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尧岐伯:我们不太不熟悉的几段毛主席语录

2018-05-02 18:37:2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尧岐伯整理
点击:   评论: (查看)

  任何一种东西,必须能使人民群众得到真实的利益,才是好的东西。

  ——1942年5月:《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

  ——1959年12月~1960年: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人民自己必须管理上层建筑,不管理上层建筑是不行的。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利问题,了解为国家只由一部分人管理,人民在这些人的管理下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

  ——1959年12月~1960年: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

  无论什么情况,民主的口号都能适应,民主对于中国人是缺乏而不是多余。

  ——1937年5月8日: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

  自力更生的主要内容,就是民主政治。

  ——1939年9月16日: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记者的谈话

  所谓领导权,不是要一天到晚当作口号去高喊,也不是盛气凌人地要人家服从我们,而是以党的正确政策和自己的模范工作,说服和教育党外人士,使他们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

  ——1940年3月6日:抗日根据地的政权问题

  拿中央常委或者政治局来说,常常有这样的事情,我讲的话,不管是对的还是不对的,只要大家不赞成,我就得服从他们的意见,因为他们是多数。

  ——1962年1月30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

  ——1962年1月30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我就是这样看的。

  ——1956年11月15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

  ——1956年11月15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有人问,鲁迅现在活着会怎么样?我看鲁迅活着,他敢写也不敢写。在不正常的空气下面,他也会不写的,但更多的可能是会写。俗话说得好:“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鲁迅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彻底的唯物论者。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彻底的唯物论者,是无所畏惧的,所以他会写。现在有些作家不敢写,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我们没有为他们创造敢写的环境,他们怕挨整;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他们本身唯物论没有学通。是彻底的唯物论者就敢写。鲁迅的时代,挨整就是坐班房和杀头,但是鲁迅也不怕。

  ——1957年3月10日:同新闻出版界代表的谈话

  包产能包多少,就讲能包多少,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而又勉强讲做得到的假话。收获多少,就讲多少,不可以讲不合实际情况的假话。对各项增产措施,对实行八字宪法,每项都不可讲假话。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

  ——1959年4月29日:致六级干部的公开信

  机关、学校、部队里面清查反革命,要坚持在延安开始的一条,就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捉。真凭实据的反革命,由机关清查,但是公安局不捉,检察机关不起诉,法院也不审判。一百个反革命里面,九十几个这样处理。这就是所谓大部不捉。至于杀呢,就是一个不杀。

  ——1956年4月25日:《论十大关系·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