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想当年,毛主席对美帝使大招:砍爪子、套索子、拔刀子

2020-04-14 10:45:01  来源: 红色江山   作者:耿来意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喜欢到处伸手,到处插手,手伸的很长,过去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现在叫长臂管辖,象长臂猴一样,够得着的地方要管,够不着的地方也要管。

  毛主席对付美国这一套是很有办法的,通俗的说法就是砍爪子、套锁子、拔刀子。

  关于砍爪子,毛主席说的比较形象。1956年7月14日,他在跟两位前来学习中国经验的拉丁美洲人士介绍了这个法子,他说美帝就是个纸老虎,看起来挺吓人的,其实经不住风吹雨打:“它有爪有牙。要解决它,就要一个一个地来。比如它有十个牙齿,第一次敲掉一个,它还有九个,再敲掉一个,它还有八个。牙齿敲完了,它还有爪子。一步一步地认真做,最后总能成功。”这年9月25日,他又在同拉丁美洲一些党派的代表谈了这个办法:“美帝国主义的手伸得很长,伸到我国的台湾,伸到日本、南朝鲜、南越、菲律宾等地。美国在英国、法国、意大利、冰岛、西德都驻了兵,在北非和中近东也有它的军事基地。它的手伸到全世界。它是一个世界性的帝国主义。它是全世界人民的反面教员。全世界人民要团结起来,互相帮助,在各个地方砍断它的手。每砍断它的一只手,我们就舒服一点。”

  关于套锁子,美国不是高兴到处跑嘛,那就用绞索把它套住,套住它的脖子,套住它的脚,套住它的身体,让它动弹不得,让它痛。1958年9月8日,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五次会议上就跟同志们讲了这个办法,他说:“对杜勒斯、艾森豪威尔,对那些战争贩子使用绞索。对他们使用绞索的地方很多,据我看,凡是它搞了军事基地的,就被一条绞索绞住了。现在不讲别的,单讲两条绞索:一个黎巴嫩,一个台湾。台湾是老的绞索,美国已经占领几年了。黎巴嫩是最近套住的。是它自己造的索子,自己套住的。金门、马祖据我看也套上了。为什么呢?他们不是讲现在还没有定,要共产党打上去,那个时候看情形再决定吗?问题是十一万国民党军队,金门九万五,马祖一万五,只要有这两堆人在这个地方,他们得关心。这是他们的阶级利益、阶级感情。总而言之,你是被套住了。要解脱也可以,你得采取主动,慢慢脱身。怎么脱法呢?就是这十一万人走路。”第二天,我们的《人民日报》还发表了毛主席的这个讲话,题目叫《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上论目前形势、美国侵略者把绞索套在自己脖子上》。

  这两个法子是相当管用的,它教给了人们对付纸老虎的办法,鼓舞了世界人民对抗强大敌人的勇气,之后发生在世界范围内的风起云涌的争取民族解放的运动,被压迫的民族和人民就用这种办法,你砍它一只手,我套它一下脖子,最终打败纸老虎的。

  对于我们中国而言,毛主席极重要的贡献就是拔刀子,拔除美帝国主义插在中国身上的刀子。关于插刀子的说法,有人表示质疑,我曾在一个比较知名的公众号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翻遍了毛主席的文章,没有发现毛主席说过类似的话,作者于是怀疑是后人杜撰的。其实毛主席是说过的,他不仅说过,还跟美帝斗智斗勇,为拔除刀子而奋斗不息。1950年10月27日,毛主席邀请好友王季范、周世钊一起畅谈,谈到朝鲜战事,他说:

  “我们急切需要和平建设,如果要我写出和平建设的理由,可以写有百条千条,但这百条千条的理由不能抵住六个大字,就是‘不能置之不理’。现在美帝的侵略矛头直指我国的东北,假如它真的把朝鲜搞垮了,纵不过鸭绿江,我们的东北也时常在它的威胁中过日子,要进行和平建设也有困难。所以,我们对朝鲜问题,如果置之不理,美帝必然得寸进尺,走日本侵略中国的老路,甚至比日本搞得更凶。它要把三把尖刀插在我们的身上,从朝鲜一把刀插在我们的头上,以台湾一把刀插在我们的腰上,把越南一把刀插在我们的脚上。天下有变,它就从三方面向我们进攻,那我们就被动了。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不许它的如意算盘得逞。‘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这就是毛主席的“三把刀”之说的由来,不是杜撰,而是有据可查,确有其事。

  拔除第一把刀:抗美援朝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战争伊始,美国就积极参与,协助韩军抵抗朝鲜军队的强大攻势,之后又纠集15国军组织联军在仁川登陆,全面参战。你拉偏仗就拉偏仗吧,还派第七舰队开赴台湾海峡,阻止中国人民收复台湾,还把炸弹往中国土地上扔,还直朝中朝边境鸭绿江进发,其矛头显然是朝着中国来的。这仗打不打?打吧?新中国战乱未息,国破民弱,百废待兴,刚开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呢,再跟世界第一强国美国打一场大仗,从短期考虑,的确是得不偿失的;不打吧?美国这把尖刀就插在中国头上了,甭说建设,连个安稳觉恐怕再难睡着了。这个决定难下,据毛主席的秘书胡乔木回忆,毛主席有两件事难下决心,一是1946年准备跟国民党彻底决裂,另一件事就是派志愿军入朝作战。毛主席跟他的战友们研究了一次又一次,权衡了一番又一番,最后决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军曰:“中国人民志愿军”。1950年10月19日,出其不意,昼伏夜行,跨江参战,于10月25日向一进犯韩国加强营发动突袭,歼了大半,打响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的第一仗。这时候的联合国军才回过神来,正做着几天内就可打到鸭绿江边的美梦呢,眼瞅着就要煮熟的鸭子——飞啦。这一天,被作为志愿军赴朝作战的纪念日。联合国军的美梦醒来,他们的噩梦开始了,历经三年多次战役的交量,美国人被迫头一次在没有获胜的协议上签下了字。

  这次战争,是中国军队第一次正面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国人交锋,我们没有什么优势可言,惟一的优势就是我们强大的意志力。毛主席说:“这次战争我们打的是品质战”。中国人民用首屈一指的品质让美国人尝尽苦头,他们的五星上将奥马尔·纳尔逊·布莱德雷曾在国会作证时说:“赤色中国他对并非寻求主宰世界的那个强大国家,坦白地说,从参谋长联席会议观点来看,这个策略会让我们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敌人进行错误的战争。”

  在整个战争过程中,毛主席常说的一句话掷地有声,充满了震慑力,这句话是:“不能置之不理!”即便战争结束多年之后,中国军队撤出朝鲜的时候,毛主席仍然在跟朝鲜领导人强调这句话:“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是唇齿相依、患难与共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撤出朝鲜决不是对朝、中人民休戚相关的利益置之不理。如果李承晚和美国重新进行挑衅,越过停战线,那末,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政府提出要求的情况下,将毫不犹豫地再一次同朝鲜人民军并肩击退侵略。”话外之音,是让美国听好了,你要老老实实,不要乱动,再乱动有你好果子吃。

  至今,我们还能经常在一些自媒体上听到毛主席当年在抗美援朝时霸气的讲话:

  “美帝国主义愿意打多少年,我们也就准备跟它打多少年,一直打到美帝国主义愿意罢手的时候为止,一直打到中朝人民完全胜利的时候为止。”

  美国人插在我们头上的那把尖刀锉了,折了,毛主席用全世界想都不敢想的胆识,用三十三个月的生死交量,不畏强敌,以一挡十,硬生生拔下了尖刀,远远地抛进了太平洋里。

  拔除第二把刀:台海风云

  本来台湾问题不会成为问题的,中共中央都对解放台湾进行了计划,决定由粟裕来指挥台湾战役,毛主席还过问伞兵部队准备的怎么样了,准备台湾登陆之用。结果朝鲜战事一起,美国第七舰队开进了台湾海峡,解放台湾的既定部署就被迫搁置了,台湾就成了美国插向中国腰部的第二把尖刀。

  朝鲜战争结束后,中美台湾问题进一步升温,1954年12 月 2 日,美国跟蒋介石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美国帮蒋协防台湾,可以在台湾、澎湖及其附近部署陆、海、空军的权利。美蒋看起来走的很近,打得火热,其实也是各怀心思的,蒋介石一心想着借助美国的力量来实现反攻大陆的美梦,而美国则想着搞着“划海而冶”,搞事实上的“两个中国”的美梦。美国对蒋介石的梦不感兴趣,蒋介石对美国的梦也不感兴趣。1955年3月5日,毛主席就台湾地区的局势和解放台湾问题复电赫鲁晓夫,指出:

  “美国想要我们答应不以武力解放台湾和沿海岛屿,来交换沿海岛屿的撤退,从而在事实上承认美国对台湾的霸占,并在事实上造成‘两个中国的形势’,我们坚决不能同意美国人用沿海岛屿交换台湾、澎湖造成两个中同的要求,我们宁可让美国人在一个时期内事实上占领台湾而不去进攻台湾,但不能承认美国的占领合法化,不能放弃解放台湾的口号,不能承认两个中国。”

  毛主席利用美蒋之间的矛盾,在台海间导演了一幕精彩绝伦的大戏,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广为人知的“金门炮击”。当时的背景是这样的,美国对蒋介石很不满意,因为蒋介石满足不了美国人要搞台独的企图,就对蒋使加压力,不让他当总统了,换一个100%听话的人当,蒋介石最终也屈服了,表示不再当总统了。这不行啊,毛主席看到自己的“老朋友”下要台了,绝不能让美国人的诡计得逞,于是果断对金门进行炮击,“拥蒋抗美”。

  1958年8 月 18 日,毛主席批示彭德怀:

  “准备打金门,直接对蒋,间接对美。”

  1958年9 月 7 日,美蒋军组成一支海上大编队,美国军舰配置在编队左、右两侧护航,蒋军舰只和运输船只夹在中间,美舰和蒋军舰只相距二海里,由台湾向金门开来。美军已经卷入,对打不打美蒋海军联合编队,炮击金门指挥官叶飞立即请示毛主席,毛主席回答:照打不误。叶又请示:是不是连美舰一起打?毛回答:只打蒋舰,不打美舰。叶请示:我们不打美舰,但如果美舰向我开火,我们是否还击?毛回答:没有命令不准还击。次日中午十二时,我军全线所有炮群,以突然的密集火力向蒋舰及其运输船只猛烈开火,大炮一响,美舰丢下蒋舰及运输船只于不顾,掉头向台湾方向驶去就跑,蒋舰被击沉三艘,击伤数艘,蒋军官兵对着远去的美舰只能大声骂娘了,说好的协防呢?只不过是大难来了各自飞。

  对金门炮击,美蒋都是惊恐不已,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以为人民解放军真要解放台湾了。别说他们,苏联、越南这些国家也紧张的不行,赫鲁晓夫还准备给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修书一封,劝他对在中国台湾及台湾海峡地区所采取的行动要慎重从事,不要轻易采取可能带来不可收拾的后果的步骤,临了还不忘吓唬一下美国:对我国伟大的朋友、盟邦和邻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侵犯也就是对苏联的侵犯!胡志明也给毛主席来电急问:“鉴于台湾情况之紧张,美帝态度之顽固,请您告诉我们: (甲)可能不可能发生美华战争? (乙)我们越南应该有什么准备?”

  毛主席跟那些比较担心的人说:

  “美国的政策是要迫使蒋介石让出金、马,使台湾和金、马分开,这样台湾就离大陆更远了,便于美国推行’两个中国’的政策。我们不赞成这个政策,因此我们不忙于去解放金、马,而让蒋介石在那里。蒋介石也不赞成‘两个中国’,在这一点上,我们同蒋介石有共同点。我们当时炮轰金门、马祖也是蒋介石所需要的,不打一下,美国就要更多地欺侮蒋介石,不给钱,不给武器;一打,蒋介石就好说话了,说我们怎能在共产党的炮火下屈服。美国并不喜欢蒋介石,它喜欢的是百分之百地赞成美国的人。蒋介石是百分之九十九赞成美国,还有百分之一不赞成。在美国的很大压力下,蒋介石本来不打算做总统了,后来还是我们告诉他做下去好,现在他又起劲了。这个问题很微妙。如果以后我们又轰金、马,这是说蒋介石又需要了。你们不要怕,不会出乱子的。我们这样拴住美帝国主义的一条腿,对你们也许会有些帮助。”

  毛主席采取的方针是:“打而不登,断而不死,让蒋军留在金、马。但打也不是天天打,更不是每次都打几万发炮弹,可以打打停停。”他又亲自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命令》,在《人民日报》公开发表,命令要求:“台、澎、金、马整个地收复回来,完成祖国统一,这是我们六亿五千万人民的神圣任务。这是中国内政,外人无权过问,联合国也无权过问。金门海域,美国人不得护航。如有护航,立即开炮。”

  这一会儿万炮齐鸣,一会儿又悄无声息,直把美国搞得心绪不宁,方寸大乱。炮击金门就象在美蒋之间打上了一个楔子,他们吵起来了,美国国务卿杜勒斯骂蒋介石死守金门、妈祖这几个小岛不放真蠢,蒋介石气恼地说“在我活着的时候不会撤军!”此时,毛主席又不失时机地连发两封“告台湾同胞书”,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向台湾人民揭露美国侵略中国的罪行和虚伪本质,告诉台湾人民“寄人篱下不好受,搭美国船不可靠”,中国人民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维护国家统一。他在信中说:

  “同胞们,我劝你们当心一点儿。我劝你们不要过于依人篱下,让人家把一切权柄都拿了去。我们两党间的事情很好办。我已命令福建前线,逢双日不打金门的飞机场、料罗湾的码头、海滩和船只,使大金门、小金门、大担、二担大小岛屿上的军民同胞都得到充分的供应,包括粮食、蔬菜、食油、燃料和军事装备在内,以利你们长期固守。如有不足,只要你们开口,我们可以供应。化敌为友,此其时矣。逢单日,你们的船只、飞机不要来。逢单日我们也不一定打炮,但是你们不要来,以免受到可能的损失。这样,一个月中有半月可以运输,供应可以无缺。你们有些人怀疑,我们要瓦解你们军民之间官兵之间的团结。同胞们,不,我们希望你们加强团结,以便一致对外。”

  金门炮击,摸清了美国人的底细,领教过朝鲜战争时期中国人的厉害,他们也是害怕再跟中国军队交一次手的。毛主席曾说:

  “我们宣布十二海里领海后,美国军舰开始不承认,多次侵入我国领海线,但不敢驶过他们承认的八海里领海线。后来经我多次警告,美舰也不敢入侵我十二海里领海线了。美国空军虽然有时也飞到大陆内地侦察,在台湾海峡,美国飞机开始时经常侵人我领空,但后来也不敢越过海峡的中线。”

  毛主席审时度势,巧妙地把握住战役的火候,行走在战争的边缘,展现了炉火纯青的战争指挥艺术。敲山震虎,一箭双雕,美蒋都吓得不轻,蒋介石反攻大陆的念头大大收敛了,美国人企图以放弃金、马换取长期霸占台湾的图谋也破灭了。

  自此,台湾海峡再无多大风云,到1971年,26届联合国大会连台湾的安理会席位也取消了;到1978年,美国政府就美中建交发表声明,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将予以终止,并于 1980 年 1 月 1 日正式废除。美国人插在中国腰上的这把尖刀也失去了锋芒。

  拔除第三把刀:抗美援越

  上世纪五十年代,刚刚从法国手里挣脱出来的越南,又不得不面对美国的侵犯。

  美国为了遏制共产主义扩张,把印度支那地区,尤其是越南作为对抗社会主义国家的桥头堡。

  在越南人民抗法战争时期,毛主席就与越南人民共呼吸共命运,向越南派出了顾问团,帮助越南建立炮兵部队,给予越南人民以无私的支援。法国人走了,美国人来了。而且美国人来的意图很明显,是来向中国插刀的。

  毛主席对越南人民的支持一如既往。

  1963年8 月 29 日,针对美国扶持的南越 吴庭艳反动集团对越南南方的佛教徒、学生和广大人民的镇压和屠杀,毛主席发表了《反对美国一吴庭艳集团侵略越南南方和屠杀越南南方人民的声明》声明指出:不论美帝国主义使用什么样的灭绝人性的武器,不论吴庭艳集团使用如何残暴的镇压手段,吴庭艳政权终将不能逃脱众叛亲离、土崩瓦解的结局,美帝国主义终将从越南南方滚出去。”

  1664年6月24日 ,毛主席会见越南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文进勇一行,他说:“我们两党两国要合作,共同对敌。中国要做好援越准备,如果美国冒险打到越南北方,中国军队就以志愿军的形式开过去。你们对各种可能也要做准备。还有一个怕不怕美国的问题,你越怕,它越欺负,你越不怕,它就越不敢任意欺负。现在在南越和老挝,敌人军事上还占有优势,问题还不好解决。几年之后,革命力量越打越大,反革命力量越打越小,问题才能在较好的条件下解决。重要的是消灭敌军有生力量。”

  1964年7 月 27 日,毛主席会见来中国参加日内瓦协议签订十周年纪念活动的越南三个代表团,关于美国准备轰炸或进攻越南北方的问题,他说:“越南北方和我们都要准备,如果他们轰炸或者登陆我们就要打。如果美国进攻越南北方,就不单是你们的事了。它要想想,中国人不是没有腿的。美同人能出兵,中国人就不会出吗?我们去你们那里,跨一步就到了。”

  1964年8 月5日,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突然袭击,连续轰炸了越南的义安、鸿基和清化地区。还调集在台湾、香港地区的大批舰艇,云集在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海面,扩大印度支那战争。6 日 我国发表了谴责美国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声明指出:“美国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侵犯,就是对中国的侵犯,中国人民绝不会坐视不救。”

  对美国在越南不断扩大战争的严峻局面,中国一方面积极备战,一方面加强对越南的支援。1965年3月22日,毛主席与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对东南亚形势发展进行了分析,周恩来汇报说:“越南如果提出要我派高炮部队人越作战,我们准备派高炮师、铁道师、雷达团等人越作战;越南飞机在作战中如机场被炸,要求向我境转场,我拟同意并派机掩护;越方要求我空军进行安东式支援时,我是否支援?”毛主席说:“要打就早点打,趁我们还活着打完这一仗。我们发了那么多声明,什么不能置之不理呀,什么打了越南就是打了中国呀,结果敌人一来,我们溜了那还行,不能见死不救。”

  1965年6 月 9 日,毛主席在会见印度尼西亚合作国会议长阿鲁季和夫人时就越南战争表示:“如果美国人一步一步地向越南北方扩大侵略,打到河内,只要越南政府要求我们去,那我们是要参加的。如果美国人打到中国境内来,我们就有理由了,我们就可以打出去。现在我们要准备打仗,看来帝国主义是准备打的,实际上打起来他们一定会失败。”

  1967年12 月 19 日,毛主席致电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阮友寿,祝贺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成立七周年。贺电说:“国家不分大小,只要充分动员人民,坚决依靠人民,进行人民战争,任何强大的敌人都是可以打败的。七亿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

  1970年5 月 20 日,毛主席发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声明,(通称“五二O声明”)声明中说:“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革命斗争。无数事实证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弱同能够打败强国,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小国人民只要敢于起来斗争,敢于拿起武器,掌握自己国家的命运,就一定能够战胜大国的侵略。这是一条历史的规律。”

  中国对越南的强大支持,鼓舞了越南人民抗击美国的信心和勇气,把美国拖进了无底的深渊,美国总统尼克松被国内的反抗运动和越南日益强大的抗击能力搞得寝食难安,整晚整晚睡不着觉,在越南也不敢派飞机轰炸北方了,开始坐下来谈判了。

  毛主席曾在跟墨西哥总统埃切维里亚会见时说:“尼克松为什么到这里来啊?就是他那个事情不大好办了,要找我们啊。你看,那么一个大国,打朝鲜没打胜,打越南也没打胜。现在算是和了。”

  1973年1月27日,越美在巴黎签署《 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美军完全停止了对越南北方的战争行动,美国总算从长达20年的战争泥潭中拔出了脚。

  毛主席在有生之年,成功地拔掉了美国人在中国脚上插的那把尖刀。

  1973年2月17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会见基辛格,谈到民族包容性问题时,两人有这样一段对话:

  毛主席说:中国人排外得很。你们可以容纳很多民族,我们中国没有几个外国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你们研究一下吧。

  基辛格说:这是因为历史上你们同外国人打交道不幸运。

  毛主席说:有这么点理由。恐怕过去一百年,主要是八国联军,后来日本人侵略中国十四年,占领大部分领土。

  历史巨人的话里是有话的,基辛格回答毛主席抛出的问题恐怕也并非切题,但他说的“历史上同外国人打交道不幸运”却表达了自己的一个基本判断,那就是:现在中国人可不好惹啊,随随便便就在中国身上插刀子的事情也不好办啦。

  1972年2月,毛主席在书房里会见了来访的尼克松,当尼克松提出中美两国都密切关注的台湾、越南以及苏联问题时,毛主席摆摆手说:“那些烦人的具体问题,你们去跟恩来谈吧,我只想谈哲学问题。”

  毛主席为什么要在书房里会见美国总统呢?除了健康原因,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呢?毛主席又为何只想谈哲学问题呢?毛主席历来重视文化的力量,主张一个武装的军队,一个文化的军队,或许,毛主席还留下了一个隐喻:我们跟美国在战场上已经交量过了,我们是能够打败美国的,在文化上,我们一定也会打败美国。

  毛主席用他非凡的智慧和胆识,导演了一幕又一幕精彩的“拔刀”大戏,远交近守,分化瓦解,声东击西,各个击破,为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扫清了被动挨打的风险和隐患,创造了几十年的和平局面和环境,斯人已去,泽被后世,然而这种恩泽不会永远有效,未来的和平总归还要由后人自己去打拼和争取。

  当今世界又处在风云激荡的大变局前夜,空前的危机或将降临在我们面前,历史会重演,刀子已经或正在向我们插来,何去何从?值得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思考和警醒。

  回顾一下毛主席的“拔刀”大戏,不仅仅只是听一段精彩的历史故事,更需要的是以史为鉴,为了我们的未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