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泽东论“马列主义者的先进性与创新精神”

2018-09-06 11:19:34  来源:马列之声VOM  作者:K.znamya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者按】

  “进步、创新”,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亦是最起码的理念。而在现在的左派间,却有着一种潮流,一贯的再偏离这一轨道。这种潮流的主体,便是那些社会主义者间的“守旧人群”,他们也是时常能够见到的。在任何领域当中,都顽固的坚持着老一套,乃至是拒斥一切新的事物,这是其最为突出的特征和表现。在他们那里,将一切新的东西,都毫无保留的归于了“小布尔乔亚”或是“布尔乔亚”,他们所留给他们自己的就只有陈旧而已,或许对于他们而言,“退步就是最大的进步”。但必须明确的是,这是一种非常错误的思维,马克思主义那生来就有的先进性和与时俱进的品质,在此沦为了彻底的空谈。

  在当前社会主义者行列里,理念上,时常的都处在一个非常不正常的两极对立且毫无平衡的状态,要么是彻底放弃,或是根本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要么就是彻底的遵循陈旧的东西,不能再往前走哪怕一步,更谈不上什么面向未来了。现在混杂在左派队伍间的不仅有着那些娱乐至死的“共产趣味者”,而在它另一个极端的对立面,还存在着一种人叫“怀旧情怀者”,这两极人群,都很难说是什么真正的马列主义者。那些表现在对待各种具体事物上的做法,也并不仅仅只是一种个别现象而已,其背后的原因,乃是理念上的残缺。

  若无基本原则之坚持,则马列主义者名不符实,而若说丢弃了与俱进的品质与创新思维,那么马列主义者与“怀旧情怀”又有什么区别呢?“梦回历史”永远也不会是马列主义者该有的思维。马克思主义生来就是进步的学说,并且它是永远进步的学说,一向如此。时代在前进,而对于缺乏了不断进步与创新品质的人们而言,时间却是停滞的。在一切反动派攻击社会主义时,不乏以“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的谬说为据,而在那些“守旧主义”的社会主义者心中,马克思主义又何尝不是一种过时的、不属于现代的东西呢?

  恩格斯曾在《法兰西内战》序言中指出:“历史做的要更多,它不仅消除了我们当时的迷雾,并且还完全改变了无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条件。一八四八年的斗争方法,今天在一切方面都已经陈旧了,这一点是值得在这里较细致地加以研究的”。同样,列宁也在《论策略书》说:“ 马克思和恩格斯总是说,我们的学说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他们公正地讥笑了只会背诵和简单重复公式的人们,说明公式至多只能指出一般的任务,而这些任务是必须随着历史过程中每个特殊阶段的具体的经济和政治环境而改变的”。再后斯大林在《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第六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再度表明了社会主义者应有的思维:“有教条式的马克思主义,也有创造性的马克思主义。我是主张后一种马克思主义的”。从这些经典作家的言述看来,我们应该能够很清楚的看出其中的原理,以及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学派所一贯承接的精神。在正视时代,并且按照时代的条件来塑造我们自己的头脑,这不仅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无法正视、接受时代的,乃至是排斥时代中一切新的东西的人们,不外乎只是“守旧主义”思想的残存,这种现象存在于社会主义者的行列当中,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难以理解的。

  始终处于时代的最先进的行列,并秉持着先进性的精神,这不仅仅是对马克思主义过往的定位,在当下也一样仍是要坚持的。对历史邯郸学步、东施效颦,死守陈旧做法,或是那些各色的要求复旧或重现历史的人们,正是缺失了这样的精神。秉持这样的思维,其最终也不外也只能是彻底的沦为一个纯粹的“怀旧情怀者”罢了。当然,对于一个本来就是为了满足怀旧的情感,而自诩“马列主义”从而混入社会主义者行列的那些纯粹“怀旧请怀者”来说,这个问题是大可不必关心的,然而对于一个马列主义者而言,要实现社会主义事业的进步和发展,必须首先要从立足于现实,承认和接受一切领域的新事物开始。必须要明确的是,守旧不前是没有任何前途可言的。

  在进步与创新精神的问题上,毛泽东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当中的一个先锋性的代表人物,在以他为代表的时代当中,都无处不遍布着一个“新”字。他对马克思主义独特而不凡的创造性发展,是遍及体现于战略上的农村包围城市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文学艺术上的诗词到毛体字书法,理论上的新民主主义到继续革命学说等等诸多领域的。毛泽东同志这种开拓创新、不断进步、创造性发展的精神,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者而言,仍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是应该被传承下去的。

  为此我们特别编纂了毛泽东同志著作中有关部分的一些摘录,为树立正确的、平衡的马列主义者的时代观和理念问题提供一些参考。望各位读者可以从这些字段当中,看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真正该有的品格。

  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

  ——毛泽东:《为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奋斗》1954年9月15日

  先生教了学生,学生赶不上先生就不争气。这说明不仅列宁,连斯大林也看出了先进的东方。师高弟子强。我们不要狂妄,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也不要有自卑感,妄自菲薄。

  要破除迷信,把自己放到恰当的地位。应当敢想、敢说、敢做,基础是马列主义。铁托也敢想、敢说、敢做,但他的基础是帝国主义,资本主义,而不是马列主义。

  我们的基础是马列主义,因此我们是正确的,所以敢想、敢说、敢做是不会出乱子的。

  ——毛泽东:《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二)》1958年5月20日

  资产阶级是迷信过去,鄙视将来。过去的古董那就是宝贝。至于将来,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那就是狗屁。

  这不是迷信过去,鄙视将来吗?

  ——毛泽东:《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纪要(一)》1958年9月5日

  规律就是如此,后一代的人学过前人就批评前人。马克思就是如此,如果后代跟我们一样,什么好处?

  ——毛泽东:《在九省市宣传文教部长座谈会上的谈话》1957年3月6日

  我们实际做的,许多超过了马克思。列宁说的做的,许多地方都超过了马克思。马克思没做十月革命,列宁做了。

  我们的实践,超过了马克思。实践当中是要出道理的。马克思革命没有革成,我们革成了。

  ——毛泽东:《在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摘要)(一)》1958年5月5日

  苏联之前无苏联,马克思之前无马思想。

  必须认真学马、学苏。不学,少学,不认真学,都是错误的。好的,坏的,不好不坏的都要学。不是搬,而是分析,研究,理解。资产阶级的东西也要认真学,非学不可。

  自己长了一个脑筋,为什么不独立思考?马、列是指导,不是教条,教条论是最无出息的,最可丑的。

  要产生自己的理论,我虽不行,总算分析的一点我们的经验,你们应当超过我。

  ——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提纲》1958年5月5日

  马克思主义一定要发展,不能停滞,不发展就没有生命。

  基本原则不能违背,违背基本原则就是修正主义。

  但是停滞不前是教条主义。

  ——毛泽东:《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3月20日

  马克思主义还有发展,马克思不是已经学过了就完了,还要继续学的。

  情况是发展的,教条主义并不是马克思主义。

  教条主义是反马克思主义的。

  ——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1957年6月19日

  人类本身要进化,马克思主义者也要进步。

  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六亿人口,马克思没有想到,列宁也没有想到,他建设社会主义国家也没有几年。

  ——毛泽东:《在颐年堂的讲话》1957年2月16日

  破除迷信。不是要否定科学,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要很好结合。

  现在宣传工作中提倡敢想、敢说,敢干,起了很大的作用.现在报纸的标题比较生动.能吸引人,这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结合。但有些不很正确,不管什么都加以诗化。经济工作和写诗不一样,要切实。浪漫主义有一定限度。反对浮夸。

  运用群众语言有进步。但有些滥用,群众语言变成文字时,一定要求正确性,确切性,科学性。

  ——毛泽东:《关于当前宣传工作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的指示》1958年12月6日

  我们的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我们要能够独立思考。

  ——毛泽东:《论十大关系》1976年12月26日

  马克思未看到社会主义,列宁也看到不久,社会主义的时间还不长,还无充分经验,苏联有成绩,也有问题,要不断积累经验。

  ——毛泽东:《同科学家、文学家谈人民内部关系》1957年3月16日

  对于经典著作要尊重,但不要迷信。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创造出来的,不能抄书照搬,在这一点上,斯大林比较好一点。联共党史结束语说:“马克思主义个别原理不合理的,可以改变。”

  一有迷信就把我们脑子镇压住了,不敢跳出框子想问题。学习马列主义没有势如破竹的风格,那很危险。

  ——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的讲话(四)》1958年3月9日

  任何国家,任何时候,单靠老东西是不行的,单有马克思、恩格斯,没有列宁写出两个策略等著作就不能解决一九零五年和以后出现的新问题,单有一九零七年的“唯物论和经验批判论”就不足以应付十月革命前后产生的新问题。适应这个时候的需要。列宁就写了“帝国主义论”、“国家与革命”等著作。列宁死了,要斯大林写出“列宁主义基础”和“列宁主义问题”这样的著作来对付反动派,保卫列宁主义。我们在第二次国内战争末期抗日战争初期写了“实践论”和“矛盾论”,这些都是适应当时需要而不能不写的。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时代,出现了新的一系列的问题,如果不适应新的需要。写出新的著作,形成新的理论,也是不行的。

  ——毛泽东:《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阅读笔记第四部分》

  马列主义本来是行动的指南,而他们当做教条来背,如果马克思列宁在的话,一定要批评他们是教条主义。

  现在教条主义者主张抄苏联,请问苏联当时是抄谁的?

  ——《在军委扩大会议小组长座谈会上的讲话》1958年6月28日

  人要前进,就要改造,这是合乎规律的。如果还是老一套,像过去骑在马上打蒋介石那样,就不行,就要改。

  ——毛泽东:《在九省市宣传文教部长座谈会上的谈话》1957年3月6日

  未来的事情要由未来的一代根据当时的条件决定。

  是什么样的条件,现在我们还不能预想到,正像资产阶级民主时代的人们所具有的广泛知识超过了封建时代的人们一样。

  从长远看来,将来的一代应该比我们更聪明,问题是他们怎样判断,而不是我们来判断。

  今天的青年以及他们的未来的青年,将根据他们自己的判断来评价中国革命的结果。

  ——毛泽东:《回答记者关于中国前途的谈话》1957年12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