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什么?!毛主席支持发展商品生产,这该怎么理解呢?

2021-04-14 14:02:44  来源: 红色小兵   作者:红色小兵1226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前两天,小兵从友人那里得到了一本好书,邓力群编写的国史研究学习资料《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虽然才读了不到100页,却频频大呼过瘾、震撼、深刻!

  小兵对毛主席当年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更对我们今天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产生了一些反思和对远大前景的展望。

  可以说,这本书是毛主席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是斯大林的只有经济没有政治的政治经济学(毛主席曾批评苏联的政治经济学,只见干部没见群众,没有政治,不谈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关系,不讲革命,不搞整风,不让干部参加劳动,不两参一改,只讲技术,只要专,只发展重工业,是一条腿走路,总之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阴阴森森的经济学),也不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通过这本书的介绍,我们知道了毛主席曾立场鲜明地指出:我们要大力发展商品经济,要尊重价值规律——这和小兵对毛主席曾经一贯的认识,有很大的出入;这也让小兵更容易理解,为什么在1977年,曾在中 央党校主持常务工作的胡 耀 邦,会把当时邓力群编辑的《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谈话记录论点汇编》批准印发全校师生员工参阅。

  毛主席说,我们现在有些人,一提商品生产就发愁,觉得这是资本主义的东西。

  我们知道,在历史上,这些犯了极左错误的所谓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主张在1958年就消灭商品生产、取消价值规律,实行产品调拨。毛主席认为,这是极端错误的,是违反客观规律的,没有区分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本质差别,不懂得社会主义制度下利用商品生产的重要性,不懂得社会主义现阶段,价值、价格和货币在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中的积极作用。

  毛主席还说,我们要用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来团结几亿农民。

  这一点我们很好理解,如果直接从农民那里调拨粮食或其他农产品,而不给农民任何报酬,这一定会导致广大农民的不满,这是不符合发展社会主义经济要求的。

  毛主席说,实行物资调拨,就是剥夺农民。

  只有我们国家把一切生产资料都占有了,无论是城市的工厂还是农村的土地,而且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了,才有可能废除商业,将商品交换过渡到产品交换。

  毛主席还说,人民公社是工农商学兵相结合的组织,应该按照满足社会需要的原则,有计划地从两方面发展生产,既要大大发展直接满足本公社需要的自主性生产,又要尽可能地发展为国家、为其他公社所需要的商品性生产!

  1959年,毛泽东在杭州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

  那么,毛主席在新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后,为什么不消灭商品生产,为什么要读苏联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呢?

  按照毛主席的说法,就是用斯大林这个死人来压活人。

  原来,苏联在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也曾出现过和中国类似的问题。

  1951年,斯大林针对苏联当时一些特别流行的错误观点(主张马上消灭商品生产等),写了《对于1951年11月讨论会有关的经济问题的意见》和《答亚历山大·伊里奇·诺特京同志》、《关于尔·德·雅罗申柯同志的错误》、《答阿·荷·萨宁和荷·格·温什尔两同志》三封信,后来这些资料了结集出版时定名为《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这部著作是斯大林对苏联30多年来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总结。

  毛主席当年学习《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的目的,就是想从马恩列斯的这些书中找到解决当时中国社会主义经济革命和经济建设所遇到的诸多实际问题的办法,及时纠正当时“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人们思想认识上和实际工作中所出现的种种错误,比如有人想一步跨进共产主义、取消商品生产、取消价值规律、破坏等价交换原则、否认按劳分配、浮夸风、共产风、徐水经验(平均主义和无偿调拨生产队和社员个人的财产)、急于求成……

  初步阅读和学习了毛主席的批注、谈话之后,小兵觉得,在苏联和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后都需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保留商品生产、都需要尊重价值规律的原因包括:

  1、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都是建立在生产力水平不够高的历史条件之上的,都需要借助商品经济来发展生产。

  2、两个国家都还存在两种所有制——全民所有制经济和集体所有制经济。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说,“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那么商品生产将被消除,而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也随之消除。”这里的生产资料,一定是被全民完全占有之后,而且社会产品极大丰富之后,才能消灭商品生产。

  3、商品生产有一定的积极作用:节约生产成本,提高人的劳动积极性,团结农民(列宁也说,要在一定时期内保持商品生产——通过买卖的交换,这个为农民唯一可以接受的与城市进行经济联系的形式),适应现阶段人民的文化、道德水平等等。

  4、商品经济的自发性、盲目性、滞后性和欺诈性,在社会主义政权控制下能得到很好解决。

  5、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我们经济秩序的主体是计划经济,商品生产只是作为必要的补充而存在的,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国家性质。

  很显然,毛主席的这些观点,能为后来的改革开放找到许多理论依据。

  但,我千万不要忘记,毛主席在肯定商品生产的积极作用的同时,也明确指出了要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要将商品交换控制在低水平,要明晰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目的是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为利润服务。

  毛主席说,不要怕资本主义,因为不会再有资本主义——这本质上,是对社会主义政权的自信,是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的共产党的自信!

  通过初步学习,小兵觉得毛主席和斯大林都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发展商品生产不会引导到资本主义的原因包括:

  1. 不是所有的商品生产都会导向资本主义,奴隶社会也有商品生产,并且替奴隶制度服务过;中国的封建社会末期,在江浙一带产生的繁华的商品经济,也没有引导中国走向资本主义。

  2. 商品生产在这样的条件下才能引导到资本主义:生产资料集中在私人手里,而被剥夺了生产资料的工人不得不把自己的劳动力作为商品来出卖。

  3. 在社会主义国家,商品生产转化为资本主义生产的条件不存在了。在这个历史时代,资本主义的各种缺陷已经充分展露出来,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才能消除资本主义不能解决的根本矛盾。

  4. 生产资料私有制已经变成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资料的绝大部分,都已经集中在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的经济体中。

  5. 雇佣劳动制度已经不存在,而且劳动力已经不是商品。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和职工之间不是雇佣关系,工人是国家的主人也是工厂的主人!

  6. 剥削制度已经消灭。

  7. 共产党已经掌握政权,而不是资产阶级掌握政权。

  8. 人民普遍觉悟,马克思主义在工人中间得到广泛传播,从而形成了抵抗资本主义剥削压迫的强大思想和文化屏障。

  9. 在社会主义国家,是要限制和节制资本的。列宁早就说过,我们开展苏维埃贸易(国营贸易和集体农庄贸易),要把一切资本家从商品流通中排挤出去!早在1949年,毛主席就说过,中国的资本主义发展,不是如同资本主义国家那样不受限制任其泛滥,新中国在资本的活动范围、税收政策和市场价格方面,在劳动条件方面,限制商品经济的发展。毛主席给我们设计的人民公社制度,是以人民公社这个整体来作为市场主体和城市或其他公社开展贸易的,中间的供销社也是国营的,这就保证了发展商品生产所产生的利润,一部分到了公社,一部分到了国家,而绝对不会落到资本家的头上。

  10. 在苏联,大型农业机器和工业机器的所有权是国家,集体农庄和企业只是按照国家计划执行生产任务;在中国,计划不仅对城市中的企业和商业有较强的控制力,就是对农村的粮食生产品种和规模、农业原材料的价格也有巨大的控制力,价值法则的调节作用被压缩地越来越小。

  11. 利用商品生产发展农村经济的目的,是要最终将集体所有制变为全民所有制的。

  毛主席说,我们发展商品生产,不是为了利润,而是为了满足社会需要,为了五亿农民(1958年),为了巩固工农联盟,为了引导五亿农民从集体所有制过渡到全民所有制。

  按照毛主席当年的规划,人民公社在发展农业的基础上,也开展多种经营,也要兴办工厂。随着农业机械化水平的提高,更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会涌入中国农村的社队企业里,并随着这些企业上下游的发展,商业、服务业的发展,个别发展迅速的公社会形成聚集效应,组建成新的城镇,从而实现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而且不会产生超级大城市的城市病,也不会有资源和交通的极大浪费。

  华西村的老书记吴仁宝,曾非常通俗地对毛主席指引的人民公社道路作出总结:“70年代造田,80年代造厂,90年代造城!”

  可以想见,随着农村土地集中化水平的提高,随着农业工业化和新兴城镇的大量建立,对农村集体经济的改造一定能够顺利完成。

  只可惜,这条金光大道,因为历史的原因,我们农村没有全都走下去,而像南街村、刘庄村、大寨等按照毛主席的教导继续前进的集体主义村庄,在今天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成为了一颗颗闪耀的明珠。

  当年,毛主席一遍遍告诫我党同志:不要害怕商品,因为我们有共产党的领导,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有工人阶级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有各级党组织,有成千成万的党员,有广大贫下中农作为我们的依靠!

  我们有这么多好的条件,当然完全可以大胆地发展商品生产,从而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当然,在这里有个大问题,那就是如何让工人阶级切实的、真真切切的掌握工厂,而不是让技术官僚、行政管理者和知识分子霸占工厂呢?

  如何让农民成为人民公社真正的主人,而不是被一些村霸们霸占呢?

  这是毛主席和斯大林都没有彻底解决的问题,这需要社会主义后继者们继续探索!

  我们说,社会主义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这告诉我们两点:

  第一不能急,不能做超越现阶段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事情。

  第二不能忘记社会主义的方向,不能因为共产主义还很遥远,我们就停止向这个方向迈进的步伐!

  恰恰相反,我们今天的每一个从经济、政治、文化和人的思想各个方面的一点点进步,都能加速共产主义社会的到来。

  如果我们忘记了前进的方向,把利用商品经济和价值规律法则这个工具当成目的,把商品经济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变成了社会主义制度为商品经济服务,那么我们迟早会走到资本主义的邪路上去,这就背离了我们的初心,这就是在背叛革命,无数英烈的鲜血就要白流了!

  今天,我国的商品生产已经极大地促进了我们的社会进步和财富积累,是到了重新学习毛主席关于价值规律的一系列论述的时候了。

  学习了这本书后,小兵想,在未来,我们消灭商品经济时,可以让国营部门直接吞并集体农庄或人民公社,还可以先成立一个组织统一的全民的,有国家、企业和人民公社参加的经济机构,起初有权统计全国一切消费品,再然后有权以产品交换的方式来分配产品,从而消灭货币。

  小兵相信,无论是怎样的路径,建立在21世纪生产力发展水平上的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货币,一定会让我们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更加辉煌壮丽!

  小兵陷入了无尽畅想之中……

  红色小兵

  2021年4月13日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