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郭一平:晚年毛泽东为何放声大哭?

2019-07-25 14:15:16  来源:腾讯网  作者:郭一平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唐由之:领袖为人民服务,我为领袖服务了一回

 

  国医大师唐由之,目前仍然健在,今年已经93岁了。

  四十多年前那一个夜晚发生的一切,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包括每一个细节。

  1975年7月23日,夜里10点,唐由之亲自主刀为毛主席做眼科手术。

  开国领袖毛主席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牺牲了一家六位亲人。唐由之是怀着万分崇敬的心情,作为一项艰巨而神圣的工作来做的,心里不免紧张。

  手术还没有开始,突然间,“咣!”的一声,把大家吓得全都定了格。定神一看,是冲洗眼睛的小水壶掉在地上碎了。只见吴旭东连忙蹲下身,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吴旭东是心血管病专家,在这次手术中负责毛泽东术中的心脏监护工作,一时紧张得手直哆嗦,连冲洗壶都拿不住给碰掉了。

  唐由之事后接受采访,说了实话:“那个时候大家都紧张,不是吴旭东一人,我自己的心跳也加快到一分钟120跳,我不停地对自己说‘不能紧张’,慢慢就平静下来了。”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

  手术室里回落着语调激昂的音乐。这是岳飞的《满江红》,充满着爱国英雄的悲壮情怀,也饱含着大丈夫视死如归的气概。毛主席平时喜欢这首词,专门安排张玉凤找来在手术中间播放的。

  手术按预想的顺利完成。

  唐由之说:“主席,手术已经好了。”

  正沉浸在音乐中的毛泽东有些意外:“已经好了?我还当没有开始做呢。”

  手术顺利完成后,唐由之看见周恩来、邓小平都在等候,就前去向他们汇报。周恩来说:“我都已经看见了,你不要汇报了,我看你很沉着,挺好。”

  为了防止感染和出血,那天晚上,唐由之就睡在毛泽东的外间走廊的一个沙发上。

  毛泽东睡了一小觉就醒了,唐由之随即进去。毛泽东问:“谁来了?”张玉凤说是唐大夫,毛泽东吟诗相迎:

  “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由于毛泽东的口音很重,唐由之没有听懂。于是,毛泽东叫张玉凤拿笔和纸来。毛泽东双眼隔着厚厚的纱布,摸索着,用铅笔在白纸上写开了。如同他以往的习惯,每个字都写得很大,但是,这次“盲写”的每个字都没有按行“排队”,而是斜向一方,没写几个字,就得换一张纸。一会儿工夫,就默写完了这首诗。

  毛泽东对唐由之说:“这首诗是当年鲁迅悼念杨杏佛写的。里面有你‘由之’的名字呢。”

  唐由之十分激动,说:“主席,请您送给我吧!”

  毛泽东说:“好,我给你签个字。”他欣然签下自己的名字后,把这首诗送给了唐由之。

  现在唐由之手里的是复印件,原件已经存放到了军事博物馆。

  

(二)毛主席为何放声大哭、泪流满面?

 

  手术之后,唐由之并没有立即离开毛主席,而是陪伴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唐大夫零距离接触到了毛泽东这位伟人,切身感受到了毛主席为人民服务、心系人民、热爱人民的高尚情怀。

  白内障术后不久,毛泽东就能够自己看文件看书了。

  有一天,唐由之在毛泽东的书房里陪他看书,忽然听到毛主席大哭起来,哭得浑身颤抖,哭得白发抖动,哭得满脸泪水,哭得泣不成声。

  唐由之回头一看这场景,手忙脚乱,不知道做什么好。他只见毛泽东捧着书在放声大哭,只得赶快制止:“主席,你不能哭,千万不能哭。手术眼睛要哭坏的!”这一次,毛主席哭了好长时间才平静下来。

  到底毛主席看到了什么,才会如此伤心,以至于哭这么长时间?

  唐由之发现毛泽东读的是一首词《念奴娇·登多景楼》。

  按照我郭一平的理解,是这首词中这样几句话引发毛泽东痛苦难抑。这首词开篇写:“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多景楼”,现在还有,就在江苏镇江市北固山甘露寺内。面临长江,景点众多,所以叫多景楼。

  这首诗是南宋的爱国诗人陈亮写的。南宋统治者各自为私计,不敢出兵打仗、收复中原大片河山。陈亮曾多次向皇帝上书,要求北伐中原,目的不仅没有达到,反而两次遭到诬陷进过大牢。这与历史上曾经出现的南北朝是同一种情况。陈亮便以这首词借古讽今。

  这首词大意是:“登楼极目四望,不觉百感交集,可叹自己的这番心意,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够理解呢?镇江一带的山川形势极其险要,简直是鬼斧神工。这样险要的江山却不被当作进取的依托,而是都看成了天设的南疆北界。镇江北面横贯着波涛汹涌的长江,东、西、南三面都连接着起伏的山岗。这样的地理形势,正是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足以与北方强敌争雄的形胜之地。六朝的旧事,原来全不过是为少数私家大族的狭隘利益打算罢了!”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这最后一句,无疑牵出了暮年毛泽东的无限感慨。毛主席担心,他走后,有些人不顾百姓死活,只为“门户私计”。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写了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就是《毛泽东:忧患百姓忧患党》。毛主席一是担心,他走后,党会不会变质,党的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会不会一心一意为自己谋私利,使得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丢掉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本色,最终被人民所抛弃;他又担心,广大老百姓会不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重新回到解放前的苦难岁月,他和他的一家人,以及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会不会白流。

  为人民服务,贯穿了毛泽东的一生。这种“服务”是生命的付出,用生命实践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毛泽东不仅自己是为人民服务的典范,而动员全家人参加革命,牺牲了一家六位亲人。毛泽东不仅自己一家用生命实践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还教育了几代共产党人“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牺牲”,从而为人民赢得了国家政权,完成了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任务。

  前三十年,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最高信仰,是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他以为人民服务的风范,带动了好的官风,从而带动了好的民风。毛泽东的前三十年,正气如虹,干部清廉,县委书记们几乎人人都是焦裕禄,社会上学雷锋之风自发而起,风起云涌。

  以上就是真实的毛泽东,真实的毛泽东时代。决不能歪曲和污蔑。

  

(三)王震将军遗言:一有机会,就要为老人家讲点公道话

 

  中科院副院长李慎明曾在开国上将王震身边工作十多年。

  他回忆说:东欧剧变后,王震几天吃不下饭,常常是坐在饭桌前低头不语。家人和工作人员劝他:“人是铁,饭是钢。”劝他时,他常常不语。其中一次,他抬起头对我说:“在六、七十年代,毛主席(看到党内一些干部官僚主义,脱离群众)曾几次当面对我讲,‘王震呀,这样下去,搞不好,会有千百万人人头落地哩!’那时候,我楞是不信,以为是老人家在吓唬我们。现在,我信了。”

  苏东剧变后的一天,一家杂志社的几位编辑来拜访时,王震对他们说:“现在,血淋淋的事实已经向我们证明,政权夺取了,还可能丢失。毛主席至少比我们早看五十年。”

  王震还交待李慎明说:“马克思主义从此要进入受难的时代。党内和社会上对毛主席原有的误解很难消除,还会产生新的误解。要最终解决这些问题,主要还是要靠将来历史与社会实践的检验和回答。你们要坚定刚毅地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一有机会,就要为老人家讲点公道话。”

  王震的意思是说:毛主席走后,许多人并不知道真正的毛泽东,毛泽东是实实在在的为人民服务的,一旦有机会,要为毛主席说些公道话,驳斥那些不实之词,还原真正的毛泽东!

  2013年7月,李慎明受湖南省委之邀作报告,会场共1700多人。在报告中李慎明说:“搞垮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最直接、最便捷、最有效、最省力、最省钱的办法,就是攻击这个国家的领袖。诺大一个苏联的垮台,就是先把斯大林然后把列宁完全抹黑了。在中国,他们也照此办理,首先攻击毛主席,然后攻击周总理。我个人认为,毛泽东不仅属于20世纪,而且更属于21世纪、22世纪。毛泽东不仅属于中国,同时也属于世界。毛主席去世后,国内外敌对势力泼在他身上的脏水太多太多了。老人家走了,他无言。但我们每个活着的人,要首先为老人家讲点公道话。”

  听了李慎明的讲话,在场的不少人热泪盈眶,有些老同志当场放声大哭。

  李慎明总结说:“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采取肯定或者否定的问题,决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和命运的问题。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东欧和苏联等一大片社会主义国家的剧变,无一不是从否定斯大林开始,进一步否定列宁,否定马克思主义,最后否定社会主义的一切而达到全面崩溃的。殷鉴不远,值得我们铭记和警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