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泽东大传》之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208章

2018-08-03 14:31:50  来源:毛泽东大传  作者:东方直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208

  “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

  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

  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话说1949年2月间,毛泽东致电华北前线徐向前等人说:

  “太原如能照北平那样的和平解决,阎锡山又能表示改变过去的立场,还要考虑让其参加新政协。”

  2月25日,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马叙伦、朱学范等一行35人,在中共中央代表林伯渠、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高崇民陪同下,乘“天津解放号”专列从沈阳达到北平。

  朱学范,原名朱屏安,1925年参加五卅运动,1928年任上海总工会主席,后任全国总工会第一届主席。他提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口号,提倡互助合作,互相帮助。

  2月26日凌晨,在中南海欢迎民主人士大会上,郭沫若作了《巩固人民的光荣,并把它扩展到海南岛》的讲话,他说:

  “毛主席所领导的人民武力,使中国人民翻了身,使我郭沫若也翻了一个身,我真是感谢不尽。”

  2月28日,毛泽东起草军委关于防止敌人袭扰我后方的部署,他写道:

  聂薄,杨成武,钟赤兵:

  一、在我主力南征取得伟大胜利的情况之下,帝国主义者及国民党有向我后方袭击扰乱之可能。

  二、你们有保卫秦皇岛、塘沽两处海口,准备击退敌军可能进攻的任务。

  三、第20兵团除留一个军位于大同区域以外,杨李兵团部率主力两个军即开秦皇岛、塘沽两处布防,钟苏(指钟赤兵、苏进——笔者注)特纵亦开该两处布防。在杨钟两部未到以前,聂薄迅即令秦塘附近守备部队,首先部署对海上的防御,如有敌军偷袭应坚决击退之。

  四、请荣臻、成武、赤兵、苏进4同志,即来军委面谈部署问题。

  五、钟苏电台即与军委电台联络。

  军委 28日4时

  接着,毛泽东起草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贺全国学生代表大会电,他写道:

  中华全国学生代表大会的全体代表们:

  庆祝你们的大会的开幕,中国学生在中国近代革命历史上有过光辉的贡献。现在中国学生和中国人民长期奋斗的第一步目标,即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反革命统治,正在接近于完全实现,中国学生已经有可能自由地与劳动人民相结合,自由地为人民共和国的伟大的革命事业和建设事业服务了。希望你们的大会号召全国学生再接再厉,积极地参加和援助中国人民解放斗争,使这个斗争迅速地获得最后的胜利;同时努力学习,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觉悟,不断地加强与劳动人民的联系,不断地掌握科学知识,以便在建设人民民主的新中国的伟业中完成新的历史任务。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1949年2月28日

  1949年3月2日,毛泽东起草中央关于华北大学毕业生的分配和在学生中进行忠诚老实教育问题给华北局的指示,他写道:

  华北局:

  丑梗电悉。华北大学寅初毕业的1300多学员,不应该分配他们到各区党委及石、保、张诸城市的实际工作中去,而主要地应分配他们到各种学校及训练班中去担负教育参加我们工作的大批知识分子及旧职员与工人的工作,和随军南下到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去组织华大式的学校,招收南方大批学生及旧职员,照华大一样加以训练,就是说,凡适宜充当教员及班长队长与支部等工作者,一律派遣他们去作教育工作,而不适宜作这些工作者,或个别作其他工作有特殊作用者,方可派他们作其他工作。因为目前大革命高潮,参加我党我军工作的青年知识分子及旧职员,将有数万至数十万人,而对他们必须给以如华北大学那样的初步的政治教育,因此必须准备进行这种教育工作的干部,华大毕业学生即大部可作为这种干部。除对这些学生的具体分配另行电告外,望你们即令华北大学再订二三星期的教育计划,告诉他们如何去办训练班,如何当教员、助教、班长、队长,如何作支部工作,如何开会讨论改造思想等。并将华大讲义及组织章程发给他们,以便他们能够去作教育工作。对他们的能力亦须作必要的鉴定。又对华大学生,在毕业前,必须将延安1943年审查干部的经验详细告诉他们,就是有些学生在入校及入党时填写表格,不少的人隐瞒国民党籍,三青团籍,叛变自首行为,与特务机关及其他反动党派团体的关系,或隐瞒假造学历,年龄,籍贯,工作历史,或故意夸张自己参加过什么革命行动,与我党发生过什么关系等,后来因为党内发现暗藏的特务破坏分子,严格审查每一个干部的历史,就发现不少干部这些隐隐假造历史的事实,因而就引起党内对他们重大的怀疑,严加追究,召开大会审查,进行坦白运动,结果就把不少的干部认为特务,而这些干部亦无以自解,不能不承认自己是特务,而其实他们都只是不老实,在入校入党时隐瞒了一些坏事,吹了一些牛皮,或犯了某些错误,而并不是特务。只有在后来详细审查之后,才把他们自己承认的特务帽子取下来。因此,你们应将这个经验告诉每一个学生及新人党的人,要他们采取老实态度,有什么,说什么,说错误了的,隐瞒了的,吹了牛皮的,不论是怎样严重的问题,一律坦白地改正过来,把以前填好的入校入党的表格,一律发还给他们,要他们重新填写,并填写清楚,万万不可隐商假造。应号召他们坦白,但一般不要去追问,完全由他们自填,并要向他们说明:在旧社会采取这种不老实态度,有时是必要的,因为在旧社会中说老实话就不能立足,就没有饭吃,而不能不在个人历史上有所吹嘘和隐瞒,但在共产党内,在人民解放军及人民政府内,就决不能采取这种不老实态度,就决不能吹嘘或隐瞒,否则,就要引起大家不信任,大家怀疑,以致牵连到特务破坏案件上去。过去如果有人有所隐瞒假造者,必须立即改正,党将不加追究,如不改正,不论到那一天,一被发现,都将必然地被追究出来。因此,凡是自己新填来的表格,都必须由他们自己签字声明再无隐瞒与假造。估计如此作了之后,会有不少问题发生,去年由华大送中央百余学生,如此作了之后,即有大半修改了自己的历史,并有30%以上是有政治性问题者。其中2人坦白不够,仍隐瞒重要政治问题,但退到华野在三查中被熟人指证,又被审查出来。证明华大学生及其他新来学生在个人历史上是有许多隐瞒与假造的,故必须令其改正,否则,1943年审干那样的错误,又有重复可能。

  中央 寅冬

  此时,为了参加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各地区各战场的党政军首脑先后来到西柏坡。其中有的人是第一次来这里,他们见到西柏坡的条件这么差,就说:

  “我以为毛主席和党中央在这里,一定会找一个条件好的深宅大院住,环境也一定很美。没想到他们住的条件这么差,连一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

  有的人说:

  “毛主席和党中央艰苦奋斗的作风,给我们树立了好的榜样。”

  由于房舍太少,参加会议的人只能几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床位摆的满满的。大家都说:

  “主席还住那么一个小平房嘛,我们这样住,也就很好了。这比在红军路上住宿和在战壕里睡觉,已经强百倍了。”

  中央军委卫生部的傅连璋和黄树则组织了医务组,给每一个参见会议的人检查了身体。

  中央为了保证七届二中全会的安全,在西柏坡周围部署了防空高射炮阵地。这些高炮都是东北野战军缴获的。不少人去参观了高射炮的的操作表演。有的人说:

  “我们有了这些装备,敌人的飞机来轰炸,管教他有来无回。”

  3月5日,中共中央七届二中全会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中央机关食堂召开。会场布置在食堂的南半截,正面挂着毛泽东和朱德的画像。会场前面摆了几排条桌,上面铺着白桌布;每一排条桌后面都放着靠背椅。食堂的北半截是会议服务、饮水和休息的地方。

  出席七届二中全会的中共中央委员有34人,他们是:毛泽东 刘少奇 周恩来 朱 德 任弼时 林伯渠 董必武 康 生 张闻天 彭德怀 林 彪 李富春 饶漱石 李立三 张云逸 贺 龙  陈 毅 蔡 畅 邓小平 陆定一 曾 山 聂荣臻 邓子恢 吴玉章 林 枫 滕代远 张鼎丞 李先念 徐特立 谭震林 陈绍禹 廖承志 王稼祥 陈伯达(原中央委员中有4人已经牺牲或病逝,由中央候补委员廖承志 王稼祥 陈伯达3人递补为中央委员——笔者注)

  出席会议的中央候补委员有19人,他们是:陈少敏 王首道 邓颖超 谭 政 习仲勋 程子华 王 震 张际春 乌兰夫 李葆华 王维舟 万 毅 古大存 马明方 吕正操 罗瑞卿 刘子久 王从吾 刘澜涛

  列席会议的重要工作人员有11人,他们是:李井泉 杨尚昆 傅 钟 李维汉 李涛 胡乔木 安子文 杨立三 陈 刚 刘少文 高文华

  会议记录人员有4人,他们是:曾三 廖鲁言 师哲 伍云甫

  毛泽东穿着新棉衣,迈着稳健的脚步,面带笑容走进了会场,与会人员热烈鼓掌,毛泽东首先向大家招手致意,接着也鼓起掌来。长时间的鼓掌之后,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在主席台上就座。

  毛泽东主持会议。周恩来报告了会议议事日程。

  会议通过了由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5人组成的会议主席团。

  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作了《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他在报告中“提出了促进革命迅速取得全国胜利和组织这个胜利的各项方针;说明了在全国胜利的局面下,党的工作重心必须由乡村移到城市;规定了党在全国胜利以后,在政治、经济、外交方面应当采取的基本政策,以及使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总的任务和主要途径。毛泽东同志在这个报告里,特别着重分析了当时中国经济各种成份的状况和党所必须采取的正确政策,指出中国实现社会主义改造的必由之路,批判了在这个问题上的各种‘左’右偏向,并且确认中国的经济发展将有较高的速度。毛泽东同志估计了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胜利以后的国内外阶级斗争的新形势,及时警告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将成为对于无产阶级的主要危险(《毛泽东选集》注释语——笔者注)。”

  毛泽东在报告的第一部分中,首先提出了“今后解决”剩余的“100多万国民党军队的方式,不外天津、北平、绥远3种”。接着,他强调说:

  “决不可以认为反革命力量顺从我们了,他们就成了革命党了,他们的反革命思想和反革命企图就不存在了。决不是这样。他们中的许多人将被改造,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将被淘汰,某些坚决反革命分子将受到镇压。”

  在报告的第3部分中,毛泽东说:

  “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的要和我们作拼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这样提出问题和认识问题,我们就要犯极大的错误。”

  毛泽东在报告的第4部分中说:

  “在城市斗争中,我们依靠谁呢?有些糊涂的同志认为不是依靠工人阶级,而是依靠贫民群众。有些更糊涂的同志认为是依靠资产阶级。在发展工业的方向上,有些糊涂的同志认为主要的不是帮助国营企业的发展,而是帮助私营企业的发展;或者反过来,认为只要注意国营企业就够了,私营企业是无足轻重的了。我们必须批判这些糊涂思想。”

  在报告的第7部分,毛泽东谈到了外交政策,他说:

  “我们是愿意按照平等原则同一切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但是从来敌视中国人民的帝国主义,决不能很快就以平等的态度对待我们,只要一天它们不改变敌视的态度,我们就一天不给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以合法的地位。关于同外国人做生意,那是没有问题的,有生意就得做,并且现在已经开始做,几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商人正在互相竞争。我们必须尽可能首先同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民主国家做生意,同时也要同资本主义国家做生意。”

  毛泽东在报告的最后一部分即第10部分,告诫全党说:

  “我们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这个胜利将冲破帝国主义的东方战线,具有伟大的国际意义。夺取这个胜利,已经是不要很久的时间和不要花费很大的气力了;巩固这个胜利,则是需要很久的时间和要花费很大的气力的事情。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激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更值得骄傲的还在后头。在过了几十年之后来看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就会使人们感觉那好像只是一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剧是必须从序幕开始的,但序幕还不是高潮。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地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我们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要向帝国主义者讨乞也能活下去,而且还将活得比帝国主义国家要好些。”

  会议对毛泽东的报告进行了认真而热烈的讨论。

  华北军区薄一波和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商量,想派华北京剧团来给大会进行慰问演出;杨尚昆马上报告了周恩来,周恩来表示欢迎。

  华北京剧团是由冀南军区京剧团和延安评剧院合并而成的,团长是李和曾,副团长是阿甲。这次来大会演出,地点在东柏坡的大礼堂,这个大礼堂能容纳七八百人。毛泽东在散步时,阎长林说:

  “华北京剧团要给咱们慰问演出了,是周副主席同意的。听说这个剧团演得不错,还有一些名角呢!”

  毛泽东问:

  “有什么名角?”

  “听说,主角须生叫李和曾,是冀南军区京剧团的,在冀鲁豫解放区很有名气。”

  毛泽东对李和曾一无所知,他说:

  “噢,他可能是以后才出名的。以前的老名角,我还知道一些,现在能看到以前那些老艺术家唱戏也不容易了。”

  “撤离延安以后,主席就在晋绥军区看过两次演出,这次看华北京剧团的演出,可以比较一下。”

  “好吧,到时候咱们都去看。”

  晚上演出是7点半开始,阎长林吃了晚饭,就叫周西林把汽车开到毛泽东的大门口等着。此时,毛泽东还没有吃饭,阎长林对值班卫士马武义说:

  “你赶快给主席开饭,再晚了,戏就不能按时开演了。”

  马武义说:

  “我刚才还催主席吃饭来着,他说还要等一等。”

  此时,叶子龙手里拿着电报夹子来了,阎长林说:

  “哎呀,你现在送电报,主席今天就看不成戏了。”

  叶子龙说:

  “这个电报不急,不忙处理。我也是来催主席看戏的。”

  “那太好了。你快去催吧,我们催过了,你催比我们催效果更好。”

  毛泽东一见叶子龙拿着电报夹子来了,就问:

  “有急事吗?”

  “没有。电报不急,不需要马上回答,更不需要首长们研究讨论。主席吃饭吧,快开戏了,你如果去晚了,大家又要等你了。”

  “好吧,吃饭,不要让人家那么多人等我。”

  毛泽东这么一说,叶子龙就走出门大声喊:

  “小马驹子,快给主席搞饭吃。”

  马武义只有18岁,叶子龙爱和他开玩笑,不叫他小马,而叫他小马驹子。毛泽东一吃完饭,阎长林就说:

  “汽车等着你呢,主席上车吧。”

  毛泽东说:

  “不是离这里很近吗?咱们走着去吧。”

  毛泽东穿着一身旧布衣,脚上是一双布鞋,来到了大礼堂。他见人都坐满了,一边走一边说:

  “这个礼堂比杨家岭的礼堂还好啊,杨家岭礼堂就没有电灯,这里的电灯这么亮。”

  毛泽东走到第一排预先留给他的位置,坐在靠背椅上,问:

  “恩来还没有来吗?”

  正说着,周恩来就到了。演出也就开始了,毛泽东端着个白瓷缸子,专注的望着台上。

  第一出戏是《宋江杀妻》,李和曾演宋江,出口不凡。毛泽东大喜过望,连连称赞说:

  “唱得不错。我很多年还没有看到这种高腔须生唱戏呢。”

  周恩来说:

  “唱得好啊!”

  毛泽东说:

  “这个人唱得好,但这出戏点得不够好,只是逗笑的戏,政治内容虽说也不错,就是没有很好的表现出主角的唱功来。唱哪出戏,最好让主角自报。他认为哪出戏唱得最好,就叫他演哪出戏才好。”

  第二出戏是《王佐断臂》,是阿甲的拿手好戏。最后一出戏是《失空斩》,这是李和曾的拿手好戏,他在戏中演诸葛亮。毛泽东可没少鼓掌,他还侧身对周恩来说:

  “唱得真好啊!一个才20多岁的年轻人,就有这么高超的京剧艺术才能,真是前途无量,大可称赞呀。像这样的艺术人才,应当多培养一些。他这是高派唱腔,高派唱腔最大的特点,就是唱腔激昂,热情奔放。看了这出戏,给人一种刚劲奋力的感觉。李和曾唱得好,他的基本功扎实,表演潇洒,看起来是科班出身。”

  周恩来说:

  “你说得对,李和曾是属于高派艺术。听他们介绍,他9岁就进了北平中华戏剧专科职业学校,学了8年,毕业后,又拜高庆奎为老师,跟高庆奎学了3年戏。后来因为生活所迫,他就搭班子唱戏。日本投降前,他到了冀南军区宣传队开始组织剧团。”

  “那好啊,我们在这里看他们演出,演得不错。我们进北平以后再看他们的演出,那时候他们一定会演得更好。明天晚上我还来看。”

  “主席,明天晚上想看他们演出什么戏?”

  “演什么戏由他们自己定,他们认为什么戏演得好,就演什么戏。”

  演出结束了,周恩来走上舞台,对演员们说:

  “我代表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以及中央机关的全体同志,向你们致谢,祝贺你们的演出成功。毛主席对你们的演出很满意,他不断的给你们鼓掌。毛主席说,他很久没有看到像李和曾同志这样高派的戏了。主席很爱好京剧,对京剧艺术有一定了解。明天晚上,主席还要来看你们的演出,他不点戏,让你们自己选择。”

  毛泽东在返回的路上问卫士们:

  “你们说,今天的戏演得怎么样?”

  阎长林说:

  “演得不错。扮演诸葛亮的李和曾演得最好。特别是他的唱腔,是那么洪亮、宽厚,听起来真带劲儿,我还没有听过这样好的须生戏呢。”

  毛泽东说:

  “这就叫高派唱腔。戏剧界有流派,他这种唱腔是属于高庆奎这一派。我很喜欢听高派的戏,越听越爱听。明天咱们还来看戏,明天早点来,还是走路来。”

  张瑞岐说:

  “我就爱看秦腔,京剧再好,也听不懂。看京剧,除了武打的戏和逗笑的戏以外,唱的戏都不好看。”

  毛泽东笑着说:

  “文化生活应该丰富多彩嘛,光看秦腔就太单调了,喜欢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这不仅增长知识,而且也是一种艺术享受。”

  第二天晚上,毛泽东吃了饭就说:

  “走吧,咱们还是散步去看戏。走路能锻炼身体,看戏又能休息脑筋,这是一举两得。”

  在去东柏村的路上人很多,有的年轻人走得很快,经过毛泽东身边时,打个招呼,又匆匆前行。只有一个人在前边不紧不慢大摇大摆的走着,他是中央军委作战部的李涛。毛泽东开玩笑说:

  “胖子快走呀!你以后要少吃一点,多走路,多爬山。不然的话,再发展下去走路就更困难了。”

  李涛笑笑说:

  “主席说得对。以后得坚持多走路,多爬山,多出汗,控制自己不要再胖了。”

  这天晚上,上演的第1出戏是由吴素英主演的《孔雀东南飞》;第2出戏是阿甲和李忆兰主演的《打渔杀家》;第3出戏是李和曾主演的《哭秦廷》。毛泽东在返回的路上说:

  “李和曾真不愧为高派的门徒,他唱戏、做戏、文武功夫都很扎实。京剧界也有好多流派,谭派、马派、梅派、程派、高派,他们都培养自己的艺术家。”

  一个卫士说:

  “唱京戏分这么多派,那不是乱套了吗?”

  毛泽东解释说:

  “戏剧界的流派,都有他们自己的独到之处,不是打乱仗闹对立。越是自成一派的,越是注意总结经验,提高艺术水平。你们过去生活在农村,看不到他们的戏呀。就是在大城市里,一般的市民也很少能看到他们的戏,戏票太贵了,穷人是看不起的。”

  再说刘少奇在七届二中全会的报告中说:

  “土地改革中,各地犯了些错误,中央对此是有责任的,其中,大多数与我个人有关。”

  刘少奇在1947年的土地改革运动中,犯了“左”的错误,经毛泽东纠正后,他承认了错误。

  任弼时在会上发言。他特地提醒全党说:

  不要因为忙于各种经济建设和行政事务,放松了党的建设.忘掉了党务工作,那是很危险的。

  任弼时在讲到这个问题时,毛泽东插话说:各地在分工时,一定要把党的组织部门加强。

  王明也在会议上先后两次发言,被迫对自己的错误进行了检讨。他表示拥护毛泽东的报告,还说自己“愿意做个驴子,慢慢走,跟毛泽东走。”

  二中全会决定:王明应对所犯错误写出声明书。

  3月13日,七届二中全会就要结束了,毛泽东在会议上作了总结讲话,其中的一部分内容收集在《毛泽东选集》中,题目是《党委会的工作方法》,共12条。他在第11条中提出:

  “力戒骄傲。这对领导者是一个原则问题,也是保持团结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没有犯过大错误,而且工作有了很大成绩的人,也不要骄傲。禁止给党的领导者祝寿,禁止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做地名、街名和企业的名字,保持艰苦奋斗作风,制止歌功颂德现象。”

  此外,毛泽东在总结中还曾这样说过:

  “我们党的理论水平低,所以要普遍的宣传马克思主义。对‘毛泽东思想’的提法应该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的统一。’这样提法较好,应该这样提,而不应该像王明同志所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在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应用和发展’,这种提法不妥当。马恩列斯是先生,我们是学生。我们不要忙于想宽了,要先把中国的事情办好。现在应该在全国、全世界善于宣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辩证唯物主义,关于党和国家的学说,政治经济学等等,不要把毛泽东同马恩列斯并列起来。

  根据过去的经验,要学习12本书,即《社会发展史》、《政治经济学》、《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国家与革命》、《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论列宁主义基础》、《联共党史》、《列宁斯大林论社会主义建设》、《列宁斯大林论中国》、《思想方法论》。如果在3年之内,有3万人读完这12本书,有300人读通这12本书,那就很好。”

  对于中国由新民主主义革命转变到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毛泽东强调说:

  “‘毕其功于一役’,我是在流血的革命这一点上说的,流血的革命只有这一次,将来由新民主主义革命转变到社会主义革命那一次就不用流血了,但这只是可能,还要看我们工作的努力。如果国家(主要的就是人民解放军)和我们党腐化下去,无产阶级不能掌握这个国家政权,那还是有问题的。至于说‘政治上、经济上都毕其功于一役’,是不能这样说的。王明同志这样说,那就错了。”

  七届二中全会决议肯定了1945年6月党的七届一中全会以来党中央政治局的工作,“认为中央的领导是正确的”。批准了由中国共产党发起,协同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及民主人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及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建议。批准了毛泽东在1949年1月14日的声明及其所提出的8项条件,作为与南京国民党政府及其他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与军事集团,举行和平谈判的基础。

  全会通过了《关于军旗的决议》,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旗应为红底,加五角星,加‘八一’2字。”全会还根据毛泽东的提议,确定了防止资产阶级腐蚀和反对突出个人的6条措施:1、不给党的领导者祝寿;2、不送礼;3、少敬酒;4、少拍掌;5、不用党的领导者的名字作地名、街名和企业的名字;6、不要把中国同志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平列。

  正是:齐家理事条条析,谆谆教诲句句剖。

  弟子三千贤七十,古来学生多不肖。

  欲知七届二中全会结束后,毛泽东有什么重大活动,请看下一章。

  东方翁曰: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倡党内高级干部要读12本书,并且开列出具体的书目;他还说:“如果在3年之内,有3万人读完这12本书,有300人读通这12本书,那就很好。”他的这种做法,在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确是罕见的。毛泽东一生在党内干部中多次提倡读书运动,这一次大概是他首次提倡的大规模读书运动。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