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学习毛泽东

耿来意:毛主席是如何看待中国的贫穷落后的?

2021-09-15 07:49:38  来源: 乌有之乡   作者:耿来意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这么一个“派”,可以送它一个称号:“控诉派”。他们控诉什么呢?控诉毛主席时代的贫穷,饥饿,吃不饱饭,饿肚子,在这个派别的眼里,那个时代暗无天日,人们都过着饥肠辘辘的日子,凄凄惨惨戚戚,简直悲催极了。

  毛主席时代很富有吗?恐怕没有一个人会做出肯定的回答。毛主席时代是贫穷的,是落后的,没有人会对此持有异议。毛主席一直也是这个看法,他又是怎样看待中国的贫穷落后的呢?

  新中国建立之初,历经百年战争创伤的中国百废待兴,又不得不跟打到鸭绿江边的美国人干了一架,这架是非打不可的,不打就无以换来一个和平的环境,没有一个和平的环境又怎能奢谈富与强?

  1952年2月14日,毛主席视察空军领导机关,他对空军司令刘亚楼说:

  “我们国家还很穷,经济还有待恢复,我们还要买苏联的飞机,要保障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人人都应注意节约。建设空军是很费钱的,我们一定要把钱花在刀刃上。”

  这就是中国的家底子,为了建设国防所必需的资金,都要精打细算。

  毛主席年轻时是立了大志的,当他看到“广大人民的生活是痛苦的,缺衣少食,挨冻受饿,目不识丁,做一世的文盲,还常常被地主、豪绅和贪官污吏勒索压迫,被卖被杀”,便立志“将以一生的力量为痛苦的人民服务”,他要带领中国人民谋富强。

  1952年10月29日,毛主席在黄河故道,看到徐州周围的山上树很少,他感触地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嘛!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穷山可以变成富山,恶水可以变成好水。要发动群众,上山栽树,一定要改变徐州荒山的面貌!”

  1953年5月25日,毛主席审阅中共中央关于彻底做好农业税征收工作给各级党委的指示稿,他对指示稿加写、改写道:

  “在今天革命已经胜利、土地改革已经完成之后,如果我们不认真地关心农民的疾苦,改正我们的错误和缺点,从发展生产的环节上,去逐步地改善农民的生活,农民就会不能忍耐,不能原谅我们,就会要损害工农联盟;我们的农业水平还是非常低劣,农民的生活还很贫困,农产品还远远不够国家和人民的需要,农民不但基本上没储粮,而且每年有百分之十以上的贫苦农民缺少食粮,要闹春荒夏荒,此外,国家的粮食储备也还很少,我们国家还经不起一个较为严重的灾荒。”

  为了摆脱贫弱落后,实现民族富强的历史使命,新中国选择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对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和农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1953年10月至11月间,毛主席在同农村工作部副部长谈论农业互助合作问题时,针对社会上一些“农村苦”、“不大妙”等议论,他发表了自己看法,他说:

  “农村是有一些苦,但是要有恰当的分析。其实,农村并不是那样苦,也不过百分之十左右的缺粮户,其中有一半是很困难的,鳏寡孤独,没有劳动力,但是互助组、合作社可以给他们帮点忙。他们的生活比起国民党时代总是好得多了,总是分了田。灾民是苦,但是也发了救济粮。一般农民的生活是好的,向上的,所以有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的农民欢欣鼓舞,拥护政府。 农村人口中间,有百分之七左右的地主富农对政府不满。说‘农村苦,不 得了了’,我历来就不是这样看的。有些人讲到农村苦,也讲到农村散,就是小农经济的分散性;但是他们讲分散性的时候,没有同时讲搞合作社。”

  1954年8月24日,毛主席同英国工党代表团谈话,表达了两国合作和做生意的愿望 ,他说:

  “中国是一个正在开始改变面貌的落后国家,经济上、文化上都比西方国家落后。但是现在正在开始改变面貌,已经取得了改变的可能性。中国是农业国,要变为工业国需要几十年,需要各方面帮助,首先需要和平环境。经常打仗不好办事,养许多兵是会妨碍经济建设的。如果诸位同的话,我们要继续创造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我想,这也是英国、法国所需要的。我们的国家现在还很穷,如果能得到几十年和平就好了。……我们没有别的本钱,只有一桩,就是老百姓。人多,地大,是我们的两桩本钱。至于建设近代化的国家,那需要很多的时间、精力。我们这类国家,如中国和苏联,主要依靠国内市场,而不是国外市场。 这并不是说不要国外联系, 不做生意。不,需要联系,需要做生意,不要孤立。”

  1955年9月、12月,毛主席为《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收入的176份材料中的104份写了按语,并改拟或加拟了大多数文章的标题。其中一份材料介绍的是太行山区李顺达领导的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改变穷苦面貌的事迹,材料的题目是《勤俭办社,建设山区》,这个合作社三年功夫,公共积累、粮食生产等都得到了大发展,毛主席为这篇材料写的按语中写道:

  “这个合作社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自然条件较差的地方能够大量增产,为什么自然条件较好的地方不能够更加大量地增产呢?”

  还有河北遵化的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毛主席看了深受感动,称赞道:“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难道六万万穷棒子不能在几十年内,由于自己的努力,变成一个社会主义的又富又强的国家吗?社会的财富是工人、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自己创造的。只要这些人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又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不是回避问题,而是用积极的态度去解决问题,任何人间的困难总是可以解决的。”他为这篇介绍“穷棒子社”的材料《勤俭办社》写的按语提炼出了“勤俭经营”的思想,他写道:

  “中国是一个大国,但是现在还很穷,要使中国富起来,需要几十年时间。几十年以后也需要执行勤俭的原则,但是特别要提倡勤俭,特别要注意节约的,是在目前这几十年内,是在目前这几个五年计划的时期内。现在有许多合作社存在着一种不注意节约的不良作风,应当迅速地加以改正。”

  1955年10 月 29 日,毛主席邀集全国工商联执行委员座谈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问题,他说:

  “我们的目标是要使我国比现在大为发展,大为富、大为强。现在,我国又不富,也不强,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我国是个大国,但不是富国,也不是强国。飞 机也不能造,大炮也不能造,坦克也不能造,汽车也不能造,精密机器也不能造,许多东西我们都不能造,现在才开始学习制造。我们还是一个农业国。在农业国的基础上,是谈不上什么强的,也谈不上什么富的。但 是,现在我们实行这么一种制度,这么一种计划,是可以一年一年走向更富更强的,一年一年可以看到更富更强些。而这个富,是共同的富,这个强,是共同的强,”

  1956年2月25日,毛主席听取重工业部的汇报,在谈到发展速度问题时,他说:

  “中国有两条好处,一曰穷,二曰白,一点负担没有。美国在华盛顿时代,也是白,所以发展起来是很快的。要打破迷信,不管中国的迷信,外国的迷信。我们的后代也要打破对我们的迷信。我国工业化,工业建设,完全应该比苏联少走弯路。”

  1956年4月25日,毛主席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论述“十大关系”,谈到中国的的缺点时,他要求向外国学习,他说:

  “我们一为‘穷’,二为‘白’。‘穷’,就是没有多少工业,农业也不发达。‘白’,就是一张白纸,文化水平、科学水平都不高。从发展的观点看,这并不坏。穷就要革命,富的革命就困难。科学技术水平高的国家,就骄傲得很。我们是一张白纸,正好写字。因此,这两条对我们都有好处。将来我们国家富强了,我们一定还要坚持革命立场,还要谦虚谨慎,还要向人家学习,不要把尾巴翘起来。不但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要向人家学习,就是在几十个五年计划之后,还应当向人家学习。一万年都要学习嘛!”

  1956年12月7日,毛主席邀集全国工商联和民主建国会在京的主任委员和副主任委员座谈,谈到自由市场,私人开厂,资本家定息等问题时,他说:

  “华侨投资的,二十年、一百年不没收。可以搞国营,也可以搞私营。可以消灭了资本主义,又搞资本主义。现在国营、合营企业不能满足社会需要,如果有原料,国家投资又有困难,社会有需要,私人可以开厂。定息时间要相当长,急于国有化,不利于生产。韩愈有-篇文章叫《送穷文»,我们要写送穷文。中国要几十年才能将穷鬼送走。”

  1957年2月27日,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扩大)会议上论述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针对那些认为合作化没有优越性的“小台风”,毛主席以“穷棒子社”的事例进行了批驳,他说:

  “合作化究竟有没有优越性呢?今天会场上发的文件里面,有一个关于河北省遵化县王国藩合作社的材料,大家可以看一看。这个合作社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山地,历来很穷,年年靠人民政府运粮去救济。一九五三年开始办社的时候,人们把它叫做‘穷棒子社’。经过了四年艰苦奋斗,一年一年好起来,绝大多数的社员成了余粮户。王国藩合作社能做到的,别的合作社, 在正常情况下也应该能做到,或者时间长一点也应该能做到。由此可见,那些说合作化不好了的议论是没有根据的。由此也可看出,合作社一定要在艰苦奋斗中建立起来。任何新生事物的成长都是要经过艰难曲折的。在社会主义事业中,要想不经过艰难曲折,不付出极大努力,总是一帆风顺,容易得到成功,这种想法,只是幻想。”

  针对“农民苦”的问题,毛主席在会上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

  “国家要积累,合作社也要积累,但是都不能过多。我们要尽可能使农民能够在正常年景下,从增加生产中逐年增加个人收入。许多人说农民苦,这种意见对不对呢?就一方面说来是对的。这就是说,由于我国被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代理人压迫剥削了一百多年,变成一个很穷的国家,不但农民的生活水平低,工人和知识分子的生活水平也都还低。 要有几十年时间,经过艰苦的努力,才能将全体人民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起来。这样说‘苦’就恰当了。 就另一方面说来是不对的。这就是说,解放七年以来,农民生活没有改善,单单改善了工人的生活。其实,工人农民的生活,除极少数人以外,都已经有了一些改善。解放以来,农民免除了地主的剥削,生产逐年发展。以粮食为例,一九四九年全国产粮只有二千一百几十亿斤,到一九五六年产粮达到三千六百几十亿斤,增加了将近一千五百亿斤。 国家征收的农业税并不算重, 每年只有三百多亿斤。每年以正常价格从农民那里购粮也只有五百多亿斤。两项共八百几十亿斤。这些粮食销售在农村和农村附近的集镇的,占了一半以上。由此看来,不能说农民生活没有改善。我们准备在几年内,把征粮和购粮的数量大体上稳定在八百几十亿斤的水平上,使农业得到发展,使合作社得到巩固,使现在还存在的农村中一小部分缺粮户不再缺粮,除了专门经营经济作物的某些农户以外,统统变为余粮户或者自给户,使农村中没有了贫农,使全体农民达到中农和中农以上的生活水平。”

  为了解决我们国家很穷与需要大规模建设的矛盾,毛主席强调勤俭建国的重要性,厉行节约,反对铺张浪费,认为这是解决矛盾的关键,他要求人们树立白手起家的观点,他说:

  “要使全体青年们懂得,我们的国家现在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并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改变这种状态,全靠青年和全体人民在几十年时间内,团结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富强的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到达理想境界的道路,而理想境界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辛勤劳动。有些青年人以为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就应当什么都好了,就可以不费气力享受现成的幸福生活了,这是一种不实际的想法。”

  在1957年3月7日的普通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毛主席再次提到了如何正确看待困难、对待困难的问题,他说:

  “应当对学生讲清楚,让他们了解国家的经济全局。国家只有这些钱、这些东西,就只能办这么些学校。学校要大力进行思想教育,进行遵守纪律、艰苦创业的教育。学生要能耐艰苦, 要能白手起家。我们不都是经历过困难的人吗?社会主义是艰苦的事业。我们以后对工人、农民、士兵、学生都应该宣传艰苦奋斗的精神。在学校中要提倡一种空气,教师与学生同甘共苦, 一起办好学校。应当重视培养学生的创造精神,不要使他们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今后无论谁去

  招生都不要乱吹,不要把一切都讲得春光明媚,而要讲困难,给学生泼点冷水,使他们有思想准备。”

  1957年3月20日,毛主席在江苏、安徽两省及南京军区党员干部会议上发表讲话,对于当前建设阶段的任务,他说:

  “我们国家还是一个穷国,还是一个农业国,还是一个手工业、手工技术的国家。为了这个,我们就要进行一个文化革命。现在,似乎还有一些人不认识这么一种变化。现在,社会主义这种新的生产关系刚刚建立,还没有完全建立好,至于用主要力量搞生产,我们才刚刚开始。没有生产就没有生活,没有多的生产就没有好的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好要多少年呢?我看大概要一百年吧。要分几步来走:大概有十几年会稍微好一点;有个二三十年就更好一点;有个五十年可以勉强像个样子;有一百年那就了不起,就和现在大不相同了。要向广大人民,特别向青年进行教育,进行艰苦奋斗、白手起家的教育。我们现在是白手起家,祖宗给我们的很少。让我们跟全国人民一道,跟国家一道,跟青年们一道,干他个几十年。这个世纪,上半个世纪搞革命,下半个世纪搞建设。现在的中心任务是建设。”

  1958年1月28日,毛主席主持召开最高国务会议第十四次会议,对于几亿人民焕发出来的豪情壮志感到高兴,他说:

  “好像我们大家今天早晨醒来一样,在逐步觉醒。我们现在是又穷又白。穷者,几乎一无所有;白者,一张白纸,好做文章。穷,就要革命,就要干,就有一股干劲。现在的增产节约,各种社会风气的改革,就是希望我们的国家成为一个大国,一个强国。但现在的情况完全不相称,钢还比不上比利时,比利时一年生产七百多万吨钢,我们只有五百多万吨。十五年赶上英国,我看完全可能。我们这个民族现在的热情、热潮,就像打破原子核释放出热能出来。”

  1958年4月15日,毛主席审阅中共河南省封丘县委关于介绍该县应举农业社的报告《一个苦战二年改变了面貌的合作社》后,写下了《介绍一个合作社》一文,文中称赞了人民群众精神振奋、斗志昂扬的精神面貌,他满怀信心地写道:

  “中国六亿人口的显著特点是一穷二白。这些看起来是坏事,其实是好事。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

  1958年11月25日,毛主席会见朝鲜领导人率领的政府代表团,毛主席对代表团说:

  “你晓不晓得我们为什么搞人民公社?就是因为农民苦得不得了。我们原有七十万个合作社,地少,人少,不利于搞大规模生产,也不容易搞综合性的生产。搞人民公社可以解放生产力。我们人多,很穷,百分之七十是下中农,吃的穿的都不够,房子也很简陋,也很不卫生。我去年到杭州去了一趟,看到老百姓的房子很差,也很潮湿。人们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你们到杭州去看看,居住条件不算好。这正是我们的动力。为什么群众有这样大的干劲呢?他们想摆脱贫困和没有文化的情况。所以,穷有穷的好处。一穷二白有两重性:第一方面是不好;第二方面它可以变为动力,革命的动力。”

  从毛主席的众多谈话中、文字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人民的苦和穷,但同时也能感受到人民面对穷困的激情满怀,他们没有人悲观地“哭穷”,他们在万众一心地“送穷”,这是那整个时代的一贯面貌和状态,他们没有摔过跤吗?摔过;他们没有干过看似荒唐的事吗?干过。这一切都是奋斗过程中正常的付出和历史的必然,因为在探索中根本就没有笔直的大道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就只有战天斗地那样去闯一条路出来。毛主席说他“常常感到忧愁”,在这条“由穷到富,由无到有”的路上,当面对不可测的困境时,毛主席也是忧虑的,例如浮夸风的时候,他就忧虑地表示:

  “现在吹得那么厉害。我担心我们的建设。有一种树,叫钻天杨,钻得非常快,就是不结实,建设搞得太快了,可能天下大乱。这个问题,我总是担心得很。”

  中国人民在由穷到富的路上走得是异常艰难的,他们拔穷根,送穷鬼,开天辟地,摸爬滚打,沐风栉雨,披星戴月,而他们创业的最大成果,更多地只是为后世栽下了一棵棵还没有到盛果期的苗木。毛主席在阅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时候,对于分配问题,他强调要坚持艰苦奋斗,坚持扩大再生产,要看前途,看远景,他说:

  “不能把人引向‘一 个爱人,一座别墅,一辆汽车,一架钢琴,一台电视机’那样为个人不为社会的道路上去。‘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如果只看到足下,不想到前途,不想到远景,那还有什么千里旅行的兴趣和热情呢?”

  这就是毛主席那个时代的精神,他们不是为自己,他们是为了子孙后代。

  1975年9月15日,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开幕会上发表讲话,他总结了二十五年来中国农业、工业发展的成果,他说:

  “二十五年来,在农业方面,我们由过去旧中国的半饥饿状态做到了粮食刚够吃,这件事情不可小视,这是一个伟大的成绩。在工业方面,我们也打下了一个初步的基础。但是,我们应该有清醒的头脑,尽管有了这个基础,但我们还很穷、很落后,不管是工业、农业,要赶上世界先进水平还要几十年的时间。”

  这就是毛主席时代的创业者们交给子孙后代的答卷,它来之不易,它不可小视,它承载着一代代中国人的雄心壮志。

  毛主席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一句话,他说帝国主义“怕我们是怕我们的将来,不是怕我们的现在,这就是所谓潜在力量。所谓潜在嘛,就是力量还在那里睡觉,不晓得哪一天醒了,他们就紧张就是了。”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找到了那样一条路,创造了那样一种“潜在力量”,这是他交给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财富吧。

  毛主席对中国贫穷落后的看法提供了认识问题的正确途径,直面它的存在,分析它的由来,采取一切手段克服它,送走它。如果一个人只看到了过去的贫穷和饥饿,喋喋不休地控诉个没完没了,不去看贫穷饥饿是怎么来的,不去看那时的人们为摆脱贫穷饥饿做了什么,也不去看人们在与贫穷饥饿的斗争中取得了怎样的成绩,说句不好听的,这无异于耍流氓。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