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泽东为何说炮击金门是“文打”

2018-09-01 09:44:05  来源:台湾周刊  作者:瞿定国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1).jpg

  今是人民解放军炮击金门60周年。据《毛泽东传》记载,毛泽东曾说炮击金门“基本上还是文打”。众所周知,炮击金门是一次大规模的战役行动,史称“第二次台海危机”,那么毛泽东为什么说是“文打”呢?

  炮击金门的历史背景

  1958年7月14日,伊拉克爆发革命,中东形势骤然紧张。盘踞台湾的国民党当局乘美国派出军队入侵黎巴嫩、镇压中东人民革命之机,叫嚷要“加速进行反攻大陆的准备”,并于7月17日令其陆海空三军处于“特别戒备状态”。

  了打击国民党军对大陆的窜扰,牵制美国的兵力部署,毛泽东于7月17日提出准备炮击金门。翌日晚,他在军队高层会议上说,伊拉克发生革命后,美军登陆黎巴嫩,英国出兵约旦,我们要以实际行动支援阿拉伯人民的反侵略斗争,决定在金门、马祖地区主要打击蒋介石,牵制美帝国主义。地面炮兵第一次打10万至20万发,以后每天打1000发,准备打两三个月。两个空军师,准备在炮击同时或稍后转场到汕头、连城。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彭德怀立即作了部署,组成以叶飞为首的福州军区前线指挥所,并分别组成以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为首的空军前线指挥所和以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彭德清为首的舰队前方指挥所。7月19日,叶飞一行赶赴厦门前线进行作战部署,7月24日前完成了一切准备。中央军委决定,7月25日炮击金门。

  但当炮击金门作战计划上报后,毛泽东突然提出缓打的意见。7月27日上午10时,毛泽东写信给彭德怀、黄克诚说:“睡不着觉,想了一下。打金门停止若干天似较适宜。目前不打,看一看形势。彼方换防不打,不换防也不打。等彼方无理进攻,再行反攻。中东解决,要有时间,我们是有时间的,何必急呢?暂时不打,总有打之一日。”毛泽东强调:“不打无把握之仗这个原则,必须坚持。”

  7月28日,彭德怀主持临时军委会议,宣读了毛泽东的信后说,此信已发给福州军区叶飞,并请粟裕(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和王尚荣(时任总参作战部部长)研究08月13日,彭德怀指示王尚荣,如台湾海峡美蒋方面无异常军事行动,过几天后可解除战备转入正常08月19日,总参谋部通知厦门前线转入正常,解除战备,炮群交厦门驻军指挥。福州军区张翼翔副司令员率前指人员19日返回福州。

  然而这时毛泽东又有了新的想法。8月18日,他对广州军区8月13日请示拟在深圳方面演习事批示:“德怀同志:准备打金门,直接对蒋,间接对美,因此不要在广东深圳方面进行演习了,不要去惊动英国人。”

  8月19日晚,彭德怀通知萧劲光、陈锡联、王尚荣、王秉章、陶勇等到北戴河开会,研究炮击金门和防台湾空军报复的准备工作问题;同时通知福州军区准备炮击金门。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张翼翔率前指人员于20日再次赶赴厦门指挥炮群进入战备,待命开火。毛泽东还令叶飞也到北戴河参加开会。

  8月20日、21日,在毛泽东处开会,研究炮击金门问题。林彪、黄克诚、萧劲光、王秉璋、叶飞、王尚荣等均到会。在8月20日的北戴河会议上,毛泽东在开场白中笑着说:彭老总,你是主战的,我是主和的。开场戏归你了,你先唱。

  彭德怀向毛泽东择要汇报了台海形势和前线备战情况。他说,美国因得手中东而在台海问题上调门愈加蛮横强硬,台湾则因有美国撑腰,“加速进行反攻准备”的言论甚嚣尘上,其空军已多次侵入福建地区,与我空军进行空战。我方因主席下达缓攻令,前线战斗准备更为充分,空军顺利人闽,野战工事已大体完成并不断加强,大小金门及其所有重要目标,均在我火炮射程之内。

  彭德怀提出,现在蒋介石要固守金、马,那么,这一仗迟早要打,晚打不如早打。我们研究,真打起来,美国确实是个未知数,但不怕,主席讲过,道义在我方,人心在我方,政治主动在我方,地理优势在我方,军事上,我们也不差太多。还有,大家在朝鲜交过手,互相都摸底嘛。总之,打,有风险,但利益极大。

  毛泽东说,你们主战的有那么多条理由,我这个主和的还有什么话说?他指着地图上的金门岛说:不要怕,狠狠地打,把它四面封锁起来。我们此次是直接打蒋,间接打美1

  8月20日,彭德怀同萧劲光、王秉璋、王尚荣等研究炮击金门的准备工作。王尚荣汇报说,厦门前线我军炮兵已增加到36个营又6个海岸炮兵连,共459门火炮,可随时开火。另有高射炮兵5个团又5个营掩护炮群。从现有情报看,台湾蒋军只注意我空军活动,似尚未发现我们部署的大量地面炮兵,我们炮击可出敌意外收奇袭之效。

  在8月21日的会上,毛泽东问叶飞:你们用这么多的炮打,会不会把美国人打死啊?当时,国民党军队中美国顾问配备到营一级。叶飞答道:那是打得到的。毛泽东沉吟半晌,又问:能不能避免打到美国人?叶飞答:避免不了。后来毛泽东表态说:“那好,照你们的计划打。”并要叶飞留在北戴河指挥。

  最后,毛泽东同意将炮击金门的时间定在8月23日。这一天是星期六,敌人容易麻痹。

  从8月22日午夜到23日凌晨,福建前线几百门大炮和几千吨弹药从待机位置进入发射阵地,车辆全部闭灯行驶,当时急造军用公路都修好了,很快各就各位,马上搞伪装,太阳出来后,阵地上的影像和头一天没啥两样,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指向金门岛的数百门大炮,昂首挺胸,静静地等待着开火命令的下达。

  地动山摇的大规模炮击

  从1958年8月23日至1959年1月7日,福建前线炮兵奉命对金门国民党军进行了七次大规模炮击。

  8月23日17时30分,福建前线人民解放军36个炮兵营及6个岸炮连,对国民党军“金门防卫部”和炮兵阵地等重要目标进行猛烈的火力突击,消耗炮弹3万余发,毙伤“金门防卫部”副司令3人、中将参谋长1人及官兵600余人,2名美军顾问也在炮击中丧生。24日,人民解放军海军鱼雷快艇部队在炮兵的协同配合下,击沉击伤国民党海军舰船2艘。至9月初,金门的海上运输补给线中断,全岛基本被封锁。

  这时,美国从各地调兵,加强台湾和台湾海峡的兵力,并派出军舰、飞机直接为国民党军运输舰护航,把对台湾海峡的侵略范围,扩大到金门、厦门的中国12海里领海范围以内。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公然表示:中国“没有权利强制规定12海里的领海界限”。美国台湾海峡巡逻舰队司令竞宣称,美国海军舰艇已“受权不理睬”中国政府宣布的12海里的领海范围。同时,金门国民党军不断炮击厦门附近的村镇。在此情况下,福建前线炮兵部队于9月8日、11日又对金门进行了大规模的猛烈炮击。美舰被迫退向公海。此后,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不断调整对美蒋的斗争政策和策略。9月15日、24日,中央军委向前线部队发出指示,重申对金门封锁作战的方针,强调以炮击为主,海军、空军在确实不误击美舰、美机和有把握胜利的原则下相机作战。

  10月5日,毛泽东审时度势,为了反对美国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指示福建前线部队停止炮击两天,以观动静。接着,中央军委又作出“打而不登,封而不死”的新决策。10月6日,以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名义,发表了由毛泽东亲自起草的《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停止炮击金门7天,13日又宣布再停止炮击两星期,让金、马军民运输补给,但以美军不为国民党军护航为条件。由于美国坚持顽固态度,继续为国民党军护航,福建前线炮兵于10月20日奉命对金门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炮击。25日,福前线部队宣布:每逢双日不打炮、逢单日为炮击日。11月3日和1959年1月7日,福建前线部队又对金门进行两次大规模炮击。

  除大规模炮击外,福建部队还组织了数十次中小规模炮击、近千次零炮射击,并进行了13次空战、3次海战。在炮击金门战役期间,共毙伤国民党军7000余人,击落、击伤飞机36架,击沉、击伤舰船27艘,给予国民党军以惩罚,同时也给予美国以警示!

  毛泽东导演战争的精妙之作

  毛泽东决心发起炮击金门战役,开始的意图是通过炮击,迫使蒋介石集团从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撤走。但是,随着炮击金门展开,毛泽东发现美蒋在金、马撤军问题上有矛盾。美国企图迫蒋从金、马撤走,“划峡而治”,实现分裂中国的阴谋。蒋介石为保住地盘、维系民心士气、防止岛内“政变”,则拒绝从金、马撤走。毛泽东审时度势,从利用美蒋矛盾考虑,改变了原来的决策,决定把金、马仍然留在蒋介石手中,将金马台澎作为一个整体一起解决。这一决策有力地挫败了美国搞“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的阴谋。

  在炮击金门进程中,毛泽东总是从战略高度,从政策和策略层面反复思考,什么时候打、怎么打,每走一步,他都有新的想法,新的期盼,新的指示。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彭德怀”名义发布的《告台湾同胞书》和《命令》,都是他亲自起草的。当时的许多重要决策,如“直接对蒋、间接对美”,“只准打蒋舰、不准打美舰”,“打打停停、半打半停”,“双日不打单日打”,“打而不登、封而不死”,以及对美国的“绞索政策”等等,都是毛泽东的精妙之作,是古今中外战争史上极为罕见的。

  炮击金门,是毛泽东纯熟地运用政治斗争、军事斗争、外交斗争和舆论宣传攻势,并将它们融为一体的一次重大行动,具有深刻的政治内涵。所以毛泽东把它叫作“基本上还是文打”。9月5日,中央军委发出《对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军事斗争的指示》对毛泽东的“文打”思路和决策作了深刻阐述。指示指出:“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是目前国际阶级斗争中最严重最复杂的焦点之一”,“解放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虽然属于我国内政问题,但实际上已变成一种复杂严重的国际斗争,我们不要把这个斗争简单化,而要把它看作是包括军事、政治、外交、经济、宣传上的错综复杂的斗争。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问题的全部、彻底解决,不是短时间的事,而是一种持久的斗争,我们必须有长期的打算。结语

  炮击金门战役已经过去60周年了,当年毛泽东利用美蒋矛盾驾驭这场战争的战略策略思想,至今仍然具有指导意义。值得注意的是,今台湾在纪念这场占役(台湾称“八二三战役”)时,只是在野党和台湾军方有所动作,而民进党却只字不提。在修改的教科书中,这场战争的历史也销声匿迹了。明眼人不难看出,炮击金门是“国共内战”的继续,讲的是同一个国家内部的问题,而蔡英文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贩卖“两国论”,推行“去中国化”,他们不去纪念这场战争,就不难理解了!这是他们“独性”的又一次大暴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