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孙锡良:他们丑化毛主席,有一个新动向

2019-12-22 14:48: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核心提要——

  某些文人,不只是坏,而是非常狡猾的极致之坏,他们发现造历史炸弹丑化毛主席已经不得人心,于是,就是想到了一个新招:一点点地丑化毛,不声不响,不易察觉,攻击细无声。

  公知文章的新动向是:借写主席家人丑化主席,故意在文章中夹杂一两件“小事”,让读者暗骂;借写主席战友抹黑主席,把战友的悲剧全归咎于主席;借写民国的亮点,对比新中国的灰点,衬托主席的无能;借写J青攻击主席,用其夫人的形象同化主席的形象;借外国元首的话歪曲主席,用外国人的“正确”证明主席的错误。


  就在最近,一个玩球的有钱老板,用最公开的广告手法把世界上最大共和国的开国领袖轻松侮辱了一次,成本极小,就花一百万。之后,便是死一样的悄无声息。

  我,不是没有期待,因为主席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是很清楚的。

  十多天过去了,不得不承认,我再次了赢得了一次重度遗憾!

  几年前,很多朋友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把主席的诞辰日取名“东圣节”,因为他们忽视了我的民间追求。不叫东圣节,你叫“毛诞节”也很好,都有民间性。是信众,就过节,不信者,不勉强。

  主席,从政治上讲,不消说是一位伟人,几乎找不到可以媲美的伟人。然而,当他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在这块红色土地上,有关他老人家的传说与五千年前的传说近乎相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传说”注定还将不断地被扭曲。

  怎么办呢?还是让主席回归民间吧!

  强调一点,我只代表自己,谁也不代表,我把主席当作心中唯一的圣人,尽力维护他的形象,努力洗清他身上被人涂抹的污点。除此之外,我当然也希望在网络世界多少能拉到一点有共同信仰的朋友,把过东圣节的气氛搞得隆重一点。

  在节日到来之前,我还得把今年的小梦想讲一讲,希望能得到一些共鸣。

  不求有仪式感的国家程序,但求给多一点民间信仰的自由。

  每年春天,有那么一些人,会集体去拜孙文,仪式感相当强。

  我并不抱期望主席面前有这个仪式,只希望我所有关于信仰主席和纪念主席的只言片语能够与广大朋友分享。上帝跟中国人没有任何关系,它可以随时出现,释迦弁尼跟中国也没有任何关系,佛教的文章也是自由畅通的。

  主席,再怎么讲,总该是跟很多国人曾经相关并继续相关,怀念他的时候,请予以放行!

  建清真寺是自由的,建寺庙也是自由的,建基督教堂是自由的,希望建毛主席纪念馆也是自由的,希望信仰者集体缅怀主席也是自由的。

  不求歌功颂德,但求守住道德底线。

  主席,带领他的队伍,立功之大,近百年历史记录在案。这些功劳,大家可以去分配,每个老革命头上分一点,因为都说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有功同享,那是好事,但希望以后要有些改变,不要继续抹黑他老人家了,请不要把他老人家为中国赢得尊严的壮举污为错误。

  朝鲜战争的死亡人数,起初的谣言是死亡三十多万,后来,又被茅于世等人说成是死亡五六十万,现在,网络上的文章又讲死亡了一百多万,再过十年,估计死亡两三百万人又成了新的“结论”,再过几十上百年,估计某些人想死多少就能死多少。

  造谣,因为没有成本,故而越造越有空间,文人造谣的重点已经完全放在了主席身上,造谣的巅峰之作播种在了主席头上,某些人的道德已坠地狱。

  不求刻意美化,但求不被恶意丑化。

  某些文人,不只是坏,而是非常狡猾的极致之坏,他们发现造历史炸弹丑化毛主席已经不得人心,于是,就是想到了一个新招:一点点地丑化毛,不声不响,不易察觉,攻击细无声。

  公知文章的新动向是:借写主席家人丑化主席,故意在文章中夹杂一两件“小事”,让读者暗骂;借写主席战友抹黑主席,把战友的悲剧全归咎于主席;借写民国的亮点,对比新中国的灰点,衬托主席的无能;借写J青攻击主席,用其夫人的形象同化主席的形象;借外国元首的话歪曲主席,用外国人的“正确”证明主席的错误。

  公知文章的“一点点”都没有标注来源,你根本就查不到出处,因为事小,很难引起官方重视,堆积下来的结果是,对普通人的影响极大。他们要“一点点”丑化主席,还必须辅之以“一点点”美化新中国尤其是主席否定过的反面人物和反面历史,美化反面,又可以一点点丑化正面。

  没有法律和制度规范国家重大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写作要求,这个“一点点”必将成为溃堤的那个蚁穴。

  不求教育宣扬主席,但求“课堂反毛”不要成为主流。

  主席为什么能被黑?教育是最大的“贡献者”。他们不只是影响一片片,还影响一代代。“课堂反毛”正在成为发散式潮流,尽管天天在强调核心价值观,但敌不过文人的心机。

  举个小例子,某市高中的月考试卷,最后一题是论述题,给出的材料有两个:一是司徒雷登为中国做的好事,一是毛主席旧文《别了,司徒雷登!》。答题要求学生从这两则材料中提炼出自己的看法。答案是什么呢?大意是这样的:虽然毛泽东的文章有自己的合理性,但司徒雷登应该被中国人尊敬和感谢,因为他客观上帮助了中国人民,尤其是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做了贡献,历史已经走远,应该更多地尊重客观实事。多么荒唐啊!这不是间接讲主席不尊重实事吗?

  大中小学老师还有一个特别普通的爱好,凡课本中涉及到毛主席的文章和结论,先按教学大纲要求把课讲完,然后,就开始滔滔不绝发挥自己的“个人看法”,并且,“个人看法”会被不厌其烦地讲,以致让学生慢慢感觉到“老师心里其实不相信课本”。这一招可厉害了,年幼或年轻人,心智不成熟,知识不系统,老师们的“个人看法”很容易成为他们一生的看法,让他们自小就怀疑公开的结论,让他们从小就相信道听途说的所谓“质疑”,质疑得越离奇,信众越多。小孩成人后,又会成为家长和老师,他们又这样扩张着自己的“个人看法”。经历几代人传播“个人看法”的今天,整个社会的认识就这样乱了,这都是教育的功劳。

  “课堂反毛”的最厉害且最通用的手法是只对比新中国前后时期的物质生活水平,把创业时期的苦无限放大,大到让学生感到震惊,对所有重大成就轻描淡写,然后,再灌输享乐主义和自由主义就显得非常容易。

  民间人士,东圣节怎么过?

  毛主席,从其真实的人物性来看,他是一位历史巨人,中华民族已有历史的第一巨人。

  毛主席,就其精神面的人类价值而言,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唯一的圣人,也是东方的唯一圣人,他超越了宗教之上帝,更超越了普通之神。为了回避政治色彩,我建议脱离俗人的理解。

  东圣节不是传统节日,是红色信仰者的节日,是社会主义政党的节日,是社会主义信众的节日,有此信仰者,都应该自觉地为毛主席庆生。

  东圣节,应该成为抵制基督圣诞侵袭的文化产品。毛主席的诞辰是真实的,耶酥的诞辰是设定的。中国人庆祝“12.26”,可以找到为其狂热的心理动因,炒作“12.25”,只能突显超级大民族集体性文化堕落的窘境。

  东圣节,红色网站应该营造氛围,应该有点燃全国热情的红歌晚会,应该有街头经典红歌狂欢活动。毛主席时代诞生的红色歌曲,是中国近现代新文化的集中浓缩,是中国近百年国民思想升华的智慧凝结,是新中国前几十年开天僻地大建设热潮的大众化描写,是中华民族精神由萎靡颓废走向激扬高昂的嘹亮宣言。红色经典能唱响中国,魑魅魍魉必远离华夏。

  节日,必须是民间的,必须是大众的,然后才能是长远的。东圣节,也应该坚定地走民间之路,走信仰者之路,然后是传播之路,再然后必是大众化之路。由小众到大众,需要信众的不懈努力,需要时代的柔性配合,需要苦难的反复考验。若毛泽东思想能在未来千百年的正反曲折中成为被后世公认的民族精神,东圣节,必然成为“后中华文明”的传统节日之一。

  2019年12月26日,东圣节,缅怀毛主席:

  中华旧文明,固铸民族旧体魄;

  主席新思想,再造国家新灵魂。

  悲伤!悲伤!悲伤!

  在毛主席亲手缔造的新中国,圣诞节的气氛满大街发烫,纪念毛主席的文章居然在任何主流网站均无法发表?!到底发生了什么?将要发生什么?

原题:孙锡良:东圣节——信众的小微梦想   写于2019年12月21日星期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