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泽东思想在美国的曲折传播

2018-01-04 11:32:43  来源:后沙  作者:后沙月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意共领导人早期葛兰西曾在《狱中札记》中首次提出“文化霸权”这个概念,当时指的是西方文化在全球的渗透力和影响力,今天,谁拥有全球的“文化霸权”?答案不言而喻,比如电影,英国,法国等国影院早被好莱坞占领,意大利到现在也不愿接受“星巴克”,维持自己的咖啡习惯。

  然而, 中国曾经在上个世纪六七年代,在全球文化思想领域,有一张王牌,那就是毛泽东思想。

  

  当年毛泽东思想可谓席卷全球,从东京到巴黎,从喀拉拉邦到秘鲁山区,都大量存在着“毛主义”拥护者,甚至有武装组织。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主要有两个因素:

  一,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本身的魅力。

  二,毛泽东著作的各种译文出版。

  资本主义世界中,毛泽东在美国传播是最曲折的,可以说是艰难,因为美国意识形态阵地守得相当坚固,稍微了解一下当时美国“民主自由”,就可以知道毛泽东思想在美国能不能顺利传播?

  时代背景

  四十年代,美国有“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整个社会充满着反共,排共,仇共思想,五十年代,麦卡锡主义狂飚突起,被正式政治审查的人口有二千两多万,而美国当时总共才1.5亿人。

  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全都要过一遍,年纪最小是洛杉矶一名三岁小女孩,她拍了个儿童广告,却必须签署忠诚宣誓书后才能领取合法报酬,母亲代签都不行。

  政治高层被罗织罪名审查的有前国务卿马歇尔将军,三大罪名:

  一,二战时在欧洲故意让苏联红军早一步进入中东欧。

  二,调停国共内战时期,偏袒延安。

  三,当国务卿时候,制定对蒋介石不利政策。

  1951年6月14日,麦卡锡在国务院公开炮轰马歇尔将军是“叛徒”,还印发小册子《乔治.马歇尔》要把他斗倒批臭,年末,马歇尔不得不辞去国防部长职务,到弗吉尼亚的里斯堡农场养老。

  财政部高官怀特,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者之一(另一个是英国凯恩斯),他也被怀疑是共谍,来回审查。1948年8月13日,怀特在“非美活动委员会”听证会上,为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对待进行最后一次辩护,三天后抑郁而死。

  科学界有著名核物理学家,曼哈顿计划主要负责人罗伯特.奥本海默,他也被忠诚调查委员会认定有罪,禁止抵触核机密。后被明尼苏达大学解雇,到科罗拉多州放牛。

  爱因斯坦名气虽然很大大,也逃不过被舆论攻击为“美国的敌人”。

  文艺界被迫害的有海明威,卓别林,海明威最后是吞枪自杀,卓别林被驱赶到英国老家。

  好莱坞爆发了“十人案”,这十人身份不是影星就是导演或编剧,属于“历史反革命”,有的加入过共产党,有的属于左翼,最终都被判处监禁一年以上,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1950年4月10日被驳回,维持原判。

  公务员全部进行思想过滤,查三代,查历史,麦卡锡说美国国务院里面有205人是共谍,这份黑名单要一个个查,决不允许有人吃美利坚的饭,砸美利坚的锅。

  老百姓呢?互相举报,《共产党宣言》要交出来烧掉,如果你看到邻居家里有共产党宣传品,马上可以向各州的“非美委员会”下属机构举报。

  1954年4月,一位邮局小职员被邻居告密,说在他家作客看到有共产党作品,七月份他单位就启动了审查程序。那他在家里放了什么共产主义宣传品?一张毕加索印刷画。

  这算不算?可以算,因为毕加索是法国共产党员,再查,还有野兽派大师马蒂斯作品,而马蒂斯也是法共党员。

  接着就搞株连审查,这名小职员妻子曾经是美国共青团团员。他们1944年2月结婚,他老婆3月加入共青团,这下你惨了。

  九月,一场所谓的听证会后,小职员被邮局开除。1955年申诉,维持原裁定。

  最极端口号是“你可以反人类,但你不能不反共”。

  里根夫妇就是靠着在好莱坞告密他人,一步步混进政治圈的。

  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出版物审查极其严格,史沫特莱,斯诺,美共领袖白劳德,福斯特等左翼人士的书都属于禁书,马克.吐温有的作品也是大毒草。

  大多数美国中产阶级是响应这场运动的,麦卡锡在当时不是个小丑,而是“英雄”。

  五十年代到六十年初,别说毛泽东思想,就连毛泽东本人也被妖魔了,去过延安的人,不是被审查就是被封口。

  松土播种

  没有时代土壤,某种思想就不可能得到传播,毛泽东思想在美国恰好有传播的土壤。

  一,黑人对马丁.路德.金和平请愿那一套产生怀疑,像“黑豹党”就主张武装斗争。

  二,下层民众对公平正义人权的渴望。

  这两拔人在毛泽东著作里都能找到理论和方向,但在美国哪里找得到《毛选》?1957年《LOOK》杂志几名记者前往中国旅行,想看一看真实的东方。结果,护照全被美国政府注销。

  思想禁锢得越厉害,美国人逆反心理越强,有关中国的演讲或消息,都有许多感兴趣,有一位英国人在向美国介绍毛泽东时就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这人叫菲利克斯.格林,他是英国记者,电影制片商,为BBC制作了几部电视纪录片,经常在美国走动,1957年开始往来于英国与中国之间,对中国印象比较正面。

  六十年代,他在美国通过巡回讲座方式来介绍新中国的发展,使人们相信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并不那样可怕及好战。格林的受众群体主要是市政厅男女职员。

  一些老华侨也极想听到他的讲座,他们主要是关心自己的家乡现状如何?格林告诉他们像他们出生的村子一样的地方,都在发生巨大变化,没有人再敢欺负老百姓。这样说了后,老华侨就会安心,说死也瞑目了。

  菲利克斯.格林后来是英中了解协会副会长,八十年代跟华国锋,小平同志都有过当面交流,他批评过中国对外宣传的刻板和八股腔,中共表示接受建议。

  美国的土为什么一下松了许多?大背景是反战运动高涨,各种民权组织纷纷出现,社会言论走向开放。

  还有一位传播者是莫德.罗素(不是名气很大的那个罗素),她是加州本地居民,跟毛泽东同岁,一战时作为基督教女青年会(YWCA)在中国工作过,30年代去过延安,1944年回国,住在纽约,但心留在了中国。

  她自驾巡回演讲,克里夫兰,底特律,芝加哥等工人比较集中的城市,都有她的身影,1989年去世,享年96岁,在94时她还在尼加拉瓜支持革命。

  六十年代她冒险去过中国,再把信息再回美国,这也是一种播种行为。

  在校园介绍毛泽东思想的主要是路易斯曾,他社会身份很多,既是哲学家,又是历史学家,又是电影制片,又是翻译家,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法语,英语,退休前在联合国工作。

  他原名叫曾仲鲁,六十年中后期是韦恩州立大学蒙泰斯分院的教授,妻子是美国人安.赫伯特。

  题外话:曾仲鲁父亲是汪精卫大秘书曾仲鸣,1939年汪精卫去越南河内时,他是汪精卫除了妻子之外最信任的人。

  在河内时,曾仲鸣住在大都会酒店,汪精卫夫妇和随从都往在高朗街25号,27号,后来他妻子方君璧从香港来河内看他时,当天才搬到高朗街。结果那天晚上就是戴笠部署十八人刺汪小组动手的时间。

  杀手们不知道房间调整了,误杀了43岁的曾仲鸣,而汪精卫逃过一劫。曾仲鸣是不幸的,但对家人来说是幸运的。

  抗战结束后,方君璧问蒋介石,她老公算不算附逆汉奸,老蒋指示说不算,因为他死的时候,汪精卫还没有成立伪政府。这个区别极为重要,因为涉到汉奸财产没收的问题。

  方君璧是福建茶商巨富方家的小女儿,本身是女画家,原名叫君玉,是汪精卫把她改名为君璧,刚好跟陈璧君同字。从法国留学归来后,跟曾仲鸣于杭州成婚。1949年带着三个小孩去了法国,1956年移居美国。

  1972年回国,周恩来知道后邀请她到北京作客,方君璧跟周恩来在黄埔军校时就认识,周恩来能回忆起当年的细节,方君璧一点也记不得,对周恩来过目不忘的能力相当佩服。然后她就在祖国大地一路行走,一路作画,把画笔对准了农民和工匠。1981年去世。

  题外话说完,回到曾仲鲁,他在蒙泰斯分院教英国文学史,主要讲莎士比亚文学,但他加了一堂“从道家思想到毛泽东思想”的私课,还有老子,孔子,毛泽东思想之间的对比分析,他如果单讲毛泽东思想,很容易被解雇。

  好多美国左派和黑人领袖都跑到蒙泰斯分院来听他讲这课,只要他讲,人就越聚越多。

  美国人哪听过这些?特别是黑人,他们更关注的是毛泽东军事著作,游击战怎么打?武装斗争为什么必须坚持?枪杆子里出政权等等。

  黑人搞不成,这不是毛泽东思想的问题,而是黑人没有真正领会到其中的原理,还有一因素就是美国对毛泽东思想传播的遏制。

  毛泽东当年号召说:一位美国黑人领袖,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北卡罗来纳州门罗分会前任主席,罗伯特·威廉先生,今年曾经两次要求我发表声明,支援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我愿意借这个机会,代表中国人民,对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自由和平权利的斗争,表示坚决的支持……

  我深信,在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的支持下,美国黑人的正义斗争是一定要胜利的。万恶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制度是随着奴役和贩卖黑人而兴盛起来的,它也必将随着黑色人种的彻底解放而告终--1963年8月8日。

  1968的毛主席再一次号召美国包括黑人在内的美国人民起来推翻残暴的资产阶级统治。

  毛主席声明中也提到过人权,今天,“人权”成了美国手中的政治工具。

  加州大学哲学助理教授安吉拉.戴维斯(美共党员),不但在讲台上传播毛主义,还支持黑人暴力抗争,1970年6月19日被校方开除,10月13日FBI在纽约曼哈顿逮捕了她,关进了离圣昆丁监狱不远的一所监特别监狱。这就是美国的“自由”,美国是不允许民众有思想存在的。

  当毛主义在美国落地生根后,八十年代开始,有些美国人主动想学习中文,以便能读懂《毛选》原著。

  这是很关键的转变,语言,从来是英文统治全球,换句说,某个国家文化要让全球接受,首先语言是最大障碍。

  八十年代,底特律一些民众聘请了中国留学生来当中文家教,结果没想到,有的留学生对毛泽东的态度非常轻率和无礼。震惊之余,美国人解聘中文家教。

  九十年代有的美国人还来到中国旅行,结果与他们接触的中国“精英阶层”谈到毛泽东,总是以攻击和嘲讽毛泽东来向美国人讨好,这样,很多原来因为喜欢毛泽东而有兴趣学中文的人,不再有动力。

  中国不是没有拿得出手的文化,而是被某些知识精英自己毁掉,反过来,他们还指责中国人缺乏种种精神。

  

  现在传播虽然比较弱,但火种还是有的。像去年特朗普大战希拉里,街头就有人打出“Dare To Struggle, Dare To Win”这一句再经典不过的毛主席语录: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2015年,英国工党在下议党怼财政大臣奥斯本“不懂装懂”时,就掏出了红宝书,念了一段。不管他出发点是什么?怼人还是很管用的。

  昨天开始写这篇文章,因为在帝都开会的重点就是讨论“文化强势”问题,虽然发言时间有限,更多时间是在听李希光,房宁,黄平等老师讲话,但还是努力写在这里。

  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就处于道德和精神体系的真空状态,老子和孔思想都无法帮助中国人赢得独立和自由,社会极度混乱,毛泽东思想的出现才填补了这一空白,重新建构了中国人的精神家园,“为人民服务”是其最主要的核心部份。

  今天,中国实力日益增强,但在全球文化传播的地位却在没得到相应提升,主要问题还在于知识界自身,三尺讲台上,有的老师主动为传播美国价值观,西方意识形态而唾沫横飞。

  我们需要改变这一局面,否则,不要说香港,台湾,就是连大陆青年都很难抵御西方宣传机构的洗脑式宣传。

  不必再把毛泽东思想当作“革命输出”来看待,而缩手缩脚,在新时代,不妨整理成一种文化体系,再利用各种平台向全世界输出。

  我们肯定能做到,但首先得用健康的心态看待毛泽东思想,因为他的生命力仍然十分巨大。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