软下来。

  毛泽东:嗯。

  6、毛泽东卧室

  毛泽东走进自己的屋里。他的床头上放着一摞一摞的图书。他顺手拿起一本,半躺在床上翻着读了起来。

  7、毛家院落

  毛父的几个商业朋友走进了院子。走在前面的一个胖商贩在院当中停住,一个姓刘的掌柜高声喊着屋里并不知道有客人来的毛父:毛大哥,在家吗?

  毛父在屋里听到喊声,马上回答:(画外音)在,在哪。

  毛父说着从门里走了出来。

  毛父:啊,是你们哪。刘掌柜哪,快快进屋,大家快快进屋。

  8、毛家堂屋

  毛家堂屋内,主客按礼规坐下来,说着闲话。毛母给客人倒茶。毛父一边跟客人讲话,一连扭头喊隔壁的毛泽东。

  毛父:三伢子,来客人了,打几斤酒去。

  9、毛泽东卧室

  毛泽东依旧埋头看书。外面传来了父亲的喊声。

  毛父:(画外音)三伢子,家里来客人了,打几斤酒去。听见没有?

  毛泽东依旧十分专注地读,没听见似的。

  10、毛家堂屋

  毛泽东没有答应毛父,毛父不好意思地向朋友作着解释。

  毛父:我这个儿子是个书虫,读起书来什么也不听不见了,打雷也听不见。

  毛父说着又扭过头去,大声地喊了起来。

  毛父:三伢子,你聋了吗?

  隔壁的毛泽东答应了一声,手里拿着一本还没有合起来的书走了进来。

  毛泽东:爹喊我?

  毛父:家里来客人了,我喊你打酒去,你却装着没听见,你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

  毛泽东:我不是偷赖!我在看书,并没有听见你喊我。

  毛母手提茶壶在给客人添茶。

  毛母:三伢子,稍等一下,娘给客人倒完茶,再给你拿钱,你到外面打酒去。

  刘掌柜:啊,毛大哥的孩子长得好帅啊。

  毛父:帅什么帅,他纯粹是个逆子,傻子,吃里扒外……

  王掌柜:毛大哥这是说得什么话?

  毛父:唉——你们有所不知,好好一件衣服,他脱下来就送了同学。我要给家里买地,他反对。 我买了一头猪,预付了定金,让他把猪赶回来,他要回了定金,把猪给退了……

  毛泽东:我把衣服送给同学,是因为同学家里穷,穿得衣服破,身子冷。我反对买地,是因为堂叔因灾卖地,咱们不该不念亲情,趁人之危买他的地。我退猪……

  毛父:混蛋,敢跟老子顶嘴,你这个不孝之子!

  毛泽东:孔子说,“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要我做孝子,首先你得做慈父。

  毛父觉得毛泽东顶撞自己挑战了自己做父亲的尊严,抄起一根棍子,就要打他。

  父亲:顶撞起老子来了,老子要揍你!

  毛泽东见势头不妙,拔腿就跑。

  11、毛家院落

  毛泽东跑家出门后,扭头看到父亲抄着棍子追来,便急中生智,向不远的水塘跑去。

  12、池塘边

  跑到池塘边上的毛泽东用力跺了一下脚,坚定地立在水塘边,指着水塘向父亲发出警告。

  毛泽东:你要是再追,我就跳下去!

  毛父一愣,不敢再追了,可他仍在晃着手中的棍子。

  毛父:你想吓虎老子。

  毛泽东:大丈夫一言即出,驷马难追!你再追,我就跳下去。

  毛父妥协地丢掉了手中的棍子。

  父:老子可以不打你……不过,顶撞父亲是不孝行为,你得向我下跪赔不是。

  毛泽东:你如果不打我,我可以单跪。因为我顶撞你不对,你舞着棍子追打我也不对,咱们各错了一半,所以我只屈一膝。

  这时,客人及全家人都跑了过来。

  毛父:……行。

  毛泽东当着众人,单膝向父亲下跪。

  13、钟家湾私塾学堂

  学堂里坐满了等候先生上课的学生。先生周少稀从外面进来,走到了课桌前。

  先生周少稀:今天学习中庸,学习前,你们先抄写一遍,把认不得字记下来。

  先生周少稀布置完作业就出去了,学生就像脱缰的野马,玩了起来了。

  学堂内乱作一团。

  同学张志全:毛泽东,我们一起玩吧。

  毛泽东:不,我要写课文。

  毛泽东认真地写了起来。张全志不再理他,与其他同学一起玩了起来。

  一会儿,张志全跑过来,看到毛泽东埋头写作业,摇了摇头,走开。

  毛泽东抄完了课文,自己拿起来看了一遍,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本《薛刚反唐》,压在经书底下,悄悄地看书。

  先生周少稀走进了学堂,玩耍的学生立马坐在了原位上。

  先生周少稀没有走上讲台,而是绕着学生转,他发现一个学生没有写作业,很生气,揪着那个学生的一只耳朵,把那个学生揪了起来。

  先生周少稀:今天你抄十遍作业,完不成不许吃饭。

  先生周少稀放过那个学生后,来到了毛泽东背后。读书专注的毛泽东一点也没有发觉。

  毛泽东读的书厚厚的,页面上的文字密密麻麻的。

  先生周少稀:(内心独白)他读什么书呢?

  先生周少稀伸手把毛泽东读的书拿到手里,翻过封面一看,原来是一本《薛刚反唐》,脸色大变,不由发起火来。

  先生周少稀:啊,禁书,你居然看禁书!

  毛泽东站了起来,看着大为生气的先生,很平静。

  毛泽东:对不起,学生不知道这是禁书。

  先生周少稀:造反之书难道不是禁书吗?

  毛泽东:皇帝昏庸,为何不反?

  先生周少稀:你,你,你这是反叛!你走吧,我不敢教你这样的反叛学生了,快收拾你的东西,回家去。

  毛泽东:那好吧,先生既然这样认为,学生就不连累先生。请先生受学生一个告别之礼。

  毛泽东说完,向周先生恭恭敬敬鞠了一躬。

  毛泽东: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今后先生有什么事需要毛泽东帮助,请告知学生。不过先生拿去的书得还给学生,因为这书是学生向舅舅借来的。

  先生周少稀:好吧,把书还给你。

  14、野外

  野外一片空旷 毛泽东行走在稻田硬上。

  毛泽东:(内心独白)这事情要是让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大发脾气的。看来家是暂时不能回了,到哪儿呢?要不先到东茅塘伯父家,躲几天再说。

  15、东茅塘伯父毛尉生的院门前

  毛泽东向伯父毛尉生的街门走去。身子瘦小的菊妹子提着破筐出来倒灰。

  菊妹子:三伢哥。

  毛泽东:哎。

  菊妹子:爹,娘,我三伢哥来啦。

  16、东茅塘毛尉生家

  毛尉生的家里显得很凌乱,光线也显得有点暗。毛尉生在地上编着竹篓,妻子衣衫破旧,坐在床头,正在奶一个娃娃,另有两个三四岁的孩子,一男一女,在地上玩。

  菊妹子引着毛泽东推门进来。

  菊妹子:三伢哥来啦。

  全家人都高兴起来。伯父站起来,把脚前的竹条往一边踢了踢,踢出一片空地。

  伯父毛尉生:三伢子,快进里边。

  毛泽东:大伯,我能跟弟妹们多玩几天吗?

  伯父毛尉生:能能,大伯家就是你的家。

  17、毛家屋内

  毛母:三伢子已经七天没回家了,你到周先生那里看看去,

  毛父:三伢子这孩子陶气,不知又做出什么事来了。

  18、钟家湾私塾

  先生周少稀正给学生讲课,毛父推门进来。

  毛父:周先生,我家润芝七天没回家了,我来看看他怎么回事,是不是又惹先生生气了?

  先生周少稀:(吃惊地)毛泽东我早就把他辞退了

  毛父:三伢子怎么啦?

  先生周少稀:你家毛泽东看禁书,几天前就被我辞退了。怎么他没有回家?

  毛父:三伢子一直没有回家。

  19、毛家屋内

  毛父:三伢子因看禁书,被周先生辞退了。

  毛母:三伢子呢?

  毛父:不知去哪了?

  毛母:(十分着急)孩子七天没回家了,还不赶快去找。

  20、毛家院外的田野

  毛母从院子里出来,焦急地行走在道路上。

  毛母:三伢子,你在那儿,回——来!

  毛父也紧紧跟上。

  毛父:三伢子,回——来!

  毛母:都怪你,平时老是打骂孩子。

  毛父:你别急,我找些人,让他们帮助咱们找。

  21、水塘边

  一群人从水塘的道路上走来。

  走在前面的一个中年男人说:三伢子喜欢游泳,莫非是……

  人们在水塘边站了一下,弯腰看着水塘。其中一人脱掉上衣,跳下了水塘。许多人纷纷效仿,也跳下了水塘。

  下了水塘的人又四下里散开,在水里搜寻了起来。

  22山坡上的林间小路

  小路上走来了另一群人,他们有大有小。走在前面的一个男孩说:三伢哥喜欢躲到山里看书,不知是不是在这山林里。

  一个上了些岁数的男人:咱们就到山林里找找。

  人们四散分开,进入了树林里,并喊了起来。有人喊三伢子,有人喊毛泽东。

  23、东茅塘伯父毛尉生家的院子

  院子里,堂妹堂弟围着毛泽东听他讲故事。

  毛泽东:古时候,有个楚国人在集市上卖矛又卖盾。好长时间了,没有人买他的矛和盾。他就拿起他的盾说:“我的盾非常坚固 随便你拿什么样的矛,都戳不穿它。” 说完,他又举起他的矛说:“我的矛锐利得很,随便你是什么盾,我这矛都能戳穿它。”这时,旁边有一个围观的人问他:“用你的矛来戳你的盾会怎么样呢?”

  那个楚国人一听,脸一红,张口结舌,回答不上来了。

  弟妹们哈哈笑了起来。

  这时,伯父毛尉生走了过来。

  伯父毛尉生:你们做什么呢?

  菊妹子:我们听润芝哥讲故事呢。

  伯父毛尉生:三伢子,跟伯父讲实话,是不是惹你爹生气了?

  毛泽东:没有。

  伯父毛尉生:那是惹先生生气了?

  毛泽东:伯父,我让先生辞退了。

  伯父毛尉生:啊?快快回家吧,你在伯父家已经七天了,你爹娘见你这么长时间了不回去,一定急坏了。

  24、毛家院前不远的池塘

  毛泽东走到了自家院前的池塘边,望了望自家的院子,把脚步停了下来。

  毛泽东:(内心独白)爹是不是又会打我?不能回,不能自个送上门去。要不先看看动静?

  毛泽东在原地转了一圈,在坐塘堤上看书。

  一个邻居大婶路过,看见了他。

  邻居大婶:是三伢子呀,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害得全家人都在找你。快回去吧,你妈都急病了。

  这时毛父也从院子里走来。毛泽东看到走过来的父亲,一只脚跨出了一步,做出了随时逃跑的姿势。

  邻居大婶:顺生哥,你别打孩子了。

  毛泽东:你要打我,我就跑!

  毛父:你回来,我就不打你。

  25、毛家屋里

  毛泽东回到家里,看到母亲果然病在床上,立即上前,下跪向母亲道歉:娘,儿子不孝,让娘担忧了。

  毛母见到儿子非常高兴:没事儿,没事儿,三伢子没事比啥都好。

  毛父:周先生也真是的,我问过别人了《薛刚反唐》不算什么坏书。钟家湾那个学校,要不咱就算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咱到别处的学校读书去。

  毛泽东十分惊喜地看着父亲。

  毛父:咱到井湾里你毛宇居私塾读书如何?

  毛泽东:行啊!

  (未完  待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