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对社会主义革命理论的发展——评《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混乱?》

2021-02-18 10:21:4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迎春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网站上发表的《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混乱?》(以下简称《文章》)的文章说:“向社会主义方向发展,又不能不利用商品货币经济,所以,这就成了既非马克思讲的社会主义产品计划经济,又非商品经济最高形态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理论上的混乱由此产生。”其实,在毛泽东那里没有这种理论上的“混乱”,他面临的问题是社会主义存在不存在阶级斗争、两条道路斗争?斗争的主要对象是谁?怎么斗争?产生两条道路斗争的经济根源何在等?他回答了这些问题,创立了继续革命理论,从而发展了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

  一、从实际出发不存在所谓的理论上的“混乱”

  《文章》说:“为什么我国理论界一直在长期争论,是否应该坚持社会主义和是否应该发展商品经济并允许价值规律调节作用的存在?”

  在毛泽东那里根本就不存在这种理论上的“混乱”,他面对的事实就是存在商品经济的社会主义。

  毛泽东坚信马列主义,坚信历史发展的方向是共产主义社会。早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他就指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必须分两步走,其第一步是民主主义的革命,其第二步是社会主义的革命,这是性质不同的两个革命过程。”(《毛泽东选集》第二卷 第665页)新中国建立前夕,他又明确指出:“中国革命在全国胜利,并且解决了土地问题以后,中国还存在两种基本的矛盾。第一种是国内的,即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第二种是国外的,即中国和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毛泽东选集》第四卷 第1433页)1952年他进一步指出:“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国内的主要矛盾。”(《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第65页)这是从矛盾的论述方法,指明我国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毛泽东坚信共产主义社会是历史发展的方向。

  社会主义在马克思、恩格斯时期只是一种观念、理论,还不是现实生活;共产主义有时与社会主义是一个概念。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250页)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中所说的“社会主义”,就是《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共产主义”。这里的“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是同一个概念。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一文中提出了:“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21页)后人把从资本主义社会转变为共产主义社会的革命转变时期,或者叫“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称之为社会主义,这样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才区别开来。

  新中国建立时,社会主义的苏联已经有几十年的发展历史,当时的苏联就存在着商品经济,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理论上的混乱。《文章》说:“向社会主义方向发展,又不能不利用商品货币经济,所以,这就成了既非马克思讲的社会主义产品计划经济,又非商品经济最高形态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理论上的混乱由此产生。”毛泽东一向都是以事实为出发点,而不是以马克思的某些具体论断作为出发点。马克思、恩格斯当年设想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不存在商品经济的理论,对于毛泽东来说已不是什么理论问题。《文章》所谓的“理论上的混乱”,是有些人把马克思、恩格斯当年对于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具体设想作为出发点,与现实社会对比而造成的,是一种教条主义的思想方法。毛泽东坚持实事求是的方法论,在他那里根本就不存在这种理论上的“混乱”。

  二、所谓的“三阶段论”

  毛泽东正式确认的阶段是:“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时间)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册 第196页)这是对于马列主义的继承和发展,根本不存在“三个阶段”的理论。

  毛泽东在总结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时期的经验的过程中有过很多探索。以上的结论是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发表的。《文章》不采用这个阶段论,却说:“毛主席----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进一步提出一个不发达阶段和发达阶段的社会主义划分问题。这就使共产主义社会由马克思原来设想的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的两段论变成了三段论,即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相当于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的共产主义。这个三段论实际上只适用于后发的社会主义国家(此点仍需讨论)。如果做一个比喻,这个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相当于全国解放前被资本主义包围着的各个根据地政权,其内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经济了,但也还不是完全的社会主义。”《文章》突出“这个‘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相当于根据地政权’下,‘内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义经济’。”

  《文章》说:“有人说我们现在还处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这就在理论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讨论空间,即我们当初的社会主义改造是否搞早了?还是需要巩固一段新民主主义秩序?”“刘是主张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的,所以在实践中压制社会主义因素的产生和发展,而毛则因势利导,利用政治上的优势加快了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进程。这两种态度和方法那个更好、更正确?这就己经不是理论论证的问题,而是应由实践来检验的问题了。这种实践的主要内容可以集中于以下一点:毛主席的国家集体两种公有制形式和农村人民公社的体制,能否顺利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对西方发达国家的赶超?这是一个带有根本性质的检验标准。所以,对人民公社制度的否定,也就在本质上构成了是对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理论的否定。”《文章》实际上是主张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

  历史上事实是:新中国的毛泽东时期,我国的经济、文化、军事、技术、外交特别是政治领域取得了几千年历史上最伟大的成就,举世公认。这些成就是在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的革命路线指引下取得的,是在批判“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的理论指导下取得的。可见,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是科学理论,而“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是错误的理论。

  三,“补课论”的错误

  《文章》说:“现在回过头去看,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都是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后发国家,虽然通过革命手段取得了国家政权,但工业化的课还是必须要补的。”所谓的“补课论”由此产生。

  “补课论”只说要实现工业化,却掩盖在什么关系下实现工业化的关键问题。不是在公有制经济关系下实现工业化,就是在资本主义关系下实现工业化。“补课论”的错误,就在于否定生产力总是在一定生产关系下发展,掩盖两条道路斗争的事实,背叛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

  毛泽东早在建国初期就对这种错误理论进行了批判。他明确指出:“对于农村的阵地,社会主义如果不去占领,资本主义就必然去占领。难道可以说既不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又不走社会主义的道路吗?”“我们不搞资本主义,这是定了的。如果不搞社会主义,那资本主义势必要泛滥起来。”(《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第117页)

  毛泽东那里既则不存在所谓的理论上的“混乱”,也不存在“补课”的问题。毛泽东坚持实现工业化,发展生产力,但是,坚持公有制下的工业化,坚持大工业的国有化和农业的集体化。1953年就提出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即“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毛泽东选集》第五卷 第89页)总路线既包含发展生产力、实现工业化的内容,又明确指出是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关系下发展生产力。

  所谓的“补课论”的要害,就是否定过渡时期存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否定毛泽东阶级斗争为纲的革命路线,宣传修正主义的路线。

  四、有关商品经济的问题

  《文章》说:“一般来说只能有两种可能的类型:一种是回到新民主主义经济形态,回到三大改造之前。国营主导下的多种经济并存,在这一阶段,还有大部分劳动力是商品性质。另一种,特殊的商品经济,是没有资本家的资产阶级国家,是不同公有制主体之间的商品生产和交换。这时劳动力已全部退出商品交换关系。毛主席说,和旧中国比,所不同的只是所有制变更了。所以,斯大林和毛主席的商品经济,实际上是后一种,而邓的特色市场经济是前一种。”作者显然是支持“特色市场经济”理论的。

  毛泽东不仅肯定劳动力退出商品关系,而且指出商品经济关系是过渡时期复辟资本主义的经济根源。他在《关于理论问题的谈话要点》中指出:“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并强调:“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毛泽东既承认商品经济存在的必然性,同时指出商品经济是私有经济,是过渡时期复辟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

  五,“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是对于马列主义的发展

  完成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以后,我国社会就不存在剥削无产者、获得利润的资本家了。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呢?这是马列主义者要回答的新问题。毛泽东总结了国际国内的历史经验,得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是复辟资本主义的主要危险,指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三册 第487页)这是毛泽东对马列主义的发展,是继续革命理论的核心。有关毛泽东对于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我写过《漫谈毛泽东主义》,这里就不重复。

  六,《文章》作者对毛泽东理论的取舍

  《文章》作者讲了毛泽东有关社会主义阶段的观点,讲了有关商品的观点等,但是,就是不讲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的主要观点,极力回避毛泽东有关阶级斗争、走资派等重要理论。《文章》作者曾经写过一篇标题为《毛主席晚年实践绝不是“晚年错误”,而是新的飞跃》,尽管论述不够明确,但是,与《为什么理论上会出现那么多混乱》观点似乎完全对立。我赞成作者毛泽东的继续革命理论是“新的飞跃”,是对马列主义发展的观点,反对《为什么理论上会出现那么多混乱》的论断。

  附录: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张文茂 · 2021-02-08 · 来源:乌有之乡

  向社会主义方向发展,又不能不利用商品货币经济,所以,这就成了既非马克思讲的社会主义产品计划经济,又非商品经济最高形态的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理论上的混乱由此产生。

  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1.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和恩格斯的《反杜林论》中,都很明白地指出,在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的社会主义已经不存在商品货币关系,价值规律自然也就失去了发生作用的社会条件了。那时是全社会的公有制、产品经济,计划调节和按劳分配。到目前为止,真假马克思主义的区别仍然是承认还是根本否定这个人类社会的未来趋势。尽管至今人类的实践活动还没有达到这一高度,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也从来不会否认马克思对未来的没想在历史发展逻辑上的正确性。

  2.那么,为什么我国理论界一直在长期争论,是否应该坚持社会主义和是否应该发展商品经济并允许价值规律调节作用的存在?问题出在哪里?是理论上的混乱?还是实践的不成熟?我认为全部问题在于,不论是苏联和东欧,还是后来的中国,一开始都以为革命胜利后就要马上建设马克思设想的这种社会主义,或者很快向这样的社会主义过渡。我国直到58年大跃进和公社化运动时期也都是如此。错误就发生在这里,即大家都没有认识到,在当时的条件下,还不能建设那样的社会主义。当然,这也决不能等同于不能开始建设一个不发达的、或者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

  3. 现在回过头去看,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都是资本主义工业化的后发国家,虽然通过革命手段取得了国家政权,但工业化的课还是必须要补的。补课就是赶超,就是超英赶美嘛,并不一定就是补资本主义制度的课。但这种补课又离不开利用商品货币关系。这就出现了一个理论上如何解释的问题。其实,斯大林也同样遇到了这个问题,他在《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中,专门对恩格斯的话进行了解释,说还没达到恩格斯讲的社会占有全部生产资料,而是国家和集体两种所有制,所以,还要保留商品生产。

  4. 毛主席同样也遇到这个理论和实线问题。为了纠正共产风,他搬出斯大林的这本书,坚持还要保留和发展商品生产。但在理论上他又没有停留在这一点上,而是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进一步提出一个不发达阶段和发达阶段的社会主义划分问题。这就使共产主义社会由马克思原来设想的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的两段论变成了三段论,即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相当于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的共产主义。这个三段论实际上只适用于后发的社会主义国家(此点仍需讨论)。如果做一个比喻,这个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相当于全国解放前被资本主义包围着的各个根据地政权,其内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经济了,但也还不是完全的社会主义。至于这个初级阶段什么时候结束,要取决于社会主义革命在世界范围上的胜利。

  5.如果上面这个问题弄清楚了,那么,很显然,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还远远没有达到马克思原来设想的程度,还仍然处于那之前的发展阶段。正是基于此,有人说我们现在还处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这就在理论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讨论空间,即我们当初的社会主义改造是否搞早了?还是需要巩固一段新民主主义秩序?这是毛和刘最初的分歧。刘是主张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的,所以在实践中压制社会主义因素的产生和发展,而毛则因势利导,利用政治上的优势加快了向社会主义过渡的进程。这两种态度和方法那个更好、更正确?这就己经不是理论论证的问题,而是应由实践来检验的问题了。这种实践的主要内容可以集中于以下一点:毛主席的国家集体两种公有制形式和农村人民公社的体制,能否顺利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对西方发达国家的赶超?这是一个带有根本性质的检验标准。所以,对人民公社制度的否定,也就在本质上构成了是对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理论的否定。

  6. 向社会主义方向发展,又不能不利用商品货币经济,所以,这就成了既非马克思讲的社会主义产品计划经济,又非商品经济最高形态的的私人资本主义经济,理论上的混乱由此产生。斯大林称为特殊商品经济,毛主席称为公有制基础上的商品制度,邓以后又称为特色市场经济。到底与资本主义有什么区别? 一般来说只能有两种可能的类型:一种是回到新民主主义经济形态,回到三大改造之前。国营主导下的多种经济并存,在这一阶段,还有大部分劳动力是商品性质。另一种,特殊的商品经济,是没有资本家的资产阶级国家,是不同公有制主体之间的商品生产和交换。这时劳动力已全部退出商品交换关系。毛主席说,和旧中国比,所不同的只是所有制变更了。所以,斯大林和毛主席的商品经济,实际上是后一种,而邓的特色市场经济是前一种。

  7.接下来的问题是,如果向前走,那就要坚持社会主义的不断革命论,不能把初级阶段固化,而是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向更高的形态升级。固化初级阶段的经济制度,必然会陷入恩格斯所批判过的杜林的经济公社同样的尴尬。从这个角度看,习近平的新阶段和新发展理念是在向正确的方向调整。相反,如果继续向资本主义后退,则心然继续实行妥协投降的资产阶级路线,最后成为西方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附庸,被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所控制。这才是当下经济和社会全部问题的本质和焦点。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