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鹤龄:为毛主席而辩(三)万岁口号之我见

2019-10-13 18:19:2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鹤龄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万岁口号之我见——答老残居士”

  (此篇是2011年4月26日在《中华史林》发表的《郭道晖的<对万岁口号之我见 自认流氓无赖了>》(见附文)一文中与“老残居士”的辩论。郭道晖文中有“记得1949年我作为清华大学的学生和前不久还战斗在‘第二条战线上’的地下党员,参加开国大典,从心底为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欢呼雀跃,在会后游行经天安门城楼时,我和全体清华师生一起曾激动地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也对着扩音器高呼回应:‘清华的同志们万岁!人民万岁!’”之说)

  老残居士:如果老毛不是以万岁自居,为什么不下令禁止喊其万岁的言行?还是那句话,有哪个皇帝会亲自下令让臣民喊其万岁的?

  鹤龄: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要民主吗!为什么这个“毛主席万岁口号”人民就不能作主了?人民要喊,毛主席要禁,那不是侵犯人民的民主权利了!再说,如今毛主席去世30多年了,很多人还是要喊,毛主席还能禁吗!

  老残居士:过去不喊皇帝万岁是大不敬,毛时代不喊毛万岁是现行反革命,不喊不行哦!

  鹤龄:你找一个没喊毛主席万岁被打成反革命的人出来看看!告诉你,我的祖父、祖母、父亲、母亲都没有喊过。再请问:现在还有人喊毛主席万岁,是“不喊不行哦”还是他“非要喊不可”呢?

  老残居士:按你的逻辑,过去老百姓喊皇帝万岁也是民主的象征。

  鹤龄:过去对皇帝“三呼万岁”是朝觐皇帝时规定的必行礼节。主要用之于官员,有几个老百姓轮得上喊“万岁”!

  老残居士:看,我们的毛主席俨然是以皇帝自居了。

  鹤龄:如果说人民(包括郭道晖在内)激动得高呼“毛主席万岁”就是毛主席以皇帝自居,那么,当你有一天寿诞时,你的晚辈祝你寿比南山,你又是以什么自居?南山的寿命比万岁不知长过多少倍!再说,毛主席去世三十多年了。可是,很多人还是要喊他万岁,请你解释一下,天堂的毛主席如今以什么自居?

  老残居士:你的原帖是人民自发喊毛万岁么?明明是以官方标语的形式公示其万岁。

  鹤龄:难道官方就没有顺应民意的责任吗?

  老残居士:人民群众自发喊万岁无可厚非;问题是作为一名共和制国家的领导人,一名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党员应该如何看待这个现象?是带头抵制、禁止还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沾沾自喜并且以政府的名义进行大肆宣扬?当世界进入民主和共和时代,一名人民公仆反而怂恿鼓励宣扬封建皇权的事物,这不是逆历史潮流的反动是什么?

  鹤龄:今天的“万岁”口号是“封建皇权”的东西,请你解释一下“清华同志们万岁”算什么?清华的师生是不是都成皇上了!郭道晖是不是也成皇上了!

  再请问:封建皇权时有没有“清华同志们万岁”、“人民万岁”?今天的“万岁”作为一句祝福语,人民自发的用来祝福毛主席,同样,毛主席也可以用来回敬祝福他的“人民”和“清华同志们”,这就是今日的“万岁”与封建时代的“万岁”的本质区别。

  作为一位国家领袖,得到人民群众自发的颂扬,不以为荣,倒应该像你说的必须“引以为耻”,天下奇闻!看起来,你的人生一定是以得到人民的谩骂为荣的。

  老残居士:为什么只祝福毛一个人?

  鹤龄:你不晓得去问郭道晖啊!问他当初为什么只激动得高呼“毛主席万岁”,而不激动得高呼“朱德万岁”、“周恩来万岁”!难道当初郭道晖高呼“毛主席万岁”不只是对毛主席的祝福?还有其他个人企图吗?那些普通老百姓喊毛主席万岁,还会有其他个人企图吗!

  老残居士:按你的逻辑,老百姓要毛当皇帝毛也就可以“顺应民意”而当之了?再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顺应民意?我说这是强奸民意(老残居士这条留言在67楼)

  鹤龄:你这是哪来的逻辑?老百姓喊毛主席万岁就是要毛当皇帝?66楼“雪地里的舞者”网友就在你的“头上”喊“毛主席万岁”,你问问他是不是要毛主席当皇帝?如今的毛主席还能当皇帝吗?

  什么证据证明是顺应民意?你问郭道晖,他和他们清华学生激动得高呼“毛主席万岁”是代表民意还是代表官意?

  老残居士:某些邪教的教主,也能让他的教徒们心甘情愿喊其万岁,在你看来,这也是“顺应民意”的表现了。

  鹤龄:告诉你:邪教所以能做到,在于“教”。郭道晖和清华学子从国民党时代走过来,他们从不喊蒋主席万岁,可见了毛主席却激动得高呼毛主席万岁。谁教他们了?

  老残居士: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日本侵华时期日本臣民喊天皇万岁比文革时期国人喊毛万岁更真诚、更虔诚!

  鹤龄:你又理解不了啦!给你指点一下:因为当时天皇发动的侵略战争可以为日本开疆扩土,深得蜗居于海岛的日本人的心,所以臣民们虔诚的喊他万岁。

  (二)如今我也“万岁”了——答“我是小兵鹤龄”

  (本帖写于2009年9月6日。这年5月间,在华商论坛被永久禁言,进入费尔多思论坛。原华商的一群“骂友”跟踪而至。注册什么“鹤龄他爹、我是小兵鹤龄”等网名骂阵)

  “我是小兵鹤龄”的原贴:老袁(袁腾飞)绝不是救世主,但老鹤绝对是的!日后必发达!60周年我们必须跟你去天安门广场上高呼万岁,您老要伸出颤抖的双手貌似抚摩着他的脸,痛恨无法跟随,记着一定要叫上电视台,报社,网站等媒体,您老必然火过老袁!我相信您,坚定地跟您走.……)

  鹤龄:好吧,既然你愿意做小兵鹤龄,我这个老兵鹤龄也就不讲什么客气了。现在你就听我的指挥,跟我喊,大声地喊:

  毛主席万岁!

  好。你喊了。这就成了一个好小兵鹤龄了。当然,你也不要感到喊了这一声就吃亏了。告诉你吧,老兵鹤龄从不做赔本的买卖,吃亏的事绝对不会干!

  你听,你听吧,毛主席在向我们回礼了。你听见了吗?毛主席在喊呢:

  人民万岁!

  他的喊声比我的声音还高出了八九“度”!真是响彻云宵!

  你说我们吃亏了吗?没有呀。我们是吃小亏占了大便宜呀!

  你说是不是?我是人民的一分子,如今连我也“万岁爷”了!请你想想看,我们这些穿草鞋打赤脚背锄头扛麻袋的“贱民”,千古百年来,有谁会希望我们万岁、喊我们万岁呢?如今的世道变了。还真有人喊了呢,而且还是一位“万岁爷”在喊!“万岁爷”喊我万岁了。喊得我的心里真是乐滋滋的呀!

  当然,如果你真是不乐意,不想当“万岁爷”而想寻短见的话,那也是你的自由。谁也没有权力干涉你,谁也不会干涉你。

  (三)现在的万岁口号又充分暴露了什么呢

  2009年2月5日,江涛于费尔多思论坛转李敖的《喊毛主席万岁要以下条件》(文略)。

  为打虎而来:毛主席万岁这句口号充分暴露了毛内心深处是要当皇上,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

  鹤龄:当年的“毛主席万岁”口号,就算你的“高论”是高论吧。请问,毛主席去世已经三十多年了。他的内心深处肯定不想当皇上了吧,他也不可能这么做了吧。那么,现在的“毛主席万岁”口号又充分暴露了什么呢?

  (四)“万寿无疆”不是个人迷信

  2010年1月6日,“古道西风瘦马(下简称‘瘦马’”)将《梅德韦杰夫:不允许给消灭自己人民的人平反》转于华商杂坛,文中说:

  ……“我坚信,任何国家的发展,它的任何成就、宏图,都不应当以人的痛苦和损失为代价。任何东西都不能高于人生命的价值。任何迫害都沒有理由。決不允许在恢复历史正义的名义下替消灭自己人民的人平反。”

  这是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前些时在视频博克和电视台上说的话。他还说:“对民族悲剧的记忆同对胜利的记忆,一样神圣。”

  这番话是从何而来呢?原来,从1991年起,每年俄国都在十月三十日紀念他们国家的二十世纪受政治迫害者。今年总统发现为斯大林喊冤的人大大增多了,这些人认为斯大林进行政治迫害是为了“某种最高国家目的”。梅德韦杰夫总统认为不能忽视,他是为了维护神圣的“对民族悲剧的记忆”而说这番话的。

  鹤龄评:本文道出了一个真相:半个多世纪以后,“为斯大林喊冤的人大大增多了”。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时间愈久,为斯大林喊冤的人愈多,说明了什么问题?

  人民永远不会沉默!历史终究不容歪写!

  可笑得很。“瘦马”这个反个人迷信的激进派,却对梅德韦杰夫充满着个人迷信,把他的一句话当作圣旨搬出来,希望借此压倒无数俄罗斯人民有如惊雷般的正义呼声。

  中国陕西华南虎:转摘某人的话就是对某人的个人迷信?这种论点是站不住脚的,在这个论坛中每天都有从“乌有之乡”转来的帖子,难道他们都属于个人迷信者?

  鹤龄:一个是越来越多的人民的呼声,一个是通过权威否定越来越多的人民的呼声的声音。我们应该相信哪一个?相信那个权威人士的声音还是相信越来越多的人民的呼声?

  “瘦马”显然是相信了那一个人的声音,并且相信那个人的声音能够压倒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民的呼声。 相信的理由:因为那个人是当今俄罗斯的“第一人”。你说这是相信人民还是迷信个人?

  中国陕西华南虎:统帅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副统帅永远健康、永远健康。难道不是个人迷信?难道是唯物主义?

  鹤龄:祝福语是人们在交际中使用的一种特殊语言,都是通过夸张的手法表示自己对他人的一种心愿,它不需要以客观事实为依据。所以,不存在“信”与不“信”的问题。譬如我说中国陕西华南虎寿比南山、福如东海,你信不信?你不会相信的,我自己也不相信,大家都不会相信。这样的话纯粹是表示对你的尊重和友谊。大家都接受认同了这样的语言,谁都不会认为这是我对你的个人迷信。相信你一定也不会认为是我对你的个人迷信吧。

  (五) 驳《评红色论坛的某些人喊万岁、守护神》

  2009年6月30日,“世界无限大”发《评红色论坛的某些人喊万岁、守护神》:

  ……毛多少决策,如同发高烧,破坏了经济发展,然后别的领导又来给他收拾烂摊子。后来的人完全回避毛发动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打击人民群众,把多少为建设国家、保卫国家有功的公民投进血海火坑。

  就是新中国有一定成就,那不仅不能说明毛的功,相反,只能说明毛的破坏力没有能够把几亿人民的奋斗成果完全破坏掉。……

  鹤龄:标题不切实际,必须改成《评无数中国人还在喊“万岁”、守护神》才对。君不见上海闹市区还出现了“毛主席万岁”的标语嘛,岂只是《红色论坛》 的某些人在喊呀!

  毛的“破坏力”确实特强,遗憾的是,死去几十年了,却没能把许许多多中国人的“万岁”情结破坏掉!

  其余的“破坏力”自然不用多说了。

  (六) 评《反对把毛主席比作皇帝》

  “思多尔费”于2009年12月25日在费尔多思红色论坛发表《反对把毛主席比作皇帝》:

  把毛主席比作皇帝是不够准确的,更接近的是西藏达赖。理由是:

  1、他们都是宗教领袖,同时也是行政首脑,形成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2、他们都不把位子传给儿子,而传给一个本教派的继承者。毛主席把位子传给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达赖把位子传给“转世灵童”。

  鹤龄:说得好。反对把毛主席比作皇帝。

  不过,我还是知道,您也不是刻意要反对,只是因为“比作皇帝”无法比而已。因为,涉及到“世袭制”这道坎坎无论如何也绕不过。我们已经就此打过嘴仗了。

  “更接近的是西藏达赖。”很有意思。这是一个新鲜的提法:“毛主席把位子传给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达赖把位子传给‘转世灵童。’”

  不过,你的话还没有说全。世界上还有一个“主义”,这就是资本主义,它的位子一直是传给真正的资本主义者,应该也很接近西藏的达赖。

  附:郭道晖的《对万岁口号之我见》,自认“流氓无赖”了

  百度一下郭道晖:著名法学家,法治思想家,中国法学会法理学研究会顾问,尊称“法治三老”之一,曾任清华大学党委常委兼宣传部长、哲学讲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法学会研究部主任、《中国法学》杂志社总编辑等。

  当我们看到这一连串桂冠罩顶以后,不用说,感觉中的郭道晖应该就是一个深谙法律精髓的中国法学界的“法魁”了。然而,当我们再看看这位“法魁”在去年与张素华打的一场“官司”中的表现,却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了。原来,所谓的“法魁”与当婊子起牌楼的“花魁”是一样的货色!“法貌岸然”的伪装撕破以后,露出来的竟然是一副流氓无赖的嘴脸!各位,请不要责难我对此老的大不敬,其实,这个“流氓无赖”的头衔是他自己为自己加上的呢!如不信,请往下看,有论为证:

  (一)该请小学生为郭道晖补上一课了

  郭道晖在他的《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文中说:“1950年中宣部起初拟订的五一口号中,最后两条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毛泽东在后面亲自加上‘毛主席万岁!’”

  张素华看不惯郭道晖的撒谎,立即作出回应:“毛泽东没有在‘五一口号’加写‘毛主主席万岁’”

  两个人的这场“口角官司”就这样打起来了。官司要解决一个什么问题?小学生都能在瞬间作出明确的回答:“毛主席万岁”这句口号,毛主席究竟加了还是没有加!

  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什么?小学生同样能在瞬间回答:“以事实为依据”,让事实来说话!

  本人原本揣测,像这样两个十分浅显的问题,享有“法治三老之一”盛誉的郭道晖应该不用请小学生来为他补课吧。

  然而,事实证明,我的这个揣测,完全错了。

  第一个问题:毛主席究竟加没加这句口号

  张素华的论点非常明确:“毛主席没有加上这句口号”。并且,出示了从国家档案馆搬出来的当时草拟“口号”的原件,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毛主席没有在上面加写“毛主席万岁”。

  郭道晖呢。他却别开了“万岁”口号毛主席自己写没写的问题,转而大谈“万岁”口号的提出该不该的问题了。他答辩张素华的文章标题就是《对“万岁”口号之我见》,竟然把“本案”应该解决的问题扔进了爪哇国!拖泥带水近三千字,反反复复申述的就是提出“万岁”口号不应该很不应该。

  这种“你说东来他道西、你要赶鸭他捉鸡”的表现,用文学的术语来说,叫跑题或是离题太远;用俗人的俗话来讲,是牛头不对马嘴;用法官的行话来说,是“与本案无关的请另行起诉作另案处理的问题”。

  郭道晖的这种表现,如果是因为不通文理、不晓事理而造成的,倒也情有可原,请小学生给他补一课就行了。如果是故意的胡搅蛮缠,毫无疑问,这就是流氓无赖行为的一种具体表现!

  第二个问题:以事实为依据变成以“想”为依据

  郭道晖在答辩中说:“我所撰《四千老干部……》一文中有关五一口号事,并非是张文所说的是‘郭文所谓……’,即并非我的杜撰,而是转引当时中直机关第2组第15期简报所载陈友群同志的发言。他作为朱德同志的秘书,身处党中央机关,应是知情人,其对 ‘万岁’口号的史实的发言,想必言有所本。”

  俗话讲,口说无凭。郭道晖好像也懂得这个,要不,他就不会在陈友群“口说”的这句话后面,再补充一句“想必言有所本”了。言下之意是,陈的“口说”,有“本”为凭。

  那么,陈的“本”再哪里呢?本人寻来找去,最后却发现,竟然是在郭道晖的想象里!这一结果使我等小民实在无法置信,咱们中国这个赫赫有名的“法学大师”竟然会是一位“想必有所本”即“想有所本就必有所本”的心想即事成的“巫术大法师”!

  在郭大法师的心目中,衡量事物真伪的“以事实为依据”的准则只是一种儿戏,真正的依据便是他的“想”,是他的“想必”了!

  如果此语是一时失言,我们可以用“老而昏”予以谅之。如果是故意的胡搅蛮缠,那么,请恕我直言,号称法学大师的郭道晖,其实与流氓无赖没有差别了。如果非要与街头流氓无赖相区别,上一个“法学流氓无赖”的尊号则是非常非常的合适了。

  (二)法学大师郭道晖自加“流氓无赖”头衔了

  郭道晖说:但在文革前后,毛泽东借口“不崇拜马克思不得了”,直言不讳地主动地要求全党对他本人 “搞点个人崇拜”。基于此,说“万岁”口号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即使史实不确切,似乎也合乎历史逻辑,并非完全“客里空”。

  郭道晖的此语,我敢断言,必将成为一句万古不朽的名言。不过,不是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一类的名言,而是秦桧陷害岳飞时用的“莫须有”一类的名言。

  郭道晖在说:你毛泽东虽然自己没有加上“毛主席万岁”的口号,但我也可以说是你自己加上的。因为这样说合符历史的逻辑!不是完全的弄虚作假。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啊。

  郭道晖的这个“逻辑论”是万能的。世间的万恶都可以从他的“逻辑论”中找到善。前段时期李玫瑾为药家鑫开脱罪责的“激情杀人”论就是实践郭道晖“逻辑论”的一个杰作!世间的“万假”也可以从他的“逻辑论”中找到真。造假酒的可以说“酒虽然是假的,但其中的水是真的,并非完全‘客里空”、造假药的可以说“药虽然是假的,但造假的材料是真实的,并非完全‘客里空’”、造假论文的即使假到一字不漏照搬别人的程度,也可以说“内容虽然全是假的,但文字还是真的,并非完全‘客里空’”!

  本人在研究郭道晖的“逻辑论”中收获颇丰,有幸发现了郭道晖自加“流氓无赖”的这个尚无人知的天大秘密。如果各位要我拿出“据”,那就请大家相信,本人也是“言必有所本”的。“本”在何处?告诉各位,不在“事实”里而在郭大师的“逻辑论”里:

  本人已在第一小节论述了郭道晖的流氓无赖嘴脸。基于此,说“流氓无赖”的头衔是郭道晖为自己加上的,即使史实不确切,似乎也合乎历史逻辑,并非完全“客里空”。

  各位要是还不信,请直接问郭道晖好了。我敢保证,这个“自加流氓无赖的头衔”,郭老先生一定会认可的!

  (三)简析郭道晖的《对“万岁”口号之我见》

  郭道晖说:“在革命时期,作为革命党,党的干部和广大革命群众拥戴毛主席而呼‘万岁’,未可厚非。记得1949 年我作为清华大学的学生和前不久还战斗在‘第二条战线上’的地下党员,参加开国大典,从心底为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欢呼雀跃,在会后游行经天安门城楼时,我和全体清华师生一起曾激动地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也对着扩音器高呼回应:‘清华的同志们万岁!人民万岁!’说明那时领袖和人民群众还是心心相印、平等相待的。”

  要不是郭道晖自己的这一番表白,可能大家都不敢相信,今日的反毛干将郭道晖,当年竟然也是一个自发地激动得高呼“毛主席万岁”的毛泽东的狂热崇拜者。

  全体清华学生的这个“激动高呼”表明,“毛主席万岁”这句口号,既不是哪个领导“造神”推出的,也不是共产党要求国民喊的,更不可能是毛主席自己要求别人喊的。它代表了中国人民的心声,是中国人民对拯救了国家和民族的毛主席从内心深处发出的一种最美好的祝福。

  令人不解的是,当着郭道晖自己和大家一起高呼“万岁”的时候,他就认为这句口号是“未可厚非”的、是“领袖和人民群众心心相印、平等相待”的,而一旦他反脸不认毛主席不喊“毛主席万岁”了,他就在“万岁”口号上挖空心思大做文章,使得广大人民群众还在继续“激动地高呼”的这句本来“无可厚非”的口号竟然变得“很可厚非”了,甚至连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高呼“人民万岁”也成“不平等相待”了!

  诸如什么“表明喊‘万岁’是经他(毛主席)批准同意的”、“要求全国人民都呼喊党的领袖‘万岁’,其合法性更是大可商榷和质疑的”等等谬论也都从这同一张曾经激动地高呼过“毛主席万岁”的嘴里说出来了。

  这是一张什么样的嘴?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这是一张反复无常的势利小人嘴!

  这张嘴里喷吐出的一系列谬论也不难击破:毛主席去世三十多年了,肯定没有能力再要求人民崇拜他喊他“万岁”了,可是,反了三十多年的个人崇拜和批了三十多年的“万岁”口号,结果却适得其反,愈反愈批,人民却愈加崇拜他、愈要高呼它!

  请问“法治三老之一”郭道晖,你的《对“万岁”口号之我见》解释得了这一奇特现象吗?

  关于“毛主席万岁”口号的产生,张素华已明确告知:早在1943年11月陕甘宁边区政府召开劳动英雄大会时,劳动英雄陈满有、赵占魁、申长林、杨朝臣等45人在给毛泽东的献词中,就喊出了“毛主席万岁”的口号。这个献词刊登1943年12月1日《解放日报》。

  可是,披着法学家外衣的郭道晖却罔顾事实,胡说八道睁眼说瞎话,竟然说出了“就连创造‘万岁’口号的始作俑者刘少奇……”这样的混话!

  请问郭道晖:刘少奇只是在1950年五一节口号的草稿上将“毛主席万岁”口号修改了一下,你凭什么认定这条口号是他的创造而视他为“始作俑者”呢?难道你刚刚说的自己在1949年参加开国大典激动高呼“毛主席万岁”的光荣历史转眼就忘了吗!

  所以,我现在慎重给你提个醒:单就你和少奇两人而言,“创造”与少奇无份而非你莫属!若少奇可以视为“始作俑者”的话,则你是“更始作俑者”了!

  最后奉告:为了维护“法”的尊严,请闭上你这张胡说八道的嘴巴!要知道“法治三老”还有其二,请不要连带着把他们的脸面也丢尽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