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伟大的毛泽东之三——“私有制”制造怎么样的矛盾

2019-03-07 11:18:3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毛而不左
点击:   评论: (查看)

  大家都知道,一个人无论多有本事,一定要找到适合他的平台,比如你让一个会做“满汉全席”的人,去运行飞机大炮,那他也和白痴无疑。

  人决定环境,那是成功学的鼓吹,实际上人本身就是环境的组成部分,只能适应和适当地改变环境。

  分析战争起因,我觉得可以分析人、环境、交通。

  天地生人之初,是没有国家界限的,国家是人造出来的,简单来说一群人圈了地建了围墙,就是国家了。

  那么一个问题来了,人本生是不生产资源的,人所需要的一切资源都是从大自然里面取用的!大自然并不归谁,大自然是大家共有的资源。

  有一群人生在水土肥美的地方,生活得美滋滋。有些人生活在穷乡僻壤,连饭都吃不饱。

  那生活在穷乡僻壤的人向水土肥美的地方转移,难道有错误吗?回答这个问题,不要忘记了历史上发生的大迁徙!

  大自然本来就是共有的,长江里面的水变成了云,可以移动到黄河再落下来,世界如果不动,生态系统从哪里来?

  《周易》需卦是这么说的,叫“需于泥,致寇至”,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天下没有一样东西是绝对属于你,只不过是你争来了而已。既然你能争,别人为什么不能争?

  美国的钢铁大王卡耐基说的就更直接了:“我今天的一切都是上帝给的,我做慈善不过是还给上帝而已。”原话我不记得了,大概这个意思。

  大家知道贺龙、韩先楚这些元帅大将,都很厉害,可是如果不是正好遇到中国革命,这些将军也许终其一生也不过是农民而已。所以不能简单地把人和社会区分开来。

  秦朝末年为什么大乱,因为秦始皇残暴?别扯了,实际上就是像张良之类的许多底层人士都有帝王术在身,却没有地方用,又没有上升的门路,只能起来造反而已!张良雇杀手杀秦始皇所谓误中副车,我怀疑只不过是张良故意博取名声,博取天下反秦志士的关注罢了!副车这种在当时老掉牙的套路,以张良的老谋深算,怎么会轻易上当!明知道秦始皇副车多,刺杀岂不是和赌博一样,张良这样的人怎么会不爱惜自己的生命,而进行这种赌博似的刺杀?除了博取名声,我想不到其他理由!

  你怎么知道这个时代没有张良?所以说穷人就是没本事,富人都是有本事,这本来就是煽动别人“仇富”!

  我反对仇富,更反对人笑穷!

  其实无论是《周易》还是站在社会主义对立面的“资本主义”,都认为绝对的“私有制”是极端的想法!这种绝对的贫富不均的社会矛盾,会产生一种极端的刺激!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人家里有一件宝物值五百万,一个识货的人用五百元从他手上买了这件宝物,转手卖掉一下子成了富翁,这算不算是发挥自己的长处。

  那么这个卖掉宝物的人,确实不识货,可是却善于打战,组织了一支部队把这个富翁给干掉了,再拿富翁的东西为自己的所有的,这是不是是发挥了自己的长处。

  一个人可以用他的聪明赚钱,却绝对不足以用他的聪明守住财富,能真正守住财富的,是一个平衡和谐的社会。战争一起,一切都要重新洗牌。

  其实公是公,私是私没错,绝对的“公有制”、“平均制”会束缚生产力,这是必然的!

  只是在公与私之间,我们必须架起一条平衡和沟通的桥梁,那就是“加强公共服务”,因为公与私相交处,正是公共!

  现在公共建设当然也在做,只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并没有成为一个专题,没有把它放在比较重要的地位在讨论,我认为在社会主义的社会里,“加上公共服务”应该成为一个专题,要有一条可量化的标准!

  通过“公共服务”去保证一个国家里面的人最基础的生存、教育、受医的权利,我觉得可以化解掉很多矛盾。

  也就是我们要定一个家庭接受教育、医疗等必须服务的最低可量化标准,作为我们平衡穷富矛盾的一个中介目标!

  这个中介目标也是一种“安全线”,给老百姓一个最低的心里“安全线”,也是给有序社会一个最低的安全线!

  当年资本主义国家不就是抱着“血汗工厂”不改变,结果呢,直接催化了社会主义!再结果呢,老罗斯福不得不进行改革,加强劳工福利去挽救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尚且如此,那么更为先进的社会主义呢?

  社会主义也好,资本主义本身改革也好,其实都是承认“绝对的私有制”不合理!

  我看这一点两者是共通的,如果资本主义加强与我们对话,或者加强与资本主义对话,这个可以作为一个桥梁!

  上面讲的是以人为单位,过分强调“私有制”有什么不合理!下面我们来谈谈,国家为单位的“私有制”产生原因和不合理所在!

  我们从世界大战谈起,为什么世界大战在以前没有发生,在20世纪却接连发生两次,我们不能忽略的就是地缘和交通的影响。

  假设一个人一辈子住在深山里不如外人接触,那他理所当然认为深山是自己的领土,但世纪深山并不是私有资源,只是因为别人的开发能力还没到这里而已。

  不过一个人或一个民族处于某种状态久了,就会渐渐习惯于这种状态,而不会去跳出状态去看看其他改变的可能性了!总会觉得我所拥有的,就是我所拥有,而忘记了大家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只知道自己脚下的这一块地!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很多三十岁以后,就不再有进步,在中国基本上你三十岁的状态就决定你的一生,是我们选择了退守,而不愿意出去寻找其他可能性!甚至对于别人的批评,我们害怕甚至愤怒,这就是我们不愿意放下已有的、不愿意和别人交流、固步自封的小家庭似思维把我们自己给困住了!这个和绝对的“私有制”好像没什么关系,但其实两者都是被“自我”困住了!我们“领土”意识太强,反而让我们的“领土”越来越狭窄!

  15世纪以前,基本上都是在陆地内大战,到15世纪以后,就开始了海上战争。难道15世纪以前的人比较老实,或者说目光不行,只懂得在陆地打战吗?不是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造船技术不行,你想打那么远也不行啊!

  其实造船技术一进步,世界航海一打开,就代表着世界战争有了潜在的可能性。

  其实人的脚步到哪里,也给我们提供了两种选择,一种是战争,一种是互相交流和接受!

  所以战争隐患一直是存在的,而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面对“地域差异”采取的过分的往内闭关自守,而不是主动的出去交流,只考虑到自己的资源和生存,不考虑别人的资源和生存,这是不可能的!资源是人活下去依靠,也是人动力的来源,就像一个国家要么加强就业市场,要么就是偷摸拐骗犯罪增加,也是一样的道理!

  思古想今,我们如果不明白“需于泥,致寇至”的道理,总是局限在你的、我的的小我世界里,忽略整体上的平衡,和平的船迟早还是要要覆掉的。

  附:关于传统文化的一点小见解

  我认为《周易》现在最大的价值其实就是算命!

  为什么这么说,就像我上面说的,《周易》提出的某些思想,外国人也提过,只不过大家说的话不一样、表达方式不一样,外国的哲学家也在讨论如何建立更有序的社会!

  所谓的只有中国哲学才能够拯救社会,不过是我们一厢情愿的自欺欺人!

  那你一定说,既然哲学都探讨如何建立有序社会,我为什么不读《周易》,答案很简单,因为你读不懂啊!

  就现在《周易》的每一卦,不同的大师都有自己不同的解读方法,光是如何解读《周易》都要打起来了,连《周易》本身都成了最大的问题了,你还指望他解决问题?

  你搞学问是为了解决问题,不是为了搞学问而搞学问,如果有更简单的哲学入门,你为什么不从简单的开始,非要和《周易》硬干?

  又有人要说《周易》本身就很容易,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国学大师讲一场《周易》要几十万,这些钱够你买多少哲学书?或者说一句真话,真正让《周易》不易的,正是这些国学大师!

  又有人说《周易》是中国的,其他哲学是外国的!我告诉你,这是忽悠你,到你脑子里面的东西,能被你所应用的就是你的!伟大来之于不断创造,不在于你的我的,仔细去想想吧!社会主义、马列主义不也是外国的吗?但到了中国,就是和中国实际结合的中国式社会主义,有什么问题?

  外国人发明一种思想,我们用他捣鼓出来了一种武器对付外国人,这时候说你的我的有意义吗?反过来,你说《周易》是你的,结果计算机是外国人发明的,你说计算机是你的我的!

  其实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发展如何都要看以后得应用和创新,并不是以前谁谁谁发明了什么!

  既然哲学上《周易》又难懂,也未必比容易入门的哲学高深,那《周易》的优势在哪里?只能是由哲学入玄学,搞算命这些神神道道了。

  我不说算命是不是迷信,我只能这么说,现在国学大师都说算命是迷信,如果有天科学证明算命不是迷信,估计一大批国学大师都要成为算命大师了!

  所以别指望国学大师和你谈科学,他们有什么能力,主要看市场!市场让他不会算命,他就不会,如果市场说让他会,他一夜之间就会了!

  我知道我说这个话很多人说我打击传统文化,打击民族自尊心,我再这里反问一句,你的自尊心真的来之于传统文化,真的是来之于《周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