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王志刚:毛泽东“三湾改编”铸就红色军魂

2019-09-30 08:02:38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作者:王志刚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没有三湾改编,就没有人民的军队。92年前的三湾改编,是新型人民军队的开端。在庆祝建国70周年的时候,回顾三湾改编中毛泽东的历史性贡献,对于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有着特殊的意义。
      岁月悠悠,脚步匆匆。送走又一个收获的季节,人民军队已经走过92个春夏秋冬。 倾听人民军队一路走来的脚步,分明就是一部惊天动地的史诗! 从八一南昌起义到三湾改编,从反“围剿”到长征,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这支九死一生的队伍愈挫愈勇;从东征到西路军,从八年抗战到解放战争,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这支历经磨难的军队越战越强? 一场朝鲜战争,曾经不可一世的美国大兵陷入绝境,也让美国的军事学者关注到了中国军队能打胜仗的“秘诀”。在《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一书中,美国人这样描述中国军队:在战争中还从未发现一支健全的共产党军队陷入解体。不管这支军队损失如何严重,只要党组织还保持完好,他们就有抵御能力。 的确,无论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世界范围内,还从未有一支武装像这支人民军队这样,与一个政党如此血脉相连;也从没有一支武装像这支人民军队这样,把“政治建军”看得如同生命一样重要。 马克思列宁主义认为,军队是从属于一定的阶级,为一定的阶级利益服务的。人有灵魂,党有党魂,国有国魂,军有军魂。一支军队的军魂,是由军队的阶级性质和历史使命决定的。人民解放军是由中国共产党缔造和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是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这个军队的唯一的宗旨。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魂。 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即思想领导、政治领导、组织领导,就其内部关系上的形象说法就是三个作用:党委的核心领导作用、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支部是承上启下的。军队的基础是士兵,战斗力在连队。没有连队党支部,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就缺乏坚实的根基,军队的政治工作就无的放矢。用马克思主义改造世界是贯穿毛泽东一生的主线,他反复强调“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连队党支部起源于三湾改编,这是毛泽东同志的创造和历史性贡献。是毛泽东同志在三湾把军魂铸就。

       一

        怎样建设一支真正属于人民、为了人民的革命武装,是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以来一直思考的问题。
         部队放弃攻打长沙的计划,使一些急于革命胜利的官兵失望,部分参加暴动的工农赤卫队员也不愿意远离家乡,许多人因此不辞而别。部队面临溃散的严峻形势。怎么办?刚刚起步的革命军队,必须找到一条与共产党的性质相一致的建军之路,这是一道十分紧迫、急需解决的难题。解决这一难题的任务,历史性地落在毛泽东的身上。 1927年9月20日,毛泽东带着秋收起义的部队离开浏阳文家市,开始沿罗霄山脉南下,向井冈山进军。25日,部队在萍乡芦溪遭敌袭击,总指挥卢德铭牺牲。部队行至莲花县城时已剩下不足千人。上山的路崎岖难行,部队忍饥受饿,疟疾流行,病员增多,军心严重不稳,几十里见不到一个村庄,部队缺吃少穿,红米饭、南瓜汤都难以保证,有时只得以野菜充饥。食盐的供应更为困难,不但做饭没有足量的盐,连为病号洗伤口的盐水都达不到浓度。疟疾流行,病员增多,一些人掉了队,少数伤病员因缺医少药死在路旁。与此同时,部队内部的问题也凸显出来:由于严重减员,官多兵少,连队缺额,很难完成遂行作战任务;支部设在团上,又是机关性质,不能直接掌握和领导部队;连以上虽设有党代表,但沿袭的国民革命军党代表的职能,与军事长官矛盾重重,形不成领导核心,发挥不了多大作用;旧军队的陋习依然存在,一切靠长官管理,随意打骂体罚士兵,官兵关系相当紧张。逃跑几乎成了公开的事,士兵中互相询问:“你走不走?”“你准备往哪儿去?”几个人一合计就跑了。有时一个连跑光了,团里还不知道。这就是革命一轰而起,人多势众;一遇困难和挫折就“一哄而散”,很多人不知到哪儿去了。秋收起义的部队面临严峻的形势。打仗完成任务得靠基层,基层散了架,其他都无从谈起。之所以部队中存在这些突出的问题,有着深层次的原因。 当时起义的队伍,形式上虽然已经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很多指挥员都是共产党员,但是从本质上说,还是一支旧军队。旧军队是雇佣制,“私家军”;靠的是金钱待遇,“当兵吃粮”。旧军人选择当兵,不外为高官厚禄和养家糊口。部队中盛行长官专制,当官的欺负当兵的,当兵的欺负老百姓。官兵关系、军民关系严重对立。而远离故土的农民,一旦难以忍受艰苦的斗争环境,便渴望重回家乡种田。原湖南平江浏阳工农义勇队的同志,才随队南下到江西莲花,就已走掉一大半,他们可以在家乡闹革命、分田地,却不愿为全体农民的翻身解放而远离故土。 共产党领导的新军队,为劳苦大众打天下,干革命要靠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改造旧军队,建设人民新军队的关键是转变思想。要改变旧军队的习气,必须从思想上加以改造,用共产主义理想武装党员,教育群众,使他们提高革命觉悟,为民族的独立、无产阶级的解放而奋斗。而马克思主义不可能自发地在工农中产生,要靠思想政治工作去教育和灌输。大多数士兵是凭着朴素的感情来参加革命军的,还有少数是想到革命队伍里来投机发洋财的。离开了强有力的政治工作,在顺利时还可以,一遇到挫折部队便成了一盘散沙。特别是在吃不上、喝不上,艰难困苦的环境下,更容易离散。毛泽东深深认识到,打仗光靠人多是不行的,如果不能有效地组织起来,没有坚强有力的领导,那么只能是乌合之众,是没有战斗力的。毛泽东一边总结失败的教训,一边琢磨办法。行军打仗,部队异常紧张疲劳,仅有的一点政治教育全靠团的指导员来上大课,到营连一级几乎就没有政治课,也没有人来上政治课。大多数士兵是凭着朴素的感情来参加革命军的,还有少数是想到革命队伍里来投机发洋财的。离开了强有力的政治工作,部队在顺利时还可以,一遇到挫折便成一盘散沙。特别是在吃不上、喝不上,艰难困苦的环境下,更容易离散。用毛泽东的话说,部队就像抓在手里的豆子,撒开了就找不到。当时,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建军经验中,一是大革命时期与国民党合作基础上建军的经验;再就是俄国先夺取政权后建立国防军的经验。这两种经验都不适合中国共产党创建人民军队的需要。共产党领导军队刚刚起步,必须结合中国的国情,找到一条与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相一致的建军之路,这是中国共产党面临的十分紧迫、急需解决的难题。在困难面前,毛泽东从不消沉,总是乐观自信、积极向上。战士们见毛泽东的脚磨破化了脓,拄着拐杖步履艰难,便捆了一副竹担架,要抬他走,他拒绝说:大家走我也走,大家休息我也休息,我走不赢就慢慢跟着走。他边走边同战士们亲切交谈,这对处于艰苦环境中的战士们来说,是一种很大的鼓励,增强了克服困难的信心,也使得他们的关系十分融洽。毛泽东经常向干部战士了解各方面情况,并且问得很详细,如官长的思想动向怎么样?士兵们都有哪些想法?战斗情绪如何?生病的多不多?等等。从中发现存在的问题,并通过调查研究,找到解决的办法。毛泽东还结合自身的经历,认识到加强领导、加强组织、加强团结的重要性。他在湖南第一师范上学期间,正值护法战争,北洋军队从湖南衡宝一线向北溃退。学校是溃军必经之地,随时可能遭受劫掠。担任学友会总务的毛泽东向校方提出,可以让正在接受军训的学生自愿负责守卫。有一天一支3000多人的溃军因为不知长沙城内的底细,在学校以南的猴子石一带徘徊。毛泽东把几百名学生自愿军分成三队,拿着木枪,分布在猴子石附近几个山头上。同时,与所在的警察分所联络,由他们鸣枪呐喊,学生自愿军大放鞭炮。在这种突然袭击下,溃兵全部缴械。不但学校保住了,整个长沙也免去了一场兵灾。正反两个方面使毛泽东认识到,打仗光靠人多是不行的,如果不能有效地组织起来,没有坚强有力的领导,那么只能是乌合之众,是没有战斗力的。目前工农革命军党的领导不是十分有力,中上层还可以,但是一到基层,党的力量就很弱了;党组织的作用还没有充分发挥出来,虽然各级指挥员作战勇敢,但没有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当时,虽然认识到基层尤其是连队的重要性,但是在观念上还受国民革命军的影响,普遍认为在团一级建立共产党的基层支部就可以了。毛泽东感到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连队是部队的基层。看来,党的支部应延伸到基层连队。靠总结吃饭的毛泽东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之中。 党对军队的领导,不能光靠上层的党委、前委,光有上层党委而没有基层党组织,就好比一个人光有头而没有手和脚。一个团只设一个支部,营连根本就不存在党组织,只有少量党员,这样上层的方针政策、思想意志、作战命令就很难贯彻到底。打仗时基本是以连为单位,如果连这一级不设党组织,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就很难体现出来。起义的实践已经证明,哪支部队党的组织强,党员骨干作用发挥明显,哪支部队就巩固,战斗力就强。因此,必须建立自上而下、直达基层的健全的党组织。改造旧军队建设人民新军队的关键是转变思想。起义部队的主要成分是两部分人,一是旧军人,二是农民。前者旧军队习气严重,后者自由散漫,而且旧军人多数也是农民出身。他们虽然已投身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但思想上的旧军队和农民阶级的烙印,一时还难以消除,总要自觉不自觉地表现出来。要改变旧军队的习气,必须要从思想上加以改造,通过实行内部民主制度,官兵平等,给士兵一个当家作主的新天地,让他们感觉到“你把我当人,我就要像个堂堂正正的人”。这种新型的内部关系成为人民军队区别于旧军队最直观的标志,这本身就是战斗力。要把旧军队改造成人民军队,就要从制度着手。去往三湾村途中,毛泽东还跟宛希先、张子清、何长工、罗荣桓等进行交谈,就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问题统一了思想,决心改造这支部队。

      9月29日,部队翻过山口,来到永新县三湾村宿营。
      三湾,这个只有50多户人家毫不起眼的小山村,经毛泽东的大手笔,在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历史上留下值得大书特书的一页。这里群山环抱,位于湘赣边界的九陇山区,是茶陵、永新、宁冈、莲花四县交界的地方,因而反动武装力量较弱,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自秋收起义以来第一次得到从容休整的机会。村中有三棵几人合抱的千年大树,其中两棵是樟树,一棵是枫香树,郁郁森森,很有气派。树下是一块坪,这就是后来十分著名的枫树坪。进村的当晚,毛泽东在“泰和祥”杂货铺召开中共前敌委员会扩大会议,讨论分析部队存在的问题,围绕凝聚军心、稳定部队、鼓舞士气研究解决的办法。毛泽东说,现在是官多兵少,枪多人少,不利于作战,因此要整编;要建立后方,放下担子,轻装上阵。按照毛泽东的意见部队进行改编,主要采取了三项措施: 第一、缩小编制。将原来的一个师缩编为一个团,即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团长陈浩,党代表何挺颖,副团长徐庶,参谋长韩庄剑。下辖一、三两营,每营三个连,加上原有的特务连,共有7个连。多余的干部组成军官队;伤员与战斗员分开,成立卫生队;另有一个辎重队。部队改编后,共700人左右。第二,建立自上而下、直达基层的党组织。班排建立党小组,连队建立党支部,营团建立党的委员会;部队的一切重大问题,须经党组织集体讨论决定。这意味着,党由一个局外组织融入每一个战斗肌体。连以上设党代表,同级党组织的书记由党代表担任,拥有与军事长官同等的权力,负责党务,开展思想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协助军事长官管理和指挥部队。整个部队由前敌委员会领导。毛泽东仍为前敌委员会书记。第三,军队内部实行民主制度。没有军衔、没有军饷,官兵政治平等。为了保障士兵的政治地位和民主权利,连以上建立由士兵选举的各级士兵委员会,参与部队的行政管理和经济管理。账目公开,军官不许打骂士兵。规定:“官长不打士兵,官兵待遇平等,士兵有开会说话的自由,废除烦琐的礼节,经济公开”。士兵委员会是士兵的群众组织,监督部队的经济开支,参与伙食管理,同时兼做思想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军官做错了事,士兵委员会可以提出批评以至处分。 到过江西永新县三湾村的人,自然对村头这棵大枫树留下过深刻印象。就在这棵苍劲的古树下,毛泽东向士气低落的队伍宣布革命要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想留的留下,不想留的枪留下,人可以走,视路途远近发给三至五块大洋作路费,将来愿意回来还欢迎。“革命讲自愿”,后来成了共产党动员群众的“口头禅”。毛泽东还亲自给大家发路费。真诚,本身就是思想工作。毛泽东的真诚感动了不少人,有的下山又回来了,有的后来又参加了红军,有的成了当地的火种。 部队在村里住了5天,离三湾去古城前,毛泽东站在枫树坪的一块大石头上,对刚刚进行了改编的部队全体指战员作动员。他说:有人担心我们是不是可以取得革命的胜利?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们共产党、工农革命军,是为工农大众打天下的,因此我们是得道多助;蒋介石国民党的部队是欺压工农群众的,是失道寡助。敌人在我们后面放冷枪,没有什么了不起。敌人有两只脚,我们也有两只脚。贺龙同志两把菜刀起家,现在当军长,带了一军人。我们现在不只两把菜刀,我们有两营人,七百多条枪,还怕干不起来吗?毛泽东的话,给部队鼓起了信心,提高了勇气。人们的消沉情绪一扫而光。行军途中纷纷议论:“毛委员不怕,我们还怕什么?”“贺龙两把菜刀能够起家,我们几百人还不能起家吗?”昂扬的精神状态显示着部队的新生。三湾改编从三湾村开始,到10月3日抵达古城后开了两天前委扩大会议,逐步完成,前后用了一周的时间。而真正在实践中落实改编的各项规定,又经历了一个过程,其效果也是在后来根据地的创立和建设中日益显现。三湾改编是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重要开端,确立了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从政治上、组织上奠定新型人民军队的基础,在人民军队的建军史上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支部建在连上”,打牢了人民军队的基础,从组织上进一步解决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问题。连队是部队的基本单位,战士们作战、训练、生活都是以连队为单位进行的。连队建立了党支部,就可以说党在部队生下了根。我军作为实现共产党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这一个个党支部就像一个个战斗堡垒,在各级党委领导下共同肩负起这一神圣使命。党的意志,党的方针政策,就通过了这千千万万个党支部,落实到每一个党员、每一个战士的具体行动上,从而实现党的意志,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支部建在连上与党委制度、党代表制度等,已经基本构成了一个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组织体系,奠定了党领导军队的根基。后来,毛泽东总结经验说:“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 实行民主制度,是毛泽东的一个创举。剥削阶级的军队历来不讲民主,军官常常用皮鞭、军棍殴打甚至枪杀士兵,以此达到管理的目的。当时起义部队还是旧军队变过来的,军官生活特殊化、打骂体罚现象比较普遍。师长余洒度就信奉“棍棒底下出好兵”,主张追杀逃兵。许多工农子弟就是被他打跑了。毛泽东在部队中实行民主制度,让士兵参与管理,体现了人格的平等,体现了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的伟大胸怀,是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民主在部队建设中的具体运用。实行民主制度后,指挥员和战士那种因获得解放、当家作主所激发出来的潜能和积极性是空前的。同样一个士兵昨天在白军里消极怠工,今天在红军里就勇猛冲锋,因为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把他当人看。正如毛泽东后来给中央的报告中所说:“红军的物质生活如此菲薄,战斗如此频繁,仍能维持不敝,除党的作用外,就是靠实行军队内的民主主义。”实行民主,即政治民主、军事民主、经济民主,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与剥削阶级军队本质的区别,也是部队战斗力的力量源泉,成为我军的优良传统。

        三湾改编后,毛泽东在全团亲自组织了一次党员入党宣誓仪式。
       在行军途中,各连的党员先找了表现突出的班长谈话,了解他们的思想状况,确定党员发展对象。几天后,连队党代表找他们谈话,填写了入党志愿书。一天下午,各连新发展的党员在党代表的带领下来到团部。宣誓仪式的地点选在一个大祠堂里的阁楼上。房间里放着几条长板凳,靠墙一侧有一张方桌,桌沿压着两张下垂的红纸,一张上写着入党誓词,另一张上写着C.C.P三个英文字母。人到齐后,毛泽东站到方桌旁边宣布开会。先由各连党代表作为入党介绍人分别介绍各个新党员的简历,接着,毛泽东便依次走到他们每一人面前,问了不少问题。毛泽东告诉大家,C.C.P这三个字母念“西西皮”,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意思,又详细解释了入党誓词。在会场严肃的气氛中,毛泽东举起握着拳头的右手,亲自带领逐句诵读誓词:“牺牲个人,努力革命,阶级斗争,服从组织,严守秘密,永不叛党。”宣誓结束后,毛泽东讲了话:从现在起,你们都是光荣的共产党员了。今后要团结群众,多作宣传,多作群众工作……临走时,毛泽东又叮嘱各连党代表:回去后要抓紧党员发展工作。以后,各连都要像今天这样,分批地举行新党员入党宣誓仪式。三湾改编任命的党代表,大都在战争中牺牲了,只有罗荣桓和何长工走进了新中国成立那一天。当时,罗荣桓25岁,为特务连的党代表、支部书记,1955年授元帅衔,是10大元帅中唯一的政工干部。罗荣桓从三湾改编后担任连党代表,一生从没离开过政工干部的岗位。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最早亲历者、坚决执行者、一以贯之者。何长工是卫生队的党代表,解放后曾任重工业部代部长,军事学院副院长等职。遵照毛泽东的指示,各连把发展党员当作一项重要工作。罗荣桓在行军途中,除做宣传工作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连队党支部建设上。当时除罗荣桓、连长曾士峨和副连长张宗逊外,特务连没有一个其他党员。在行军时,罗荣桓一面同战士拉家常,了解情况,一面物色和培养发展对象。很快,罗荣桓摸清了全连每一个战士的经历、家庭和思想状况,从中选了8名发展对象,让他们填写了入党表格。10月22日,部队进驻江西省遂川县的大汾。晚上,特务连在一个阁楼上举行了第一次入党宣誓仪式。各连通过组建党支部,积极培养发展新党员,使党在部队里迅速扎根,连队上下高度团结,士气高涨,部队面貌焕然一新。支部建在连上,连队就有了灵魂。井冈山斗争时,罗荣桓深有体会。1928年7月,罗荣桓随三营下井冈山,夜晚行军途中突然遭到敌人袭击。罗荣桓在队伍后面负责收容,眼看着部队被打散了,心里非常焦急。天亮后集合队伍一看,各连全都陆续到达集合地点,他又命令各连整队清查人数,结果只丢了一个担架兵。9月26日,部队返回井冈山,罗荣桓发现当初打散的那位担架兵早已返回井冈山了。罗荣桓感慨万千:三营这次远征,行程数百里,打了十几仗,却没有一个开小差的,成为拖不垮、打不烂的红色铁军,都是“三湾改编”改出的好气象。三湾改编走出了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第一步。罗荣桓在评述三湾改编的历史功绩和深远意义时说:“三湾改编,实际上是我军的新生,正是从这时开始,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当时,如果不是毛泽东同志英明地解决了这个根本性问题,那么,这支部队便不会有政治灵魂,不会有明确的行动纲领,旧式军队的习气,农民的自由散漫作风,都不可能得到改造,其结果即使不被强大的敌人消灭,也只能变成流寇。” 南昌、秋收、广州三大起义诞生了共产党独立领导的第一支人民军队。八一南昌起义虽然是建立人民军队的开端,但打的是国民党的旗帜,起义失败后没有建立根据地,也没有建立起适应人民军队需要的组织纪律体系。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公开打出了共产党的旗帜,经三湾改编,把支部建在连上并确立了官兵平等的原则,无军衔、无军饷,实现了旧军队向新型人民军队脱胎换骨的转变,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落到了实处,其后毛泽东在井冈山制定“三大纪律”、提出“三大任务”,解决了“为谁当兵,为谁打仗”的问题,使人民军队为人民的思想真正变成现实。 习近平同志指出:“毛泽东同志创造性地解决了缔造一个在党的绝对领导下的人民武装力量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建成一支具有一往无前精神、能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新型人民军队。”这个伟大贡献,就是毛泽东在领导湘赣边秋收起义和罗霄山脉中段根据地斗争中所创造的;这红色基因,就源于三湾改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