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回想毛泽东在农历大年初一行军途中写下的一首壮美诗词

2019-06-02 11:28: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穆军升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从1915年至1966年52年间所创作的诗词近百首,诗词题材丰富,内容博大精深,但是其中有一首是在农历大年初一行军途中写就的。这就是发生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在建立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过程中所谱写的一首壮美诗词作品《如梦令·元旦》。

  从1929年1月14日开始,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红四军主力由井冈山向赣南进军,转战赣南、闽西地区,在上述根据地和地方工农武装的配合下,先后开辟了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红四军曾于1月、5月和10月三次入闽,特别是第三次入闽,红四军出击广东梅县、芜岭等地,12月初,回师闽西,再克长汀。就是在这次入闽,产生了红军发展史上的重大历史事件。那是在1929年12月12月28日至29日,红四军在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古田村召开了对红军发展史有重大意义的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因在福建省上杭县古田村召开,史称“古田会议”。这次会议在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红军的发展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会议通过了毛泽东主持起草的约三万余字的八个决议案,即《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的决议案》。据说是在毛泽东大病初愈,以消瘦之躯趴在山里铺着茅草的床上起草的文件。其中决议的第一部分,也是最为核心的内容是《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后来编入了《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中。古田会议决议作了中国人民军队建设经验的总结,创造性地回答和解决了“党指挥枪”等军队建设的一系列基本问题,成为一支真正的人民军队,开辟了新型人民军队政治建军的成功之路,铸造了人民军队的军魂,奠定了中国特色军事制度的坚实基础。古田会议决议确立了从思想上建党和政治上建军的原则,是党领导下的军队建设史的里程碑,这些重要原则即使在今天也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所以至今传颂着“古田会议永放光芒”。

  在这次古田会议召开期间,在蒋介石组织下,纠集江西、福建和广东三省敌军,即江西的金汉鼎、福建的刘和鼎、广东的陈维远等14个团,对闽西根据地进行“会剿”,向闽西革命根据地逐步进逼。很快广东的敌人进到武平和永定县城,江西的敌人也占领了长汀城,特别是福建省的国民党军队占领了龙岩,其福建敌军其先头部队进抵古田村仅有30里路的小池,就要抵达红四军的驻地古田。为了粉碎敌人的“三省会剿”,古田会议刚结束,党中央立即决定把部队开到敌人后方去,转移敌人的目标。于是红四军在1930年1月上旬向敌后转移,朱德同志率领红四军第一、三、四纵队先出发,挺进江西。毛泽东率红四军第二纵队前往小池迎敌,掩护红军主力转移。接下来,毛泽东又率部向北经连城、清流、归化(1933年改为明溪县,1956年与三元县合并,又改为三明县)和宁化等县城,向西翻越武夷山,进入江西,开展游击战,巧妙地进入了敌人后方。历经20天的长途转战,终于在1月下旬同朱德率领的红四军主力部队在广昌会合。敌人在各地受到游击队的袭击,从广东来的部队停止前进,从江西来的部队退却了,福建的部队因为福州发生了内乱而撤回,使敌人的“三省会剿”以毫无结果而宣告破产。

  毛泽东亲率红四军第二纵队转战,御敌周旋。在行军途中的1930年1月30日这天,正好是农历正月初一,就是新年,旧称元旦。在毛泽东的感觉中,令人舒心的新春气息扑面而来。由福建入江西赣南一路跋涉的情景历历在目,红军进军途中的欢快情绪以及如火如荼的革命形势,毛泽东产生了坚定的革命信念和豪迈胸襟之情,遂有感而发写成一首《如梦令·元旦》。

  《如梦令·元旦》

  一九三零年一月

  宁化、清流、归化,

  路隘林深苔滑。

  今日向何方,

  直指武夷山下。

  山下山下,

  风展红旗如画。

  这首诗写于一个特殊的日子,1930年的大年初一,也就是春节。在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为中国革命的成功奠定了宝贵基石的古田会议结束之时,毛泽东率领部队与敌军周旋,此刻,毛泽东心情舒畅,精神振奋,诞生了一首优美的诗篇《如梦令·元旦》。这首诗词《如梦令·元旦》是典型的短歌小令,采用问答形式,也反映出毛泽东过人的才华。诗人的笔,与其是写行军,不如说是在展露作者良好而舒心的感觉,显示诗人的战斗激情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全词字韵清越铿锵,节奏朗朗上口,把难以想象的险恶环境表现得如此轻松。寒冬时节,一路是陡峭崎岖又窄又滑的山林小道,红军为了打破国民党所谓“三省会剿”,避开敌人,尽快取得战略转移的胜利,要走这样一条敌人预料不到的、比较艰难的路。红军一路就不得不要在山间行走,那是无人走过的林间小道,又有苔藓,又是很滑,“路隘林深苔滑”诗句,准确地表现了红军的行动与周围的环境。虽是艰苦异常,可走在前头的毛泽东,站在山顶极目一望,在竹木枝杈的掩映下,猎猎红旗若隐若现,旗下一队队官兵,伏身前行。“今日向何方”中的“今日”就是指1930年元旦,点名了在一个极其特殊的新年日子里,毛泽东在马背上指挥着红军,穿行在密林丛中,疾驰在乡间小道,尤如一条流动的诗韵,描摹出一幅壮美的行军图画。

  《如梦令·元旦》中吟咏的行军,在某种意义上讲是退却,但退却这两个字首先让人联想到的应该是悲观情绪,在这首词中却丝毫也见不到,毛泽东反而积极评价这种乐观的退却战术。正如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战略退却”一节中,举例子说出了中国民众爱读的《水浒传》中林冲打败洪教头的故事。后退一步的林冲把神气十足、连连唤了几个“来、来、来”的洪教头打翻在地,以退为进,举得了成功。这就是著名的“十六字决”战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进”。

  为了鼓舞士气,1个月后,毛泽东似乎有意要把自己的这种喜悦感觉,这种积极情绪,流播于军营,在1930年2月间,就把这首诗词抄给了陈毅,还同朱德一起进行探讨。这首词在红军队伍里传开后,有的战士还抄写在自己的本子上面,爱不释手,时时翻看。谢觉哉1956年在一篇题为《关于红军的几首词和歌》的文章中首先披露了《如梦令·元旦》,接着发表在《中学生》杂志上。然后时隔一年,《如梦令·元旦》再次公开发表在1957年“诗刊”1月号, 7年后,在1963年又被收录发表在“毛泽东诗词选”一书中,流传于世,至今传颂。

  毛泽东从1915年至1966年52年间所创作的诗词近百首,毛泽东诗词题材丰富,内容博大精深,一生有三次创作高峰。在《毛泽东诗集》收录的67首毛泽东诗词中,直接写到战争的有22首,加上间接与战争有关的就更多了。毛泽东诗词差不多对中国革命的重要阶段若干重大战争都有所反映。创作出像这样多的一系列战争史诗在中国古代是没有的,在同辈诗人中也是绝无仅有的。更为可贵的是作为全军统帅,从全局的高度反映战争的全过程,更是史无前例的。其思想艺术价值也早为世人所称道,堪称中国革命战争的英雄史诗。其中《如梦令·元旦》就是在大革命失败以后至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所作,这一时期是中国革命最困难的时期,也是中国革命找到了一条开展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根据地,是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的时期。同时,这一时期是毛泽东诗词创作的发展期,也是毛泽东诗词创作的第一个高峰期。这一时期的作品大多是短小的词,主要内容是表现革命斗争和革命战争,初步显示出毛泽东诗词作为中国革命史诗的性质,特别是这一时期的创作奠定了毛泽东“马背诗人”的称号。《如梦令·元旦》反映了创建中国工农红军,中国第一个革命根据地,开展武装斗争扩大革命根据地的一首诗词。红军三战闽西,都取得了辉煌胜利,古田会议,更收获了巨大成就;接着毛泽东率领红军又成功地作了战略转移,使敌人喧嚣一时的“三省会剿”归于失败。军事与政治是双丰收,军心士气齐欢畅,这就是《如梦令·元旦》的写作时代背景。

  谈及《如梦令·元旦》的写作时代背景,不得不提及的是另外一篇毛泽东名著。这就是为一部分人所不清楚的相关历史事件,它是在毛泽东写作《如梦令·元旦》诗词之前几天,也就是在古田会议后,毛泽东在古田村还写作了著名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篇名文。本来这是毛泽东写给林彪的一封信,毛泽东给当时思想消极的红四军第一纵队司令林彪写回信,答复林彪散发的一封对红军前途究竟应该如何估计的征求意见信件。在林彪信件中透露出了“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在土地革命战争初期,革命力量相当弱小和斗争环境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共产党内一些人对革命和红军的发展前途产生了悲观思想。为批评这种错误思想,毛泽东写了这篇通信。毛泽东的这封回信答复林彪后,并以党内通信的方式印发给部队干部,毛泽东在这封信中批评了当时林彪以及党内一些同志对时局估量的一种悲观思想,说明了革命高潮快要到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道理。1948年这封信件在被收入毛泽东选集的时候,毛泽东讲信件名字改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封信写作时间恰是在古田会议胜利召开之后,毛泽东在1930年1月4日的夜晚写成的。那天深夜,在上杭县古田镇赖坊村协成店,毛泽东坐在一盏马灯前调墨挥笔,夜不能寐,浮想联翩,情不自禁地在脑海中浮现出即将来临的革命高潮,激扬的文字俨然如一首洋溢着理想主义激情的诗,在笔下如潮水一样奔涌而出。毛泽东在信中着重指出,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全面地观察和科学地分析形势,正确地估计敌我力量。他深刻地分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社会特点和各种基本矛盾,指出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因而毛泽东高屋建瓴,抒发感慨写下了一段哲理性的预见性美言,金声玉振,字字珠玑:

  我们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绝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随着一声鸡叫,天边露出了曙色,毛泽东写完了这篇意义非凡的著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封信不仅鼓舞了全军的士气,而且标志着毛泽东关于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胜利的理论已基本形成。

  因为先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后有《如梦令·元旦》,所以这首《如梦令·元旦》词结合这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信件进行合而读之,细加深思并着意揣摩,便定然可以得出进一层的理会。这是因为这两篇几乎作于同时同地,而且写的同是革命战争,自然有着内在联系。《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对当时中国的政治形势、矛盾对抗中的革命力量和反动力量的强弱对比即消长趋势,做出了深刻全面的分析,从而得出革命高潮快要来临,并且必须加强红色根据地的建设和发展以促进革命高潮到来的结论。有了这种坚如磐石的肯定革命胜利的必然性,因而在《如梦令·元旦》词句中才能写出凯旋赣南:“直指武夷山下”,东征西战纵横驰骋,军容的壮盛与军心的欢畅,昂扬的战斗意志和磅礴的英雄气概,这是多么热烈而又严整的场面,绘声绘色,有情有景。

  《如梦令·元旦》诗词是一首诗歌,重在表达行军感受,抒发革命情意,是诗人精神碰击迸发的火花,是一种“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文是一种随笔,意在批判当时党内的一种悲观思想,是毛泽东以深邃的理论对政治形势所作的由表入里的分析,是一种“理”。有理才有情,正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高瞻远瞩,才能笔下写出行军途中“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的诗句,自然流露出毛泽东对革命事业的坚强信心和轻松愉悦的情绪。有了坚实深厚的思想基础,自然浑成的《如梦令·元旦》小令,就顺理成章地建立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大文之上。对于出于伟大诗人同时又是革命领袖之手的这首毛泽东诗词和这篇毛泽东著作,如果能很好地结合起来研读,更能深刻领会在1930年大年初一的新年日子里,毛泽东写作《如梦令·元旦》,它所散发的传神笔力跃然纸上,须臾力透纸背。毛泽东挺立在山头而昂首环顾,看到山前山后红旗猎猎的行进大军,军队在“古田会议”之后崭新的精神面貌,使人精神一振。为胜利而欢呼的喜悦心情,毛泽东自然而然地吟唱出《如梦令·元旦》,把革命武装斗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光明灿烂前景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谱写成了一首气壮山河的诗句。(穆军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