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岳青山:毛主席如何指挥中英长江炮战及应对丘吉尔威胁的?

2019-04-08 17:07:49  来源:察网  作者:岳青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世界上只要有帝国主义存在,就不得安宁。纪念中英长江炮战胜利70周年。

  

(一)

 

  当今中国面临着严峻的安全形势。近6年来,美国借口所谓“航行自由”,频频派航母战斗群侵犯我南海主权,似已成了“常态”,人们早已司空见惯。

  如今,令人诧异的是,2月11日,英国国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竟公然声称,将派新航母撞南海,向所谓“藐视国际法”的国家,展示英国的“硬实力”。他在皇家三军联合研究所发表演讲是这样说的:针对中、俄等国“藐视国际法”的行为,英国未来“可能不得不进行干预”。英军新服役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及两个中队的F-35隐形战机,将前往太平洋争议海域,展示英国的“硬实力”。这是脱欧后英国“军事战略”的需要。英国将抓住脱欧带来的机遇,重新进行战略定位,建立新联盟、恢复旧联盟。最重要的是,要证明英国是一个在需要时会采取行动的国家,一个在世界需要领导时、可以求助的国家。为此,英国和西方盟友必须做好“使用硬实力捍卫自己利益的准备”,英国必须做好在海外实施军事行动的准备。(2019年02月12日11:20人民网-环球时报)

  无独有偶。2月22日,法国国防部宣布,该国很快将派遣“夏尔·戴高乐”号航空母舰进行穿越地中海、印度洋北部和太平洋的“长期部署”。这艘航母的战斗群还有2艘护卫舰、一艘核攻击潜艇和一艘油料补给船。国防部声明称,此次部署将持续数月,旨在“重申法国在这些地区的存在”。通过部署其航母战斗群,法国的目标是“加强对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局势的评估,“酌情进行干预以解决地区安全问题”,发展与其他国家军队合作的能力,并“加强战略伙伴关系”。声明说:“(‘戴高乐’战斗群)的这一国际维度证明了盟国海军与我国海军之间的高度合作与信任。”(参考消息网2月27日报道)

  这就清晰表明,我国南海维护领土主权的斗争,将面临更加复杂的严峻形势。过来在南海频频挑战威胁我国家安全的,基本上是美国在单打独斗,今后英国和法国也将派各自的航母战斗群,群集南海,展现“存在”,“建立新联盟、恢复旧联盟”,狼狈为奸,其矛头所向,即所谓“藐视国际法”的中国。

  以往,人们常说“狼来了”,实际上还是司空见惯一只大狼,今后它可能纠合成一小群狼!从一只到小一群,更须认真对付。

  在这样重要的时段上,我们重温一下毛主席当年指挥中英长江炮战及应对丘吉尔“要派航母到远东报复”,是很有必要、很有教益的。

  

(二)

 

  中国的解放战争,在夺取“三大战役”的伟大胜利之后,我军必胜,蒋家王朝必亡,应当说是大局已定。但蒋介石仍妄想通过“和平谈判”,划江而治。毛主席洞察老蒋阴谋,早就明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云集长江北岸,充分做好了横渡长江,解放全国的军事准备,同时限令两党《和平协定》签字的最后期限,是4月20日,签则和,不签就打。

  毛主席鉴于解放战争原本就是“美国出钱出枪,蒋介石出人替美国打中国人,借以变中国为美国的殖民地的战争”,英国远东舰队又派有军舰长期停泊在南京江面,因而,在我军发起渡江战役中,就有可能遭到美军,或者英军的武力干涉,乃至发生军事冲突,必须预谋对策。为此,中央军委渡江作战前就曾明令我军:

  【如果和帝国主义军事力量发生冲突,我们不要打第一炮、第一枪,不要挑起冲突。如果他们敢于先打第一炮、第一枪,就要坚决予以回击。】

  在以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组成的渡江战役总前委的统一指挥下,以二野、三野一百万兵力组成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在四野先遣兵团配合下,经中央军委批准,从4月20日子夜开始,在东起江阴、西至湖口的千里防线上,实施有重点的多路突击。按照总前委渡江作战命令,4月20日夜攻夺各江心洲,4月21日开始渡江突击作战。

  然而,4月20日上午9时许,配属东集团——三野第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榘、政治委员袁仲贤)渡江作战的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政治委员张凯)炮三团炮七连观测人员,发现在焦山下游约500米处,从薄雾中渐渐露出一黑乎乎的庞然大物,若隐若现。他们慢慢地从望远镜中逐渐看到,原来是一艘不明军舰,自上海方向开来,大摇大摆闯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防区,并且朝着解放军阵地的方向开了过来。透过晨雾,观察所炮兵仔细观察,这艘军舰原是悬挂着英国米字旗的“紫石英”号军舰,编号是F116。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相对我陆军炮兵来说,“紫石英”号军舰真还是一庞然大物。这艘军舰是英国皇家海军“紫石英”号快速护卫舰。1943年11月2日建成下水,排水量1475吨,长91.3米,宽11.6米,吃水2.9米,主机功率4300马力,航速20节,额定官兵192人。武器装备为双联102毫米高平两用炮3座、双联20毫米厄利孔机炮4座、单管20毫米厄利孔机炮4座、深弹投掷器8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紫石英”号在大西洋中为盟军的商船护航。二战结束前夕,直接参与过对德国海军的作战。欧洲战场的战役结束后,它就被派往远东地区。

  当时“紫石英”号闯到的三江营,距扬州东南20公里,距镇江东北30公里,与江中沙洲扬中岛隔江相望,是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的关键位置,“紫石英”号闯入直接威胁和破坏解放军渡江作战。

  面对这个突发的涉外特殊情况,我人民解放军前线指部根据渡江前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不打第一炮、第一枪”,决定向“紫石英”号鸣炮警告,令其迅速撤离,不要防碍我大军即将发起渡江作战。从8时30分开始,解放军北岸炮1团连续两次向“紫石英”号发炮警告,为了防止击中英舰,弹着点选择在英舰左前方。

  而“紫石英”号却仗着“大英帝国”的余威,嚣张至极,将我军的鸣炮警告置若罔闻,舰长金斯勒竟轻蔑地断言:“中国人不敢向外国军舰开炮”,反倒下令,对我军的善意的呜炮警告“全力开炮还击”。随即,“紫石英”号数炮齐鸣,向解放军阵地飞去。

  中国人民解放军前线指部临危不惧,以牙还牙,“坚决予以回击。”9点50分,随着一声令下,一群群穿甲弹便飞向英国军舰,英舰上的火炮也发疯似地向我炮兵阵地开火,双方展开了激烈的炮战。不久,“紫石英”号被解放军的炮火击中30馀处。指挥台与前主炮炮座及舰体其他部位多处中弹,舵手室穿了一个直径3英寸的洞,舵手当场炸死。舰长斯金勒少校身亡,副舰长代理指挥,无赖“紫石英”号操纵系统失灵,航向失控,以至搁浅在玫瑰岛以西大约150码的泥滩上,动弹不得。只好挂起白旗。我炮兵也就停止了射击。

  “紫石英”号从被炮火击中到陷于瘫痪状态,前后只用了5分钟时间。

  

岳青山:毛主席70年前怎么指挥中英长江炮战及应对丘吉尔“要派航母报复”的叫嚣?——纪念中英长江炮战胜利70周年

  资料图:伤痕累累的“紫石英”号护卫舰

  这就是中英长江炮战的第一回合。

  “紫石英”号遭受重创,搁浅海滩,11分钟后,于4月20日上午9点46分,向英远东舰队发出紧急求援电报,称“紫石英”号有严重伤亡,请求停泊在上游南京江面的英国军舰前来支援。离它距离最近的“伴侣”号接到求救电报后,在三个小时后赶来了。“伴侣”号是一艘CO级驱逐舰,吨位比“紫石英”号大得多,火力装备也更强。排水量2530吨,长110.5米,宽10.9米,吃水3米,主机功率4300马力。装备有4.5英寸大炮6门、小炮10门。

  当天下午13时半,“伴侣”号驱逐舰疾驶三江营,增援“紫石英”号。它来势汹汹,一边开炮,一边以每小时26海里(相当于时速50公里)的速度顺流而下,企图一举冲过解放军炮火的控制区,接近“紫石英”号。

  原本挨过打的“紫石英”号知道,在解放军的密集炮火下,“伴侣”号这样做只能是自讨苦吃,毫无意义,于是连忙通过无线电让“伴侣”号赶快撤退,以免重蹈覆辙。

  然而,“侣伴”号却自恃舰坚炮利,不听劝告,一意孤行。当“伴侣”号在靠近“紫石英”号时,再次遭到解放军炮3团7连的射击,中弹五发。此后,这艘英舰便利用解放军火炮射界有限的弱点,躲进解放军射击死角,向着解放军阵地猛烈炮击,英舰上配备有八门114毫米主炮,加之舰炮射速较快,因此面对解放军的三门75毫米野战炮优势异常明显,给解放军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和损失。随后,“伴侣”号便企图靠近“紫石英”号,并试图将该舰从泥滩中拖走。此时,解放军炮3团1连的三门日制105毫米榴弹炮与附近步兵部队的37毫米反坦克炮先后开火。激战中,“伴侣”号失去了战斗能力,两个炮塔被击毁,舰桥也被击中,航向一度失控,炮战前后持续了约两个小时,弹痕累累的“伴侣”号,冲出火力网,顺流而下,仓皇逃窜,直到在上海附近水域与英国远东舰队的“伦敦”号巡洋舰会合。

  与此同时,“紫石英”号为了配合营救,在夜幕里加紧抢修,自行浮起,重新驶入了长江。但因损坏严重,只能在原地等待救援。

  这乃是中英长江炮战第二回合。

  历时一天的中英炮战,解放军大获全胜。粟裕、张震看到事态可能进一步发展,向中央军委报告,二十日午两艘外国军舰入侵扬州东南拓江营口岸第三野战军防区,一被击沉,一被击伤。请示外国军舰如再来犯,怎么对付?

  4月21日,毛主席为中央军委复电粟、张告前委电:

  【“你们所说的外舰可能是国民党伪装的,亦可能是真的,不管真假,凡擅自进入战区防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轰击,并一律当成国民党兵舰去对付”。(《毛泽东年谱》1983-1949下册,第485页)】

  毛主席复电何等霸气,斩钉截铁,不管哪来军舰,“凡擅自进入战区防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轰击”。

  果然,英国远东舰队总部获悉其两艘军舰4月20日在长江受到重创之后,老羞成怒,不仅不悬崖勒马,反而派舰队副总司令梅登海军中将亲自乘坐旗舰“伦敦”号,率驱逐舰“黑天鹅”号,一为巡舰,一为炮舰,气势汹汹地前来援救受伤的英舰,对我军实行报复。

  “伦敦”号系万吨级重巡洋舰,排水量9750吨,长192米,宽20.8米,吃水5米,主机功率8万马力。有八门八英寸重炮,八英寸,20公分!那可是当时解放军根本没见过的重武器。

  4月21日清晨,英舰“伦敦”号、“黑天鹅”号清晨起航,由嘉兴向西行至七圩港以东时,速度减慢,沿途以望远镜观察北岸,在该段停留约两小时后,继续向西行,并将炮移向北岸,我亦通知炮兵准备应付。经七圩港时,英舰即向我阵地发射猛烈排炮。

  扬子江北岸七圩港一带,是东集团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政治委员韦国清)的第二十三军(军长陶勇)防区。此时,解放军正发起渡江作战,同国民党军激烈交火,英舰“伦敦”号、“黑天鹅”号入侵实际上是同国民党军相互配合,负隅顽抗,极大地阻挠和破坏我大军渡江。

  因而,解放军前线指挥部根据毛主席最新的命令,坚决予以还击。该舰旋即西去,驶至泰兴以西江面时,遭我炮击,复东返,沿途不断向我炮击,我亦不断还击,下午该舰即向江阴方向逃窜。据观察,该舰中炮九发,有炮两门为我击毁。我阵地被轰毁一部,并有68师202团团长邓若波、参谋长王保哲中弹阵亡,团政委侯葵负伤,共伤亡40余名,打坏民房多间,群众亦有伤亡。

  军长陶勇闻讯怒不可遏,下令我沿岸炮兵,不管是炮六团还是炮一团,凡有效射程能打到的都立即向英舰还击。尽管英国舰坚炮利,但毕竟寡不敌众,在我江岸密集炮火轰击中,连续中弹,冒起冲天的浓烟,一发美制105毫米榴弹炮击中“伦敦”号的司令塔,舰长卡扎勒海军上校被当场击成重伤倒在甲板上。副总司令梅登的白色海军将军制服上让炮弹片撕成几个大小形状不规则的窟窿。梅登这才发现我炮兵火力远远超过他们的预先估计,只好无奈地下令掉转船头,“伦敦”号、“黑天鹅”号带着累累的弹孔和伤痕,夹着尾巴驶向上海方向。

  就这样,中英长江炮战第三回合,又以解放军大胜告终。

  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以来,第一次用炮兵同外国军舰正式“交战”。解放军干净利落将敢于侵入我军防区的英国远东舰队的四艘军舰全部重创,予以严重的惩罚。“紫石英”号军舰被打瘫,动弹不得,“侣伴”号和旗舰“伦敦”号、“黑天鹅”号带着累累的弹孔和伤痕,狼狈逃向上海方向。

  据当时外电报道:“紫石英”号护卫舰死亡17人,伤20人,60人泅水登岸后乘火车抵沪,舰长斯金勒少校身亡;“伴侣”号舰死亡10人,伤12人;“伦敦’号舰死亡15人,伤13人,舰长卡扎勒海军上校重伤;“黑天鹅”号伤7人。此后,英国海军又公布,还有103名官兵“失踪”。

  英军舰入侵,也造成我军伤亡官兵达252人,202团团长邓若波牺牲。

  4月22日,毛主席为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起草关于英军暴行的声明,向全世界宣布,“人民解放军战胜英帝国主义国民党军舰的联合进攻”。声明说:

  【“在镇江江阴段作战中,人民解放军曾于二十日及二十一日战胜英国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大队军舰的联合进攻,这件事值得全国人民极大注意……英帝国主义的海军竟敢如此横行无忌和国民党反动派勾结一起,向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挑衅,闯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防区发炮攻击,直接参加中国内战,致使人民解放军遭受巨大损失(伤亡二百五十二人),英帝国主义必须担负全部责任。”(《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291-292页)】

  中英长江炮战停息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中、英两国围绕着“紫石英”号的处置问题,展开了激烈的外交较量。

  从5月18日,解放军方面代表和英国方面代表开始了先后共进行了11次谈判。在谈判中,英方要求释放“紫石英”号,而中方要求英国政府对“紫石英”号擅自闯入中国内河做出道歉,赔偿损失,即可放行。而这一点涉及大英帝国脸面,英国人无论如何不愿意答应。

  三个月过去了,中英谈判毫无进展。

  直至1949年7月30日晚,长江遭遇到突如其来的一场台风,“紫石英”号乘月黑风高之夜潜逃。当晚21时许,已经修复了的“紫石英”号舰,趁“江陵解放”号客轮经过该舰驶往上海之际,模仿我客轮桅灯,尾随“江陵解放”号客,以它作为掩护,像小偷一样,于7月31日凌晨5时许,终于逃到了长江外宽阔的海面。“紫石英”也就结束了长达101天的被困生涯。

  令人惊讶的是,在英国26日议会上,前首相、议员丘吉尔还公然叫嚣“要派航母去远东实行武力报复”,首相艾德礼也宣称:

  【“英国军舰有合法的权利在长江行驶,执行和平使命”。】

  为此,毛主席于4月30日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起草《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向全世界义正严词地宣布:

  【“我们斥责战争贩子丘吉尔的狂妄声明”】

  并质问

  【“丘吉尔先生,你‘报复’什么?英国军舰和国民党军舰一道,闯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防区,并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开炮,致使人民解放军的忠勇战士伤亡252人之多。英国人跑到中国境内做出这样大的犯罪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理由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并执行道歉和赔偿。难道你们今后应当做的不是这些,反而是开动军队到中国来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报复’吗?”】

  毛主席还尖锐批驳艾德礼的狂言:

  【“艾德礼首相的话也是错误的。他说英国有权开动军舰赶往进入中国长江。长江是中国的内河,你们英国人有什么权利将军舰开进来?没有这种权利。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决不允许外国侵犯。”】

  并且宣告:

  【“人民解放军要求英国、美国、法国在长江黄浦江和中国其他各处的军舰、军用飞机、陆战队等项武装力量迅速撤离中国的领水、领海、领空,不要帮助中国人民的敌人打内战。”】

  中英长江炮战,并不是什么大仗,但它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同外国军舰“交战”,我军大获全胜,震动了全世界,影响深远。它宣告了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对中国的“炮舰政策”的破产,中国人民忍受屈辱外交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彰显了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人捍卫国家主权坚如磐石的决心和“战则必胜”的能力。

  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笑逐颜开,国外游子奔走相告,扬眉吐气。

  毛主席鉴于中英长江炮战我军重创英军四艘军舰震惊世界,举世瞩目,也就乘势向全世界庄严宣告即将成立的人民政府的建交原则: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人民政府愿意考虑同各外国建立外交关系,这种关系必须建立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基础上,首先是不能帮助国民党反动派。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人民政府不愿意接受任何外国政府所给予的任何带威胁性的行动。外国政府如果愿意考虑同我们建立外交关系。它就必须断绝同国民党残余力量的关系,并且把它在中国的全部武装力量撒回去。”(《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60-1461页)】

  真是不打不成交。新中国诞生前夕,解放军在中英长江炮战中,痛击了敢于来犯的英国军舰;新中国刚刚成立,1950年1月,英国政府就在西方世界又是第一个率先宣布承认新中国。

  毛主席还有意外收获,发现了即将建设人民海军的将帅之才。当陈毅谈及长江炮战是23军军长陶勇打的时,毛主席说:

  【“陶勇,勇敢的‘勇’,那么喜欢打军舰,就去海军吧。”】

  陶勇后来调到海军,任东海舰队司令。

  

(三)

 

  毛主席指挥1949年中英长江炮战的伟大胜利及应对丘吉尔派“航母军舰来远东报复”的战争叫嚣,有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值得好好学习、继承、借鉴。

  首先,学习毛主席洞察帝国主义的本质,不抱幻想,作好了斗争的准备。

  在渡江作战前,毛主席和党中央面临错综复杂尖锐斗争形势,既在同国民党举行“和平谈判”,又要着重于布署和指挥百万雄师强渡长江,还要准备蒋家王朝即将覆亡后,全国会涌现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党须要制定新的方针政策。在对如此尖锐、错综复杂的斗争形势下,毛主席却预料到我百万雄师渡江激战中,帝国主义可能挑起冲突,“狗急跳墙”,超前指明了解放军的应对预案,明令我军:如果和帝国主义军事力量发生冲突,我们不要打第一炮、第一枪,不要挑起冲突。如果他们敢于先打第一炮、第一枪,就要坚决予以回击。

  所以,人民解放军在即将发起渡江作战前的紧急关头,突然发现英舰“紫石英”号闯入我军防区,破坏和阻挠我大军渡江之时,前线指挥部就胸有成竹,临危不懼,按中央军委的既定命令,先是放炮警示,令其迅速退出我军防区,而当英舰敢向我军“打第一炮、第一枪”后,则毫不客气地“坚决予以回击”,直至把“紫石英”号军舰打瘫,动弹不得。英军随即再派“伴侣”号前来报复,我军前线指挥部一如既往,按既定军令,打得“伴侣”号负伤溃逃。

  真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毛主席渡江前“预”得如此准确,成了“事前诸葛亮”,显然是基于他对帝国主义本质的科学认知。在他看来,我国人民推翻“帝、官、封”的民主革命尽管行将取得全国胜利,但帝国主义并不会甘心于它们在中国的失败,还会继续捣乱。捣乱、侵略、称霸,乃至战争,这就是帝国主义的本质。这种帝国主义的内在的“质的规定性”是改变不了的,切不可心存幻想,以为帝国主义有朝一日,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因而,他在渡江作战前也就预料到帝国主义进行武装干涉,预筹对策,使我军遇到突发事件,能立于不败之地,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其次,学习毛主席坚决维护国家领土主权铁骨铮铮的气概

  自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失败后,世界大大小小帝国主义都欺侮过我国,许多人被帝国主义吓破了胆。而毛主席则向来不怕帝国主义的军事威胁、武力洞吓。抗战胜利后,美帝国主义公然支持蒋介石发动内战,毛主席怕了吗?没有。他同斯诺谈话,就振聋发聩地提出,“蒋介石和他的支持者美国也都是纸老虎”(第1195页),美国不可一世,样子可怕,其实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来看,真正强大的力量属于人民。(第《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95页)美国是“纸老虎”,英国就更是“纸老虎”。

  1949年的渡江之战是我军解放全中国的关键之战,至关重要。解放军百万雄师渡江之际,可能遭遇帝国主义发生直接干涉,坚持斗争是不是“树敌太多”?会不会“造成不好国际影响”,以至于不利于新中国同外国建交?毛主席怕了吗?没有。

  他把中国之领土、主权看成事关国家的根本利益,神圣不可侵犯;领土不容谈判,主权不许交换。不管帝国主义如何强大,只要敢于侵犯我国之领土、主权,都应与之坚决斗争。毛主席深知,帝国主义从来就是欺软怕硬,“吃柿子,挑软的”;一味妥协退让,拿原则交易,势必贻害无穷。

  他指挥中英长江炮战的全过程中凸显铁骨铮铮的中国人的民族气概。早在渡江之前,毛主席就曾明令我军,如果帝国主义挑起冲突,敢于先打第一炮、第一枪,“就要坚决予以回击。”

  继而,在解放军将来犯的两艘英国军舰分别击沉、击伤之后,毛主席4月21日更是明令粟裕、张震,

  【“凡擅自进入战区防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轰击,并一律当成国民党兵舰去对付”。】

  接着,(他4月22日,中英长江炮战基本告停后,毛主席向全世界发表声明,庄严宣布,

  【“在镇江江阴段作战中,人民解放军曾于二十一日及二十二日战胜英国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大队军舰的联合进攻。”】

  同时愤怒揭批英帝国的暴行,

  【“在我军准备大举渡江的时候,英帝国主义的海军竟敢如此横行无忌和国民党反动派勾结一起,向中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挑衅,闯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防区发炮攻击,直接参加中国内战,致使人民解放军遭受巨大损失(伤亡二百五十二人),英帝国主义必须担负全部责任。”】

  毛主席于4月23日下令,

  【“粟、张加强江阴方面的炮火封锁,一则使国民党军舰不能东逃。二则使可能再来之英舰不能西犯,如敢来犯,则打击之”。 】

  最后,英军舰遭受重疮,狼狈不堪,英帝国丢了脸面,老羞成怒。所以才有了在丘吉尔口出狂言,叫嚣英政府派两艘航空母舰去远东“实行武力的报复”后,毛主席面对英帝国的“航母”威胁的回应。他向全世界庄严宣告:“我们斥责战争贩子丘吉尔的狂妄声明”,轻蔑地质问:“丘吉尔先生,你‘报复’什么”?怎能把1949年还当成“1840年”?

  毛主席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的铁骨铮铮的民族气概永远值得学习,发扬光大。

  第三,学习毛主席有理有利有节同英帝国的斗争艺术。

  毛主席从世界大格局着眼,深知中国与外国的主要矛盾是美国,不是英国,且建国后,英国还可能成为我国打开西方关系的突破口。因而,他指挥中英长江炮战,就很讲策略,注意分寸,既敢于斗争,又善于斗争,成了有理有利有节的典范。

  他渡江战前明令我军:渡江作战如遇外舰闯入,特别强调“我们不要打第一炮、第一枪”,“不要挑起冲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就是“有理”。中英两国经过一天炮战之后,如果英舰再次“擅自进入战区防碍我渡江作战”,那么,“你们就均可轰击,并一律当成国民党兵舰去对付”,这也是“有理”。凡此种种,不亦而足。

  中英长江炮战震惊英国朝野,乃至全世界。为什么一些西方舆论对中国痛击英舰的评论反倒比较公允、公正?因为中国打得有理,英舰遭痛击实乃自作自受。诸如:4月21日,伦敦自由党《新时报》就尖锐提出:

  【“英国人要问,为什么在昨天于扬子江上被炮轰之英国船只,要恰在这个时候向上流航行呢?”】

  而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一位官员听说“紫石英”号事件后,不由得连骂了三个“愚”字?人家打仗时你把军舰开进去,是第一愚;受了伤又要派军舰去增援,和中世纪英国人在刚果河上打土著人一样,是第二愚;救不出有吃有喝就留在那里好了,而又要逃跑,是第三愚。

  真可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此次中英长江炮战,尽管解放军大炮不如英国的“舰坚炮利”,但数量上却占绝对优势,再加上“天时地利”,就能以少胜多,将敢于来犯的 四艘英舰,一一击瘫、击伤,给予了应有的惩罚,全部、干净、彻底轰出长江,这就不光是“有理”,而且是打得“有利”。

  毛主席在对英舰“紫石英”号的处理问题上,把严肃原则性和高度的灵活性有机结合起来,坚持斗争,有理有利有节,适可而止。4月22日下午,毛主席电告前委、粟裕张震,英国驻北平总领事包士敦致信朱德总司令,请准英国派两艘军舰前来救援被击损之英舰(紫石英号)船员,予以:“营救之便利”,“我们的意见在英舰不防碍我渡江作战的条件下,可予以营救之便利”。至于英国人要求该二舰于营救事务完毕后,仍须开往南京护侨一事不能同意,应令该二英舰向下游开去。但如该二舰不听劝告,仍开南京,只要不向我军开炮防碍我军渡江你们也不要攻击他们;1949年4月27日凌晨,毛主席又指示第三野战军:为创造和谈气氛,早日解决问题,以利日后中英友好,对“紫石英”号不得当成“战俘”,“只采取监视措施,不准缴其武装、集中其人员、断其燃料,要协助其医治伤员,供给其生活用品”;当发现“紫石英”号有逃跑迹象时,毛主席甚至还密令:“如果‘紫石英’号逃跑,沿江部队可不予拦截,而在事后发表声明予以谴责”,真可谓做到了仁至义尽。

  解放军对上海发起总攻前夕,毛主席5月20日回复粟裕、张震请示对黄浦江内的外国军舰如何处置问题,提出的《五条政策》堪称“有理有利有节”的光辉典范。这就是:

  【“(一)“黄浦江是中国内河,任何外国军舰不许进入,有敢进入并自由行动者,均得攻击之;有向我开炮者,必须还击直至击沉击伤或驱逐出境为止。(二)如有外国军舰在上海停泊未动,并未向我军开炮者,则不要射击。(三)中国及外国轮船为敌军装载军队及物资出入黄浦江者,亦应攻击之。(四)中国或外国轮船在海上停泊未动者,或得我方同意,准其停泊或开行者予以保护。(五)为了对付外国军舰的干涉,应有充分的精神准备与实力准备,即要将外国干涉者的武装力量歼灭或驱逐之,如感兵力不足或火力不足应速从他处抽调补充。”(《毛泽东年谱》1983-1949,下卷,第504页) 】

  综上可知,1949年4月30日,解放军百万雄师渡江作战的前一天,英帝国的“紫石英”号和“伴侣”号军舰先后入侵我军镇江前线防区,阻挠、破坏我军渡江,我军前线指部临危不惧,依照毛主席、中央军委战前明令,如果他们敢于先打第一炮、第一枪,就要坚决予以回击,将“紫石英”和“伴侣”分别击瘫、击伤。第二天我军正在渡江作战中,英国远东舰队竟老羞成怒,派旗舰“伦敦”号率驱逐舰“黑天鹅”前来报复,解放军在毛主席的指挥下,坚决轰击,通通将其击伤轰走。我军两天炮战,反敢于一来来犯的英国四艘军舰分别击瘫、击伤,全部、干净、彻底轰出长江,大获全胜。70年过后,美国还在纠集英、法等国派航母、军舰群集南海,挑衅和侵犯我国的主权,危及我国安全。在这种新的历史关头,认真继承、学习、借鉴毛主席当年指挥中英长江炮战及应对丘吉尔叫嚣“要派航母武力报复”经验,定将获益匪浅。

  (本文史料参阅:2014年2月26日《中国新闻网》;2015年6月25日《人民网》)

  (2019-4-5)

  原标题| 岳青山:毛主席70年前怎么指挥中英长江炮战及应对丘吉尔“要派航母报复”的叫嚣?——纪念中英长江炮战胜利70周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