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毛主席晚年的哲学探索

2020-09-01 18:09:47  来源: 百韬网   作者:百韬网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泽东为何反对恩格斯的辩证法三大规律

  主席身边的人,都看到他对哲学的执著。斯诺早在1936年对毛采访时的记录说:“毛是个认真研究哲学的人。我有一阵子每天晚上都去见他,向他采访共产党的历史。有一次,一个客人带了几本哲学新书来给他。于是毛就要求我改期再谈。他花了三四夜的功夫专心读了这几本书,在这期间,他似乎是什么都不管了。”用毛自己的话说,学习哲学的目的是掌握工具。在1939年的一封信中毛写道:“我的工具不够,今年还只能作工具的研究,即研究哲学,列宁主义,而以哲学为主。”毛泽东晚年仍极为关注哲学问题,50-60年代,他曾经召集周谷城等人,发起讨论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问题。当时发表了几千篇论文,也翻译了苏联、东欧学者的论文,但是对问题却并没有搞清楚。这是当时中国哲学思维整体的落后状态所决定的。从1965年的杭州哲学谈话看,他到晚年仍然在思考逻辑和辩证法的若干原理性问题。但遗憾的是他没有找到最后的答案。

  主席的哲学思想并不是恩格斯、列宁和斯大林的理论的中国化表达,他曾对其中的“形而上学”提出过许多批评。对恩格斯提出的辩证法的三个规律,主席很早就明确表示有不同看法。毛在批注和许多其它场合都曾指出,在辩证法这三个规律之中,对立统一是根本的。他提出,“辩证法”就是对立统一性或互相渗透。他在1936年读西洛可夫和爱森堡的《辩证唯物论教程》就写批注说“辩证法的本质即对立的统一法则”。1938年毛在写《辩证唯物论》时,只是提了一下恩格斯的辩证法三规律,而没有加以任何评论。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以《矛盾论》重新出版时,他把提到恩格斯辩证法三规律的地方都删掉了;而且,在再版一开头就指出,“事物的矛盾法则,即对立统一的法则,是唯物辩证法的最根本的法则”。

  1966年春,毛泽东在杭州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中曾谈到,关于辩证法的规律还没有确定。这个问题他在六十年代曾反复思考和谈论。 他说:“辩证法的核心是对立统一规律,其他范畴如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联系发展等等,都可以在核心规律中予以说明。盖所谓联系就是诸对立物在时空中相互联系,所谓发展就是诸对立物斗争的结果。”(1965年毛泽东读李达《哲学大纲》批注)。 他说他不相信恩格斯关于辩证法所讲过的三个规律(即质量互变规律、对立统一规律和否定之否定规律)。 他说对马列老祖宗讲的话也不能迷信。他说他认为,宇宙中只有一个最基本的哲学规律,这就是矛盾,即对立统一的规律。 这个杭州讲话,虽然没有正式被发表,但通过文革时代印发的毛泽东内部讲话,流传很广。

  1964年8月在与康生和陈伯达的一次谈话中,毛最终对恩格斯的三个规律提出了批评:“恩格斯讲了三个范畴,我就不相信那两个范畴。(对立统一是最基本的规律,质量互变是质和量的对立统一,否定之否定根本没有)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同对立统一规律平行的并列,这是三元论,不是一元论。最基本的是一个对立统一。质量互变就是质和量的对立统一。没有什么否定之否定,肯定、否定、肯定、否定……事物发展,每一个环节,即是肯定,又是否定。奴隶社会否定原始社会,对于封建社会,它又是肯定,封建社会对奴隶社会是否定,对资本主义社会又是肯定,资本主义社会对封建社会是否定,对社会主义社会又是肯定。”

  1965年12月,毛再次提起这个观点:“辩证法过去说是三大规律,斯大林说是四大规律。三大规律,一直讲到现在。我的意思是,辩证法只有一个基本规律,就是矛盾的规律。质和量,肯定和否定,现象和本质,内容和形式,偶然和必然,必然和自由、可能和现实,等等,都是对立的统一。哪里有并列的三个基本规律?”

  在毛看来,质和量的互相转化,否定之否定没有通贯差异变化的意义;相反,它还是呼唤必然性和决定主义的范畴。辩证法不需要这种只被看作是加减差异的变化范畴,或把变化被看作是对否定的再否定的范畴。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毛率直地提出,这两个规律根本不存在。

  毛对“对立统一”的理解也要丰富得多。对立统一规律,是黑格尔最早提出来的。在他的辩证逻辑学中这一规律被认为是宇宙的一个普遍性规律。但是,过去的哲学家根本没搞懂黑格尔的“对立”的真实意涵。例如读艾思奇、杨献珍所讲的对立,只是现实中一些对立物的反对关系。例如阴电与阳电,男与女,以及东与西、南与北那种对立(列宁也是这样讲的)。但这种对立面,并不是逻辑的对立,也不是黑格尔逻辑中所意指的那种对立。在毛看来,黑格尔讲的对立是逻辑关系的对立,例如一只鸡蛋,孵化变成一只小鸡。蛋和鸡,在逻辑关系上是两个不同的、对立关系中的概念。从形式逻辑的立场看,蛋不是鸡,鸡不是蛋。但从黑格尔逻辑的观点看,鸡正是蛋的动态变相。 这一组对立的概念不仅兼容而且具有同一性关系。 这就是所谓对立形态以及对立概念的同一性关系,就是黑格尔所谓“对立统一/同一规律”。黑格尔所以提出这样一个规律,所直接针对的就是形式逻辑中的“同一律”(A=A)。

  早在1953年,毛泽东就明确提出了“物质是无限可分的,基本粒子也是无限可分”的科学论断。 1955年1月15日,毛泽东亲自主持书记处扩大会议,讨论发展原子能事业问题。钱三强应邀在会上讲述核物理学的研究发展概况。当他讲到核原理时,毛泽东插话,说道原子核是由中子和质子组成的,那质子、中子又是什么东西组成的呢?钱三强一时语塞,他思考着回到,根据现在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只知道质子、中子是构成原子的基本粒子。基本粒子,也就是最小的、不可分的。毛泽东却认为以哲学的观点来说,物质是无限可分的。质子、中子、电子也应该是可分的。一分为二,对立统一的。不过此后夸克学说的出现,也证明了毛泽东的在这一问题上的论断是正确的。虽然随着后来夸克学说的出现,证明了更深层粒子的存在。而这一粒子在被称为“夸克”,但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格拉肖则认为应该称为“毛粒子”。他认为这一世界科学史上的重大发现,是与毛泽东主席的哲学思想分不开的。他说:在毛泽东生前我和温伯格·萨拉姆(另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物理学家)曾经两次访问过中国。每一次都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并同他一起讨论基本粒子到底还有没有自己的内部结构和矛盾这样一个现代物理学的前沿问题。毛泽东主席总是认为基本粒子还有自己的内部结构和矛盾,在理论上是可以再分的这样一种哲学思想,而我自己和萨拉姆两个却坚持不同意见,认为基本粒子只是一种数学上的点状物,它们是不可能再分了。而目前高能物理理论的一个热门理论弦理论认为:不存在粒子,只有弦在空间运动,各种不同的粒子只不过是弦的不同振动模式而已。自然界中所发生的一切相互作用,所有的物质和能量,都可以用弦的分裂和结合来解释。弦论虽美,但可能鼓捣半天大概率这辈子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它只能证明物理是这样一门学科:在实验证明之前,再漂亮的理论也是伪科学。

  与人们通常的印象相反,其实毛泽东的晚期哲学也不主张绝对唯物主义。毛泽东1964年10月读任继愈著的《中国哲学史》时写了一个批语。任继愈在这本书中提出了一个绝对唯物主义的观点。任继愈说:“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世界的物质性,物质的运动和发展和它的规律都是绝对的、客观存在的。否认这一真理,必然陷入唯心主义泥坑。而相对主义把物质世界永恒发展和它的规律完全取消了,物质也成了相对的……” 这种表述,是50-70年代中国机械(绝对)唯物主义哲学理论的一种典型表述。直到今日,中国大学中的通行教本还是在讲这一套。 但是,恰恰是毛泽东在中国最早地表示不赞同这种观点。他在读任继愈此书时在这段话边上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表示他并不相信这种说法。同时毛泽东针对这段话还写了以下一段批语,那是极其耐人寻味的。他批评任氏说: “相对中有绝对。绝对只存在于相对之中,普遍只存在于个别之中,永恒只存在于暂时之中。离开这些来谈什么客观辩证法,前面多次引证列宁的话--这岂非自相矛盾?!”(请注意这个“?”和“!”。)(《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1册,第206页。) 也就是说,毛泽东认为,物质的存在并不是绝对的,而仅仅是寓于相对之中,永恒只存在于暂时之中。这是非常深刻的见解。这一见解与列宁《哲学笔记》中的见解十分相似。

  实际上,现代物理学的物质论,已日益远离那种基于绝对物质观的实物微粒论。从物质物理结构的性质看,物质的本质乃是光量子,而光本身就是变动不居、虚无飘渺的能量信息之流。 存在的基础只是光,这一点恰恰显示了存在的虚幻性。人生、宇宙、物质的虚幻性,正是建立在光量子飘渺无常的虚幻性上的。例如令人深思极恐的“双缝干涉实验”,即微观粒子就像是一个个有思想的、无所不知的精灵,当没有观测者的时候,它们是一个个波函数,而当它们知道有人在观测它的时候,它们马上就只表现出粒子性,从不例外!“双缝实验”的结果,使人们或多或少的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如果我们没有观测的时候,那些除了我们自己可以观测到的人和事以外,其他的很多人和事会不会都是以“波函数”形式存在?当我们观测到某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就变得真实了,他(她)的过去、现在也就被确定了?而当我们不再观测这个人,那么他(她)是不是又回到了“波函数”的形式呢?这样一来,宇宙本身由一个有意识的观测者创造出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宇宙本身是否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而其中的生物参与了这个谜题答案的构建本身?如果这一点得到了证实,那么,我觉得主席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也没有什么好不高兴的。毕竟主席在年轻的时候就写过张扬唯心主义的《心之力》;毕竟主席说过“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毛泽东一生中在纯理论的哲学研究领域提出了许多问题,包括对于辩证法及对立统一规律,但是并没有最终解答它们。这不能苛求于他。毛从来不将哲学看成只是经院圈子里的象牙塔,从不为哲学而哲学。毛泽东主要的事业是政治活动、军事活动。他首先是一位伟大的领袖,是一位伟大的战略家,是伟大的哲人、是伟大的智者,如果哲学课本里拿他的只言片语当圣训,把他当作书斋学者,当作职业哲学家,那不是对主席的抬高,而是贬低。(更多文章请浏览百韬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