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人民民主专政的创新与历史教训

2020-12-28 16:14:23  来源: 百韬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九六六年五月七日毛泽东给林彪的信,即著名的“五七指示”,反映了毛泽东的一种新政治理想。在笔者看来,五七指示是一个全新的政治思路,主要是林彪在军队实践的,对这种大学校模式,林彪有无把他作为全国的政治模式来考虑是不清楚的,但从九大前后军队的主导性来看,林彪未必无此想法。如果把军队大学校模式上升到全国性政治模式,却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创新,彻底摆脱了政党政治模式。

  但是,后来的实践中,由于各种原因,毛放弃了这一全新的政治思路,又回到了列宁主义立场,成立了作为文革时期临时权力机构的革命委员会。这是毛继巴黎公社的政权形式、十月革命创建的苏维埃政权形式和我国一九四九年新中国建立的政权形式之后,又一次关于无产阶级政权形式的尝试。它和大民主一样是这次文化大革命的创造,同样都是很有研究价值,很有历史意义的。或许它们的价值,要到50年后,才能逐渐显现出来。

  最早的“三结合”是在《黑龙江省红色造反者夺权斗争的基本经验》里提出的,即坚决依靠被夺权单位内部的左派力量,团结省委内部执行毛主席正确路线的主要负责人和军队主要负责人。

  随后,周恩来在审阅《红旗》杂志社论稿《必须正确地对待干部》向毛泽东转送这篇社论稿时写道:“这篇社论很重要,很及时,我看写的还不错。提议在党、政、军、文碰头会上讨论一次再发表。”在社论稿第二部分“革命干部和广大革命群众相结合”中的三段文字旁,周又划了竖线并批示:“在这一部分,可以把地方上的三结合和机关内部三结合加以解释和阐明。”

  毛阅后批道:“退总理:同意你的意见,讨论后再发表,并把三结合的思想写进去。再则,以后重要社论都应这样做。”

  根据两位领袖的指示,社论加写道:“经验证明,在需要夺权的省、市,必须建立'三结合'的临时权力机构。这种'三结合'的临时权力机构,由真正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群众组织的负责人、人民解放军当地驻军的代表和革命领导干部组成,在需要夺权的工矿企业,也必须建立由革命干部(领导干部、一般干部、技术人员)、工人代表(老工人、青年工人)和民兵代表组成的'三结合'的临时权力机构。在需要夺权的党政机关,则必须实行革命领导干部、革命的中级干部和革命群众相结合的原则。这样,才能形成一个有代表性的、有权威的领导班子,率领广大革命群众,胜利地完成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夺权的战斗任务。”

  一九六七年三月七日,毛在审阅《红旗》杂志社论稿《论革命的“三结合”》时,在稿中写下两段话:“在需要夺权的那些地方和单位,必须实行革命的'三结合'的方针,建立一个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无产阶级权威的临时权力机构。这个权力机构的名称,叫革命委员会好。”“从上至下,凡需要夺权的单位,都要有军队或民兵参加,组成'三结合'。不论工厂、农村、财贸、文教(大、中、小学)、党政机关及民众团体都要这样做。县以上都派军队代表,公社以下都派民兵代表,这是非常之好的。军队代表不足,可以暂缺,将来再派。”

  毛根据这种原则一个省(市)一个省(市)地研究解决问题,待到条件成熟后,再成立革命委员会。一九六八年三月,即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毛在审阅和修改两报一刊社论稿《革命委员会好》时,对“三结合”作了如下总结:“革命委员会的基本经验有三条:一条是有革命干部的代表,一条是有军队的代表,一条是有革命群众的代表,实现了革命的三结合。革命委员会要实行一元化的领导,打破重叠的行政机构,精兵简政,组织起一个革命化的联系群众的领导班子。”从这个总结里可以看出,革命干部在“三结合”里的地位被凸显出来,为以后的变化奠定了基础。

  张春桥持掌市委大权后,把这次夺权自比为巴黎公社、十月革命,把全市的政权机构叫新上海人民公社。后来,他了解到毛主席将要组建北京人民公社,又把“新上海公社”改为“上海人民公社”。毛经过深思熟虑,把张春桥叫去,问了一系列问题:“如各省市都叫人民公社,那国务院叫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叫什么?是不是也要改成中华人民公社呢?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是否叫中华人民公社主任或者叫社长?”还问:“如果叫公社,党怎么办呢?党放在哪里?”这是提问,又是商榷,说明毛当时确实考虑过国家政权和国家名称的创新问题。从他把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称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北京人民公社宣言起,他就在考虑新生的政权如何继承巴黎公社的历史经验和永恒的原则。马克思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时指出,无产阶级绝不能接受资产阶级的现成的国家机器,而必须把它彻底打碎。社会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政权在正确路线下要更新,就不能把原有的政权“彻底打碎”,只能是部分打碎。公社的原则要发扬,公社的名称需思量。毛还是回到现实,寻找新政权的恰当名称。他说:“还是叫革命委员会。”张春桥回到上海,于二月二十四日把“上海人民公社”改为“上海市人民革命委员会”。从此,革命委员会就成为新政权的名称。

  随着各级党组织的相继建立和恢复活动,毛决定改变由军队干部控制地方政权的问题。一九七一年八月,他在南巡中指出:“如果地方党委已经决定了的事,还拿到部队党委去讨论,这不是搞颠倒了吗?”于是,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根据毛泽东的建议,中共中央军委发出命令,八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对调,原担任所在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的大军区司令员到新的军区后,均不再担任该省的革命委员会主任,所空缺的地方革命委员会主任由地方干部出任。这时的“三结合”就变为“老、中、青三结合”。

  虽然革命委员会仅仅是临时权力机构,但也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学说的重要发展,是我们研究无产阶级专政的最好借鉴。

      (百韬网刘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