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特别解读《菩萨蛮·大柏地》的“今朝更好看”

2020-03-12 09:40: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报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菩萨蛮·大柏地》

  一九三三年夏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菩萨蛮》这个调,在唐代是教坊曲名,后来才用作词调名。由于本调起源较早,流传较广,所以有不少别称,如:《重叠金》、《子夜歌》、《花间意》、《城里钟》、《女王曲》、《花溪碧》、《晚云烘日》等等别名。本调44字,前阙24字,后阙20字,各两句。全词两句一换韵,前阙两仄韵,两平韵,后阙亦然。

  大柏地:地名。是1929年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在江西省瑞金县北部开辟的一个根据地。

  注释

  1. 赤橙黄绿青蓝紫:彩虹的七种颜色。

  2. 彩练:彩色丝带,比喻彩虹。

  3. 当空:正前方的天空。

  4. 雨后复斜阳:化用唐温庭筠《菩萨蛮·南园满地堆轻絮》的“雨后却斜阳”,化“却”为“复”,复即又。

  5. 关山:泛指附近的关隘山岭。

  6. 阵阵:一阵一阵的变化;一列一列的队形。

  7. 苍:深绿色、青幽色。

  8.当年:指1929年。

  9. 鏖战:长时间的激烈苦战。即1929年2月9日,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在大柏地歼灭敌军刘士毅部,俘虏敌军800多官兵。

  10. 急:猛烈。

  11. 弹洞:子弹打穿;子弹打出的窟窿。

  12. 前村壁:前面村庄的墙壁。

  13. 装点:装饰点缀;修饰,修葺。

  14. 今朝:如今。

  15. 看:注意!这个“看”,按本词的平仄规定,必须读平声“看(kān)”,不是仄声“(kàn)”。

  写作背景

  这首词是毛泽东被排挤出中共苏区领导岗位期间写的。1931年11月,毛泽东在党的“赣南会议”上,受到了严厉批判,撤销了他的“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职务。原因是他“一贯右倾”,主要表现为:对地主恶霸烧杀太少;对抗中央“不给地主分田地,富农只能分坏田”的指示;害怕攻占城市,一贯实行“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逃跑主义。到1932年10月,在中央苏区政治局的会议上,毛泽东再次遭受围攻,最终将他调离了红军的领导岗位,安排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谢氏祠堂去工作。因为有病在身,中央同意他离开瑞金,到福建汀州养病。

  毛泽东大病初愈后,于1933年夏天,来到江西瑞金北部的大柏地下乡进行查田调研。1929年2月9日,他同朱德率领红四军在这里打了个大胜仗,歼灭敌军刘士毅部,俘虏其800多官兵。当年炮火连天的战场,如今成了安定祥和的根据地。放眼天空的彩虹,凝视村舍墙壁上的弹洞,抚今追昔,写下了这首堪称一绝的《菩萨蛮·大柏地》。

  读后感

  这首词首先绝在第一句:“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古今中外,

  诗人墨客成千上万,有谁像毛泽东这般描写彩虹的?

  “赤橙黄绿青蓝紫”,一字一顿,字字突兀,又一气呵成。奇妙传神的想象,令人身临其境,遐想纷飞:是呀,谁在当空舞彩练?是孙悟空?还是猪八戒?是观音菩萨?还是毛泽东自己?读着想着,我的手也情不自禁地舞起来……真是神来之笔!绝妙之极!

  本词用七色的彩虹、雨后的斜阳、阵阵苍的关山、村舍墙壁的弹洞,从天空到地上,从远处到眼前,描绘出一幅战后解放区的和平风景画。这里不再因战争而人哭鬼嚎、鸡飞狗逃了。最后的“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有些书是这样解说的——

  “前村墙壁上留下的累累弹痕,把这里的景色打扮得更加好看了。因为这些弹洞,是人民战争的丰碑,是胜利的标志,如今看起来当然觉得很美观!”

  “在一般人眼中,弹洞窟窿是不好看的东西,但在诗人毛泽东眼里,正是这些弹洞的装饰点缀,祖国的江山才更加美丽,更加漂亮!”

  “总之,这首词充分体现了毛泽东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充分表达了诗人对人民战争的热情歌颂和礼赞!”

  很显然,这些导师是把“更好看”的“看”按仄声“(kàn)”来解读的。可这句“今朝更好看”的平仄规定是“平平仄仄平”,即“更好看”的“看”,在这里必须读平声“kān”。既然限定为读平声,就不应该当“好看”“难看”的仄声(看kàn)来解释。正如“这孩子真好看kān(看护)”,不能解释成“这孩子真好看kàn(漂亮)”一样。反之亦然。

  想想看:这些弹洞全是我军打的?还是全是敌军打的?还是敌我双方共同打的?将无辜村民的房壁打出“弹洞”,怎么会是“丰碑”呢?有谁会觉得好端端的墙壁上有了千疮百孔的弹洞才更好看呢?

  因为“更好看”的“看”读(kān),意思是“更好地看护”、“更好地看守”、“更好地保卫”。所以,“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的意思是——四年前,这里发生过激烈的战斗,炮弹打穿了山村百姓的房屋,窟窿还残留在墙壁上。应该把弹洞修葺成警示牌,让它装点山乡入画图,提醒如今安定了的人们,一定要更好地看护着解放区,不能让无辜的乡亲们再受战乱之苦!

  毛泽东是在追忆战争,珍惜和平,而不是讴歌战争造成的伤疤。

  看看毛泽东是怎样评论战争的,就知道他会不会讴歌战争。他说:战争“是人类互相残杀的怪物”;“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流遍了,郊原血”;“洒向人间都是怨”。他向世人宣称:我们是战争消灭论者,消灭一切战争是共产党人的志愿。他指出,并非自己参加的打胜了的战争,就值得歌颂,不是的。在彼此厮杀的争斗中,正义一方的行为才值得歌颂,不是整个战争。如果双方是狗咬狗,无论谁胜,其行为都不能歌颂,尽管它们都标榜自己有理。

  而且,在进行正义战斗时,毛泽东强调要“少杀和不杀人”。在《论持久战》中,他写道:消灭敌人,就是解除敌人的武装,也就是所谓“剥夺敌人的抵抗力”,不是要完全消灭其肉体。在《论政策》中,他规定:对敌军、伪军、反共军的俘虏,除为群众所痛恶、非杀不可而又经过上级批准的人以外,应一律采取释放的政策。对到延安来谋害他的特务,他指示保卫部门“大部不抓,一个不杀”。他解释说:人的脑袋不像韭菜,割了就不能再长了。对敌人、对坏人,他总是主张通过“劳动改造”和“思想改造”,将他们改造成新人和好人。奋斗一生的毛泽东,不害怕战争的血腥,但不讴歌血腥的战争。

  毛泽东作《菩萨蛮·大柏地》时,心情非常抑郁苦闷,无论他多么“不同于一般人”,也不会一见到破坏了老百姓房屋、夺了老百姓生命的弹洞,就欣喜若狂,就革命乐观主义,就反常到将伤疤当美容,视疮疤为花朵。就为当年的鏖战大唱赞歌。

  下面两段文字是我的战争观,在解读《战地黄花分外香》时也是这样讲的,我是有意重复的。

  ——人在天地间,最久的苦难是人祸,最惨的人祸是战争。古今中外,只有老子在《道德经》中所说的“乐杀人者”,才会热爱战争这个怪物,才会讴歌任何战争,正常的人谁都不会讴歌战争。文化学者雪漠说得好:战争是悲剧,而不是功绩,它可泣,但不可歌。所有战争都会有牺牲者,他们的人生会因此而终结,他们的家人会陷入巨大的痛苦。对于战争,我们可以有抵抗的正义行为,但那是行为,不是文化,我们的文化必须歌颂和平,不能歌颂血腥。文化永远都要有比现实更高的眼光,否则人类就会失去向往。

  ——战争就是灾难,战场就是灾区。值得歌颂的是抗灾、救灾的行为,而不是灾难本身;值得歌颂的是反战、抗战、灭战的义举,而不是战争本身。例如:我们讴歌“八年抗战”,不是讴歌日军入侵中国的这场战争;我们讴歌“抗美援朝”,不是讴歌美国发动的入侵朝鲜半岛的这场战争。毛泽东在他的这首词里,不是讴歌尸横遍野的血淋淋的战场,而是赞美战后开辟的革命根据地的和平景象!

  即便“今朝更好看”是“今天变得更好看了”的意思,也是因为,当年激烈的战场如今变成了自己的根据地,作者才觉得这里更好看了。绝不是因为这里增添了罪恶的弹洞,才显得更好看!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