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和平年代的小故事(五)

2019-12-23 18:05: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报人 金采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研读毛泽东四十余年,根据有案可查的史料,进行细心考证后,写了一些毛泽东各个时期的小故事,现分享如下。

  76·“毛粒子”的命名

  物理学上的“毛粒子”,是西方物理学家根据毛泽东的预言命名的。

  1955年1月15日,毛泽东主持书记处书记扩大会议,讨论发展原子能事业问题,钱三强在会上作了核物理学研究发展概况的主题发言。

  钱三强的发言是交流式的,其间,遇到疑问,毛泽东就插话、提问。当钱三强讲到原子核时,毛泽东问:“原子核,是由中子和质子组成的吗?”

  钱三强说:“是这样。”

  毛泽东又问:“质子、中子又是什么东西组成的呢?”

  钱三强没有立即回答,因为这是从来还没有人提出过的问题。他思考了一会儿回答说:“根据现在学科研究的最新成果,只知道质子、中子是构成原子的基本粒子。基本粒子,也就是最小的不可分的。”

  毛泽东听了,则说:“从哲学的观点来说,物质是无限可分的。质子、中子

  电子也应该是可分的。一分为二,对立统一嘛!你们信不信?”

  但没有人回应他的这个观点。因为这是自然科学上的学问。毛泽东见无人支持也无人反对他的论断,便自我肯定说:“你们不信,反正我信。”

  可以说,这是不熟悉自然科学的毛泽东对物理学发展方向的预言。

  会后,毛泽东的这个“世界无限可分”的观点,在中国物理学界引起了震动,

  钱三强组织一批科学家开始对基本粒子进行研究。而西方的一些科学家关于基本粒子的“夸克”学说,已经获得了诺贝尔奖。其中的一名诺贝尔奖获奖者格拉肖,对毛泽东的观点赞赏有加,他提议:“把构成物质的所有这些假设的组成部分命名为‘毛粒子’。”

  77·家庭开支有计划

  从1955年3月1日起,全国统一发行新版人民币。各级干部实行的供给制和包干制改为工资制,毛泽东的每月工资200多元。

  卫士长李银桥掌管着毛泽东的家庭开支,每月都写开支计划明细表,主要是伙食费、购衣费、房租费、家具折旧费、子女学习和生活费、支援亲友和困难同志等几顶。

  毛泽东见李银桥把他的生活费一天定为3块钱,觉得高了,应该降下来。李银桥心疼毛主席,流着泪说:“不能降,招待客人也要从你的生活费中支出!”

  听李银桥这样解释,毛泽东在家庭开支计划表上批写了“照办”两个大字。这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

  78·把战犯改造得心服口服

  1956年3月中旬,周恩来根据毛泽东关于对国内战犯“一个不杀”的原则,在国务会议上具体说明了这一决策的意义。他说:“对于国内战犯的处理,可以有两种设想,一种是判刑,甚至判死刑,当然也要按其罪行来判,这是他们罪有应得,是合理的。但这只是一个方面,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大陆上的战争结束已经六七年了,国内人民过上了和平的生活,战犯的罪行已经成为过去,又经过六七年的监狱改造,他们已经起了变化,这时就可以考虑到底是不是要杀他们。杀他们是容易的,杀了他们就不能再起积极作用,只能起消极作用,对台湾产生消极影响,使他们觉得战犯的下场总是要杀的,增加了恐慌,这不符合毛主席主张的政策。”

  周恩来的这种解说,4月25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论十大关系》的报告时,又作了说明。他明确指出,党的政策总的精神是化消极因素为积

  极因素,杀了这些人,―不能增加生产;二不能提高科学水平;三对我们除 “四害”没有帮助;四不能强大国防;五不能收复台湾。如果不杀或许对台湾还会产生影响。

  到了5月2日,在一次中央会议上,他再次指出:目前马上释放,时机尚不成熟,其理由是:放早了,老百姓不那么清楚,我们也不好向老百姓说明,还要过几年,老百姓的生话更加过得好了,我们再来放。

  在押的400多名战犯中,不少人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他们是靠蒋介石栽培的。他们把“效忠校长”作为自己的使命。

  要把这样―批死硬分子改造好,很多人认为可能性很小,而毛泽东和周恩来却胸有成竹,一定将他们改造成新的公民。

  为此,毛泽东和周恩来想了很多人性化的做法。其中一条就是,对关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的200多名国民党高级将领宣布,允许他们与家属自由通信,可以接待来访亲友。当他们听到管教人员的这番话时,开始都吃了一惊,半信半疑。

  管理所接着组织他们成立学习委员会,学习毛主席共产党的政策,让他们开展讨论。还宣布: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绝不戴帽子、打棍子。还分批组织他们到东北各大工业城市以及天津、武汉等地参观,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新中国发生的巨大变化。有些身体好的还被安排到北京远郊五云山人民公社去,同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结果,这些国民党高级将领,真切地感受到了毛泽东共产党为什么那么受全国人民拥护的原因了,都成了拥护共产党的新公民,对毛泽东佩服得五体投地。

  79·第一次畅游长江

  1956年夏天,毛泽东在湖北考察工作时,对卫士长李银桥说:“我们走吧,去游长江。”什么?游长江?在场的人们一听,都大吃一惊。出了事可不得了!怎么向中央交代,怎么向人民交代?公安部长罗瑞卿、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以及保健医生都坚决反对。

  但毛泽东却坚持要游。罗瑞卿坚决不答应。毛泽东说:“无非你们就是怕我死在那个地方么!你怎么知道我会淹死?”

  罗瑞卿听了,很为难地说:“主席,保护你的安全是党和人民交给我的责任,我是不同意你冒风险,哪怕是一点风险也不许有。”

  毛泽东笑道: “哪里―点风险没有?坐在家里,房子还可能塌呢 !”

  双方都不肯让步,毛泽东采取了以退为进的策略,命令警卫―中队韩队长去实地考察,看看长江到底能不能游泳?

  韩队长一直就反对毛泽东游泳,他去长江边询问了一些人,都说不能游,漩涡太大太多。他便回来将听到的情况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毛泽东问:“你下水了没有?”

  韩队长实话实说:“我没有下水。”

  毛泽东有些生气,说:“你把孙勇给我叫来。”

  孙勇是负责警卫工作的副卫士长。毛泽东指着孙勇说“你再去,亲自看看长江到底能不能游?”

  孙勇吸取了韩队长的教训,不敢怠慢,找到一个入江路口,下去游一圈,回来报告毛泽东:“主席,完全没问题,可以游。”

  毛泽东有了支持者,有了事实根根据,显得很高兴:“这就对了么,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谁说长江不能游?孙勇不是游了吗?”

  罗瑞卿、王任重无话可说了,再阻挡已经不可能,王仁重便去组织游泳选手,探水情,选地点。然后陪毛泽东游长江。

  这是毛泽东第一次游长江。那篇脍炙人口的《水调歌头·游泳》,就是这

  畅游长江之后写的。

  80·女儿住院做手术只能写信慰问

  1958年2月,18岁的李讷生病住院,连续做了两次手术,由于术后伤口感染,导致高烧不退。毛泽东没有时间去看她,就写了一封信,让李银桥带着水果一起送去。

  见李银桥来了,李讷忙问:“李叔叔,爸爸怎么不来看我呢?”

  李银桥解释说:“你爸爸这一阵子很忙!他让我转告你,安心养病,听医生、护士的话,早日恢复健康。他希望你做一个勇敢的女孩子。”又说:“你爸爸还给你写了信呢,想不想看?”“快给我!”李讷迫不及待。她接过信,一字一句地往下看——

  害病严重时,心旌神摇,悲观袭来,信心动摇。这是意志不坚决,我也常常如

  此。病情好转,心情也好转,世界观又改变了,豁然开朗。意志可以克服病情。一定要锻炼意志。你以为如何?妈妈很着急,我也有些。找了小阮、院长计苏华、主任大夫王历耕、内科大夫吴洁诸同志,今天上午开了一个会,一致认为大有好转。你昨夜睡了九小时,你跑出房在小廊上看画报。白血球降下来了,特别是中性血球,已恢复正常。他们说不成问题,确有把握,你可以放心。这点发烧,应当有的,完全正常。妈妈很不放心,打了电话给她,她放心了。李讷,再熬几天,就可完全痊愈,怕什么?我的话是有根据的。为你的事,我此刻尚未睡,现在我想睡了,心情舒畅了。诗一首: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里有意志,知道吗?你大概十天后准备去广东,过春节。愿意吧。到那里休养十几天.又陪伴妈妈。亲你,祝贺你胜利,我的娃!

  看完一遍,李讷又从头再看一遍,然后郑重地对李银桥说:“请你转告我爸爸,我一定听爸爸的话,请他放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