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重读毛泽东诗词的新感觉:4·空前绝后的千古绝唱

2020-02-20 09:35:1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报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召开的遵义会议上,确定了毛泽东的军事领导地位。从此,中国共产党有了强大的主心骨。这首《忆秦娥·娄山关》是毛泽东的红星开始照耀中国写的第一首经典之作,时间是1935年2月。

  长征初期,由博古、李德、周恩来组成的“最高三人团”,指挥错误,红军接连失败,8万多人的部队锐减到了3万多人。面对全军覆灭的厄境,毛泽东极力主张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得到了绝大多数同志的赞同。

  1935年1月4日,红军占领了遵义。1月15日至17日,党中央在这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即著名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的军事领导地位。1962年5月9日,毛泽东在审改郭沫若《喜读毛主席<词六首>》的清样时,对《忆秦娥·娄山关》的写作背景,是这样改的——

  遵义会议以后,红军第一次打娄山关,胜利了,企图经过川南,渡江北上,进入川西,直取成都,击灭刘湘,在川西建立根据地。但是事与愿违,遇到了川军的重重阻力。红军由娄山关一直向西,经过古蔺、古宋诸县,打到了川滇黔三省交界的一个地方,叫做“鸡鸣三省”,突然遇到了云南军队的强大阻力,无法前进。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立即决定循原路反攻遵义,出敌不意,打回马枪,这是当年二月。在接近娄山关几华里的地点,清晨出发,还有月亮,午后二三时达到娄山关,一战攻克,消灭敌军一个师,这时已近黄昏了。乘胜直追,夜战遵义,又消灭敌军一个师。此役共消灭敌军两个师,重占遵义。词是后来追写的,那天走了一百多华里,指挥作战,哪有时间和精力去哼词呢?

  可见,这首词,不是某些博士生导师书上说的,“是在娄山关战斗胜利结束的当天,即挥笔写下了这首诗词”,而是“后来追写的”。

  上世纪60年代,外国文书籍出版局组织了一批专家,要把《毛主席诗词》翻译成英文,为了将诗词翻译得信、达、雅,专家们提了17个问题请毛主席解答。1964年1月17日,毛泽东邀约这些专家座谈,逐一解答了他们的问题。解释《忆秦娥·娄山关》时,他说:这首词上下两阕不是分写两次攻打娄山关,而是写一次。这里北有大巴山,长江、乌江之间也有山脉挡风,所以一二月也不太冷。“雁叫”、“霜晨”,是写当时景象。云贵地区就是这样,昆明更是四季如春。遵义会议后,红军北上,准备过长江,但是遇到强大阻力。为了甩开敌军,出敌不意,杀回马枪,红军又回头走,决心回遵义,结果第二次打下了娄山关,重占遵义。过娄山关时,太阳还没有落山。

  毛泽东谦称自己的诗词是“歪诗”,满意的不多,但对《忆秦娥·娄山关》却十分看好。在他书写自己诗词的书法作品中,我认为,这首词的书法也是写得最好的一幅。

  这是一首追写娄山关战斗的词。“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一开始就点明了战斗的时间和氛围。毛泽东自己解释说:“南方有好多个省,冬天无雪,或多年无雪,而只下霜,长空有雁,晓月不甚寒,正像北方的深秋,云贵川诸省,就是这样。”

  这个“烈”,不仅仅指凛冽西风之猛烈,同时指战斗之惨烈。真正描写消灭敌军一个师的娄山关战斗,只用了8个字——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马蹄声碎”——战马铁蹄狂踏战地之声,密集、杂乱、急促、纷繁,可以想象战斗之激烈;

  “喇叭声咽”——军号之声由嘹亮激越变成低沉哽咽了,可见战斗之悲壮。

  参加过娄山关战斗的成仿吾先生说:“这首词生动地描写了当年红军指战员从拂晓出发到傍晚结束战斗的动人情景。西风猛烈,长空雁叫,红军在月明的霜晨进军,马蹄声微响,喇叭声低沉,一片严肃的战斗前的景象。经过战斗后,雄关也被我们占领,大家迈开大步通过,在黄昏中向波涛起伏的群山奋勇前进。全词写出雄关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艰苦奋斗,就能前进,尽管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写战斗胜利之后的所思所感,所见所叹。

  这里一连用了三个“如”:雄关如铁、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是在娄山关顶,极目天地万物的神来之笔。毛泽东自己解释说:这两句是在战争中积累了多年的景物观察,一到娄山关这种战争胜利和自然景物的突然遇合。并说这是他自己感到“颇为成功的两句话”。

  “从头越”,有“一切从零开始”的意思。不要再说娄山关如何坚固了,娄山关之战的胜利已成过去了,从头开始,夺取新的胜利。

  “从头越”,红军从江西战略转移时的8万多人,如今只剩下3万多了,在红军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党心所向,军心所向,天助红军在遵义会议上选择了毛泽东,从头开始,从此,从胜利走向胜利。

  “从头越”,对毛泽东个人而言,更是如此。遵义会议之前的毛泽东,累遭批判排挤,十年间,四起四落,使他饱尝了党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滋味。他后来回忆自己的遭遇时说:我一次被开除党籍,三次被赶出红军。他们好像非要整死我不可。还好,我的脑袋没有被砍掉。最万幸的是,让他随军长征了,为他提供了挽救红军命运的机会,并且在遵义会议上被推了军事领导岗位。他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从头越”。

  对毛泽东的这首词,能说会讲的专家可以讲一天一夜,能编会导的导演甚至导出了一部电视连续剧《雄关漫道》。喜欢毛泽东诗词的读者,都能品读出各自的感慨。如今,“而今迈步从头越”,成了世人经常引用的经典名句。我觉得,单凭这一句,就会使他的《忆秦娥·娄山关》万古长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