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主席晚年究竟错了没有?!

2020-12-28 16:43:0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jyk_123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0年12月26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诞辰127周年,各种各类官方媒体一如既往地装聋卖傻、死寂一片;各种各类红色左翼网站则一如既往地高歌猛进纪念自己心目中的人民领袖,全国各地底层劳动人民也一如既往地自发组织到有毛主席塑像的馆舍、广场缅怀自己的领袖,如此冰火两重天的情景,难免让人感慨万分,思绪万千。

  不过,让人稍微有点欣慰的是那些不怀好意的官媒再也不向往年那样故意在主席诞辰或忌日之际居心叵测地发表一些“蛋炒饭”或者“熏腊肉”之类的极度恶心人的文章;那些心理腌臜之徒也不敢再跳将出来大肆污蔑、抹黑人民的领袖。我们那位还没有扯清“小头说大头的小头有问题,大头说小头的大头有问题”恼人纠纷的总编同志也很有心地写了一篇纪念毛主席的文章,但他发文的目的似乎不在纪念毛泽东主席丰功伟绩上,而似乎把重点放在“毛泽东在晚年也犯了一些错误,同样值得我们记得。”这一点上。

  毛主席晚年究竟有没有犯严重错误?

  一位美籍华人说:“我没有经历过文革,但我有自己的判断法:文革是整走资派的,也就是整干部的,目的是防止修正主义复辟,防止人民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如果否定了文革,没有出现资本主义大面积回潮现象,干部队伍变好了,就说明文革错了;如果否定了文革,出现了资本主义疯狂复辟,干部队伍变坏了,那就说明文革对了。”如此判断非常简单可靠。

  曾几何时,在山西的黑砖瓦窑里,1000多个21世纪的奴隶在暗无天日里劳作着,神情木讷、衣不遮体、食不饱腹,没有任何工钱,每日还被不停地打骂着,践踏着,其中最小的一个才8岁呵。一位诗人愤怒地写下:“将8岁孩子沦为奴隶的人,将8岁孩子沦为奴隶的国度,必受天谴,必遭报应,而报应或已来临,或终将不远!”

  曾几何时,我们看到同胞乌央央一大片跪倒在“高丽棒子”石榴裙下的膝盖,看到了从“富士康”大楼顶一个个飞身跃下的死魂灵,在“造不如租、租不如买、一包就灵、一股就灵”的口号下,多少国有企业被贱卖,多少工人下岗失业,多少穷庙富方丈;我们引进了大量的外资,可是我们的脊梁却弯了,膝盖却变软了。

  曾几何时,在深圳的血汗工厂里,黑心的资本为了肮脏的利润,用金钱挑翻、捅穿了一道道消防盾牌,于是来自全国各地87条鲜花般的生命就永远成了他乡的孤魂野鬼,也烧出了那部扬汤止沸的《劳动法》。

  曾几何时,资本早已经撕下温情默默的面纱,已经不再满足于“995”、“996”、“007”、“886”这些极限榨取剩余价值的初级原始积累方法;不再满足于与权力相互勾兑,把全国的地价和房价炒破了天,让底层劳动人民掏光6个钱包30多年买不起一套房;不再满足于用大数据和先进算法掏空普通劳动者的口袋,而把充血的红眼睛瞄准了几捆捆大葱和几筐筐水果的流量,全然不顾底层劳动人民的死活。

  曾几何时,嚣张的权力与黑心资本勾肩搭背,公检法沦为资本和权贵的看家护院,甚至打手。于是花甲老人在自己家中酣睡时被拆迁的挖掘机隆隆掩埋进轰然倒塌的废墟里,再也看不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阳;正在茁壮成长的禾苗被迫不及待地圈地的推土机推得七零八落,鲜活的生命戛然而止;一个个沙霸、水霸、电霸、车霸、路霸、矿霸,以及一个个黑恶势力、宗族势力的背后无不影影绰绰地高擎着一个个“警伞”、“法伞”;一个个“藏猫猫死”、“喝凉水死”、“盖被子死”在神州大地上不停地离奇上演着,健壮的生命在那些牢头、狱吏的手中咋就那么脆弱,转瞬即逝?!

  曾几何时,我们从“孙小果”们的“亡者归来”看到了云南省公、检、法、司、狱五根擎天巨柱摇摇欲坠;我们从邓世平老师16年深埋操场不见天日,到李尚平老师18年死不瞑目看到了低层劳动所渴望的正义是多么的艰难曲折;我们从“高莺莺”们的“被辱而亡”,到“邓玉娇”们的“拔刀奋起”看到了原来在中国大地美丽也是一种错,甚至是一场场不期而遇的旷日持久的灾难。

  曾几何时,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把罪恶的黑手伸进了公帑,大肆疯狂地攫取:陕西省原省委书记赵正勇贪腐金额7.17亿元;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贪腐金额17.88亿元;广东省中山市原市长李启红贪腐财富26亿;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贪腐财物合计28亿;原铁道部长刘志军总计贪腐40多亿;前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张曙光贪腐财富总计186亿3716万元;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前副院长张家慧与其丈夫刘远生共同贪腐财富超过200多亿元…被权力的春药熏醉的口袋咋就永远填不满呢?!

  曾几何时,全世界无不惊诧: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军委主席居然多年战斗在“敌人的心脏里”,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苏荣…

  毛主席晚年究竟错了没有?这个结论不应由“人民富豪”们去评判,不应由高喊“农民无用论”的公知们去评判,不应由高喊马云为“马爸爸”的小资们去评判,也不应由描绘“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童话的人去评判,而应由时间、历史、实践和人民去评判。

  周恩来总理曾经深情的对薄一波说:“一波呵!有好几次我们都觉得主席错了,可后来事实证明主席是对的,又有那么几次,我们又觉得主席错了,但最终实践又证明主席是对的,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怀疑过主席”。

  苏联、东欧巨变后,王震将军发自肺腑地说:“现在,血淋淋的事实已经向我们证明,政权夺取了,还可能丢失。毛主席至少比我们早看了五十年!”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货比货要扔,人比人能气死人。从湖南湘潭韶山冲的人山人海到四川广安协兴镇的冷冷清清,人心向背不是很明显吗?毛主席晚年究竟错了没有?这个答案不是很明确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