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面对绝境重重的长征路,毛泽东为何还能像观光旅游一样乐观?

2021-01-14 09:23:33  来源: 栩然说   作者:栩先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1

  话说我读大学时,有段时间做过家教,期间发生的一件小事让我至今还在回忆。

  当时教的是个小女孩,她还在上小学,有次辅导她功课时,她满是期盼的给我说:“我真羡慕红军啊,他们那时候真好玩。我现在爸爸妈妈管得严,也没带我去哪里玩过......”

  红军?好玩?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红军怎么好玩了?”

  原来,小女孩当天的语文课,学的就是毛主席的《七律·长征》这首诗词。

  她指着里面的两句诗词“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说:“你看,红军去金沙江玩过了,又去大渡桥玩过了,一路长征去了好多地方,又能爬雪山,又能过草地,多好玩啊!”

  “噗嗤!”我忍不住笑出声来,在我看来,红军长征是经历了巨大的磨难,克服了天大的困难,牺牲了众多的同志才成功的,简直是人类的奇迹啊!

  怎么在小姑娘看来,红军长征就成了组团观光旅游了?

  只是,面对这个天真无邪,还未经世事的小姑娘来说,我该怎么解释呢?给她讲非常复杂的近代史?讲中国当时内忧外患的社会现状?

  关键是,对于她这个年龄和阅历来说,越说越糊涂啊。

  好吧,那就不说了,让她沉浸在“长征很好玩”的想法中吧,当她长大了,有了足够的社会阅历了,就会知道真相。

  大学毕业十多年后,我已经有了七八年的创业经历,有一天想起了这件好笑的事情,就想多回味一下,于是又翻开了毛主席的诗词《七律·长征》,突然猛地一怔......

  “只等闲”、“腾细浪”、“走泥丸”、“云崖暖”、“尽开颜”......字里行间里,你能感受出一丁点的苦逼、煎熬、磨难、悲伤的情绪吗?至少我丝毫没有感受出来,反而真的很像是毛主席以游山玩水的心情写的“旅行札记”。

  也许,当年那个小女孩才是对的,在毛泽东看来,红军长征真的是组团旅游,真的很好玩。

  可是,红军长征路上明明就是九死一生、磨难重重的啊,到底为什么在如此绝境之下,毛泽东却如此乐观、越挫越强?

  2

  在这里,如果谁简单的用“革命大无畏精神”、“乐观主义精神”之类的言辞来解释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因为他只是站在历史情景之外看历史,根本没有融入进去。

  试想一下,假如你就在这个情景里,甚至就在长征的红军队伍里,每天面临的都是追击、炮火、饥饿、疲惫、寒冷、伤病、危险甚至死亡,你还会用简单的“革命大无畏精神”、“乐观主义精神”这些不痛不痒的话来解释当事人的内心吗?

  长征的红军战士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也会有喜怒哀乐,也会有担忧和恐惧的心情。

  除非你已经完全融入进去了,全程经历过了,还是可以用这些大道理来总结。这样的话我会对你竖起大拇指,并对你说俩字——佩服!

  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发现那些大道理、心灵鸡汤大多数没用,因为那些话触碰不了内心。

  假如你前方要独自走一段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的道路,我用大道理告诉你不要怕,你就真的不怕了吗?

  假如你马上就要走进决定前途命运的高考考场了,我用大道理告诉你不要紧张,你就真的不紧张了吗?

  假如你第一次离开父母到外地长期生活,我用大道理告诉你不要舍不得熟悉的环境,你就真的就舍得了吗?

  ……

  如果真的有人不害怕、不紧张、能舍得,那他绝对不是靠大道理说服自己的,而是他的内心一定发生了什么与其他人不一样的东西。

  那么,在绝境重重的长征路上,毛泽东为何还跟观光旅游一样的乐观呢?一定是他内心发生了什么。

  想来想去,最直接的答案是他在自己内心的“长征”路上,打胜了内心的“持久战”。

  我们知道,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一文中驳斥了“亡国论”和“速胜论”,预见我们终将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但需经过一个长期、艰难、曲折的过程。

  但这里说的“持久战”并非指外在的“抗日持久战”,而是指毛泽东内心的“持久战”,他也驳斥了“失败论”和“速胜论”,也相信经过一个长期、艰难、曲折的内心“长征”后,终将取得胜利。

  不仅仅是毛泽东,其实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段“长征”的路,都会产生“持久战”,这注定是一个长期、曲折、艰难的过程。

  相信每个人在做一些选择和决定时,都经历过这样的感受,那就是内心有两种互相矛盾的力量在来回拉扯,让人纠结不已:

  当你内心一个声音说“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时,另一个声音却说“外面的世界有太多的陌生性、不确定性,太危险了”;

  当内心的一个声音说“人生如果不冒险,不经历千回百转、跌宕起伏,那就太没意思了”时,另一个声音却在说“我想要稳定、安逸的生活”;

  当内心的一种声音说“我要追求我梦想中的生活”时,另一种声音却在说“那太渺茫了,太遥远了,太累了”;

  ……

  如果说外在的“抗日持久战”持续了8年的话,那么我们内心的“持久战”往往会持续一生。

  如果说外在的“长征”只需要走一年、两年,那么我们内心的“长征”往往要走一辈子。

  3

  长征时的红军,面临着重重的困难。我们人生的“长征”中,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

  那么试问一下,“困难”二字应作何解释?

  所谓“困难”,其实就是我们认为搞不定的事,或者认为要花很大力气才能搞定的事,总之不能轻松搞定。

  既然它来源于内心的“认为”,那么外在的困难实际上就是内心的投射,它来源于我们内心的“持久战”。

  事实上,老天一直很公平,我们遇到的困难其实与自己的能力级是相匹配的。

  换句话说,你有多大的能力,就会遇见多大的困难。

  比如说,你在小学一年级时,考试遇到了一道难题,你之所以认为困难,是因为你目前的能力还不足以轻松搞定,只有你做对了,考试合格了,才能升入二年级。

  当你二年级时,再回看一年级时的那个难题,还会认为它是困难吗?当然不会。

  当然,在你能力升级的时候,二年级的难题又会成为你新的困难,以此类推。

  无论是小时候,还是成年后,随着我们能力层面的一步步提升,我们遇到的困难也在一步步提升,这就像是一个“打怪升级”的过程,也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谁越能打好自己内心的“持久战”,谁的能力层级就会越快提升。

  如果我们仔细看毛泽东的人生经历,就会知道他是如何在内心打好“持久战”的,就不会再奇怪为何他的能力会提升如此之快。

  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毛泽东曾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主持工作,曾在 广州被推荐成了国民党的宣传部代理部长,同时还是国民党候补中央执行委员,相当于部级领导。

  可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的1927年,他的内心就有两种互相矛盾的力量在来回拉扯:

  内心的一个声音,告诉他已经有了到手的荣华富贵,更重要的是有年轻的妻子和三个尚且年幼的儿子,怎么忍心舍弃?

  内心的另一个声音,告诉他处于危急关头的共产党在召唤他,解放全中国的远大梦想和使命在驱动他,怎么可能放弃?

  显然,二者不可兼得,这注定是个极其痛苦的抉择。

  当他走出湖南长沙杨板仓的家,前往安源组织秋收起义时,他就已经在这场内心的“持久战”中做出了选择,取得了胜利。

  后来历史的进程也表明,这一次分别,是他与妻子的永别。

  当他再次见到大儿子时,已是19年后;

  当他再次见到二儿子时,二儿子已因幼年在上海流浪被警察殴打,导致大脑有了严重的后遗症;

  当他再次见到三儿子时......对不起,三儿子早在幼年时就已经失踪了,他再也没有见到过三儿子。

  但从另一个方面说,正是当时他下了决断,那份原本拉扯他内心的力量才会消失,他的能力才会进一步升级,进入下一步挑战性更强的“持久战”。

  这也是为什么,即使在万里长征的路上,毛泽东也能越挫越强,因为他已经打胜了内心的“持久战”。

  成长,就必然伴随着痛苦。

  谁受到的痛苦越多,谁下决断得越快,谁成长得就越快,老天很公平。

  4

  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发现能成为领导者的人,不是力气最大的那个人,不是最聪明的那个人,也不是最高、最帅的那个人,而是内心最坚定的那个人。

  领导者内心坚定,就会把这样的信念传递给团队中的每个人。即使团队里有人内心动摇或者产生迷茫、畏难情绪,只要有领导者在后面坐镇,成为团队里的“定海神针”,他就会重拾坚定的内心。

  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就像蜂群里的蜂王一样,即使不做具体的工作,也是团队的精神核心,离开他不行。

  比如《西游记》里的唐僧,他一路上好像并没做什么具体的事,只是骑在白龙马上不停的提醒目标:去西天拜佛求经。如此而已。

  但细细品味,唐僧虽不负责具体的事务,却是团队里内心最坚定的那个人。

  当孙悟空一犯错误就耍猴脾气时,当猪八戒一遇到困难就说分行李时,当沙僧一声不吭挑着担子跟着走时,只有唐僧一次一次的提醒目标、指引方向。

  显然,长征路上红军队伍里的“定海神针”就是毛泽东。

  对于广大农民内心的“持久战”来说,毛泽东是他们内心坚定的根本保证。

  早在1925年国共合作期间,毛泽东因养病回到了故土韶山,当时他就意识到了农民群体的思想束缚亟待解绑,他对妻子杨开慧说:

  “中国最苦的就是农民,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干却吃不饱、穿不暖,受尽了欺压。

  如果连中国的农民都改变了,那中国何尝改变不了呢?

  农民不是天生的麻木,天生的逆来顺受,只是被几千年的封建枷锁给桎梏了。如果我没走出韶山这片土地,我也和他们一样,认为现有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既然我都可以改变,他们为什么不能?”

  于是,毛泽东、杨开慧二人就在自家的毛氏宗祠开办了“韶山农民夜校”,为家乡父老们剖析封建制度对农民的禁锢,引导大家冲破思想束缚,用自己的双手打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之后,毛泽东又在广州开办了农民运动讲习所,并主编了《农民问题丛刊》。

  如果说农民的思想被蒙蔽了,那么毛泽东就是他们思想的启蒙者;如果说还有农民的内心产生过拉扯、纠结和动摇,那么毛泽东就是他们思想道路上的灯塔。

  若问整支农民队伍里内心“持久战”的胜利保证是谁?毫无疑问,是毛泽东。

  正因为如此,他才是整支队伍的领导者。

  甚至对于红军将领内心的“持久战”来说,毛泽东也是他们内心坚定的根本保证。

  在井冈山“反围剿”斗争的时期,在土地革命初期,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无数人都在彷徨、迷茫、悲观,找不到方向,不仅是普通的红军战士,甚至红军将领们的内心都产生过拉扯、动摇,他们的心中都盘旋着一个问题:“共产党的未来在哪里?”

  就连林彪都不禁在问:“红旗到底还能扛多久?”

  毛泽东严厉批评了林彪的悲观态度,并写下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给全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结尾,毛泽东如此写道:

  “所谓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快要’二字作何解释,这点是许多同志的共同的问题。

  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

  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

  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此后,每当红军战士的内心出现“持久战”,产生迷茫、畏难情绪时,都会读一读毛泽东写的文章,看完便会将悲观情绪一扫而空。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没有梦想的人会被有梦想的人领导,小梦想的人会被大梦想的人领导,内心不坚定的人会被内心坚定的人领导。

  5

  也许,对于毛泽东来说,万里长征还真的是组团观光旅游,因为他的早已打胜了自己内心的“持久战”。

  也许,对于毛泽东来说,哪怕天大的困难也不是困难,在其他人出现悲观、畏难、消极情绪的时候,他却总能从中找到乐趣,乐此不彼,在逆境中越挫越强。

  为此,他曾豪迈的说:“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无论是与天奋斗、与地奋斗还是与人奋斗,其都是外在的表现,而其根源就在于自己内心的“持久战”。

  要么你让内心进取的声音战胜消极的声音,此时你外在的表现是勇往直前;要么你就让内心消极的声音战胜进取的声音,此时你外在的表现是畏首畏尾。

  内心的“持久战”到底是何方取胜?决定权在于你自己。

  那么,如何打胜自己内心的“持久战”呢?

  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下定决心,做出抉择。

  我们的内心之所以有两种力量拉扯,我们之所以纠结,是因为我们面临了至少两种选择,我们在利弊之间拿捏不定。

  只要下定了决心,做出了抉择,那些干扰的内心力量就不会再影响到我们。

  就像是毛泽东,当他下定决心“武装夺取政权”、“将革命进行到底”时,其他一些干扰的内心力量自然会消失,在打胜自己内心的“持久战”之后,他当然就可以以乐观的精神面对困难,以观光旅游的心态面对磨难重重的长征。

  谁能打胜自己内心的“持久战”,谁就会成为自己行动的主人;

  谁能成为其他人内心“持久战”的根本保证,谁就能成为这些人的领导者。

  每个人内心都不缺乏力量,也不缺乏资源,缺乏的只是一个内心的引路人。只要这个引路人能带领大家激发内心动力,化解内心阻力,那么外在的一切困难都会烟消云散。

  为此,毛泽东又语重心长的说:“思想这个领地,你不占领,其他人就会占领。”

  要想占领别人的思想,必须先占领自己的思想。

  只有自己有足够的力量打好内心的“持久战”,才能有足够的力量占领别人思想的领地,让别人打好其内心的“持久战”。

  毛泽东在《工农兵三字经》的开篇便写道“天地间,人最灵”,只要占领了人的思想,那么外在的战争就必将取得胜利。

  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段“长征”要走,这是其他人无法取代的;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面临着两种力量的来回拉扯,这时我们也要面对内心的“持久战”,这也是其他人无法取代的。

  我们经常在外界谋求资源、寻找方法、寻求他人的帮助,这些当然重要,但也只能起到一些辅助作用。真正重要的,是如何处理好自己的内在,如何在内心的“长征”中打好自己的“持久战”。

  我们每一个人,如何才能像毛主席一样越挫越强呢?这个问题我们需要问自己的内心,那是一种信念,是一种乐观:

  “任他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