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主席对公的诚导致神:连蒋介石也不得不服

2018-11-29 09:25:35  来源:济学  作者:李克勤
点击:   评论: (查看)

  【李克勤(jixuie)题记:毛主席为什么这么神?因为他诚,对什么诚?对公诚。对公德、公道、公平、公正,对“天下为公”,诚心诚意地信奉、探索、追求,忠贞不渝,终身不渝,用他的特有语言说,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毛主席对公的诚导致神:连蒋介石也不得不服

  我上小学一年级看的第一部包场电影就是这部《草原英雄小姐妹》。我记得那时,每学期有个自我鉴定,评价每个人的优缺点有一条,是否爱护公共财物。我们受到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都是要爱护公共财物。爱护公共财物,蔚然成风。这和毛主席本人的倡导,以及他的身体力行,密切相关。

  毛主席和他的一大批真诚为人民服务的同事,真正做到了身教重于言教。

  毛主席追求的公,不光是我们平常说的公有制,毛主席追求的是一种公道,一种文化,涉及到人的德、识、才、学与真善美,也就是从马克思那里学来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人生观、世界观。

  他比他的导师马恩列斯更进一步的是,他领导八亿人作了前所未有的探索实践。他亲手创造了一种公文化——毛泽东文化。

  毛主席在社会主义建设上,和他在革命上一样,也表现出神奇的力量。很难想象,在一穷二白的条件下,在中国受到西方国家比制裁严重得多的封锁,同时又遭遇赫鲁晓夫领导的苏联恶意逼债的情况下,也就是说中国曾经面临比萨达姆后期的伊拉克还要严峻得多的国际环境,毛主席却能够领导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建设出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并且是在还清了各种债务的情况下完成的。这是世界罕见的奇迹!

  在制度建设上,中国不论是在农村还是在城市,规矩不仅有,而且有条不紊地运行。尽管物质不那么丰富,但人民是安贫乐道的,社会的公平为世界所瞩目。

  他于1970年代初期,果敢地决定打开中美关系大门,实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进而在1974年下半年至1975年初先后作过著名的“三项指示”:其一,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反修防修;其二,“安定团结为好”;其三,“把国民经济搞上去”。

  也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才有了周恩来和尼克松签署《上海公报》,和田中角荣,和马科斯,和克立·巴莫等一批资本主义国家的首脑签署建交文件,也才有了邓小平1974年在联合国上亮相,1975年访问法国,以及在国内事务中开始各方面的整顿。

  要知道,所有这一切,都是在一言九鼎的毛主席领导下进行的!毛主席是为了他自己的私利吗?难道这不是他的公心吗?

  毛主席晚年留下一项重要政治遗产,得到党和广大人民拥护,那就是四个现代化建设事业。

  为什么中国人民对“四化”有如此高的激情,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这是毛主席的路线,人民相信毛泽东!

  毛主席为什么能够得到人民如此的信任?就因为他总是出于公心,维护公道,追求公平,力求公正,对于损公肥私的行为深恶痛绝,并且带领党、军队和人民从思想上,从制度上,从具体的行动上,也就是从文化上给予毫不留情的打击!他的诚心,他的诚信,感动了他的“上帝”,毛主席说:“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

  我们一定要注意,毛主席是借助于他的上帝——人民,才神的!

  他感动“上帝”的秘诀就是一个字:诚!

  这就应了那句老话:精诚所致,金石为开。

  所以,毛主席对公的诚导致神!

  下面这篇博客,是写毛主席对蒋介石及其下属的文化影响。

  【李克勤(jixuie)题记:毛主席的神奇,来自他的诚, 毛主席对公的诚导致神。毛主席神奇的感召力,主要就是他能将他的诚表达出来,他表达的往往就是他的诚。且不说他的同事、战友,就连他的对手也不得不为之叹服。蒋介石就是其中的突出一个。】

毛主席对公的诚导致神:连蒋介石也不得不服

  1945年重庆谈判时,蒋介石在和毛主席的接触中,对毛主席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对其高级幕僚陈布雷说:“毛泽东此人不可轻视。他嗜烟如命,手执一缕,绵绵不断,据说每天要抽一听(50支装)。但他知道我不吸烟后,在同我谈话期间竟绝不抽一支烟。对他的决心和精神不可小视啊!”

  对于嗜烟如命的毛主席来说,在不吸烟,讨厌烟味的蒋介石面前,能够一支不吸,既体现了毛主席的自制力,更体现了他对于谈判对手的尊重和诚意。毛主席对于谈判的诚意,蒋介石无疑深深感触到了,并且他心理上已经有明显的压力。

  蒋介石毕竟还是民国的领袖人物,他肯定懂得共产党的领袖不会像他的下属那样单纯对他个人的诚心与尊重,毛泽东是对共产党所追求的事业的诚心诚意,才这么做的。

  如果连蒋介石都不得不承认毛主席的和谈诚意,那就更不用说蒋介石集团内部的其他成员了。

  正是在这次重庆谈判中,毛主席就在诚的表达和表达的诚上,也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也就是说,他没有在蒋介石这里止步,而是继续在各个层面,各种人士那里作广泛的联络、沟通、宣传工作。

  毛主席主动接触国民党的各派人物,他说:“国民党是一个政治联合体,要作具体分析,也有左中右之分,不能看做铁板一块。”可是,对于毛主席登门拜访戴季陶、陈立夫这样的反共分子,身边的工作人员却是疑团莫释。

  毛主席解释道:“他们确是一贯反共的。但是我们来重庆干什么呢?不就是为了跟反共头子蒋介石谈判吗?国民党现在是右派当权,要解决问题,光找左派不行,他们是赞成与我们合作的,但他们不掌权。解决问题还要找右派,不能放弃和右派的接触。”

  毛主席到重庆的第三天,便去陶园拜访戴季陶。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他们曾在广州共事,后来因政治分野,自然成为陌路人乃至政敌。

  毛主席的主动拜访,使戴季陶既措手不及,也感慨系之。后来,他向张治中谈起,并表示将尽地主之谊,欲与毛主席“联杯酒之欢”。可是,因有诸多不便,只能委托张治中代约时间宴请,在给张治中的信中说:“……前日毛先生惠访,未能畅聆教言,深以为歉!……一别二十年,此二十年一切国民所感受之苦难解决,均系于毛先生此次之欣然惠临重庆,不可不一聚也。”

  毛主席等如约出席,席间,他们回首往事,心向往之。戴季陶的秘书陈天锡后来回忆,戴季陶于“席终客散,亦无一言提及,似有不足言之隐。”

  我们不妨这样思考一下,为什么戴季陶“措手不及,也感慨系之”?还不是他无法想象毛主席会如此诚恳待他。那么,戴季陶以及他身边的人会怎样看待毛泽东,那就是不言而喻的了。这不就是毛主席诚意的辐射吗?这种精神、文化辐射不亚于武器的辐射。

  难怪后来任何对手都惧怕毛主席的统战。

  1945年9月20日,毛主席在秘书王炳南的陪同下,登门拜访中统头目陈立夫。

  寒暄后,毛主席又忆起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往事,说那是国共两党的“一段蜜月期。”陈立夫说,那段时期正在美国读书。

  毛主席接着批评国民党的剿共政策,说:“所谓‘石头过刀,茅草过火’,厉害得很啦!我毛泽东被追得东奔西跑,好不难堪哟!——这段历史你经历了吧!”陈立夫连忙掩饰说,这都是过去的事,无须再提。

  毛主席继续说:“我们上山打游击,是国民党剿共逼出来的,是逼上梁山。就像孙悟空大闹天宫,玉皇大帝封他为弼马温,孙悟空不服气,自己鉴定是齐天大圣。可是,你们却连弼马温也不给我们做,我们只好扛枪上山了。”

  陈立夫表示,国民党在过去有许多要检讨的地方,这次国共和谈,愿意“尽心效力。”

  毛主席为什么要在陈立夫面前,直言不讳批评国民党?

  不批评就不会让陈立夫感到毛主席的诚。

  毛主席的批评,说明毛主席讲真话,只有讲真话,才能说是真诚。

  尤其是对对方的批评,还是对他的一种信任,也就是说,“我把你看作是一个能够听批评意见的强者”,这又使得诚意进了一步。

  从而,陈立夫承认,国民党在过去有许多要检讨的地方,并表态,对这次国共和谈,愿意“尽心效力”,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

  由此可见,在重庆谈判时候,毛主席就已经从心理上,从精神上占据了优势,蒋介石集团后来军事上的失败,只不过是一段历史的证实而已。

  毛主席心理上、精神上的优势,不可为不神奇,这来自他的诚,他根本的诚是对于公平、公正、公道的诚,而他诚的表达与表达的诚,几乎征服了所有人,所以人们只有说他神。

  他神就神在,他史无前例地想出来许许多多别人所认为神奇的事情,并且把它们说出来,做出来。

  别人想不通,他想通了。

  别人说不通,他说通了。

  别人行不通,他做通了。

  这不能不说,是他独有的,神奇的道器变通。

  而这一切,都是来自一个字——公。

  作为个人,毛主席早在40多年前就逝世了,但他永远活着,因为讲公道的人们记得他这位最讲公道的人。

  不讲公道的人,最怕最恨他这位最讲公道的人,时时刻刻提放着热爱他的人。

  所以,这位最讲公道的人,不得不神奇地活着,谁也离不开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