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林爱玥:重读《毛泽东年谱》(6)——社会主义是艰苦的事业!

2017-11-20 09:11:51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两天都没有写文章,一方面是确实有点累了,想歇一歇,毕竟我不过只是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水平有限,精力也有限,写来写去,肚子里就那么点东西,难免惹人笑话;另一方面,人都是有虚荣心的,阅读量和打赏数量都直线下降也多少影响了写作的热情。不过,说老实话,以上两个理由都是次要的,真正的原因是《重读<毛泽东年谱>(5):毛泽东谈“向美国学习”》一文被屏蔽让我觉得很伤心,我实在无法理解,难道国家公开发行的《毛泽东年谱》里面的内容也成了禁忌?

  当然,文章之所以被屏蔽也可能与我在文章中不负责任的点评有关。不过,既然是评论,那就肯定是有主观倾向性的,我自然不能保证我的观点都是禁得起推敲都是传递正能量的,但是,熟悉我文字的人应该都知道,我是个从不会捕风捉影更不会无中生有的人,对于不了解不清楚的事情,或者明明很了解很清楚却不能说或不方便说的事情,我都是绝对闭口不谈的,我实在无法理解,都这样了,还要我怎样?我还能怎样?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放弃,不过我也明白就算我闭嘴不说,别人也一定要说的,别人说也没关系,怕得是别人乱说胡说瞎说(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因此,与其让别人来说,还不如我来说,起码我自信我的立场站得会比很多人稳点。老实说,重读《毛泽东年谱》,很大程度上我并非为了自己,因为对《年谱》中的内容我就算谈不上非常了解,但起码也是比较理解的,我之所以坚持重读,更多的还是想通过重读的方式让更多战友了解一个真实的毛泽东一段真实的共和国的前三十年历史,这就是我重读《毛泽东年谱》的最大动机。《毛泽东年谱》一定程度上回答了当下的很多问题,难免会让有些人认为有“影射”的嫌疑,不过,就我个人来说,我并没有什么“借古讽今”的爱好,相反,我是“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这一论断的忠实追随者,因为在我看来,无论是前三十年还是后三十年,都是共和国历史的一部分,否定了任何一个三十年,都是事实上否定了共和国的历史。

  不过,即便如此,又有什么用呢?古人讲“宁鸣而死,不默而生”,道理大家都懂,却很难做到。但是,不管多难做到,总要有人去做,因为真相一旦被扼住喉咙,谣言就会大行其道,当舆论场上正能量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必然是负能量的横行无忌,也正因为如此,再艰难,也惟有坚持了。

  1957年3月7日晚上 在中南海颐年堂召集普通教育工作座谈会。

  1、毛泽东说:社会主义是艰苦的事业。我们以后对工人、农民、士兵、学生都应该宣传艰苦奋斗的精神。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之前国民党留下来的摊子实在太烂,甚至烂到钉子、肥皂、煤油都叫“洋钉”、“洋皂”、“洋油”,可见烂到什么程度,要想一下子改变中国积贫积弱的面貌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虽然经过了将近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国的民生状况依然比较艰难,百姓的生活状况改善也比较有限,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开始搬出孔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的说法来攻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今天依然有人在这么做)。这句话如果有人不理解的话,我给解释一下,大意就是说,你不是说你社会主义制度有优越性吗?怎么搞了半天还是“贫且贱”呢?可耻啊可耻!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面对这种说法,毛泽东只用一句“社会主义是艰苦的事业”就堵住了质疑者的嘴。毛泽东的这句话很明白了,意思就是我们不该将社会主义理解为理所当然的享受,而且还应该做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要吃苦,还要受罪的思想准备,因为“社会主义是艰苦的事业”。

  回过头看,毛泽东的这句话并非是推脱之词,无论是社会的发展还是民生的改善,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直至今天,我们依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并将长期处于,这就是中国的基本国情,这就是中国的基本现实,是无法超越的。

  社会主义是艰苦的事业,这句话即便在今天听来依然如黄钟大吕般振聋发聩。不想吃苦将来就要吃更多的苦,不想受罪将来就要受更多的罪,如果打下江山就想着升官发财就想着快活享受,那么,周期律将不可避免。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是艰苦的事业”一句话教育了群众教育了党,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了“八荣八耻”,恩,说到底两者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1957年3月8日晚上 在中南海颐年堂召集文艺界座谈会。

  2、毛泽东说:鲁迅不是共产党员,他是了解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他的杂文有力量,就在于有了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我看鲁迅在世还会写杂文,小说恐怕写不动了,大概是文联主席,开会的时候讲一讲。这三十三个题目,他一讲或者写出杂文来,就解决问题。他一定有话讲,他一定会讲的,而且是很勇敢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不怕什么的。

  1957年3月10日下午 在中南海颐年堂召集新闻出版界座谈会。

  3、毛泽东说:有人问,鲁迅现在活着会怎么样?我看鲁迅活着,他敢写也不敢写。在不正常的空气下面,他也会不写的,但更多的可能是会写。

  有种说法叫“如果建国后鲁迅还活着,那他‘要么闭嘴,要么在监狱里’”,毛泽东这段话就是对这种无耻说法的最有力的反驳。毛主席曾说过,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应该做到“五个不怕”,而鲁迅虽然不是共产党员,但无疑是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因此,在毛泽东看来,如果鲁迅还活着,他一定会写,而且“大概是文联主席”。

  短短两天内,毛泽东两次提到鲁迅,肯定是因为当时围绕鲁迅“要么闭嘴,要么在监狱里”之类的言论非常多,使得毛泽东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觉得很有必要说说这件事了。其实当时的一些人和今天的一些人造谣说鲁迅“要么闭嘴,要么在监狱里”倒不是因为怀疑鲁迅是否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的勇气,鲁迅在旧中国都能“惯于长夜过春时”,都能“怒向刀丛觅小诗”,因此那些人说鲁迅在新中国“要么闭嘴,要么在监狱里”无非暗指新中国还不如旧中国罢了,对于他们的这种阴暗目的,毛泽东自然心知肚明。因此,毛泽东直白的说了“他(鲁迅)更多的可能是会写”,说明毛泽东认为新中国的空气是正常的,起码比较正常。

  以上粗体字部分引自《毛泽东年谱》下册第三卷95-105页

  中国人向来是推崇鲁迅的,推崇他的水平,更推崇他的风骨,不过鲁迅的一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足以说明他的心与毛泽东是相通的,因此,某些人试图用鲁迅来否定毛泽东显然是可笑更是可鄙的。鲁迅显然是不可复制的,他的水平难以企及,但是,鲁迅的风骨却是可以效仿的,那么,今天的我们该如何学习鲁迅呢?我个人认为只要始终做到如下九个字差不多就算合格了,这九个字也并不复杂,就是“中国立场,毛泽东思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