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主席:一个“打鬼”的大英雄

2020-06-01 08:11:37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耿来意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人苦“鬼”久矣!

  自古鬼行天下,人不能敌,闻听鬼字就害怕,只有“敬鬼神而远之”。

  司马迁在《史记》里讲了个西门豹治邺的故事:西门豹被派到邺这个地方当县官,发现这个地方人烟稀少,老百姓过得又很穷苦,后来调查得知,“苦为河伯娶妇,以故贫。”地方上那些掌管文教的乡官、政府官员跟巫婆们串通一气,胡说为河伯娶老婆,聚敛钱财,强抢民女,戕害人命,导致“人家有好女者,恐大巫祝为河伯取之,以故多持女远逃亡。”西门豹听了很是生气,于是心生一计,在那些坏人再次“送女河上”的时候,他借故让大巫婆们禀报河伯“更求好女”,先后把大巫婆、大巫婆的三个徒弟、管文教的乡官扔进河里,又让参与其中的政府官员去河里向河伯禀报,这些人早吓尿了裤子,“皆叩头,叩头且破,额血流地,色如死灰。”从此,再也没有人敢说给河伯娶老婆这档子事了。

  可见“鬼”这种东西,就象河伯,只不过是一个人造的东西。

  可惜“鬼”常有,西门豹不常有。“鬼”一直在恐怕着人们,它的群体在不断扩大,有名头的,没名头的;天上的,地下的;山洞里的,海水里的;中国的,外国的。无奇不有,光怪陆离;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一个《西游记》的妖魔鬼怪,就让一个孙大圣忙得晕头转向,昨天降了一个妖,今天捉了一个魔,明天不知道哪个鬼在等着呢。

  更至近代,“鬼”事日重,压得中国人喘不过气来了。

  1950年10 月 3 日 晚上,毛主席在中南海怀仁堂观看西南各民族文工团、新疆文工团等联合演出歌舞。他的好朋友柳亚子即席赋词《浣溪沙》一首:“火树银花不夜天。弟兄姊妹舞翩跹。歌声唱彻月儿圆o 不是一人能领导,那容百族共骈阗?良宵盛会喜空前。”随后,毛泽东步其韵奉和一首,题名《洗溪沙·和柳亚子先生》: “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人民五亿不团圆。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在这首和词中,毛主席用了“百年魔怪舞翩跹”来形容近代以来的中国,自鸦片战争之后,魔怪们在中国如入无人之境,成了它们跳舞的一方天堂了,随之带来的,是亿万中国人仿佛进入了人间地狱,苦不堪言,过着五百年来最苦的日子。

  1927年三月,毛主席在湖南对那里的农民运动进行了考察,他列举了农民在农民协会领导之下做的十四件大事,其中第七件是“推翻祠堂族长的族权和城隍土地菩萨的神权以至丈夫的男权”,他总结出统治中国人民的四大封建宗法制度:

  “中国的男子,普通要受三种有系统的权力的支配,即:(一)由一国、一省、一县以至一乡的国家系统(政权);(二)由宗祠、支祠以至家长的家族系统(族权);(三)由阎罗天子、城隍庙王以至土地菩萨的阴间系统以及由玉皇上帝以至各种神怪的神仙系统——总称之为鬼神系统(神权)。至于女子,除受上述三种权力的支配以外,还受男子的支配(夫权)。这四种权力——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

  毛主席讲述了农民挑战神权的种种壮举:

  “许多地方,农民协会占了神的庙宇做会所。一切地方的农民协会,都主张提取庙产办农民学校,做农会经费,名之曰‘迷信公款’。醴陵禁迷信、打菩萨之风颇盛行。北乡各区农民禁止家神老爷(傩神)游香。渌口伏波岭庙内有许多菩萨,因为办国民党区党部房屋不够,把大小菩萨堆于一角,农民无异言。自此以后,人家死了人,敬神、做道场、送大王灯的,就很少了。这事,因为是农会委员长孙小山倡首,当地的道士们颇恨孙小山。北三区龙凤庵农民和小学教员,砍了木菩萨煮肉吃。南区东富寺三十几个菩萨都给学生和农民共同烧掉了,只有两个小菩萨名‘包公老爷’者,被一个老年农民抢去了,他说:‘莫造孽!’在农民势力占了统治地位的地方,信神的只有老年农民和妇女,青年和壮年农民都不信了。农民协会是青年和壮年农民当权,所以对于推翻神权,破除迷信,是各处都在进行中的。……菩萨是农民立起来的,到了一定时期农民会用他们自己的双手丢开这些菩萨,无须旁人过早地代庖丢菩萨。共产党对于这些东西的宣传政策应当是:“引而不发,跃如也。”菩萨要农民自己去丢,烈女祠、节孝坊要农民自己去摧毁,别人代庖是不对的。”

  毛主席在考察中也不忘向农民宣传破除迷信,他向农民摆事实,讲道理:

  “信八字望走好运,信风水望坟山贯气。今年几个月光景,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一齐倒台了。难道这几个月以前土豪劣绅贪官污吏还大家走好运,大家坟山都贯气,这几个月忽然大家走坏运,坟山也一齐不贯气了吗?土豪劣绅形容你们农会的话是:‘巧得很啰,如今是委员世界呀,你看,屙尿都碰了委员。’的确不错,城里、乡里、工会、农会、国民党、共产党无一不有执行委员,确实是委员世界。但这也是八字坟山出的吗?巧得很!乡下穷光蛋八字忽然都好了!坟山也忽然都贯气了!神明吗?那是很可敬的。但是不要农民会,只要关圣帝君、观音大士,能够打倒土豪劣绅吗?那些帝君、大士们也可怜,敬了几百年,一个土豪劣绅不曾替你们打倒!现在你们想减租,我请问你们有什么法子,信神呀,还是信农民会?”

  农民们听毛主席的话,都笑起来了。

  1919年7月14日,毛主席为了倡导世界革命和人类解放的新思潮,创办了《湘江评论》,在创刊号里,他号召人们:“什么不要怕?天不要怕、鬼不要怕、死人不要怕、官僚不要怕、军阀不要怕、资本家不要怕。”在当天刊载的《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文中,他揭示了陈独秀被捕的原因:

  “现在的中国,可谓危险极了。不是兵力不强财用不足的危险,也不是内乱相寻四分五裂的危险。危险在全国人民思想界空虚腐败到十二分。中国的四万万人,差不多有三万九千万是迷信家。迷信神鬼,迷信物象,迷信运命,迷信强权。全然不认有个人,不认有自己,不认有真理。这是科学思想不发达的结果。中国名为共和,实则专制,愈弄愈糟,甲仆乙代,这是群众心里没有民主的影子,不晓得民主究竟是甚么的结果。陈君平日所标揭的,就是这两样。他曾说,我们所以得罪于社会,无非是为着‘赛因斯’(科学)和‘克莫克拉西’(民主)。陈君为这两件东西得罪了社会,社会居然就把逮捕和禁锢报给他。也可算是罪罚相敌了!”

  毛主席走上了用革命的手段改造中国的道路,用革命的手段驱“鬼”的道路,向着盘踞在中国的魑魅魍魉们发起了勇猛的冲锋。

  1948年,驱“鬼”大业即将告成了,用毛主席的话说:“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那些大鬼小鬼们纷纷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大谈起和平来了。这年12月30日,毛主席为新华社撰写了一篇新年献词,用农夫和蛇的故事对人们进行告诫,要求将革命进行到底,他说:

  “这里用得着古代希腊的一段寓言:‘一个农夫在冬天看见一条蛇冻僵着。他很可怜它,便拿来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那蛇受了暖气就苏醒了,等到回复了它的天性,便把它的恩人咬了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伤。农夫临死的时候说:我怜惜恶人,应该受这个恶报!’外国和中国的毒蛇们希望中国人民还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死去,希望中国共产党,中国的一切革命民主派,都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怀有对于毒蛇的好心肠。但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真正的革命民主派,却听见了并且记住了这个劳动者的遗嘱。况且盘踞在大部分中国土地上的大蛇和小蛇,黑蛇和白蛇,露出毒牙的蛇和化成美女的蛇,虽然它们已经感觉到冬天的威胁,但是还没有冻僵呢!中国人民决不怜惜蛇一样的恶人,而且老老实实地认为:凡是耍着花腔,说什么要怜惜一下这类恶人呀,不然就不合国情、也不够伟大呀等等的人们,决不是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像蛇一样的恶人为什么要怜惜呢?究竟是哪一个工人、哪一个农民、哪一个兵士主张怜惜这类恶人呢?确是有这么一种“国民党的自由主义人士”或非国民党的“自由主义人士”,他们劝告中国人民应该接受美国和国民党的‘和平’,就是说,应该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残余当作神物供养起来,以免这几种宝贝在世界上绝了种。但是他们决不是工人、农民、兵士,也不是工人、农民、兵士的朋友。”

  毛主席自信地宣称:“几千年以来的封建压迫,一百年以来的帝国主义压迫,将在我们的奋斗中彻底地推翻掉。”

  一唱雄鸡天下白!

  然而,驱“鬼”容易灭“鬼”难,要彻底解决“鬼”的问题,并不能象“毕其功于一役”那样简单。大鬼没有了,还有小鬼;明鬼没有了,还有暗鬼;旧鬼没有了,还会滋生新鬼。新中国建立后,依然面临着与“鬼”斗争的大任务。

  比如“鬼”会通过文艺的形式表现出来。

  1957年3月,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期间,毛主席指出:

  “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 但是,这种批判,应该是充分说理的、有分析的、有说服力的,而不应该是粗暴的、官僚主义的,或者是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的。”

  他在同文艺界代表谈话时,对文化遗产的继承问题,他说:

  “关于继承文化遗产问题,我并不赞成牛鬼蛇神,可以让它演出来,批评一下。文化遗产中有许多毒素和糟粕呢!对一些传统剧目过去我们禁了几年,别人有些反感,现在开放了, 也可以批评,但批评要说理。一些有牛鬼蛇神的戏,看看也可以,我们看的《 封神演义》 不是牛鬼蛇神吗?社会上有牛鬼蛇神,剧本里有也不稀奇。中国人不一定很相信鬼,演来看看也没有什么可怕。许多青年都不懂什么是牛鬼蛇神,让他们看看也不要紧。拿个更好的东西来代替它当然很好,但还拿不出来,就让它演吧!对牛鬼蛇神,戏是看,鬼不一定相信。放一下就大惊小怪,这是不相信人民,不相信人民有鉴别的力量。不要怕。”

  中国的鬼族里面,有一种叫做“瘟神”,祸害中国人不浅。其中的血吸虫病,毛主席说它“所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任何一个或几个帝国主义。八国联军,抗日战争,就毁人一点来说,都不及血吸虫。除开历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一万万人受疫的威胁。是可忍,孰不可忍?”当他从《人民日报》上读到浙江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病的消息,禁不住“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照,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写下了《七律二首·送瘟神》:

  其一:“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位无奈小虫何!千村薛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

  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他还总结道:

  “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

  当然,更多的还是“鬼化”的人,神化故事里的鬼再怎么法力无边,也只不过是人类想象出来的,于人并无太大的害处,人世间,最可怕的是那些装神弄鬼的人了,这样的半人半鬼,是要害人命的。

  毛主席曾写过一首七律《读报有感》,表达了一种无所畏惧的英雄气慨:

  “反苏忆昔闹群蛙,喜看今日大反华。恶煞腐心兴鼓吹,凶神张口吐烟霞。神州岂止千里恶,赤县原藏万种邪。遍寻全球侵略者,惟余此处一孤家。”

  中国曾经的恶鬼多了去了,我们都不怕,还怕你个群蛙不成?

  1959年4月15日,毛主席在第16次最高国务会议上说:“我看要奋斗下去,什么威胁我们都不怕。……不要怕鬼,你越怕鬼,你就不能活,他就要跑进来把你吃掉。我们不怕鬼,所以炮击金门、马祖。这一仗打下去之后,现在台湾海峡风平浪静,通行无阻,所有的船只不干涉了。”这年的5月6日,他在会见苏联、匈亚利、保加利亚、朝鲜、越南等11个兄弟国家的党政、工会、文化、妇女、教育、新闻等访华代表团以及这些国家的驻华使节时,关于鬼,他这样说:

  “世界上有人怕鬼,也有人不怕鬼。鬼是怕他好呢,还是不怕它好?中国的小说里有一些不怕鬼的故事。我想你们的小说里也会有的。我想把不怕鬼的故事编成一本小册子。经验证明鬼是怕不得的。越怕鬼就越有鬼,不怕鬼就没有鬼了。有狂生夜坐的故事。有一天晚上,狂生坐在屋子里。有一个鬼站在窗外,把头伸进窗内来,很难看,把舌头伸出来,头这么大,舌伸得这么长。狂生怎么办呢?他把墨涂在脸上,涂得像鬼一样,也伸出舌头,面向鬼望着,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望着鬼,后来鬼就跑了。今天世界上鬼不少。西方世界有一大群鬼,就是帝国主义。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也有一大群鬼,就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反动派。……我们的策略是使亚洲、 非洲、拉丁美洲的劳动人民得到一次教育,使这些国家的共产党也学会不怕鬼。”

  1959年5月10日,毛主席会见民主德国人民议院访华代表团,又提到了鬼:

  “不要怕鬼,鬼是这样的,越怕它,它就越多;不怕它,它就没有了。你们德国文学中有无这种材料,说明有人怕鬼,有人不怕鬼?……中国小说里有一些不怕鬼的故事,我想你们的小说里也会有的。我想把不怕鬼的故事、小说编成一本小册子。……马列主义教我们别怕鬼。资本主义这个鬼确有其事,不过不要怕,希特勒是大鬼,蒋介石这个鬼也不小,在他以前还有袁世凯、满清皇帝等鬼。”

  毛主席对编写这本不怕鬼的小册子非常重视,安排给了时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和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何其芳。他想通过这本书,启发和号召人们天不怕、地不怕、鬼不怕,大鬼、小鬼、新鬼、旧鬼都不怕,不信天、不信地、不信神,团结一心干社会主义。1960年3月14日,毛主席让叶子龙给何其芳打电话,催问选编《不怕鬼的故事》的进展情况。1961年1月4日,毛主席同何其芳谈话,对何其芳为《不怕鬼的故事》一书写的序言提出修改意见,他说:

  “除了战略上藐视,还要讲战术上重视。对具体的鬼,对一个一个的鬼,要具体分析,要讲究战术,要重视。不然,就打不败它。你们编的书上,就有这样的例子。你可以再写几百字,写战术上重视。序言改好之后,再送我看看。”

  1961年1月23日,毛主席审阅何其芳《<不怕鬼的故事〉序》,对这个序言作了多处加写:

  “难道我们越怕‘鬼',‘鬼'就越喜爱我们,发出慈悲心,不害我们,而我们的事业就会忽然变得顺利起来,一切光昌流丽,春暖花开了吗?”

  “这本书从一九五九年春季全世界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修正主义组织反华大合唱的时候,就由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着手编辑,到这年夏季即已基本上编成。那时正是国内修正主义起来响应国际修正主义、向着党的领导举行猖狂进攻的时候,我们决定将本书初稿加以精选充实,并决定由我写一篇序。一九六0年底,国际情况起了很大变化,八十一个共产党和工人党在莫斯科举行了代表会议,发表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反动派、反对修正主义的声明。这个‘不怕鬼'的声明使全世界革命人民的声势为之大振,妖魔鬼怪感到沮丧,反华大合唱基本上摧垮。但是读者应当明白,世界上妖魔鬼怪还多得很,要消灭它们还需要一定时间,国内的困难也还很大,中国型的魔鬼残余还在作怪,社会主义伟大建设的道路上还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本书出世就显得很有必要。当着党的八届九中全会于一九六一年一月作出了拥护莫斯科会议声明的决议和对国内政治、经济、思想各方面制定了今后政策,目前条件下的革命斗争的战略战术又已经为更多的人所了解的时候,我们出这本《不怕鬼的故事》,可能不会那么惊世骇俗了。”

  审改完序言,毛主席意犹未尽,当天下午,又约何其芳谈话。他对何其芳说:

  “你写的序言我加了一段,和现在的形势联系起来了。你这篇文章原来政治性就很强,我给你再加强一些。我是把不怕鬼的故事作为政治斗争和思想斗争的工具。”

  他建议何其芳对序言再增加几句,讲半人半鬼。他说:

  “半人半鬼,不是走到人,就是走到鬼。走到鬼,经过改造,又会走到人。”

  何其芳根据毛主席的建议,增加了这样几句:“还有一种‘半人半鬼’的人,他们不是被改造为完全的人,就会走到成为完全的‘鬼’。当着他们还是‘半人半鬼’的时候,他们的反动的一面也会同其他‘鬼类’一样总要为祟,总要捣乱。”

  第二天,毛主席再次审阅何其芳修改后的序言,作出批示:

  “付印前,请送清样给刘、周、邓、周扬、郭沫若五同志一阅,询问他们是否还有修改的意见。 出书的时候,可将序文在《红旗》和《人民日报》上登载。另请着手翻成几种外文,先翻序,后翻书。序的英文稿先翻成,登在《北京周报》上。此书能在二月出版就好,可使目前正在全国进行整风运动的干部们阅读。”

  1961年2月,《不怕鬼的故事》面世了,毛主席做起了“义务推销员”,多次在外交场合向外国友人推介。1962年1月3日,他在会见日本禁止原子弹氢弹协议会理事长安井郁时说:“日本人民大胆起来了,不怕鬼了,就是说,不怕美帝国主义这个鬼了,不怕岸信介这个鬼了,不怕池田这个鬼了,日本人民的斗争信心加强了。我们出了一本书叫《不怕鬼的故事》。”还说要每人送他们一本。1月14日,他在会见由部长会议副主席凯志莱齐率领的阿尔巴尼亚政府经济代表团时说: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天是塌不下来的。过去河南有个小国叫杞国,那里的人怕天塌下来,杞人忧天,不该怕的他也怕。我们出版了一本书,叫《不怕鬼的故事》,有英文版和法文版,你们看过吗?如找到英文版和法文版的可以送给你们。这是第一本这样的故事书,很有意思,那里面说帝国主义是大鬼,×××是半人半鬼,××是个鬼,别的鬼还没有谈到,那是1959年春天编的嘛!”

  1961 年 10 月 25 日,郭沫若写了一首《七律·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给毛主席,诗是这样写的:“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咒念金箍闻万遍,精逃白骨累三遭。千刀当刷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教育及时堪赞赏,猪犹智慧胜愚曹。”

  1961年11月17日,毛主席会见参加苏共二十二大后途经北京回国的印共总书记艾地,谈起了赫鲁晓夫对敌人讲和,对自己人不讲理,搞非斯大林化。有感而发,作《七律·和郭沫若同志》: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1961年12月26日,毛主席听取中央工作会议各组讨论汇报,他说:“要告诉我们的外交人员,不管所在国的政府是否反动,一概不搞颠覆活动。苏联就是搞窃听、造谣、收买、干涉、颠覆、撤退专家、断绝关系,一共总有七八种,我们一概不搞。赫鲁晓夫怕鬼,越怕鬼,就有鬼。他们欺软怕硬,应该是欺硬怕软。《西厢记》上讲惠明和尚,有几段唱词,里面有:‘我从来欺硬怕软,吃苦辞甘’,共产党人就应该这样。‘强凌弱,众暴寡”,从来不得人心嘛。”

  1963年8月1日,毛主席看到“南京路上好八连”的事迹后写下《杂言诗·八连颂》其中写道:“全军民,要自立。不怕压,不怕迫。不怕刀,不怕戟。不怕鬼,不怕魅。不怕帝,不怕贼。奇儿女,如松柏。上参天,傲霜雪。”

  敢同恶鬼争高下,是毛主席作为一个革命领袖的高贵品质,在中国历史上,他为中国人民解除神权封建宗法统治做出了独一无二的贡献,他领导人民“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他号召人们“造反有理”,他呼吁人民“打倒阎王”,他砸烂了几千年来套在中国人民脖子上的神权枷锁,把一班众鬼神以及半人半鬼的“鬼化”的怪物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在国际上,他荡除了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对鬼的迷信,为他们提供了敢于向强大的帝国主义这头怪兽斗争的精神武器,他就象降妖伏魔的孙大圣,奋起千钧棒,澄清万里埃。

  “鬼”是要打的,扫帚不到,他就不走。过去老百姓贴门神,口中念念有词:“门神门神骑红马,贴在了门上守住家。门神门神扛大刀,大鬼小鬼进不来。”这是不管用的,还是要百鬼缠身,世代受鬼怪压迫之苦。

  1973年8月2日,毛主席会见青年时代的朋友、美籍华人李振翩和夫人汤汉志,他说:“我们的目的是打倒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各国反动派,帮助各国人民起来革命。我是个共产党员,目的就在于打倒帝修反。”当李振翩说起现在中国人地位提高了、在国外也觉得被看得起一些了时,毛主席说:

  “其原因之一就是中国赶跑了日本帝国主义。第二就是打败了美国的走狗蒋介石,他跑到台湾去了。再就是派志愿军到朝鲜,打败了美国人。”

  毛主席说:“共产党人如果怕鬼,那就不像样子了。”

  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时期,都会有“鬼”跳出来,这是不由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鬼也有,外鬼也有,它跳出来就要为害人民,为害国家,毛主席曾说自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还说对牛鬼蛇神要进行“多次扫除”。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打“鬼”之路任重而道远,每当“恶煞腐心兴鼓吹,凶神张口吐烟霞”的时候,人们就会想起毛主席,因为他是人民的钟馗,他是一个“打鬼”的大英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