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主席人格魅力倾倒法国前总理富尔

2019-01-29 17:18:07  来源:微信“济学”  作者:李克勤
点击:   评论: (查看)

  济学:早在1957年6月外交学会就邀请法国前总理富尔访华,他回国后出版了介绍新中国的书《蛇与龟》,呼吁西方国家对中国采取大胆的开放政策。1963年10月,富尔带着戴高乐总统关于希望恢复两国正常外交关系的亲笔信,作为外交学会的客人再度访华,受到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等国家领导人接见。富尔表示,14年来法国一直没有承认中国,这是一个错误,所以应该由法国来走第一步。经过多轮谈判,双方就建交程序取得共识,为次年中法正式建交扫清了道路。图为1963年11月2日,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在上海接见富尔及其夫人时的合影。

  1964年1月27日,东西方历史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天: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高瞻远瞩的决定使中法两国走到一起,中法建交——开辟了中法关系新纪元。

  毛主席外交上的道器变通,可以说惊心动魄,同时又是波澜壮阔。

  谨以此文纪念中法建交55周年!

  【新华博客原文】毛泽东人格魅力倾倒法国前总理富尔

  2011-05-29 14:54   jixuie

  李克勤(jixuie)题记:法国前总理富尔,我们应该很熟悉,流传很广的各国政要评价毛主席里面,有一位法国人就是他。

  富尔夫妇以旅游者身份来华,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是在1957年5月30日。

  当时他们谈的还是很投机的,毛主席曾经跟他讲了他自己写的《水调歌头·游泳》这首词,其中有一句话,“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这指的是龟山、蛇山间的长江大桥。

  富尔夫妇为主席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回去后富尔做写了一本书,此书对中法关系后来的发展,在文化上起到了很深很广的作用。

  这本书叫《龟山蛇山》。

  为什么起这个名字?显然他是从毛主席的诗词中受的启发,龟山、蛇山需要架一座桥梁,天堑变通途。中法之间也需要架设这样一座桥梁,意思是说我富尔可以起这个作用,后来戴高乐总统正好派他来谈判建交,也是让他起了这样一个作用。

  富尔明确说:“诗歌不仅仅是毛泽东生平中的一件逸事,我的确相信它是了解毛泽东的性格的关键之一。毛泽东和许多马克思主义者不一样,他不是一本书读到老的人。他在这些简短诗歌里表达的思想,不受教条辞藻的束缚。他用简单的形式,表达深刻而生动的革命题材,是国内所有人都能够理解的,也是世世代代都能够理解的……这位革命者带着人道主义的气息。单是这点,就足以说明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某些创新。”

  毛主席将“诗言志”用到了外交场合,这样创新谈话形式和内容,无疑吸引了这位极富文化内涵的法国人。

  毛主席和富尔,中法两国的政治家,能够在诗词上谈到如此深度,达成如此默契,彼此的互相尊重与理解是前提,而毛主席无疑又起着主导作用,富尔对主席的思想很快就能够心领神会。

  毛主席那将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诗词艺术,以及由此而自然展现在客人面前的那独特的人格魅力,富尔夫妇为之倾倒,自然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让我们再回到主席和富尔谈话的开头,主席给他先引用中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典故,阐明了中法关系的利害。

  这种别开生面的开场白,完全是中国式的气派,典型的毛泽东文化。

  主席的每一次谈话都是自然的,生动的,同时又是意味深长的,这就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

  让我们再读两段富尔的话:“我提出承认中国对法国是有益的。因为我认为大多数强国彻底将这片大陆置之不理是荒唐至极的事。”

  “我把这本书寄给戴高乐将军。戴高乐将军亲笔给我回了一封长信(他一贯亲笔回信),表示他对书中的内容极为感兴趣,并认为与中国恢复外交关系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富尔这位历史学家,无疑和精通历史的毛主席心有灵犀一点通。

  而戴高乐将军则通过他的同事,间接理解了我们的毛泽东主席,其中富尔的桥梁作用,功不可没。

  李克勤(jixuie)题记:从文化上讲,中国和法国的的确确有很多相似相通的地方。1971年在我们纪念巴黎公社100周年时,上小学的我竟然以为马克思是法国人。

  1974年法国人演绎的《红色娘子军》拍成了电影。

  1975年5月邓小平以副总理访问法国时,当时还是法国总理的雅克•希拉克在机场迎接他。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正式访问西方大国。在当天的欢迎晚宴上,法国总统德斯坦表示,希望“副总理先生的这次法国之行能唤起他对法兰西的回忆”。5月15日,邓小平在他留法勤工俭学时曾经生活过的里昂市市政大厅欢迎仪式上致词时,还用法语高呼“中法两国人民友谊万岁”,引发现场观众共鸣。

  

  1976年毛主席逝世的时候,法国人民用各种形式悼念毛主席

  在国际交往中,国与国之间的文化差异,直接导致理解上的问题,又是会引发误解或猜疑,所以,就要谈判。而文化上的想通之处,则大大减少谈判的难度。

  法国成为第一个和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不排除中法文化上的沟通障碍相对较少这一因素,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中法两国领导人都是精通文化的政治家。

  沟通上,由于比较容易想得通,就相对容易说得通,进而就促成谈判和建交行得通。

  道器变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