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主席:“全世界的胜利都是我们的”

2019-12-20 14:11:31  来源: 旗帜评论2018   作者:旗帜中流评论员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1919年4月,李大钊同志在《每周评论》第十六号上发表了一篇短文,题为《混充牌号》。文章指出:

  “世间有一种人物、主义或是货品流行,就有混充他的牌号的纷纷四起。王麻子的剪刀好用,什么王麻子、旺麻子、真王麻子、老王麻子,闹个不清。稻香村东西好吃,什么稻香村、新稻香村、老稻香村、真稻香村,闹个不清。茶庄有王正大、汪正大的混杂,也是这个道理。‘民本主义’的话,在日本很流行,什么民本的军国主义、君主民本主义,闹个不清。卖药的广告,也说‘民本主义’。‘社会主义’流行,就有‘皇室中心的社会主义’、‘基督教的社会主义’出现。……”

  原来如此!这种混充牌号的事情,早就被五四运动的总司令、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李大钊同志预见到了!

  孙中山先生逝世两年后的1927年,蒋介石集团就开始混充牌号,他们打着孙中山先生的旗号、妄称孙中山的继承者,却拿起屠刀,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断送了轰轰烈烈的国民革命,李大钊同志也在这时被害了。

  1945年,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一文中指出:

  “一九二四年,孙中山先生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建议,召集了有共产党人参加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订出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建立了黄埔军校,实现了国共两党和各界人民的民族统一战线,因而在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五年,扫荡了广东的反动势力,在一九二六年至一九二七年,举行了胜利的北伐战争,占领了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大部,打败了北洋军阀政府,发动了中国历史上空前广大的人民解放斗争。

  但是到了一九二七年春夏之交,正当北伐战争向前发展的紧要关头,这个代表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国共两党和各界人民的民族统一战线及其一切革命政策,就被国民党当局的叛卖性的反人民的‘清党’政策和屠杀政策所破坏了。昨天的同盟者——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被看成了仇敌,昨天的敌人——帝国主义者和封建主义者,被看成了同盟者。就是这样,背信弃义地向着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来一个突然的袭击;生气蓬勃的中国大革命就被葬送了。

  从此以后,内战代替了团结,独cai代替了民主,黑暗的中国代替了光明的中国。……被国民党反动分子所抛弃的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的三民主义,由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民主分子继承下来了。”

  二

  毛主席逝世后,党内出现了一系列的叛徒、宵小,他们利用毛主席的威望、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却干着违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事情,不仅否定了毛主席的文革实践和“继续革命”理论,而且摧毁了解放以来好不容易建成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和农村人民公社制度,砸了工人的“铁饭碗”,又使农民不得不进城打工、备受歧视、压迫,还经常拿不到工资,受了工伤无人赔偿……

  然而,这些修正主义叛徒、走资派们却觍着脸说他们继承了毛主席“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还说他们那一套“忑瑟理论”与毛泽东思想“一脉相承”。

  现在有些朋友很悲观,觉得毛主席领导的革命事业失败了,毛主席刚一逝世,就被一系列叛徒们把他老人家毕生的事业篡夺、篡改了;觉得四十年来,毛主席领导的革命事业已被糟蹋殆尽,没有希望了……

  其实,毛主席生前早就料到,在中国很有可能出修正主义。

  1963年10月,毛主席会见阿尔巴尼亚军事代表团时就说过:

  有那么一条道理,在国际形势和平发展的时期,必然要出修正主义。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欧洲出现了许多修正主义。我们现在又碰到这种情况,又处在国际上所谓和平时期。……党内隐藏了许多坏事情,党内不纯,部分组织已经被敌人占领了,所以,如果我们再不搞,再过十年,中国也会出修正主义。

  1964年6月,看完部队的汇报表演后,毛主席在十三陵水库管理处大楼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毛主席在会议上说:“……要准备后事,即接班人问题。苏联出了修正主义,我们也有可能出修正主义。”

  1965年10月,毛主席在中南海颐年堂召集有各中央局第一书记参加的会议。会上,毛主席说:“要准备我们内部出修正主义、法西斯,……”

  可见,出修正主义、走资派篡权、资产阶级上台,这是社会主义历史时期两条路线、两条道路斗争的反映。现在有些朋友埋怨当初毛主席未能找到一种有效的办法或制度,杜绝修正主义上台。更有一些朋友“马后炮”式地“出主意”、“找原因”,甚至发明了各种各样的“新理论”。其实,毛主席早在几十年前,不仅预告了出修正主义的可能性,而且指出了两条道路斗争的长期性。

  1962年8月,毛主席在北戴河中直俱乐部会议室主持中央工作会议。毛主席在这次会上指出:

  “人民内部有一种矛盾,它的本质是敌对的,不过我们处理的方式是当作人民内部矛盾来解决,这就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这个矛盾是长期存在的,不是几年、几十年的问题,我想甚至是几百年。”

  1964年7月,毛主席在修改《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时,将文章中“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解决”一句中的“相当长”改为“很长”,并在这句话后加写了一段话:

  几十年内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在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可准备长些;在工作问题上,与其看得容易些,宁可看得困难些。这样想,这样做,较为有益,而较少受害。

  三

  现在有些朋友说,如果当初毛主席多活一些年,或者不指定华国锋当接班人,或者当初把X小X枪毙了,恐怕就好了。其实,毛主席早就向我们指出,修正主义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一种有着一定社会基础的历史现象。

  1960年9月,毛主席在中南海颐年堂会见澳大利亚共产党中央总S记夏基、主席狄克逊时说:“修正主义思潮是有社会根源的,有了这种思潮,就会有人出来代表它,这不是个人的问题。”

  1964年1月,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会见日本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听涛克己时说:

  修正主义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是旧社会母胎中的产物。就算没有赫鲁晓夫,难道苏联就不会出修正主义?我看很有可能。这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一定的社会阶层的反映。和平状态下的社会主义革命,要更困难些,也需要不断地积累经验。

  四

  1975年,毛主席年龄已经很大了,但他仍放不下反修防修的问题。这一年,毛主席向全党、全国人民发出了“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的指示。在这一指示中,毛主席进一步挖掘了出修正主义、出资本主义复辟的根源。他说:

  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要写文章。要告诉春桥、文元把列宁著作中好几处提到这个问题的找出来,印大字本送我。大家先读,然后写文章。要春桥写这类文章。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

  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因此,要多看点马列主义的书。

  列宁说,“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工人阶级一部分,党员一部分,也有这种情况。无产阶级中,机关工作人员中,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

  1964年,毛主席在修改《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时曾经指出:“资产阶级影响的存在,是修正主义的国内根源;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是修正主义的国外根源。”

  而在1975年“关于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的指示中,毛主席更进一步挖掘了修正主义的根源。他认为,这个根源既包括社会主义过渡时期亟需逐步限制但仍然存在的商品制度、等级制度等一系列“资产阶级法权”,又包括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小生产习惯势力和小资产阶级思想观念。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叹服毛主席他老人家目光之远大、思想之深刻。毛主席在这里,向我们提出了两大任务,一是尽管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初步完成了,还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大力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进一步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二是号召人们要多看一些马列主义的书,与私有观念实行决裂,提高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自觉性。

  五

  修正主义有它的欺骗性。

  毛主席生前有一次会见美国朋友斯诺时,曾经说过:“我不喜欢什么社会民主党,什么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有它欺骗的一面,……”

  1957年2月,毛主席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这篇讲话中指出:“修正主义者,右倾机会主义者,口头上也挂着马克思主义,他们也在那里攻击‘教条主义’,但是他们所攻击的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最根本的东西。”

  1957年3月,在中南海颐年堂邀集部分教育和科学工作者座谈时,毛主席说:“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上有三家争鸣:一家是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一家是修正主义,一家是教条主义。...... ”

  1961年11月,毛主席写下了一首《七律·和郭沫若同志》,诗的第一句便写道:“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就是说,从人类历史一开始,就有像白骨精那样的妖精,装扮成好人,来迷惑群众。

  六

  现在有的朋友对群众抱悲观的态度,觉得群众都不觉悟。其实,早在半个世纪之前,毛主席放眼国际上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联手欺骗人民、国际共运暂时处于低潮的情况,就曾谆谆教导我们:

  在世界上,现在还有许多人,在社会民主党的欺骗之下,在修正主义的欺骗之下,在帝国主义的欺骗之下,在各国反动派的欺骗之下,他们还不觉悟。但是,他们总会逐步地觉悟过来,总会拥护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真理,是不可抗拒的。人民群众总是要革命的。世界革命总是要胜利的。

  (摘自毛主席1962年1月《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1960年6月,毛主席为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印发了《关于东南亚条约组织外长会议》、《苏联当前的新动态》、《罗马尼亚〈阶级斗争〉第五期全文转载苏文章》、《对三篇文章的几点零星反应》这四件材料,同时写下了这样一段批语:“一切反动派和机会主义者总是脱离人民群众,违反客观规律,因而他们迟早要失败。这一点还有疑义吗?完全没有了。全世界的胜利都是我们的。”

  1962年8月,毛主席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

  “在中国一定不出修正主义?这也难说,儿子不出,孙子出。不过也不要紧,孙子出了修正主义,孙子的孙子就要出马列主义了。按照辩证法,事物总要走向反面的。”

  1963年11月,在为当时的中宣部副部长周扬修改题为《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战斗任务》的讲话稿时,毛主席写道:

  真正的革命家,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战斗的唯物主义者是大无畏的,是不怕孤立的,是不怕反动派和修正主义者咒骂的,因为他们知道,代表未来的不是那个看起来可怕的庞然大物,而是自己这些小人物。一切大人物都是小人物变成的。起初好像孤立的人们,只要他们手里有真理,他们最终总会要胜利,……而因为丧失真理、失掉群众的拥护,有名的大人物和大团体,势必会衰亡、会变小变臭,……事物总是在一定条件下向它的反对方面转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