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由胡锡进的对美媚态,追忆六十三年前毛主席炮击金马的气魄与智慧

2021-06-11 10:53:35  来源: 金靴指挥淮海战役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本月6日上午,美国参议员达克沃斯、苏利文和昆斯三人,一个共和党配两个民主党,高调“访问”我台湾省,且是乘坐C-17军事战略运输机而非惯例的C-40行政专机,抵达台北松山机场(军民两用机场)。

  美方的说辞是“捐赠台湾75万剂疫苗”,然而事实是,美国佬根本没有携带一剂疫苗来岛,就是单纯的政治挑衅举动,并非卫生事务行为。

  台岛当局的伪外事部门主管吴钊燮,当日屁颠屁颠、流着一嘴哈喇子前去接机,台岛当局的伪领导人蔡英文随后也在台空军松山基地指挥部与美国人会面。

  对此,岛内独派“绿媒”兴奋炒作,称美国客人乘坐军机首次抵台,“意义重大”……

  1

  绿蛙所言“意义重大”是指什么呢?很显然:岛内的独派势力第一次受到了美方亲身抚慰的军事庇护,而不是过去半个多世纪源源不断地隔空卖军火那般形式疏远。

  对台军售,是拿台湾当棋子;但亲自将军事力量嵌入岛内,在台独分子看来则是美国对台岛的战略重视程度以及台岛的东北亚地缘价值都会随之拔升。

  事实上,如果不是被国内新冠疫情和乌克兰局势拖住,已经近乎失去叙利亚、也失去ISIS的美国,对我台湾省的接触渗透程度恐怕会比当前我们所看到的现实更巨。

  去年8月初,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就已经率领代表团抵达过台湾。

  当时,阿扎尔是六年来首次访台的白宫内阁官员,也是1979年以来访台层级最高的白宫内阁成员。

  再往前看,2018年3月,特朗普在得到参众两院通过后正式签署了臭名昭著的《与台湾交往法》,也就是台岛岛内称的所谓《台湾旅行法》。

  该法是续《与台湾关系法》之后,另一部现行的与台湾伪府官方相关的美国国内法案。

  请注意这个法案的全称:《鼓励美国与台湾间所有层级互访与其他目的之法律》,它允许台岛伪府的官员进入美国,并在允许与美国官员——包括美国国务院、国防部以及其他内阁机构官员会面;它鼓励驻美国的所谓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及任何台岛伪府在美国成立的机构在美国进行一切正式活动,并使美国国会成员、联邦及各州政府官员、台岛伪府高官参与其中,不再受到限制。

  从《与台湾关系法》开始,美国就已经是毫不遮掩地在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踩在脚下了。

  2

  有意思的是,当时胡锡进控制下的官媒《环球时报》是这么表态的:“这条法案是武力统一台湾的‘好借口‘,美国总统一旦签署或通过该法条,中国将依《反分裂国家法》攻打台湾!”

  结果是,这种纯粹用鸡血主义来掩藏投降主义的思维,直接被现实打脸:特朗普毫不犹豫地签署了该法案,请问胡锡进先生,您鼓吹的“攻打台湾”在哪里?

  再看不久前的去年9月,胡锡进先生再次冒充战狼、给国内舆论场打气鼓劲:“如果台湾与美方已经做了美国军机在台湾起降的安排,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已经踩到大陆维护国家统一的红线。如果大陆掌握了确凿证据,就可以摧毁相关机场和降落在该机场的美国军机,台海战争将就此打响。”

  一个多月后,去年10月,胡锡进再次叫嚣:“美军飞机不得飞到台湾上空,这个规矩请台美都记清楚了,它是底线。”

  很遗憾,眼下,美国军机不但来到台岛上空,还在岛内自由自在地降落。

  请问胡锡进先生,您薛定谔的“底线”是又被灌了弹性吗?尤其是您时时聒噪、用以粉饰形势的“台海战争”,打起来了吗?

  3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胡锡进本轮时评中,对美军方入岛和岛内局势的判断,已经陷入了严重的政治失真:

  请问胡锡进先生:蔡英文作为一个伪府领导人、一个反动割据政权的独派头子,有什么资格代表台岛去和美国政治人物对话?

  从权力合法性的角度,她蔡英文算个什么东西?她有什么身位可以在中国的领土上另立权杖、和外域主权国家进行政治交流?

  而一旦这种交流对话行为成为了事实,那么这完全就是在骑脸大陆中央政府,再怎么粉饰遮掩也没用,不承认也得承认。

  这时候,你胡锡进竟然在扯什么“站着坐着”??

  她蔡英文要是站累了、继而坐一会儿,你胡锡进又该怎么圆?这种自慰套路你觉得很爽是吗?

  必须看到,胡锡进这种惯常的自慰术,已经字里行间地默认了台岛独派势力与美方高官进行对话的政治合法性,所以在他眼里,唯一能够用来嘲笑、用来自我宽慰的也就是蔡英文的站姿坐姿了。

  至于美军机落岛和台美进行政治对话这两大事实,胡锡进毫无反对与愤怒之感。

  他的言论已经是将台湾问题这一绝对的「中国内政问题」,完全彻底地国际化,且是大大方方地接纳了美国力量进入棋局。

  这既是默认了台独的合法性,也是默认了美国作为台湾问题的一个参与者的合法性,把原本单轨道的中国内政解放事业推到了多边化的多轨道局势里。

  所以我说,向来怯美又崇美的胡锡进,已经在美国人面前就台湾问题陷入了政治失真,他的评论也已经进入了汉奸言辞的范畴。

  4

  作为对比,我无比怀念1958年毛主席在面对台美两大反动集团时“文武兼施”炮击金马的政治智慧。

  “要武戏,又要文戏”,且来看看半个多世纪前毛主席如何玩转炮打金马的。

  先说1949年时的金门战役,当时阵线过长的解放军未能攻下金门,随即1950年朝鲜战事又爆发,美国趁机派出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我军渡海攻台难度倍增,从此国民党残余和新中国政府隔台湾海峡对峙的态势也就基本确立下来。

  但是在此期间,解放军发起过万山群岛战役,已解放了广东省的万山群岛。

  1955年,解放军海陆空三军又协同发起一江山岛战役,解放了一江山岛。

  此后,台湾当局控制的地区仅限于台湾岛、澎湖列岛、台湾周边岛屿以及大陆沿海的金门岛和马祖岛。

  1958年8月,政治局会议在北戴河召开,会议开始后第6天,毛主席下令福建前线部队万炮齐发、炮打金门、马祖(后文称金马)及附近岛屿。

  当天晚上,吴冷西、胡乔木等人面见毛主席才知道,7月中旬美军非法入侵黎巴嫩、英军非法入侵约旦,美英企图镇压伊拉克人民的起义。

  于是,毛主席决定在福建前线炮击金马,声援支持阿拉伯人民的反帝斗争,同时威慑美蒋。

  毛主席当晚说:“今天打炮,时机选择得当,联合国大会三天前要求美英撤军,美国人霸占我台湾就更显得无理。我们的要求美国撤出台湾、蒋军撤出金马,你不撤我就打!”

  之后又就宣传工作向吴冷西做出部署,交代“大战打不起来,但军事工作要有打起来的准备”、“我说帝国主义怕我们多一点,但在宣传上要说我一反对战争二不怕战争”、“对内我说帝国主义制造紧张局势有利于刺激世界人民觉醒,但对外要反复强调反对帝国主义的非法行径。”

  当晚毛主席的意思是,“就是要整美国人一下,他欺负我们多年,有机会为什么不整他一下?我们现在可进可退,游刃有余,他美国在中东放火,我就在远东放火,看他怎么办。”

  8月25日,毛主席在北戴河游完泳后,穿着睡衣主持政治局常委会议,会上有刘、邓、周、彭、王尚、叶飞、胡乔木和吴冷西。

  毛主席轻飘飘地说:“我们在这避暑,他美国人紧张得不得了,以为我们要解放台湾。其实我们打了几万发炮弹,就是火力侦察。美国和蒋介石签了共同防御条约,但包不包括金马,很模糊。他美国嫌累赘,那我们就要考考他的决心!”

  针对这一思想,毛主席又对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宣传工作做了直接的起草刚领勾勒。

  老人家的判断可谓精准!

  就在这次会议结束不久,艾森豪威尔和杜勒斯一齐就台湾问题讲话,还下令把美军在地中海地区的军舰调一半到太平洋来,同时还提出在华沙恢复中美会谈。

  这又让政治局各同志一片紧张,而毛主席又轻飘飘地安抚大家:“艾森豪威尔讲话含糊其辞,根本没有提到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美国人怕打仗啊!未必敢在金门和我们交手,我们这次炮打金门的侦查目的已经达到。”

  然后,会议确定了宣布我领海为12海里、使美军军舰不敢迫近的办法。

  毛主席交待:“还要准备另一手,通过在华沙恢复中美会谈,以外交斗争配合福建前线的打炮,有武戏,又有文戏!”

  5

  这里,毛主席同时还把苏联拉了进来。

  炮打金门发生在中苏会谈之后,赫鲁晓夫回到莫斯科不久、中国即炮打金门(当然是毛主席有计划的),弄得赫鲁晓夫既惊恐(害怕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又恼怒(中国的军事行动竟然不向他“汇报”)又尴尬(继波匈事件后苏联威信再降一级)。

  于是,赫鲁晓夫9月6日紧急派葛罗米柯前往北京向中方问询。

  对赫鲁晓夫心思一贯了然的毛主席向葛罗米柯传话:“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与苏联无关,任何后果中国独立承担。”

  早在一年前的1957年秋天,毛主席就以不去参加1957年莫斯科大会相要挟(刚刚上位的赫鲁晓夫急需毛主席的支持以巩固他“社会主义阵营领袖”的地位),换来了《中苏国防新技术协定》的签订,大大推动了中国核工业的进程。

  这一次,毛主席又把赫鲁晓夫逼得必须向国际社会表态,尤其得在社会主义阵营里做出苏联作为老大哥的姿态。

  随后,他不得不向艾森豪威尔致信:“如果美国在中国东南沿海兴兵,苏联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中国安全!”

  不经意间,利用苏联,毛主席又呛了美国人一口。

  当时,美军在台湾海域集结了所有12支航母中的6支、重巡洋舰3支、驱逐舰40支、航空队2支,实力骇然。

  然而毛主席却一再地对党内强调:“美国是只纸老虎!”

  很多同志仍然害怕,结果在中国宣布12海里领海线之后,毛主席亲自给全党全军上了一课:在美舰不听劝阻、抵达金门港口给蒋军运送给养时,毛主席本人亲自下令炮轰,美舰则掉头就跑,而蒋军的两艘护卫艇遭了秧。

  至此,全党全军再度为主席折服,尤其是对主席“军事上只打蒋舰、不打美舰;宣传上专攻美帝国、不用理会蒋介石”的策略表示认同。

  6

  那年国庆之后,形势又有新变化。

  杜勒斯发表讲话,要求“中台两岸放弃武力”,政治局各同志均认为这明显是制造两个中国,而毛主席则在肯定大家共识之余,还觉察到了美国可能是要逼迫蒋介石撤出金马、要他放弃“反攻大陆”幻想,这是要“以金马换台澎”。

  对此,毛主席果断调整战略,力保台湾问题的“内政性”,绝不允许美国人将它国际化、将美国势力嵌进来。

  毛主席在党内说:“我和他蒋介石有个共同点,都反对‘两个中国’,我们互相看对方是匪,坚持自己是正统。所以,可不可以设想把金马留给蒋介石呢?让他保存着幻想嘛!这样一来,金马这个大包袱美国就必须背上,而我们就可以和蒋介石‘保持接触’,需要打炮的时候就打炮,就要缓和的时候就缓和。”

  这就是毛主席著名的“绞索战略”,即运用和台匪的“保持接触”,让台匪不致于完全掉入美国人的控制中,使得台湾问题永远是我国内政问题、也永远是我军未竟的解放战争的一个尾声。

  事实证明,“绞索战略”把美国人设想的“中台两岸拉开距离、看似保持对峙、实则两岸分离”的阴谋彻底破碎。

  通过对蒋介石的了解,毛主席利用蒋介石尚存一息的民族主义,反向逼迫蒋军不撤出金马战场,维系住了两岸的联系——哪怕这种联系是战斗的、不是和平的,但这已然让美国人分裂中国的想法流产。

  会议之后,毛主席暂停我军打炮,并亲自起草了之后10月6日发表的、以彭德怀名义发布的《告台湾同胞书》。

  在文中,毛主席直接言明:“台湾领导人和美国人签订的《共同防御条约》应当废除,美国人总有一天会抛弃你们!”

  结合之前的停炮,毛主席这一拉一打,瞬间使美蒋之间产生了离间。

  炮打金门,也从《告台湾同胞书》开始由军事斗争转入政治斗争。

  当年10月8日,吴冷西汇报毛主席,《人民日报》社论已起草好,专攻美国人,但毛主席予以纠错:“现在要开始针对一下国民党了,要写一篇着重对蒋介石说话的社论,阐述一下我们的对台政策,还可以挑一下美蒋的关系,告诉他寄人篱下不好受,搭美国船不可靠。”

  吴冷西遂返回报社,连夜起草,到凌晨三点交给毛主席审阅。

  毛主席阅后批示:“不算好,勉强可用。”

  之后经过反复交流,根据主席修改过的最后一段最后一句,把题目改为“且看他们怎样动作”,于10月11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

  效果立竿见影,艾森豪威尔几天后便将增援太平洋的第六舰队,乖乖撤回地中海。

  吴冷西在后来的回忆录中曾这样叙述:“从这以后,金马事件告一段落,福建前线炮声零落,而台湾海域风浪依然。在整个金马事件过程中,毛主席直接指挥军事、外交、宣传三条战线,可谓运筹帷幄之中,制敌千里之外。”

  

  台湾问题的核心本质,是毛主席领导的伟大的解放战争之收尾,不认识到这一层历史事实,就一定会陷入政治伦理的紊乱。

  比如,向来对党史行割裂之举、对毛主席行暗侮之辞、对美国行投降谄媚之态的官媒喉舌,胡锡进先生。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