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评述毛泽东

毛泽东在1921(一):新民学会的新生,集合在共产主义旗帜下!

2021-06-25 11:49:23  来源: 红色小兵   作者:红色小兵1226
点击:    评论: (查看)

  写在前面的话:

  1921年,一代伟人毛泽东28岁,与他共同参与中国共产党组建的15位与会者的平均年龄也是28岁。

  同样是在28年后,他代表自己亲手缔造和无数次拯救过的党,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1921,是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一年!

  1921,也是青年毛泽东立定方向,重新出发,大干实干,积极进取的一年!

  1921年元旦,一场大雪,将长沙城装扮一新,已经成立三年的新民学会内部产生了剧烈的思想分歧和价值争论。

  当然,这也预示着这个对中国近现代史影响最大的学生社团,将引来她的新生!

  毛泽东在年前给会友发出的通知里,就已经列举了“新民学会应以什么作共同目的”、“达到目的须采用什么方法”、“方法进行即刻如何着手”等12项讨论内容,要求会员提前做好研究,届时“拨冗到会,风雨无阻”。

  1月1日上午10时,大会正式开始,在讨论之前,毛泽东首先介绍法国巴黎会友对这3个问题讨论的结果:他们一致主张,新民学会应该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共同目的;对于第二个问题,用激进还是缓进的方法存在分歧;对于第三个问题,一部分会友主张建立共产党,一部分则主张实行工学主义及教育改造。

  而在长沙的会友,则有更多的思想倾向需要讨论、理清和说服。

  对于第一个问题,有人说,用“改造”不好,宜用“促社会进化”。

  毛泽东在发言中说:改良是补缀办法,应主张大规模改造。陈君主张用俄式办法,我极赞成,因俄式方法系诸路皆走不通了新发明的一条路。

  陈书农赞同毛泽东的意见,他说:“资本主义积重难返,非根本推 翻,不能建设,所以,我主张劳农专政。”

  当大多数会员倾向于用“改造”一词后,又有会员提出,改造世界太宽泛,改造中国又太小,所以叫“改造东亚”最好。

  毛泽东则认为,提出“改造东亚”则无所取义——提出“改造世界”,是用来昭示我们的主张是国际的,中国本来在世界之中,深受世界政治环境的影响,“不着眼及于世界改造,则所改造必为狭义”;又提出“改造中国”,这是我们实践主张的下手之处。

  经过一整天的讨论,1月2日,会议对第一个问题进行表决:

  有毛泽东、易礼容、陈昌、彭璜等10人主张用“改造中国与世界”。

  有5人主张用“改造世界”。

  有2人主张用“促社会进化”。

  不作表决的有2人。

  第一个问题,得到顺利解决,绝大多数人团结在了“以改造中国与世界”或“改造世界”的旗帜下。

  而第二个问题讨论——“达到目的须采用什么方法”,新民学会的会员们产生了激烈的思想碰撞和观点交锋。

  毛泽东首先在发言中,把当时世界上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归纳为五种思潮:

  一、社会改良主义(改革当下政策)

  二、社会民主主义

  三、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即俄国列宁主义)

  四、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即罗素主义)

  五、无政府主义

  如果您是一个关心社会时事和国际热点的人,那么,你也一定能从今天21世纪中国纷繁复杂的各种社会思潮中,找到当年新民学会各种争论观点的影子。

  何叔衡在发言中说,“一次的扰乱,抵得二十年的教育”,主张过激主义。

  彭璜也说:“中国国情,如社会组织,工业状况,人民性质,皆与俄国相近,故俄之过激主义可以行于中国。”

  毛泽东分别批判了其他四种错误思想,他认为:

  社会改良,这是查漏补缺的政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社会民主主义,想借用议会作为改造社会的工具,但实际上,议会通过的立法总是保护有产阶级的。

  无政府主义,否认权力,否认组织的力量,是一种极端自由主义,恐怕永世都做不到对社会的改造,只能是一种美好的幻想。

  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反对一切反抗行为,放任资本家的剥削压迫,也是不能改造社会向着更公平正义的方向发展的。

  毛泽东最后说:“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即所谓劳农主义,用阶级专政的方法,是可以预计效果的。故最宜采用。”

  陈昌听了会友的发言后,受到很大启发,转变了自己观点,表示认同布尔什维克主义。

  最后大会表决:

  毛泽东、何叔衡、陈书农、彭璜等12人表示赞成采用布尔什维克主义的。

  2人主张德谟克拉西主义(即社会民主主义)。

  1人赞成用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

  3人弃权。

  这个结果意味着,新民学会由一个学术自由讨论的社团,变成了信奉单一社会改造方案的革命组织。

  当时《湖南通俗报》主编谢觉哉,在日记中写道:“连日新民学会开会,关于主义争辩甚厉……同一学会,则以奉同一主义为宜”。

  信奉的主义统一以后,第三个“如何着手的问题”讨论就相对轻松了许多。

  新民学会的会员们,纷纷提出了研究理论、组织宣传、联络同志、筹措经费、筹办事业(办学校、书社、办报纸、办文化书社、印刷局等)和建立组织的建议。

  陈书农说:“遇有机会,宜促使实现,故有组党之必要,所以厚植其根基。”

  陈子博也说:“组党可以分为都市、乡村两方面进行。”

  毛泽东最后作总结发言说:“诸君所举各种着手办法……我都赞成”。他还提出了增加修养、建立储蓄会的建议,并被全体采纳。

  会议还讨论了会友的室家问题,拟成立“妇女成美会”,以及增进会友健康(早起、运动、节劳、戒烟酒)及娱乐(游江会、游山会、聚餐会)等问题。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新民学会的这次新年大会成果的取得,毛泽东的思想主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为,经过五四运动洗礼的毛泽东,在李大钊同志的帮助下,已经建立起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新民学会的这次大会,实质上是一次转型大会:许多会员抛弃了原来的空想社会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集合在了共产主义的旗帜下——一个带有学术性质的学生社团,从此逐渐演变信奉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团体,甚至最后直接变成了中国共产党的党团组织,成为了领导中国人民改造社会的骨干力量。

  据历史记载,新民学会的七十四个会员中,先后加入共产党的约三十一人,像毛泽东、蔡和森、向警予、易礼容、李维汉、罗章龙等,还都曾担任过党的重要领导职务。

  新民学会,为中国共产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党员,可以说,新民学会是中国共产党的“建党先声”。

  其实,这次大会之前,在毛泽东领导下,新民学会中的那些热衷于共产主义的会员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单独的秘密组织——长沙共产主义小组。

  只是,当时毛泽东没有把这件事在学会内部公开。所以,后来毛主席在填写材料时,写自己的入党时间是:1920年。

  而新民学会的其他三十多人,则选择了从事教育、科学和公益事业,并同情革命。

  只有两个人,后来成为了反 共分子。

  在这里,非常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的好友萧子升,他也是在这一次大会之后,也是在1921年,选择了与新民学会大多数会员分道扬镳。

  1921年3月,毛泽东与从法国归来的主张温和改良的萧子升发生了激烈地争论。

  萧子升说:“像刘邦和项羽那样争夺天下的争斗,就像街头顽童为争一个苹果打架斗殴一般。”

  毛泽东说:你不同意马克思的理论,多遗憾啊!

  从这句话中,我们能体会上,毛泽东当年对萧子升寄予了多大的期望。

  关于新民学会存废问题,萧子升主张保存新民学会,以无政府主义作为指导思想;毛泽东则主张解散新民学会,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其中的先进青年可以加入共产党或社会主义青年团——他们就这个问题,争论了好几个晚上,谁也没有说服谁。

  在去上海开一大的路上,在嘉兴的一个旅馆里,毛泽东始终没有忘记做萧子升的思想工作。

  毛泽东在开完一大后,兴奋地对萧子升说:“假如我们努力奋斗,再过三五十年,共产党就有可能统治中国。”

  萧子升后来回忆说:“(我们)有时竟夜长谈,忘记睡觉。在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都很伤心,甚至潸然泪下。但是,我们都以友情为重,谁也没有出口伤人。”

  毛泽东为争取萧子升做了最大的努力,他最后说:“你是跟我们走,还是要当一辈子绅士?”

  但最终,萧子升没有背叛自己的阶级,他还是去做了国民政府的农矿部政务次长,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谋取了一个管理的职位——他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萧子升是一个善人,可这一辈子做好人的“萧菩萨”,对于中国人民的进步事业并没有做出多大的贡献,而主张激烈革命的毛泽东,则彻底改变了中国!

  谁对谁错,谁是真正的“大仁大爱”,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

  这才是1921年初发生的事情!

  毛泽东在1921年,还有更大更辉煌的业绩……

  参考文献:中央文献出版社的《毛泽东传》、《毛泽东年谱》和《毛泽东文集》。

  红色小兵

  2021年6月24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