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青年毛泽东的五大追求:“怎么学能够学到真学问,就怎么学”(上)

2020-02-08 15:23: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报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人类的很多伟人,都有非凡的青春岁月。

  1911年至1921年的毛泽东,风华正茂,正处在激情四射的愤青年龄段。这个时期,他首先追求的是“学到真学问”。

  毛泽东从8岁开始读了6年私塾,他后来称之为“六年孔夫子”。他不喜欢那些“之乎者也”的东西,但他的古文功底却是读《三字经》、《论语》、《孟子》、《诗经》、《公羊春秋》、《左传》、《汉书》、《通鉴纲目》等古书打下的。

  他的天性是求新求变,父亲要他在家务农时,维新派老师李漱清回到韶山,主张改庙宇为学堂,教授西学知识,遭到很多人反对。毛泽东却非常赞同,并拜他为师。不久,毛泽东听表兄文运昌说,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实行的是“新法教育”,不注重孔老夫子的传统书籍,西方的新学课程较多,教学方法很激进。毛泽东马上请母亲、舅舅和老师说服父亲,让他继续读书。父亲同意后,16岁的毛泽东就不再干农活,考取了东山高等小学堂。

  第二年,他看到同学肖三那里有一部《世界英雄豪杰传》,借来读完后,感慨不已。他在华盛顿、拿破仑、彼得大帝、林肯等人的传记中,画了很多圈点。他认为中国也要有这样的英雄豪杰才行。他对肖三说:“中国积弱不振,要使它富强,独立起来,要有很长的时间。但是时间长不要紧,你看,华盛顿经过8年战争后,才得胜利,建了美国。”从此,他的学习目的非常明确,“为成为华盛顿式的人物”而发愤读书。读了郑观应的《盛世危言》这本为中国命运担忧、呼吁国人救亡图存的小册子后,毛泽东说:“我开始认为,努力救国是每一个人的天职。”这一年,他17岁。

  为了学到真学问、真本领,毛泽东的求学方式有很多种。一是在正规的学校读书;二是退学自修;三是登门拜师;四是外出游学;五是写信求教;六是半工半读。毛泽东读书有四个突出的特点:一是不动笔墨不看书,他一边看 ,一边批注心得体会;二是喜欢和老师、同学开展讨论交流;三是为了牢记自己喜欢的经典,他经常抄书,同时还练了书法;四是在某个时间段,阅读某类书籍,事先做好计划。

  毛泽东18岁到25岁就读的正规学校有三个:湘乡县驻省中学;湖南全省第一高等中学;湖南第一师范学校。

  湖南一师是毛泽东求学时间最长的学校,从1914年至1918年夏,共四年半。他在一师求学的目的,就是“为济国救民积累才智”。老师对他的评价是:极其珍惜时光,学习非常刻苦,勤于思考,善于总结。1915年9月6日,他在致萧子升的信中,对自己“博览广学”的学习方法进行了介绍。他认为,学科多如繁星,知识浩如烟海,从父子、夫妇、布帛、菽粟到历史、地理、政治、经济、军事、科技、宗教,等等,一个人一辈子学不了多少。做为一个有志之士,有为学子,应博览广学,日积月累。但学起来必须有条理、有秩序,有条不紊,才能使自己不断得到完善,学习起来就会得心应手。与此同时,他还深入社会,调查民情,顽强地锻炼体魄。毛泽东在一师求学期间,以德、智、体前面发展的优异成绩,在全校人物互选活动中,独占鳌头。被师生们公认为“志向不同,与众不同”的奇人,给他取了个雅号“毛奇”。

  毛泽东后来在延安对埃德加·斯诺说,当时“逐渐地团结了一批学生在我周围,形成了一个核心,后来对中国的国事和命运产生了广泛影响的一个学会(即新民学会)”。

  毛泽东就读的湖南全省第一高等中学,是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的。由于成绩高居榜首,受到校长和教员们的特别喜爱。但入校半年后,毛泽东感到学习的课程比较肤浅,校规也颇繁琐,觉得全省第一高等中学的名气虽大,但不能满足求知欲望,不是自己求学的理想之地。当他读了一位老师主动借给他的《御批历代通鉴辑览》后,毛泽东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一中,到湖南图书馆去自学,很多学子是没有胆量这样做的。 1912年7月,毛泽东离开高等中学后寄居在长沙城新安巷的湘乡会馆,每天到图书馆去读书。

  在湖南图书馆自修的这段日子,毛泽东觉得对他一生来说“极有价值”。他后来多次讲述过这段难忘的经历,他说:“我没有进过大学,也没有留过洋,我读书最久的地方是湖南第一师范,它替我打好了文化基础。但我的学习生活中最有收获的时期却是在湖南图书馆自学的半年。这正是辛亥革命后的―年,我已经19岁了,不但没有读过几本书,连世界上究竟有些什么样的书,哪些书是我们应该读的,都一点不知道。直到走进湖南图书馆,楼上楼下满柜满架都是书,这些书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真不知应该从哪里读起。后来每读一本,觉得都有新的内容、新的体会,于是下决心要尽最大的努力尽量多读一些。”

  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求学期间,毛泽东不仅学习目的明确,学习毅力坚定,而且十分注意研究学习方法,不断总结经验,什么方法能学到真学问,就用什么方法。他常对大家说,“学问”这个词,是由“学”和“问”组成的。一要“好学”,自己用心读书,独立思考,才能学到真“学问”;二要“好问”,读完书后,要多同大家进行交流讨论.互相启发,才能学到真“学问”。

  为了求得哲学真谛.1915年上半年 ,毛泽东同蔡和森、张昆弟等同学,在杨昌济老师的指导下,组织起了课外哲学研讨小组,提出问题,各抒己见,交流讨论,然后向老师请教,个个都觉得效果很好。

  登门拜师是毛泽东是毛泽东真心求学的有效方法。杨昌济、徐特立、黎锦喣、张平子等,在毛泽东眼里,是一师有真才实学的老师,当时他们都住在长沙浏阳门正街李氏菜园“宏文图书社”內,毛泽东一有空就去那里登门请教。1916年暑假.杨昌济老师回老家了,毛泽东有问题想请教,便步行120华里.来到长沙县板仓杨昌济乡下家里,向杨昌济请教他所困惑的学术问题。离别时,杨昌济告诉他,柳午亭先生是个德才兼备的人,刚从日本回来,毛泽东马上到柳先生家里去拜访,向他请教了很多海外新知识。当时,在长沙的学界闻人,或外地来长沙讲学的名流学者,毛泽东得到他们的住址后,总是千方百计地去登门拜访,真诚地请求赐教。对于无法登门拜访的高人贤达,毛泽东就采用通信的方法进行求教。在杨昌济等前辈的介绍下,毛泽东先后同上海、北京、武汉等地的十几个学界名流建立了通信联系。经柳午亭先生介绍,毛泽东还向日本学者宫畸寅藏(白浪滔天)写了求教信。

  总之,“谁有真学问,就向谁请教。”这是毛泽东学生时代的一句求学格言。

  除此之外,毛泽东不仅向书本学习,读有字之书,在一师求学期间,他还提倡向社会学习,读无字之书。他说,社会是一所百科大学,真正的学问在社会,那里有学不完的学问。为了体验生活,接触民众,1917年暑假,毛泽东邀约同学萧子升,两人不带分文,各自只带一把雨伞,一个挎包,包里装着换洗衣服和笔墨,从长沙出发进行“游学”活动。他们每到一地,采取给一些机关、学校、商店和大户人家写对联,或给市民、农民代写书信的办法,换取一点报酬,解决食宿问题。他们游历了长沙、宁乡、安化、益阳、沅江等5个县,历时1个暑假,行程900多华里,学到了书本上根本学不到的学问,见到了在学校根本见不到的社会现象。这次“游学”,使毛泽东深切地感受到了人类极为不平等的社会关系。他们在寺庙里听老和尚讲了“人生八苦”,毛泽东在这次游学中发现,人生除了佛家说的八苦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苦——就是剥削压迫之苦。这在广大贫苦农民中显得特别突出,他们被剥削压迫得极为贫困,苦不堪言。返校后,毛泽东把“游学”的见闻和感受写成通讯,登载在湖南《通俗日报》上,揭露和抨击这种不合理的罪恶世道。第二年,毛泽东、萧子升、蔡和森等13人组建了《新民学会》,学会的奋斗目标为“改造中国与世界”,与毛泽东、萧子升的这次游学有着密切的关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