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从纪念热潮中回看毛主席“晚年的错误”——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7周年

2020-12-29 10:58:4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曾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在毛泽东主席诞辰127周年之际,各种纪念活动再掀热潮。一个著名的媒体人也撰写了纪念文章,加入了纪念大军的行列。但他在文章中再次提醒大家,说晚年的毛泽东主席犯了错误,“每次写毛泽东我都会提这样一笔”。这是一个时期党内标准的说法,也是社会上相当流行的说法。

  对毛泽东主席的评价,是功是功、过是过呢?是功大过小,瑕不掩瑜,三七开呢?还是功过相当,功不抵过呢?是在纪念他丰功伟绩的同时,吸取他错误的深刻教训,更好的前进呢?或是提醒他的错误,牢记他的教训,避免犯类似的错误呢?或是突出他的问题、将他钉上历史的耻辱柱上呢?还是再次强调他的错误,划清与他的界线,切割与的联系呢?甚或是摒弃他的路线,开辟自己的道路,标榜自己的正确呢?

  此种争论,自毛泽东主席逝世后,至今没有停止。几十年来,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不同社会群体,不同年龄人群,发表了无数的看法和观点。

  02

  1980年8月,邓小平在《答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问》中说:“他在一生的后期,特别在‘文化大革命’中是犯了错误的,而且错误不小,给我们党、国家和人民带来许多不幸。……由于胜利,他不够谨慎了,在他晚年有些不健康的因素、不健康的思想逐渐露头,主要是一些‘左’的思想。有相当部分违背了他原来的思想,违背了他原来十分好的正确主张,包括他的工作作风。这时,他接触实际少了。他在生前没有把过去良好的作风,比如说民主集中制、群众路线,很好地贯彻下去,没有制定也没有形成良好的制度。”邓小平又说,“毛泽东的错误是从五十年代后期开始的,比如说,大跃进是不正确的。……1962年,毛主席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自我批评。但毕竟对这些教训总结不够,导致爆发了‘文化大革命’。”

  1981年6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毛泽东晚年的错误作了总结和评价,主要的观点如下:

  在一九六二年九月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同志把社会主义社会中一定范围内存在的阶级斗争扩大化和绝对化,发展了他在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斗争以后提出的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的观点,进一步断言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和企图复辟,并成为党内产生修正主义的根源。一九六三年至一九六五年间,在部分农村和少数城市基层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虽然对于解决干部作风和经济管理等方面的问题起了一定作用,但由于把这些不同性质的问题都认为是阶级斗争或者是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在一九六四年下半年使不少基层干部受到不应有的打击,在一九六五年初又错误地提出了运动的重点是整所谓“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意识形态领域,也对一些文艺作品、学术观点和文艺界学术界的一些代表人物进行了错误的、过火的政治批判,在对待知识分子问题、教育科学文化问题上发生了愈来愈严重的左的偏差,并且在后来发展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导火线。

  一九六六年五月至一九七六年十月的“文化大革命”,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这场“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的。他的主要论点是: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已经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单位的领导权已经不在马克思主义者和人民群众手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它有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门都有代理人。过去的各种斗争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实行文化大革命,公开地、全面地、自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上述的黑暗面,才能把被走资派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这实质上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以后还要进行多次。这些论点主要地出现在作为“文化大革命”纲领性文件的《五·一六通知》和党的九大的政治报告中,并曾被概括成为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从而使“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一语有了特定的含义。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这些左倾错误论点,明显地脱离了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轨道,必须把它们同毛泽东思想完全区别开来。决议又说:“‘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03

  毛泽东主席的“晚年的错误理论”和“文革的错误实践”,对应的是邓小平同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中国改革开放的市场经济建设,这是“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伟大历史转折的起点基点。其间,从反对个人崇拜,突破理论禁区,到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毛泽东也从“神坛”上走了下来,成为凡夫俗子,其理所当然地成为翻过的历史一页。

  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匪夷所思的是,毛泽东主席从来没有远离中华大地,中国人民从来没有忘记毛泽东主席,怀念他纪念他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而且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缅怀热度持续升高。是怀旧念旧吗?是怀古悠思吗?绝大多数的人和他非亲非故,相当多的人和他素昧平生。这是古今中外十分罕见的思想文化奇观。以至于成为今天中国社会不得不面对的思想文化问题,也是当今中国共产党不得不认真思考的社会问题。

  其实,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譬如,近年来人们一再提起抗美援朝战争,就是对近年来美国对中国种种蛮横无理、打压欺压、挑衅威胁行径的必然反弹。事实上,人民群众一二再、再二三地缅怀毛主席,就包括对他老人家“晚年错误”的再思索再认识。面对当今中国社会面临的困局迷局,回望建国以后毛泽东主席的忧思远虑,“文化大革命”提出的想要解决的一系列问题,还存在吗?解决了吗?毛泽东主席“晚年的错误”是一纸决议能够定性的吗?是能够永远不变的定论吗?

  04

  改革开放四十年了,文化大革命开始五十四年了,文化大革命结束四十四年了,毛泽东主席逝世都四十四年了,这个案都翻了几十年了,时间的跨度足够长了,历史的空间足够广阔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足够丰富了,如何穿越时空的迷雾,人民群众已经以实际行动重新思考和重新认识了毛泽东主席“晚年的错误”。中国共产党要有足够的勇气,面对这一历史难题,不要离人民群众越来越远,和人民群众的感情越来越淡。

  这是新时代保证改革开放行稳致远、沿着正确轨道前进必须面对的重大理论课题,也是应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必须解决好的重大问题。

  05

  这位媒体人的怀念是在人民群众、社会舆论怀念毛主席的热潮、大潮内,力求顺应社会、融入民众的表现,但却刻意提醒大家注意毛泽东主席“晚年的错误”,意在坚持某些结论,给怀念毛主席的热潮里泼盆冷水,降降温,让人们不忘记毛主席“晚年的错误”,以毛主席的错误彰显某些的正确。

  但总感觉这是忤逆民意,逆社会潮流而动的。是不能与时俱进、思想僵化的表现,是“两个凡是”的思维模式。纪念毛泽东主席的社会热潮,某些群体、某些集团、某些阶层不舒服不痛快是必然的,但站在人类历史的新高度,深刻地反思自身的问题,或许不会最终走向人民群众的对立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