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战“疫”胜利,必须学习毛主席的《论持久战》

2020-02-20 10:21:55  来源:红色江山  作者:耿来意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下了入冬以来第一场大雪,外面没有欢声笑语,白茫茫一片,不见人影。

  从下雪伊始,就流传着一条消息,不要玩雪,新冠病毒会随着雪花飘落下来,极易传染。

  大疫当前,人们早已失去了辩识的能力,消息满天飞,宁可信其有,不能信其无。

  人们每天关注着疫情适时更新信息,盼望着疫情出现向好的消息,不管是疑似、确诊还是重症出现了下降就会喜笑颜开,分享相告;出现了数量的增加又会愁容不展,忧心忡忡,不知所措。

  很多企业着急复工,又传出多家公司复工后发生聚集性感染事件,攀钢重庆钛业公司复工发生的聚集性疫情事件导致 2例确诊,1例无症状阳性感染者,131例密切接触。

  从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发出人传人警示,全国真正进入“战疫”状态,已近一月了。不少人在问,这场疫情会持续多久?有人比较悲观,认为疫情才刚刚开始,武汉是爆发期,湖北其他地方是流行期,湖北之外是初发期;也有人非常乐观,认为打几场漂亮的攻坚战,疫情就会过去,为此有人还预测起疫情的拐点来。

  疫情会看不到尽头吗?

  疫情会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吗?

  过于悲观实不可取,病毒尽管气势汹汹,但它也受一定条件的制约,当空间、时间等外部条件发生变化的时候,它的活动力会减弱,甚至会灭失。况且我国具有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对抗疫情的潜在机制,也会最大限度地将疫情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使之不至于失控。悲观论者“看重了强弱一个矛盾,把它夸大起来作为全部问题的论据,而忽略了其他的矛盾”,因此是不可取的。

  速胜论呢,

  “拿一时一地的强弱现象代替了全体中的强弱现象,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忽视应对疫情的能力的有限性,对疫情的形势和严重程度估计不足,心存侥幸。

  现在最担心的是关于疫情的速胜论。

  悲观论者对疫情夸则夸矣,但他能够时刻保持警觉,于疫情防控无大妨,速胜论者则不然,他过高地估计自己,因而容易产生懈怠情绪,疏于防范,结果往往给了病毒以可乘之机,妨碍“战疫”大计。象那些急于复工的,又不能做到严防死守,导致聚集性疫情感染,便属于此种速胜论,疏忽大意,麻木不仁,极可能造成复杂的严峻局面,徒增防疫难度。

  速胜论符合大众心理,谁不赞成明天一早就把“鬼子”赶走呢?但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无奈的,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对速胜论者这样说:

  “没有一定的条件,速胜只存在于头脑之中,客观上是不存在的,只是幻想和假道理。因此,我们客观地并全面地估计到一切敌我情况,指出只有战略的持久战才是争取最后胜利的条件多具备一分,早具备一日,胜利的把握就多一分,胜利的时间就早一日。我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缩短战争的过程,而排斥贪便宜尚空谈的速胜论。”

  我们必须做好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因为我们还缺少速胜的条件和准备,缺少速胜的根据和把握。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还知之甚少。我们甚至还弄不明白它从哪里来,它的习性是什么,它的软肋是什么,它的传播渠道有哪些,它会不会变异,它变异的条件是什么?因此不了解它,我们连什么药能破除它都还没有找到,只能靠增强人的免疫力来对抗它。虽然最新说有药物已初显良好临床疗效,部分疫苗已进入动物试验,但这都还不是完全的有效对抗手段。目前为止,我们仍然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疫情仍在扩散,感染及死亡人数仍在不断增加。

  我们对疫情的准备工作还依然不足。由于一些不可知因素的影响,这次疫情错失了最佳的防控时机,导致了疫情的放射性扩散,方方面面仓促迎战,缺少重大公共卫生应急经验,物资人力缺乏,战备不足,调运不畅,以致引起高层震怒,临阵换将,高峰督导,要求对感染者“应收尽收”,各地医疗队火速奔赴重灾区,情况方大为改观。

  我们对疫情引起的全局性变化仍待协调。这次疫情不是一时一地的局部性事件,而是全国性的大事件,它引起的也不是一个行业、一条线,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政治、经济、金融、财政、文化、教育等领域无不受其影响,尤其是经济领域,如何在既服务于疫情防治又能够将经济损失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怎样避免大批中小企业因停工而破产?如何应对经济波动向金融领域传导的风险?怎样应对因经济下滑造成的工人失业、居民收入减少以及低收入阶层生活困难情形?每条线都需要政策的重新调整和合理规划,每个环节都需要考虑周全和精心部署,才能凝聚全体意志,众志成城,聚力抗“疫”。

  种种迹象表明,我们离速胜还有相当长的距离。从战争的角度考量,我们仍然处于战略防御期,对于病毒的进攻,我们虽然不是拿它毫无办法,也是办法不多,这个阶段要持续多长时间?我们的科研人员正在与病毒赛跑,要看他们能否找到有效的解药,能否研制出防毒的疫苗,我们能否掌握这些制敌的武器。要看我们是不是能够保持坚强的意志力,能否坚守住牢固的战略防线。还要看我们能否保持乐观的精神,有不被强大的敌人所吓倒的大无畏的精神气概。只要我们守住了阵线,阻断了病毒进攻和向更大范围的蔓延,我们就离最后的胜利更近了。

  我们要准备持久战。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敌人,我们尚不知道它的战法,我们需要研究敌人,知己知彼,找到降服它的办法。

  这需要时间,需要勇气,需要理解,需要团结,需要牺牲,需要耐心。

  持久战是个艰难的过程,是一种消耗,对于相当多的企业来说,面对的不是增长,而是萎缩;不是利润,而是亏损。对于相当多的人来说,面对的可能不是宽裕,而是拮据;不是就业,而是失业。怎么办?那就要懂得过苦日子了,花钱再也不能大手大脚了。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也要学着改变了,喜欢聚会的也要懂得收敛一些了。要懂得理解,懂得牺牲,一切都要服从抗“疫”这个大局。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无论是机构,还是家庭,都应该适时地把过去的计划调整调整,制定特殊时期的应急预案和规划,与时俱进,共克时艰,熬过这一段艰难的路程。

  这段艰难的日子会有多长?毛主席曾对中日战争各阶段预断说:

  “客观现实的行程将是异常丰富和曲折变化的,谁也不能造出一本中日战争的‘流年’来。”

  这次的抗“疫”战争,其行程同样会丰富和曲折,既有病毒的变异因素,也有我们的战略决策是否科学得当,各级指挥员们能否在抗“疫”这个大舞台上,“导演出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戏剧来”,能否制定出适合疫情的一套特殊组织、特殊方法、特殊流程,能否在特殊战争中学习战争,取得特殊战争的经验。能否进行广泛的政治动员,能否让全国的老百姓参与到这场史无前例的战“疫”中来,这样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不要忽视了人民,要依靠人民,虚心吸取群众的智慧,否则就是“南其辕而北其辙”,就不能胜利。

  要缩短战争的时间,按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的说法,

  “惟有努力于增加自己力量减少敌人力量之一法”,此外,“不能有任何取巧图便的法门。”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应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说,“中国是个大国,韧性强,潜力大,回旋余地大。”这就是在告诉我们,抗“疫”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需要一个较长的时期,但我们具有的这些优势,就是打持久战的优势。

  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我们必须是持久战。

  但最后胜利是我们的。

  既便我们赢得了最后胜利,需要我们反思的东西还有很多,需要我们汲取的教训也有很多,需要我们总结的经验也有很多。

  后面的路还很长,我们当努力。

  后面的路还很难,我们当自强。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