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主席是最彻底的革命者

2019-01-09 15:06: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橡树
点击:   评论: (查看)

  关于毛主席伟大的一生所创立的辉煌业绩,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情,人们已经说得太多,说得够多。

  毛主席所创立的业绩有这样几个区别于其他人的特点:

  一,这些业绩都是在别人看来都不可能实现,甚至更接近于神话:比如四渡赤水,三大战役等等,都是以绝对的少数战胜绝对的多数,都是战争史上绝对经典的战例!

  二,毛主席在党内的很多的时候都是处于少数,他所提出的主张也在大多数时候不为大家所认可,只是后来,在更多的时候,人们看到都是毛主席正确,所以,才形成了对他老人家信任和崇拜。正如孔庆东老师分析的那样:一种战略和战术,你能想到,我也能想到,敌人肯定也能想到,所以,取胜的把握也就很小。只有象毛主席那样的天才,既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又能别出心裁想出那些谁也想不出的主张,在我们党内,你没想到,他没想到,敌人肯定也想不到,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大的胜利的把握。甚至包括后来的文化大革命,毛主席自己也知道,拥护的不多,反对的不少。这种情形甚至一起延续到今天,看来,这一定是一个历史的悬案了,谁是谁非的结论,看来只有交给历史了。

  三,毛主席看准的事情,敢于大刀阔斧地一直推行下去,决不因为害怕触犯某些人利益而有所顾忌。比如,关闭全国妓院,就决不顾忌害怕大人老爷们无法发泄性欲的需求!抗美援朝,就决不怕惹得美国人不高兴,决不怕他们对新中国进行围堵,打它个十年八年,也要打出个真理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就决不怕城市老爷们不高兴!知识分子改造,就决不怕后世那些掌握历史话语权的不良史笔把自己摔得粉碎,非常耐心地动员他们割断和权贵与资本的那点联系,依附到工农群众这张皮上来,让他们到工农大众身边去接受再教育,到三大革命的实践中去接受锻炼,到社会实践中去接受摔打,在游泳中学会游泳,并在七十多岁的高龄时还畅游长江,给广大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作出表率。看看今天社会上那些有奶就是娘,总是发表些奇谈怪论的所谓的专家和学者,我们就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毛主席当年关于知识分子改造的社会改革是多么英明!看看那些今天活跃在社会上的一个个“娘炮”和“小鲜肉”,我们就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毛主席当年号召广大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锻炼的举动是多么伟大。毛主席的号召告诉我们,风华正茂的青年一代就要展现出自己应有的青春活力,女性要顶起自己应该顶起的那一片天空,男性就是要展现出男性应有的魄力,雄性就是雄性,总是学着一副女儿腔,甚至不以当一个“娘炮”为耻,如果这种现象仅仅是一种社会的个例,那还不太要紧,一旦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那我们的这个民族就离灭亡不远了。

  和毛主席比起来,在今天的改革中,我们似乎就缺乏毛主席这种一往无前的勇气的魄力,我们似乎太过于瞻前顾后,我们似乎太在乎某些人的利益和社会要求,因而在应该有所作为的时候而畏首畏尾,在应该做出某种决断的时候,而葨葸不前。

  比如,那个所谓的代表谁和代表什么的问题,就很值得我们思考。

  应该说,那个代表什么的问题,提得还是非常及时和非常准确的,它也的确掐住了某种历史的命门,因而也就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因为,它的提出是有所针对的,它的提出之所以是在九十年代而不是八十年代的某个时段,是非常值得人们玩味的。它就是要解决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不管什么什么,不管代表什么什么的问题,因而也就显示出非常重大的历史意义。可惜的是,我们并没有沿着这个思路一直进行下去,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真正解决好这个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问题,也没有真正解决好这个代表历史前进正确的文化方向的问题。看看我们今天巨大的贫富悬殊,看看我们今天文化领域里的乌烟瘴气,看看今天影视界的天价片酬,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认真地思考一番吗?非常显而易见的是,要真正解决好这个代表什么的问题,就要不惜拿资本开刀,就要和封建的、资本的腐朽的文化说不,无疑,我们还没有做好这样的社会革命的思想和理论准备,我们似乎还不具备领导这种烈度的社会革命的勇气和能力。

  和这个代表什么的问题一样,那个所谓的科学发展的问题,应该说意义也非同凡响。可是和前者一样,一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真正解决好这个科学发展的问题。你看看我们今天的环境污染,看看我们今天的巨大的资源浪费,看看我们今天社会领域里的两极分化,你就知道在这个科学发展的试题上我们还有着多么严重的欠账。必须指出,和那个代表什么的问题一样,这个科学发展的问题也是有着极其鲜明的针对性的,它就是要解决的发展过程中的野蛮发展的问题,这同样也是一个极其重大的硬道理。沿着这样一个思路一直进行下去,我们就会发现,这同样是一个极其重大的社会理论命题,解决得好,甚至可以和马克思主义的任何一个理论命题相比都毫不逊色。但是,同样值得可惜的是,我们也同样仅仅是局限于提出一个问题,而没有把真正解决好一个问题的工作做好。因为,要真正解决这个科学发展的问题,就要真正做好两件事情,一是解决环境友好型的问题,二是解决资源节约型的问题。要解决环境友好型的问题,就要向官老爷们开刀,就向资本和有钱人开刀,向剥削和压迫开刀,甚至在国际上解决帝国主义的问题也在这个科学发展的环境友好型的范畴之内,而要解决好资源节约型的问题,就要向人们穷奢极欲的生活方式宣战,向顽固的社会习惯势力宣战。这样两个理论命题,要解决好其中任何一个,不付出一定的社会牺牲都是不可能的。很显然,我们也同样没有在这个方面做好相应的理论和思想准备。和那个代表什么的问题一起,这样两个非常重大的理论命题,就这样和最后的成功失之交臂。无疑,这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历史上非常重大的历史悲剧。实现这样两个重大的历史命题,需要建设好一系列重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动员全社会人民群众的力量,搞不好,可能又会出现一到两次所谓的“晚年错误”。由于那样一些我们所不可能知道的原因,这样的“晚年错误”并没有出现,现在我们所应该做的,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惋惜。

  再举一个非常小的关于塑料污染的问题,也同样发人深省! 就在十几年前,国务院甚至还发布过一个所谓的“限塑令”,可是,这个由堂堂的国务院发布的非常郑重的“限塑令”,最终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一纸空文!  什么原因,很简单,害怕夺了制造塑料的资本大亨的饭碗,害怕塑料资本大亨不高兴。其实,要解决这个小小的问题,多简单,不就是让全国各级党和政府部门动员起来,和群众讲明白:我们几千年没有塑料不是也那么过来了吗?我们几千年来,不是也屙屎,也尿尿,不是也上集,也上饭馆吗?大不了,我们上街挎一个篮子不就完事了吗?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事,由于我们投鼠忌器,由于我们犹犹豫豫,到现在却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你看看现在满大街的塑料,看看我们这满天飞的塑料,不是非常值得我们反思吗?

  所以,今天,最应该值得我们做的,也许不是总想着我们比毛主席更高明,不要总是指责老人家什么什么错误,还是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我们怎样能够像毛主席那样,努力把那些只要稍微尽一些力就能够做好的事情做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塑料满天飞,资本大亨颐指气使,文化上,距离革命的、正义的文化越来越远,越来越更像一个文化反革命时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