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泽东文集》:中尼边界要永远和平友好

2018-06-24 10:48:07  来源:《毛泽东文集》  作者:毛泽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我们同印度有过一些别扭,不要紧,马上就会过去的。我们的利害相同,都是不发达的国家。说中国侵略印度,是不真实的。人家一寸土地我们都不要,我们的土地相当多,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没有开发。自己国家的事情都搞不赢,哪里会要别人的土地?要别人的土地是犯罪的。我们侵略你们尼泊尔没有?你们尼泊尔一寸土地我们都不要。可以订个边界协定,立上界桩,是不是这样?

  柯伊拉腊:是的,我已同周恩来总理谈过。

  毛:你们赞成不赞成?

  柯:需要正式划界。

  毛:需要划一下界,划定了之后双方可以有一段地区不巡逻,这段地区多宽可以商量。印度同巴基斯坦订了这样一个条约,它们双方不巡逻的地带很小,只有一公里。我们曾向印度提议,双方不巡逻的地区为二十公里,我们不去,他们也不要去,他们不干。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可以在条约上订一条,不巡逻地区多宽可以商量。如双方各二十公里就是四十公里,如双方各十公里就是二十公里,如双方各五公里就是十公里,这依你们之便,是不是可以这样?

  柯:可以考虑。

  毛:可以考虑一下。行政管理可以由双方在各自地区的民政人员管,是否可以搞一点警察、民兵,由当地人民组成。就是不要正式军队,双方正式军队隔开一段,双方都安心。划界、不巡逻等都是为了永远保持边界和平友好,使双方安心,不怕对方侵略。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像我们同缅甸一样,订个友好互不侵犯条约。订了条约,如果我们破坏了,我们就输了理。我们是大国,从来不怀疑你们会侵略我们,但你们可能怀疑我们会侵略你们。如果订了条约而我们破坏了条约,那就是我们犯了错误。

  柯:这次会谈中,周恩来总理提出了一个友好条约草案,我们将把它带回去同内阁商定,可能还要作个别修改。等周恩来总理四月底访问印度后到尼泊尔时在加德满都签订。

  毛:很好。

  我们已先后请你们两位总理来了,我们的总理也应该去,这是平等的。我们很感谢你们。今年我们就要在你们的首都建个使馆,这很好。你们在我们这里也建个使馆,人不要多,三四个人、七八个人就行了,花不了多少钱。你们八百万人中还抽不出来几个人吗?

  柯:准备派的时候,人不会太多,因为派不起。

  毛:听说你们修一条公路直达我们国家?

  柯:没有。两年前曾要修一条路,后来没有资金,进行不下去。现在正由苏联技术人员帮助勘察,准备修一条由东到西的公路。

  毛:你们来我们的国家,要经过外国。

  柯:不经过,尼泊尔同西藏有山口可以通行,但不是正式公路。

  毛:一年、十年、二十年,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有一条直通的公路。

  柯:我们国内正在修公路的地方,都是经济发展有前途的地方。全国计划修九百英里(约合一千三百公里)。

  毛:很好。

  柯:这次我曾邀请尼赫鲁[2]和周恩来总理去加德满都会谈,结果未能去成。

  毛:因为尼赫鲁要我们总理去他们的首都新德里。开始我们主张在仰光谈,而尼赫鲁不同意。现在我们已同意去新德里,所以也不能到你们那里去。谢谢你的好意,这是很好很好的好意。缅甸总理也是这样想,要中印两国总理去仰光,而尼赫鲁说他不方便,我们也就让步同意了。

  现在缅甸总理邀请我们总理去仰光,首相阁下邀请他去你们的国家。这次周恩来总理先去缅甸,后去印度同印度总理谈判,然后再去你们的国家。他要去的第四个国家是柬埔寨,人家请了几次,我们欠了人家的债。还要去一个国家,就是胡志明[3]的国家,一共五个。这样,去年反对中国的浪潮可以渐渐平息下来。

  我们同印度吵了一年架,但还是朋友。朋友吵架是常有的,夫妇之间、兄弟之间都吵架。我们同你们,同缅甸、锡兰[4]、柬埔寨没吵过。真正同我们吵得厉害的国家,全世界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它占着我们的台湾,还封我们一个“侵略者”的称号,那我们也封它一个侵略者。我们从没有侵占过美国一寸土地,檀香山和中国还隔着中途岛,日本我们也没有去侵占过,而美国却侵占着我们的台湾。我就不知道我们怎么成了侵略者?

  现在有个国家要同你们“共同防御”我们,听说你们没有答应。对此我们很高兴。你说过,中印两国关系,由他们自行解决,你们不干涉。印度说我们侵略了你们,你曾发表声明说,没有侵略。有谣言说我们的军队侵入了你们的国境,到底有没有?

  柯:正因为没有,才作这个声明。

  毛:我们这些国家,要以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对外援要争取,但哪个为主,要考虑。自力更生好办事,主动。

  你们的政策同我们的差不多。我们的大企业是苏联帮助设计、安装的,这样做由一九五○年到一九五九年已经十年。在这十年中,我们得到一些进步,现在要自力更生。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我们是总照抄。我们不懂嘛,只好抄苏联的。到第二个五年计划,我们就不照抄了,一九五八年、一九五九年我们自己找出了一套办法。你们也要经过这个过程。在一个时期抄外国的,这是必要的,抄一个时期之后就不要再抄了。学生在学校受教育,就是抄教员的,几年毕业之后就成了教员。你们一定有些可以当教员的。真的,这不是假话,没有一百年到一千年都当学生的道理。我们过去当学生,现在还在当学生,如尖端科学,苏联、美国、英国有,我们没有,这就要向它们学习。每个民族都有长处,都有缺点。你们的国家也是这样。柬埔寨也有许多长处。所以要学习每个民族的长处,不管这些民族的大小。同这些国家互相交流经验,这样比较好。我们东方人有一种自卑感,总觉得自己不行,白种人比我们强。这是一种迷信,要破除。既要破除迷信,又要向西方学习。破除迷信与向它们学习并不矛盾,如我们可以派留学生,进口它们的设备等。

  我不是反对西方的一切,而只是反对那些帝国主义压迫人、欺侮人的东西。它们的文化科学我们要学习。东方人要向西方学习,要在破除迷信的条件下学习西方。

  柯:关于尼中边界问题,到现在还有分歧。以我们的观点,根据最近五十年历史情况,我们认为有四个地方有争议,现在是定下来的时候了。

  毛:好。

  柯:同周总理的会谈中决定了几个原则:一、以存在的传统习惯线为基础定界;二、考虑到边界双方管辖的实际状况;三、对个别有争议的地点,解决了好,解决不了,交联合委员会。

  毛:好嘛!

  柯:就原则来说是好的,而就个别具体地点来说,双方是有分歧的,这点使我们不是很安心。当我来杭州时,曾告诉周恩来总理,我来杭州不是以安心的心情来的。周恩来总理告诉我应该完全安心。

  毛:应该完全安心。缅甸原来很怕我们,现在完全安心了。他们已知道了我们的心。

  柯:我来时会见奈温[5]总理,他告诉我同毛主席、周恩来总理应该坦率地谈。所以我就说出这些话来。

  毛:好,那些争议容易解决,那些山口人都没有。关于喜马拉雅山的一些分歧,可搞个联合委员会来解决。

  柯:对你们来说,目前的争议地点是无所谓的,而对我们来说是有所谓的,是个威信问题。

  毛:可以解决,不要担忧。

  柯:还有一个问题,是感情的问题。我们叫做萨迦-玛塔,西方叫做额菲尔士,你们叫做珠穆朗玛。这个地方一直在我们境内,可是周恩来总理说是在你们境内。

  毛:这也不要不安心。

  柯:是感情的问题。

  毛:可以解决,一半一半。山南边归你们,山北边归我们。

  柯:山的顶峰呢?

  毛:顶峰也是一半一半。不行?

  如果解决不了,拖一拖也好。山很高,山可以保证我们边境的安全。你们不吃亏,我们也不吃亏。全给你们,我们感情上过不去;全给我们,你们感情上过不去。可以在上面立个界桩。

  乌帕德亚亚[6]:谁去呀?

  毛:困难啊!可以写在文字上。我们有人从你们那里爬山时,我们通知你们;你们有人从我们这里爬山时,你们通知我们。

  乌:过去爬山,一直都是要拿尼泊尔的签证的。

  毛:如有第三国的人爬山,从你们那边爬,签证由你们那里拿。

  潘自力[7]:过去有人爬山是要经过西藏地方政府许可的,也有经西藏境内爬的。

  罗贵波[8]:过去有些外国人爬山,是经过我国驻瑞士使馆签证的。

  柯:不。

  毛:长期的习惯是,从西藏爬山,就得有西藏地方的许可。

  柯:还有其他一些争议。

  毛:好解决。同你们好解决,同印度不同。同印度的争议是几万平方公里的问题。

  柯:我们才几平方公里。

  毛:这个山峰可以改个名字。不叫额菲尔士,那是西方人起的名。既不要叫什么萨迦-玛塔,也不要叫什么珠穆朗玛,就叫做“中尼友谊峰”。

  这个山峰是世界第一个高峰,八千八百多公尺。美国、苏联、印度都没有,只有我们两国有。你们内部开个会商量一下,提出意见。如不同意,就拖下来,将来再解决。

  柯:是的。还有其他五个争议地点,不过主要有三个地方。

  乌:问题是边界线靠北一英里,还是靠南一英里的问题。

  毛:那还不好解决,连人都没有,好解决!

  柯:如果在北京会谈中还解决不了,怎样再向主席提出呢?

  毛:不要同我谈了,仍同周恩来总理谈。在他去你们的国家时再谈,他要同我通电报的。在联合委员会里要得到双方的同意。你们不同意,就坚持。你们坚持,我们有什么办法?能打仗?我们是乐观的。

  柯:我们也是乐观的。

  毛:我们要得到你们的友谊,你们也要得到我们的友谊,这是问题的中心。有了这个中心,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是不是?

  柯、乌:是的。

  毛:就是要安下心来,使我们可以建设我们国家现代化的工业、现代化的农业、现代化的科学文化和现代化的国防。你们也要安下心来,搞现代化的工业、农业、科学文化和国防,这不好吗?

  根据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四年出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同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谈话的主要部分。

  [2]尼赫鲁,当时任印度总理。

  [3]胡志明(一八九○——一九六九),当时任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

  [4]锡兰,今斯里兰卡。

  [5]奈温,即吴奈温,一九一一年生,当时任缅甸内阁总理兼国防部长。

  [6]乌帕德亚亚,当时任尼泊尔王国内政和司法大臣。

  [7]潘自力(一九○四——一九七二),陕西华县人。当时任中国驻印度大使和驻尼泊尔大使。

  [8]罗贵波(一九○七——一九九五),江西南康人。当时任外交部副部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