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的四种泪水(二):为友情而流泪

2020-01-15 09:39:3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报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1·与最要好的同学分道扬镳而流泪

  只要说到毛泽东风华正茂的学生时代,就一定会提到萧子升。因为毛泽东、蔡和森、萧子升三个同学,当时是湖南第一师范有名的尖子生,被称为“一师三杰”。他们三个知根知底,生活上相互关心,亲如兄弟,又志同道合。他们三个1918年倡导筹建了旨在“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新民学会,学会最终发展到八十名成员,大多数成员后来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如毛泽东、何叔衡)以及早期领导人(如蔡和森、蔡畅、向警予、罗迈、夏曦等)。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在残酷的革命中牺牲了,蔡和森于1931年因叛徒出卖,牺牲于广州军政监狱,年仅36岁。

  1917年暑假,毛泽东邀约萧子升外出游学,他们各自带着雨伞和布包就出发了。布包里有一套换洗衣服、毛巾和文房四宝。他们每到一地,就走访学校、商店、寺庙、贫苦农民、大户人家等,进行社会调查,帮他们写对联或写信,接受其馈赠作路费。他们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游学了长沙、宁乡、宁化、益阳、沅江五个县,行程900多华里。一路上,他们像乞丐一样,有时在沙滩上露宿,有时在大树下过夜。通过广泛的社会考察,从中了解到了当地的历史、地理、民族风情和社会动态。毛泽东写下的游学笔记,同学们争相传阅,赞叹他们“身无分文,心忧天下!”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现状,关注民生苦难,毛泽东把他的游学笔记整理成通讯,在湖南的《通俗日报》上发表。

  为救国济民,1919年萧子升、蔡和森等同学留学法国后,毛泽东经常给萧子升写信,留存至今的就有12封,有的长达数千言,有时隔两天就写一封。遗憾的是,在如何“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方法上,开始他们三个都认为要采取“温和革命”、“呼吁革命”、“无血革命”的办法进行。但两年后,蔡和森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即“武装革命”的理论。而萧子升则坚持主张“温和革命”,并希望毛泽东支持他的观点。谁知毛泽东也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坚决支持蔡和森“武装革命”的主张。1921年3月,萧子升回到长沙同毛泽东面谈,但谁也说服不了谁。直到这年7月他们有事外出,相约一起搭船从长沙出发,在船上继续争论。

  萧子升回忆说:“那是最后一个夜晚,我们同床而睡,一直谈到黎明,毛泽东一直劝说我加入共产党,他说,如果我们全力以赴,不要一千年,只要30年至40年的时间,共产党就能够改变中国。”

  毛泽东认为,要改造中国,必须进行政治改造,实现劳动人民的当家作主,仅靠办书店、办教育是不行的。萧子升却坚持“温和革命”反对武装革命。两个情同手足的好同学从此就各奔东西了。两人都流下了伤心的泪水。萧子升后来在他的回忆录中说:“我们的谈话弄得两人都很伤心,甚至潸然泪下。”

  萧子升在武汉下船,而毛泽东则继续航行去了上海。萧子升后来说:多年之后我方才知道,那次毛泽东去上海,是为了参加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4年萧子升回国,任国民党北平市党务指导委员、《民报》总编辑、中法大学教授、国立北京大学委员兼农学院院长、华北大学校长及国民政府农矿部次长、国立历史博物馆馆长等职。大陆解放后,随国民党政府去台湾,后来又到法国、瑞士。晚年定居乌拉圭。萧子升比毛泽东小几个月,两个好同学1976年同年去世,毛9月9日,萧11月24日。萧子升在乌拉圭出版过《我与毛泽东行乞记》。

  2·为特委错将恩人当敌人杀害而掉泪

  1929年1月,湖南省委派人给毛泽东转送来一份中共“六大”文件。文件的第十条规定:土匪式的团体联盟,仅在武装起义前可以适用,武装起义后宜解除其武装,并严厉地镇压他们。他们的首领应当做为反革命首领看待,均应完全歼灭。特委要红四军把原井冈山的绿林好汉王佐、袁文才秘密灭掉。而王佐此时已是红四军的参谋长,袁文才也早就加入了共产党。没有他们红军就不可能在井冈山建立革命根据地。毛泽东对朱德、陈毅说:“是他们帮我们在井冈山站稳了脚跟,我们才有今天的局面,绝不能把他们同一般的土匪首领等同起来。”朱德说:“这个文件太主观了!”陈毅骂道:“简直是乱弹琴!”但最后特委的人还是把他们两个诱骗到永新县杀害了。毛泽东得知消息后,痛恨交加,流着泪对领导层的干部说:“杀错了!杀错了!特委的人做了蠢事,国民党反动派做不到的事,我们的人反倒帮他们做到了!”

  3·抱着为救自己而牺牲的警卫员痛哭流涕

  1935年6月的一天,红军军委纵队翻越到二郎山附近的甘竹山,在半山腰休息时,几架敌机从东南方向飞过来,向红军丢炸弹,一颗炸弹正好落在毛泽东身边,警卫班长胡昌保眼疾手快,猛地将毛泽东推到一边,就在这一瞬间,炸弹响了,胡昌保被炸得满身鲜血,昏死过去。毛泽东抱起小胡,连连呼喊,很久,胡昌保才微微睁开眼:“主席,您受伤没有?”毛主席说:“没有,小胡,我很好!”胡昌保嘴角放心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在毛泽东的怀里永远地安息了。毛泽东搂着胡昌保的遗体,泪水长流......

  4·舍不得卫士长离开相拥大哭

  李银桥在毛泽东身边做了15年警卫工作,他回忆说:“离开主席时,我哭了。主席也哭了,是抱着我哭的。他坐在床上,我站在床前。他把我揽入怀里抱紧了哭。他讲了很多动情的话。他还说‘你走了,我这里就不要卫士长了。你在这里干得长是因为我们合得来,你就是我最后一位卫士长。’”

  由于长期同毛泽东相处,李银桥对毛泽东的了解比很多人都要细致,他对毛泽东的敬仰和爱戴,是深入骨髓的。毛泽东也早已把李银桥当成了亲人,他流着泪对李银桥说:“我死了以后,你要每年到坟头上去看一次啊……”

  每当想起毛主席的这句话,李银桥的泪水就哗哗流淌!

  5·为周总理鞠躬尽瘁泪流满面

  1976年1月8日,为国为民无私奉献了一生的周恩来总理,鞠躬尽瘁了!毛泽东听着讣告,慢慢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不一会儿,闭着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一直流到脸颊。14日,工作人员为毛泽东念周恩来的悼词清样,他一边听,一边失声痛哭。他没说一句话。

  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回忆说:每到关键时刻,毛主席总是把重任托付给周总理,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毛主席当面赞美过总理的话。秘书张玉凤说:听到总理病逝,问他参不参加追悼会,主席说:我走不动了。说罢,眼角泪水长流。

  1936年之前,周恩来一直是毛泽东的上级,毛泽东成了主要领导人之后,周恩来对他的忠诚程度,千古罕见!重庆谈判期间,为了毛泽东的安全,毛泽东要吃的饭菜,他先尝一口;毛泽东要走的路线,他先走一遍。毛泽东对周恩来,知根知底,情同手足。新中国成立后,每当毛泽东要周恩来挑大梁时,周恩来总是说:“不行,不行。主席你是了解我的,我不是帅才,理理家还可以,做不了帅。”毛泽东离不开周恩来。直到1974年筹备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周恩来已身患绝症,毛泽东还是认为周恩来是政府总理的不二人选,他提名说:“总理还是我们的总理”。

  美国国务卿基辛格非常敬仰中国总理周恩来,他是这样写道:“周恩来是我在60年来的公职生涯中遇到过的最有魅力的人。他个子不高,风度翩翩,目光炯炯,表情丰富。他能以他的智慧和能力压倒谈判对手,能凭直觉猜到对方的心理活动。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担任总理差不多22年,与毛泽东共事已有40年。他已成为毛泽东为之规划宏图的人民群众之间重要的纽带。他把毛泽东的远大理想化为具体计划。同时,他还因为给毛泽东的过激之处降温——至少是在毛泽东满腔豪情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这么做——而赢得了很多中国人的感激。两位领导人的个性也不大相同。在任何聚会中,毛泽东总是以其气势令举座注目,而周恩来则给人带来光明和温暖。毛泽东的满腔豪情会让反对者慑服,而周恩来会以其智慧力求以理服人或以智取胜。毛泽东说话尖锐犀利,周恩来说话鞭辟入里。毛泽东喜欢将自己看作哲学家,周恩来则自认擅长行政管理或谈判。毛泽东致力于加快历史前进的速度,周恩来则善于乘时乘势。他常说,舵手必须懂得怎样驾驭风浪。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各自的身份令人一目了然,不仅是因为级别的高下,更是因为周恩来对毛泽东总是恭恭敬敬。”

  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关系,美国记者斯诺用了一个最为贴切的词——“共生”。他们相辅相成地合作了一生,周恩来是毛泽东不可或缺的“另一个我”。无论时代怎么变化,在中国这块大地上,依然是:写不尽的毛泽东,说不完的周恩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