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大传》第六卷 五洋捉鳖 第248章

2018-12-12 11:15:0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第248章

  “我爱进步的中国,不爱落后的中国。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

  僚资本主义,已经被打倒了。现在还有民族资产阶级、个体农业

  手工业和文盲3个问题。个体农业要用合作社和国营农场去代替;

  手工业要用现代工业去代替;文盲要扫除;对民族资产阶级,可

  以采取赎买的办法。在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这个阶段,

  要对私人工商业、手工业、农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话说1953年2月19日早晨8点,毛泽东让秘书找一个负责街道的人来谈话,于是,大智街的街长陈光中就有幸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向他询问了街道居民的生活、组织和工作情况后,笑着说:

  “我非常羡慕你的工作,每天和群众打交道,有意思。你们要把经济核算的原则与政治任务结合起来。国营商业不能单纯追求利润,要关心工人的就业问题,在不赔钱的原则下,应当加工订货、收购。”

  上午10点,毛泽东吃过早饭,在离开武汉前和中南局的几位领导人进行了简短的谈话,他在谈到向社会主义过渡问题的时候说:

  “我爱进步的中国,不爱落后的中国。中国有3个敌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已经被打倒了;还有民族资产阶级,个体农业、手工业和文盲3个问题,当然对待这些人不能用对待前3个敌人的办法。个体农业,要用合作社和国营农场去代替;手工业要用现代工业去代替。手工业目前还要依靠,还要提倡,没有它不行。文盲要扫除。对民族资产阶级,可以采取赎买的办法。

  你们在东湖盖的甲所乙所这两座房子,像个乌龟壳,有什么好看?落后的东西都要逐步废除,木船是民族形式,要不要用轮船代替?飞机、汽车、坦克哪一样是民族形式?就是说,要提倡进步,反对保守,反对落后。大洋房子总比小平房好。有些人对保护老古董的劲头可大了,连北京妨碍交通的牌楼也反对拆除。

  对人要和气,说话要和气。你们的人,为什么说话不和气呢?官僚主义作风主要在上边,你们要敢顶、敢抗。对于上边来的错误的东西,要筑坝,要消毒。对于上级布置的工作任务,要分别轻重缓急来执行。对民主人士,要团结,要使他们生活好一点,争取他们和我们一起搞建设。”

  上午11时30分,毛泽东在江汉码头登上了来武汉迎接他的东海舰队“长江”号军舰。

  这一天天气很冷,空中飘着小雪。“长江”号军舰上的指战员,列队站在甲板上,接受毛泽东检阅。这是他首次视察海军舰艇部队。

  检阅结束后,毛泽东向指战员们发表了简短的讲话,他说:

  “过去你们在陆地上,那时要求同志们要爱山爱土,现在你们是海军,应该爱舰爱海洋。过去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大多是从海上来的,现在太平洋还不太平。我们应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

  在谈到国际斗争形势时,毛泽东说:

  “帝国主义如此欺负我们,我们要争气,要认真对付。我们的海岸线这么长,一定要建设强大的海军。过去我们没有空军,也没有海军,现在我们已经有了飞机、也有了军舰,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干,我们的前途是非常光明的。”

  讲话结束后,他站在甲板上向前来送行的武汉市主要领导人挥手告别。“长江”号徐徐离开码头,由“洛阳”号护航,顺江东下。

  毛泽东派人请水利专家林一山谈话。林一山匆匆挟上一本《申报》地图,来到毛泽东的临时办公室。毛泽东满面笑容地和他握手。林一山把地图放到桌子上,毛泽东指着地图问道:

  “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林一山说:

  “这是在东北打汉奸时弄到的。”

  “这本地图还是不错的,早年我路过湘南时,也弄到过一本,以后打仗行军还时常用它。长征中它给我帮了不少忙。”毛泽东说着,拿起红铅笔,把地图打开,笔尖在地图上移动着,又对林一山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能不能从南方借点水给北方?这件事你想过没有?研究过没有?”

  林一山听他如此说,立刻想起他在视察黄河时说过类似这样的话,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只见毛泽东把铅笔指在西北高原上,指向腊子口,指到了白龙江,然后又指向略阳一带地区,指向西汉水,问道:

  “从嘉陵江的上游,白龙江和西汉水,向北引水,行不行?”

  “从这两条江向北引水不行。”

  林一山并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后来过了很久,林一山在一次汇报中曾对毛泽东说:“根据查勘资料证实,把白龙江和西汉水向北引水也是可行的。我过去仅仅从地貌的表面现象,就认为不能引水的看法是片面的。”

  且说此时的毛泽东见林一山说出了不能引白龙江和西汉水的理由,手中的铅笔突然飞越巴山蜀水,一下子指到汉江上,问道:

  “引汉水行不行?”

  林一山说:

  “有可能。”

  “为什么?”

  “汉江和渭河、黄河平行,中间只有秦岭、伏牛一山之隔。它自西而东,越到下游地势越低,水量越大,这就有可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来兴建引水工程,让汉江的水通过黄河,引向华北。”

  毛泽东说:

  “好!你立即组织勘察,一有资料,就给我写信。”

  毛泽东说罢,用铅笔在地图上沿着3000里汉江缓缓移动,顺着汉中盆地、武当山地区,指向湖北均县附近,突然下笔画了一个圆圈,问:

  “这个地方行不行?这些地方怎么样?”

  林一山说:

  “这些地方都有可能,关键是要在这些地区选择一个最合适的地点。”

  正是:吃水不忘掘井人,南水北调有前因。不是毛公早谋划,何能汲水济京津。

  且说2月19日下午4点左右,军舰到达湖北黄石港。毛泽东要去大冶钢厂看看,负责保卫工作的人员劝阻说:

  “黄石连马路也没有,很不方便,不要上岸了。”

  毛泽东说:

  “我就是骑驴子也要看看。”

  毛泽东在李先念陪同下上岸,与黄石市委副书记高芸生一起转乘汽车,沿着长江的一条支流溯源而上,驱车前往黄石大冶钢铁厂。

  李先念陪着毛泽东坐在后排,汪东兴坐在司机周西林的旁边,叶子龙和王鹤滨坐在后排座前面可以折叠的靠背软椅上。李先念用手指着远处的一座山说:

  “主席,你看,那就是庐山。”

  毛泽东伸了伸腰,王鹤滨连忙往右靠了一下,让开视线。毛泽东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说:

  “啊,那是庐山。这里是与江西交界的地方了。”

  说罢,他又开始闭目养神。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李先念双目注视着前方,左手扶着车上的把手。毛泽东依旧闭着眼睛,右手握着左手的4个指头,放在大腿上。

  毛泽东一行来到黄石市大冶钢铁厂时,太阳已经隐没在山后了。毛泽东在招待所里稍事休息就要去厂区,大家都说天已经黑了,他却说:

  “天黑了,我也要把大冶钢厂炼钢过程从头看到尾。”

  毛泽东站在钢铁厂扩建、改建的施工现场,非常关注地听着总工程师的汇报。总工程师说:

  “我们已经在黄石市附近发现了新的铁矿资源,储量丰富,品位也高,给钢厂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物质条件。”

  毛泽东笑着说:

  “你这个巧媳妇,这下可以做有米之炊了。”

  毛泽东来到高炉车间,只见工人们都穿着防辐射热的石棉衣裤、围裙,戴着防护帽子和手套,脖子上搭着一条擦汗的长毛巾。他们有的双手持着长长的钢钎,捅向炉门;有的把额上戴着的墨镜遮在眼前,察看熔融的钢水。整个车间井然有序,工人们各就各位的操作着。

  毛泽东像在阅兵式上一样,把右手扬起,向工人们打着手势。他来到一个适中的位置,这里能观察到高炉车间的全貌。他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工人们的劳动。

  高炉车间里的温度很高,辐射热很强,就像一座巨大的红外线烤箱。从高炉中喷射出来的烟尘和带着硫磺味道的气体,使人觉得呼吸不畅。可是,工人们没有一个戴口罩的。

  王鹤滨事先准备了不少口罩,足够他们一行人用的。他把口罩从手提箱里拿了出来,首先向毛泽东递过去,毛泽东立即用严厉的目光向他扫了一眼,右手手心向下,果断有力地水平地摆动了一下。王鹤滨将伸出去的右手立即缩了回去,迅速地将口罩装进了衣袋里。他知道毛泽东是决不让一个口罩将他与工人们隔离开的。

  王鹤滨想起了一个曾经让他困惑很久的问题,那是他跟随毛泽东一起去医院看望病号,毛泽东问他说:

  “你们医生看病人时,戴着大口罩,是为了保护病人?还是为了保护你们自己?我看是怕病人把疾病传染给你们,对吧?不然,为什么住在病房里的病人,不都给戴上口罩哩?”

  王鹤滨想了很久:医生戴口罩是无可非议的;可是,毛泽东在这个问题上,首先考虑到的是医生的服务对象。是啊!如果说口罩没有防病作用,为什么要戴它呢?如果口罩有防病作用,那么为什么不给医院里的所有病人都戴上口罩呢?自己反复思来想去,却始终无法反驳毛泽东提出的这个论点。

  毛泽东在高炉车间站了很久,他看着工人们不时地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汗珠,转身对工厂的领导说:

  “要关心工人群众的健康,要做好防暑降温工作。”

  厂长马上说:

  “主席,我们在这方面都有措施。”

  他指着旁边一个白色搪瓷桶,说:

  “这是为工人同志们准备的清凉饮料,盐汽水,是工厂特意为工人配制的。工人反映很好,可以随便饮用。”

  那位厂长走到保温桶旁,用消过毒的白搪瓷茶缸,接了半缸盐汽水,双手捧到毛泽东面前,含笑说:

  “主席,你尝尝。”

  毛泽东客气地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用舌尖轻轻地舔了一下左右嘴角,品了品味道,说:

  “很好!”

  毛泽东的随行人员也都跟着尝了几口,都说感觉不错。

  毛泽东就要离开了,高芸生问道:

  “主席还有什么指示?”

  毛泽东说:

  “希望你们把工厂办大办好。”

  毛泽东走出车间,路灯已经亮了,他在工人宿舍楼前仰视着发光的窗口看了一会儿,大概是想去造访工人家庭,只是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不便去打搅了。

  毛泽东返回到“长江”号军舰,与指战员们分组合影。有个战士自言自语地说:

  “如果每人给一张照片就好了。”

  毛泽东听到了,他回过头笑着说:

  “好!每人一张。”

  他又指着公安部长罗瑞卿说:

  “他不给,找我。”

  战士们高兴得再一次热烈鼓掌,毛泽东也微笑着鼓掌。

  尔后,毛泽东简单吃了一点东西,又叫来林一山谈长江问题。他问林一山说:

  “怎样才能解决长江洪水的灾害呢?你有什么设想?怎样才能除害兴利?”

  林一山说:

  “目前首先要抓紧堤防加高加厚,辅以湖泊综合治理,然后要考虑兴建一批山谷水库综合利用。”

  林一山展开随身带来的长江流域防洪规划草图,指着图上大大小小的水库说:

  “我们计划在长江干流及其主要支流上,逐步兴建一系列梯级水库,拦蓄洪水,综合利用,从根本上来解除洪水的威胁。”

  毛泽东看了一会儿,拿起铅笔,在规划图上长江干流三峡水库下面划了一个圆圈,说:

  “太好了,太好了!修这许多水库,都加起来,你看能不能抵上三峡一个水库呢?”

  林一山说:

  “对于长江中下游的防洪作用来说,这些水库都加起来,还抵不上一个三峡水库。”

  毛泽东伸出手指,指着三峡口说:

  “费了那么大的力量修支流水库,还达不到控制洪水的目的,那为什么不在这个总口子上卡起来?就先修这个三峡水库,怎么样?”

  林一山兴奋地说:

  “我们很希望能修三峡大坝,但现在还不敢这样想。”

  毛泽东含笑说:

  “都加起来,还抵不上一个三峡水库,你不是也这样说的嘛。”

  林一山汇报说,早在40年代美国著名大坝专家萨凡奇博士就提出过一个扬子江三峡工程的初步计划。毛泽东问:

  “当时的造价是多少?”

  “约合13亿美元。”

  毛泽东问罗瑞卿,美元的比价是多少?他自己算了一下,又问林一山:

  “你们工程师有多少?”

  林一山说:

  “有280多人。”

  毛泽东“噢”了一声说:

  “工程师讲百呀!技术员有多少?”

  林一山说:

  “有1000多人。”

  毛泽东笑笑说:

  “噢,技术员讲千呀!好,我这算了解了长江,了解了长江的许多问题和知识。关于南水北调工程,可以立即开始勘察;关于三峡工程,我只是摸个底,你暂且不要向中央管水利的同志汇报。”

  这天晚上,毛泽东就休息在军舰政委的办公室里,睡的是自带的行李和木板床。

  2月20日,毛泽东换乘“洛阳”号军舰,继续前行。他在“洛阳”号军舰上与指战员们分组合影。

  是日晚9时许,军舰停泊于安徽安庆江面上。

  据时任安庆地委书记的傅大章回忆说:“21日上午,我和安庆市委书记赵瑾山同志一起到了舰上。待了一会儿,毛主席起床了。11点钟,我们跟随主席到江岸上散步。毛主席关心群众的生产、生活,他走到群众的菜地,一边走,一边指点着蔬菜的名字,并向我们询问群众的生活情况。然后我们又随主席登上军舰到南京去。我们正准备汇报工作,主席说,今天不要你们汇报,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随便谈谈。我讲到土地改革后开始搞合作化缺乏经验,希望中央组织人到苏联参观一下。主席讲,自己要在实践中创造经验,各有各的情况,到苏联参观的人太多了,人家也不方便。当汇报到土改后开展互助合作运动的情况时,毛主席指出,要搞好革命的转变问题。他形象化的扳着指头数着说:假如说,新民主主义革命有10项任务,现在已经完成了7项8项,那么要不要等到把这10项任务都做完了,再去搞社会主义呢?不是的,只要基本条件成熟了,就可以开始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工作。我们是革命阶段论者,但两个阶段不能截然分开。”

  谈完了工作,毛泽东突然问傅大章说:

  “陈独秀是安庆人吧?”

  “是的。他祖籍在怀宁县,生于安庆。”

  “陈独秀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陈独秀有个儿子叫陈松年,现在安庆窑厂工作,当技师,家庭人口多,收入低,生活有些困难,据说把北京一所房子卖了。”

  “这所房子,是不是当年陈独秀在北京的旧居,还是《新青年》的编辑部?”

  “是的。”

  “何必卖房子呢?陈独秀家庭生活有困难,地方上可以补助一些嘛!”

  “事先我们不知道卖房子这件事,以后才听说的。不过,我们对陈独秀这个人还……”

  傅大章说到这里,有些胆怯而犹豫起来。毛泽东见状,就说:

  “陈独秀这个人,是有过功劳的。早期对传播马列主义和创建中国共产党是有贡献的。他是五四运动时期的总司令,我在北大的时候,他的影响也许比别人还大,我是他和李大钊那一代的学生。后期,他犯了错误,类似俄国的普列汉诺夫。对他这个人物要历史地具体分析。对于他的家庭,地方上还是应当给予照顾的,有困难可以帮助解决嘛。”

  毛泽东吸了一口烟,又说:

  “陈独秀的两个儿子,陈延年、陈乔年还是党的早期革命家和活动家,在狱中斗争英勇顽强,被蒋介石杀害,是革命的烈士。对于陈独秀这个家庭,还是要以革命烈士的家庭对待嘛!”

  自此以后,中共安庆市委统战部落实毛泽东的指示,每月补助陈松年家30元。

  2月22日凌晨3点,毛泽东乘海军“洛阳”号军舰,达到南京下关大兴码头。

  这一天,毛泽东起床时已经是接近黄昏了。狭小的卧室里一个不大的写字台上,平摊着一张长江流域的大地图,因为空间狭小,那张大地图只有毛泽东看的部位他用左手按着,其它部位只好折叠着,或者垂下去。毛泽东右手拿着红蓝色的粗铅笔,俯视着地图,手指不停地在地图上游动,时而用铅笔在上面记着符号。

  王鹤滨来了,他见毛泽东停了下来,正在抽出烟点燃,就凑上前去,询问他的身体如何,旅途上适应与否?又为毛泽东测量了血压,听了一下心肺。毛泽东看王鹤滨忙乎完了,就说:

  “王医生,我忘记告诉你了,有几天不大便了,有什么好办法吗?”

  王鹤滨知道这主要是海军式生活的结果,罐头食品加饮料,缺乏纤维多的蔬菜,再加上体力活动的减少,便秘是正常的现象。就说:

  “最好是灌肠。”

  王鹤滨认为这种办法比较稳当,他不愿意使用泻剂。毛泽东犹豫了一下,他不愿接受这种疗法,嫌费事,于是说道:

  “那好,如果明天还便不下来再灌吧。”

  毛泽东一行人住进了西康路33号省委招待所。(据王鹤滨说:毛泽东一直住在军舰上,没有上岸去住。)

  2月23日下午,毛泽东在谭震林、柯庆施、陈毅、罗瑞卿、江渭清的陪同下,乘车专程到位于南京市东边紫金山中部第二峰小茅山南麓的中山陵凭吊孙中山。

  中山陵是孙中山亲自为自己选定的墓地。1912年,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后,曾经来到这个地方打猎,他对好友说:“俟他日逝眠,当向国民乞求一块土,以安置躯壳耳!”

  中山陵坐北朝南,占地8万多平方米,它北依青峰,南延平川,东边是幽深的灵谷寺,西边有宏大的明孝陵,可谓是气象万千,景色秀丽,场面壮阔,气势宏伟。从大门的石坊到上面的墓室,分10个平台,共339级台阶。在近代世界各国伟人陵墓中,中山陵是一个最为宏大壮观的建筑群。

  在中山陵两侧,还有终生追随孙中山的辛亥革命元老廖仲恺和邓演达的墓地,也可供人凭吊。

  车队停靠在中山陵墓北侧路西石牌坊的广场上。毛泽东一行沿着宽阔的水泥台阶,向孙中山先生的灵堂走去。众人来到陵墓的第一个大门前,驻足观看,这就是博爱坊。博爱坊样式取明清建筑模式,高10余米,用花岗岩建成。它有3个阙门,中门上方镌刻着孙中山手书的“博爱”两个大字。

  穿过大门是宽阔的大道,两侧松柏长青,越过广场拾阶而上,便是陵门了。陵门为三拱形,顶上蓝瓦覆盖。门额刻有孙中山手写的“天下为公”4个大字。

  过了陵门就到了碑亭,碑高6米。毛泽东走到石碑前,观看碑文,但见上面刻着:“中华民国十八年六月一日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从碑亭这里朝上望,祭堂高高在上,气势雄伟。石阶层层延伸,从碑亭到祭堂共有292级。

  2点50分,毛泽东一行登上祭堂的平台。

  祭堂位于平台的正中,两旁的望柱,均用花岗石建成。祭堂成仿古的宫殿式结构,有拱门3座,门楣上分别镌刻有阳文篆字“民族”、“民权”、“民生”,这便是三民主义了。中间门额上还刻有孙中山手书的“天地正气”4个大字。祭堂大厅正中,坐北朝南有一尊巨大的孙中山白色大理石坐像,座基上刻有孙中山革命活动的浮雕。

  毛泽东一行人在孙中山坐像前,举行了默哀仪式。仪式结束后,毛泽东自右向左认真观看镌刻在四周墙壁上的《建国大纲》。陈毅见毛泽东伫立已久,怕他累着了,便上前说:

  “主席,还有几个地方呢!”

  “哎,哎。”

  毛泽东满口应允,却依然一块一块的读碑文,一直读完,才来到祭堂后面的一个两扇铜门前,只见门眉上刻有“浩气长存”4个字,也是孙中山的手迹。接着是穿过两重独扇铜门,上刻“孙中山先生之墓”,过了这个门就是墓室了。墓室里光线幽暗,气氛肃穆。柯庆施站在毛泽东身边,小声介绍说:

  “这穹窿状的墓室,直径约16米,室顶图案是国民党的党徽。”

  毛泽东抬头细细地望了一阵,问道:

  “那中山先生遗体安放何处?”

  柯庆施指着孙中山卧像介绍说:

  “这上面的白色卧像是大理石刻制的,安放孙中山先生遗体的紫铜棺就在卧像下面5米深处。”

  毛泽东朝孙中山卧像久久凝视,半晌没有说话。他无限感慨地吁一口气,又背着手,绕着墓穴转了一圈。

  毛泽东走出祭堂,来到外面宽大的坪台上,双手叉腰,举目远眺,良田沃野,尽收眼底;山上山下松涛滚滚,宛如一片绿色的海洋。毛泽东不言语,徜徉良久。

  此时,中山陵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大片人群。原来,毛泽东在祭堂瞻仰时,被南京航空学院的一个学生认出来了,他返回学校报告喜讯,校园里立时轰动了。几辆卡车满载师生员工,飞速驶入中山陵。毛泽东一行来到门口,立刻被热烈激动的人群包围了。陈毅大声说:

  “你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毛主席今天已经很疲劳了,要爱护毛主席的健康。”

  罗瑞卿也大声说:

  “为了毛主席的安全,也为了大家能够清清楚楚地见到毛主席,我们应该有秩序地站成行……”

  在警卫人员的安排下,人们排成长长的几行,坐在草坪上。毛泽东在陈毅、罗瑞卿、谭震林、柯庆施的陪同下,来到师生员工们身边。他披着军呢大衣,摘下草绿色军帽,高高举过头顶,不断地挥着向大家致意。师生们不断地高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毛泽东也呼喊:“人民万岁,祖国万岁!”

  毛泽东一行离开中山陵,驱车到宋庆龄曾经居住的地方参观。

  天阴沉沉的,一辆黑色的大轿车和两三辆小轿车停在了1950年刚刚修建的雨花台烈士陵园的大门口外。毛泽东走下汽车,表情严肃地踏进了烈士陵园的大门。在人行小道的两边,一片片的幼松,在这初春的江南,一片青翠,生意盎然。

  雨花台烈士纪念碑正面,竖刻着“死难烈士万岁”6个大字。这6个大字,是从毛泽东在1946年为东北烈士纪念馆题写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共产主义不可抵御,死难烈士万岁”中选择出来的。在纪念碑的右侧,堆放着许多花岗石,大概是准备修建祭台用的石块。

  在南京市领导的陪同下,毛泽东一行来到一个小土坡下的洼地处。据介绍,邓中夏、恽代英等十多个革命先烈先后在雨花台英勇就义,而这块洼地是掩埋烈士遗骨最多的地方。毛泽东取下头上的帽子,低下头,双手垂下,默默地向烈士们致哀;陪同人员,列在毛泽东的身后,也一起脱帽鞠躬致哀。这简单的拜祭仪式,就像是在战场上送别牺牲的战友一样。

  2月24日上午,毛泽东听取了华东军区、江苏省委主要负责人的汇报,他对这里的工作表示满意,尤其是对南京市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成绩感到高兴。

  尔后,毛泽东先后登上了“南昌”号军舰、“广州”号军舰、“黄河”号军舰视察,他还观看了101、104两艘鱼雷快艇的表演。

  视察结束后,毛泽东为“长江”、“洛阳”、“南昌”、“广州”、“黄河”5艘军舰题词,接连5次题写的都是:

  “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

  下午,毛泽东一行参观了蒋介石的总统府,随后游览了莫愁湖、玄武湖。毛泽东在玄武湖畔,兴致勃勃地对陈毅说:

  “陈老总啊,我倒是听得这么一首诗来:‘唐宋元明清,匪盗未肃清,国民党当道,特务大横行。有了共产党,镇压反革命,社会大安定,人民享太平。’”

  毛泽东抑扬顿挫地把这首打油诗念得特别有韵味。陈毅也深受感染,他说:

  “这是群众的心声嘛。南京是六朝古都,老百姓的体会也许更深一些。”

  毛泽东一行又沿着东郊公路来到紫金山的脚下。因为山势太陡,道路狭窄,大家纷纷跳下车,换上了越野性能好的吉普车,沿着紫金山的盘山公路缓缓而上。毛泽东的车子正要开动,陈毅忽然来到毛泽东的车前,笑嘻嘻地说:

  “主席啊,咱们乘一辆车吧?”

  “你的车呢?”

  毛泽东不解地问。陈毅说:

  “在后头呢,不管它。你看紫金山的风景这么好,在一起也好谈谈诗嘛。”

  “也好,也好。”

  毛泽东说着便往里挪了挪,但是他身材高大,也没有腾出多少地方。陈毅便挤在毛泽东身旁。

  位于紫金山第3峰的中国科学院天文台,高耸的白色圆形建筑物矗立在翠绿的紫金山峰顶上,宛如一颗巨大的珍珠,闪着银光,镶嵌在一块祖母绿的宝石之上。

  毛泽东来到白色的建筑群前,要先拜访一下气象学家、地理学家、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竺可桢教授。

  竺可桢,中国近代气象学的开创者之一,一代气象学、地理学宗师。他于1890年出生于浙江绍兴,1910年赴美留学,1918年获得气象学博士学位后旋即回国,开始从事教育、科研事业。抗战胜利后,竺可桢送爱女竺梅奔赴解放区。1949年9月,他作为教育界代表自上海赴北平参加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会议根据他的建议,将“努力发展自然科学,以服务于工业、农业和国防的建设。奖励科学的发现和发明,普及科学知识”作为第43条,写入了《共同纲领》。10月1日,竺可桢作为政协代表登上了天安门城楼,10月间,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且说这一天竺可桢因事先没有得到通知,不在天文台,天文台的科技人员们就热情地接待了毛泽东。毛泽东站在大观测台上,举目远望,自言自语地念道:

  “虎踞龙盘今胜昔呀!”

  毛泽东观看了几件古代天文仪器,他拍拍东汉的浑天仪,对天文台副台长孙尧定说:

  “这些仪器过去是为帝王服务的,现在回到人民手中了,你们要为人民服务。”

  科技人员将毛泽东一行引进了一个圆形的建筑物内,只见室内放着许多仪器,中央安置着一台天体望远镜;那圆形的穹顶,像缩小了的天宇一样,罩在头顶。科技人员熟练而又敏捷地启动了机械,于是,穹顶的正中逐渐拉开了一条缝隙,闪出一条带状的天际。科技人员又把宛如高射炮一样的天体望远镜,调节到适当的位置,使那“炮口”通过穹顶上的缝隙,对准更大的穹宇,又反复看了一下,就首先请毛泽东观看天体望远镜所能观察到的天体,陪同的领导人也依次从天体望远镜中观察了一下。王鹤滨也很想去看一看,但他见毛泽东已经举步向门口走去,只好跟了上去。

  “天体那么多的星体,需要多少代科学家辛勤的劳动,才能一个一个地研究清楚啊!”

  “就是数个数,只怕也数不完。”

  “天体间的距离要用光年来计算,甚至上万光年,上亿光年,这广宇真大呀!”

  毛泽东听着大家的议论,笑着说:

  “宇宙是无穷的,但人类总是得一点一点地认识客观世界,有时则会发生认识上的飞跃。我们现在是在观察,虽然难免片面,但总得有个观察的方法。”

  科技人员将毛泽东一行人引入另一个建筑物内,这是一个图片展览室,陈列着中国天文学家们的劳动成果和发现。毛泽东的随行人员站在一张黑白反差很强的图片前,指着一个头部呈圆形,后面拖着一个很长很长而逐渐加宽变薄的大尾巴的星体,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解说员站在图片的一侧解释说:

  “这是哈雷彗星。英国天文学家哈雷首先计算出了它围绕太阳运行的轨道和运行的周期,因此被命名为哈雷彗星。当它接近地球时,用肉眼可以看到。其实,早在中国的春秋时代,就有了关于这颗彗星的文字记载,在那个历史年代,这个彗星曾两次出现在北斗……”

  毛泽东笑着说:

  “看来,哈雷彗星是个庞然大物,其实它是很空虚的!”

  “是的,”科技人员肯定了毛泽东的见解:“哈雷彗星的质量是很小的。”

  毛泽东接过话头说:

  “是哟!幸亏它的质量很小,不然,这个扫把星把我们所在的地球不知早给扫到何处去了。”

  陈毅听了大家的议论,也感慨道:

  “啊!诺大个宇宙。咱们这个小小的地球,跟着太阳转,太阳系又跟着银河系的中心转,银河系也不知道是跟着哪个更大的中心转,谁知道我们这个地球跟着转到什么地方去哟!”

  毛泽东来到紫金山山峰上,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俯瞰南京全貌。他对身边的江渭清说:

  “中山陵的树是国民党种的,我们共产党为什么不能把整个城市都绿化起来呢?渭清啊,这件事你要负责抓,书记挂帅嘛。”

  江渭清说:

  “主席,请过几年再来看吧!”

  毛泽东笑了,说道:

  “好,这就算我们的君子协定。南京这个地方,我看是个好地方。但有一位先生,他叫章太炎,他说虎踞龙盘是‘古人之虚言’,是古人讲的假话。看起来,这在国民党是一个虚言。国民党在这里搞了几十年,结果被人民赶走了。如今,它在人民手中,我看完全是实言,是现实,南京还是个好地方。”

  毛泽东离开紫金山天文台,兴致勃勃地沿着盘山大道向下走,李银桥、孙勇看到坡路有点陡,就急忙走到他的左右,想搀扶他下山,被毛泽东微笑着拒绝了。不多久,毛泽东解开了上衣的扣子;陈毅等人也敞开了胸怀,有的连白色衬衣的领扣也解开了。

  陈毅捡起了一条大拇指粗的棍子,制成一个手杖。他不高的个头,胖胖的体态,敞开着外衣。这根木棍既可用来支撑他的身体,更多的是可以用来指点江山,加强说话的语气。有陈毅在,人们不会寂寞。他自然也是毛泽东谈古论今的伙伴。

  毛泽东一行绕过一个山坳,来到玩珠峰下,在山坡的尽头,有一个很大的土包包,像个大山头一样被围在墓墙之中,这就是明孝陵朱元璋的坟墓。毛泽东一行人从未关闭的东门走了进去。毛泽东在一块高大的石碑前看了一会儿,又转到石碑的背面看了一眼。

  在朱元璋坟墓的正北面,有一个坐北朝南的祭室,祭室不算大,是清朝同治四年和十二年两次修建后的3间瓦房。在祭室北墙的中央部位,画着朱元璋的全身坐像,工笔重彩,庄重华贵,应是出自名家之手。可是,朱元璋的样子却画得滑稽可笑,一张长长的瘦脸,下垂着很大的下巴,厚厚的嘴唇向前突起,两个鼻孔向前张着。陈毅用右手中的木棍,指了指画像,操着浓重的四川话说:

  “这个朱洪武啊!怕有人刺杀他,所以故意要画家把他画成这个样子的!其实呀,他长得并不这样难看。朱洪武死后,据说呀,南京的4个城门同时出殡,迷惑人们,不知道从哪个城门里抬出来的棺木里装的是他真朱洪武,他怕后人盗他的墓,才想出了这个办法,可谓用心良苦也。”

  毛泽东笑着看了陈毅一眼,又看了一下朱元璋的画像,对大家说:

  “这些都是些传说,朱洪武是个放牛娃出身,人倒也不蠢,他有个谋士叫朱升,很有见识,朱洪武听了朱升的话:‘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最后取得民心,得了天下。”

  2月25日上午10点,毛泽东在罗瑞卿等人陪同下,抵达徐州。下午3时离开徐州。

  2月26日,毛泽东经天津回到了北京。

  2月27日晚8时,毛泽东在颐年堂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讲话中说到了在湖北视察时同孝感地委负责人的谈话。他说:

  “什么叫过渡时期?过渡时期的步骤是走向社会主义。我给他们用扳指头的办法解释,类似过桥,走一步算是过渡了一年,两步两年,三步三年,四步四年,五步五年,六步六年……10到15年走完了。我让他们把这话传到县委书记、县长。在10年到15年或者还多一些的时间内,基本上完成国家工业化及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要水到渠成,防止急躁情绪。”

  这次会议一直开到次日凌晨1时才结束。

  欲知毛泽东如何为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制定方针路线,且待下面慢慢叙述。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