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影像资料

余卓锋:外国期刊封面上的毛泽东

2018-05-23 09:18:55  来源:红色文化网  作者:余卓锋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时代》周刊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期刊之一,谁能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封面,是此人一生的荣幸。但笔者还认为,除了美国《时代》周刊外,能入选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期期刊封面,同样都有一种莫大的荣誉感。如果有谁能在世界上众多期刊上,特别是在不少国家的主要期刊上登过封面,且总数最多,那无容置疑,该人必定是世纪伟人了。还有一个伟大之处在于,不但与其友好的国家,甚至与其交恶的国家,同样都会选其登上封面,即便有时会刊发一些负面文章。其实,能经常被敌对的一方作出一些敌视的报道不也是一种荣耀么。我长期致力毛泽东封面期刊的收藏,现已收藏毛泽东封面期刊300多种2000多册,其中外国期刊近二十种30多册。下面,我谨将我收藏到的国外毛泽东封面期刊作介绍如下:

  美国《时代》周刊(15册)

  有世界“史库”之称的美国《时代》周刊创办于1923年。该杂志辟有“封面人物(或专题)特写”,并配有一篇重磅文章。《时代》以时事和政治为主,进入《时代》的视野,往往意味着在“时代”留下痕迹。据人民网介绍,从1949年2月7日开始,截至2005年6月27日,毛泽东先后12次登上美国《时代》封面。但据笔者收藏与统计,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应先后共有15次登上《时代》封面。

  1949年2月7日,毛泽东第一次登上美国《时代》封面,这也是毛泽东第一次登上外国期刊的封面。一个星期前,平津战役刚刚结束,古都北平和平解放。在这期期刊封面上,毛泽东头像的右上角写有“民主统一”四个中国方块字,预示着中国历史上一个翻天覆地的“民主统一”的新时代即将来临。

  1950年12月11日。毛泽东第二次登上《时代》封面,标题为“红色中国的毛泽东”。《时代》内文如此描述选择毛泽东作为封面人物的理由:“列宁说:通往巴黎的道路经过北京”。 但和第一次相比,用铺天盖地的“蝗虫”取代了“民主统一”四个字,充分反映了意识形态的对立和“冷战”意念。1950年朝鲜战争的爆发,将美国和中国卷了进来,两国关系也降至冰点。

  1958年12月1日。毛泽东第三次登上《时代》封面,封面右上角引用了拿破仑的一句话:“中国是一头睡狮,醒来后他将震惊世界。”1958年的中国确实已经醒来,“大跃进”是这个年份最引人注目的标签。

  1960年8月8日。毛泽东第四次登上《时代》封面,但此次毛泽东与格瓦拉、赫鲁晓夫同时出现在本期封面上,赫鲁晓夫与毛泽东被一左一右安排在格瓦拉身后,预示着世界上一件大事即将发生——同年9月,中国与古巴建交。

  1962年11月30日。毛泽东第五次登上《时代》封面,此次却与印度总理尼赫鲁同登封面。1962年11月22日零时,中国军队遵照毛泽东的命令,在中印边界全线停火。《时代》内文这样写道:“红色中国上周的行为使许多人感到了困惑。他们在中印边界的战争中取得了一系列横扫性的胜利。”因此,中国的主动撤退让印度陷入了破坏和平的“道德泥沼”。

  1963年9月13日。毛泽东第六次登上《时代》封面,标题是“红色中国,狂妄的被孤立者。”封面画着一艘破旧的龙船,船上领航的除毛泽东外,还有刘少奇、周恩来和邓小平;船体上下摞着补丁,船内人头涌涌,并高举两幅大标语和斯大林、列宁以及赫鲁晓夫的画像,标语上写着打倒赫鲁晓夫,打倒资本主义;船后右侧是中国的导弹,有人在上面以武力示威;船上有人被挤落水,水中又有人拼命的往船上爬……那艘破船和疯狂的人群在说明中国这个贫瘠的国家拥有着疯狂的民众,水中的惨象在预示着中国的命运。果不其然,仅过不到三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上演了。

  1967年1月13日。毛泽东第七次登上《时代》封面,在毛泽东头像的周围,画上了象征中国的连绵不断的长城,暗示着“文化大革命”正在神州大地风起云涌。

  1969年6月13日。毛泽东第八次登上《时代》封面,此次毛泽东与布里兹涅夫、铁托、齐奥塞斯库、卡斯特罗同登封面。本年3月,在珍宝岛爆发了震惊世界的中苏边境冲突,中苏关系由此急转直下,走向对抗。

  1972年3月6日。毛泽东第九次登上《时代》封面,标题为尼克松的“中国长征”。“尼克松从北京带回来什么?这个问题其实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尼克松在北京这件事情。很少有美国总统花这么长时间,整整一个星期,呆在异国他乡,而且,这个国家,甚至还没有同美国建立外交关系,并且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虚拟的敌人。”《时代》周刊如是说。

  1976年9月20日。毛泽东第十次登上《时代》封面,标题为“毛泽东之后的中国”。9月9日零时10分,毛泽东在北京逝世。《时代》在内文里谈到了毛泽东,谈到了红宝书,谈到了毛泽东的继承人……如此种种。

  1977年3月21日。毛泽东第十一次登上《时代》封面,此次同时登上《时代》封面的还有毛泽东的遗孀江青。“十年来,她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女性之一,是8.5亿中国人的文化生活的实际统治者,她决定着他们可以在舞台或者银幕上看到什么内容”,《时代》如是说,“然而,今天,63岁的江青不再是一个革命英雄,而成了反革命恶棍。这一突然的转变,缘自去年10月华国锋主席对她的逮捕。”

  1998年4月13日,毛泽东第十二次登上《时代》封面,标题为“领导者与革命”。封面由无数的伟人照片合成,毛泽东的头像被放在中间,周围还有列宁、甘地、曼德拉等的形象,讲述了这些伟人的革命之路。

  1999年9月27日,毛泽东第十三次登上《时代》封面,标题为“半世纪以来中国的精彩”。本期对中国建国五十周年以来所发生的大事作了系统性的回顾,并选取了中国50个地方作了各具特色的报道。封面画为中国三代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在和几位百姓拉家常。大家笑容可掬,一派喜庆景象。

  2002年5月20日,毛泽东第十四次登上《时代》封面,人民币第一次登上了时代封面。众所周知,人民币的主图就是毛泽东头像,所以,毛泽东这次借着人民币又一次登上了《时代》封面。

  2005年6月27日,毛泽东第十五次登上《时代》封面,标题为“中国的新变革——小世界,大赌注”。这一期谈的是“中国制造”,全世界没有谁能逃脱“中国制造”。 封面的毛泽东身着带有“LV”字样的中山装,背后光芒四射。中山装与“LV”形成强烈反差,代表着中国社会的变革,也代表着“中国制造”。

  美国《生活》(2册)

  《生活》,美国图画杂志。1936年卢斯创办于纽约。时代出版公司出版。原为周刊,1978年9月改月刊。内容以专题照片、特写为主,题材广泛。《生活》杂志开创了新闻摄影作为美国人叙述故事的一种革新方式,并以迅猛之姿进入人们的视野,那些遗存下来的图片故事成为了后世了解历史难以磨灭的见证。特别是有新闻摄影之父之称的艾尔弗雷德·艾森斯塔特所开辟的历史访谈栏目,创造了令人瞠目的摄影传奇,使《生活》杂志成为美国人的家庭相册。

  我收藏到的毛泽东封面《生活》共有两册。其中一册出版于1967年1月20日。标题为“毛泽东的清洗危机”。封面照片为一大班红卫兵站在卡车里,还有三两个红卫兵正在将装有毛泽东标准像的相框往上搬,好像即将要去串联的样子。另一册出版于1972年3月3日,标题为“尼克松在毛统治下的大地上”。封面照片为1972年毛泽东坐在中南海游泳池他的书房里。当时毛泽东就在这里接见了美国总统尼克松。

  美国《新闻周刊》(2册)

  《新闻周刊》是美国时政杂志中因评论优秀而获得荣誉最多的周刊,与《时代周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并称为美国三大新闻周刊。 它是一份在纽约出版,在美国和加拿大发行的新闻类周刊。在美国,它的影响力是仅次于《时代》的周刊,但是有时它的广告收入超过了《时代》。在发行量上,它超过了《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在这三份期刊中,《新闻周刊》通常被视作观点比《时代》更自由,而比《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更保守。

  我收藏到毛泽东封面的《新闻周刊》有两册。其中一册出版于1954年1月11日。标题为“红色领导正在通向中国?”封面画为毛泽东的一招手照,并在图片下加注:“毛泽东:资深的共产主义者”。另一册出版于1996年5月6日,刚好是距中国文化大革命发动三十周年的日子。标题为“反思毛泽东”。封面画为一幅毛泽东身穿军装,左手拿着一支烟,右手拿着一件军帽,正神采奕奕向前望的图片,周围是祖国的大好河山。图中配却上一段文字:“30年后,中国“文革”仍然阴魂不散”。

  美国《新交流》(1册)

  《新交流》由美国驻华大使馆公共事务部编辑出版,前身为《交流》。《新交流》是以文字和图片反映当前美国思想与生活中受到关注的问题的季刊,但声明文中所表达的只是作者的意见,并不一定反映美国政府的观点和政策。

  我收藏的毛泽东封面《新交流》出版于2012年2月,属于该刊特刊。封面画为1972年2月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访问中国时与毛泽东握手的历史性一刻。主题为“改变世界的一周”。期刊内容全为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时随行记者团的回忆,真实而感人。本期客座编辑齐迈克的按语中说:“理查德·尼克松1972年2月对中国的访问改变了历史进程——改变了全球均势,打开了重建中美两国之间关系的大门”。

  苏联《星火画报》(2册)

  我不懂俄文,也未能查到《星火画报》的有关介绍,但看到“星火”二字,使我第一时间想起毛泽东的一句名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虽然两者可能并无关系,但应有一个共通点:革命。相信《星火画报》在苏联的地位不会低,或许相当于中国的《人民画报》。

  我收藏到的毛泽东封面《星火画报》共有两册。其中一册为1950年第二期,封面画为毛泽东半身像。另一册为1957年第19期,封面画为毛泽东于1959年11月出访苏联时与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罗夫在一起的照片。

  1957年11月2日,毛泽东率中国代表团访问苏联,参加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典。代表团主要成员有宋庆龄、邓小平、彭德怀、陈伯达、胡乔木、李先念、乌兰夫等。11月14日,毛泽东先后拜会了伏罗希罗夫主席、赫鲁晓夫总书记。11月16日,中国代表团参加了庆祝十月革命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毛泽东在大会上讲了话。

  苏联《苏中友好》(2册)

  1957年10月,苏联在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宣告成立“苏中友好协会”,并于1958年1月在莫斯科创办了《苏中友好》期刊,作为“苏中友好协会”机关报,所有文字全用中文,读者主要面向中国,旨在向中国读者“报道苏联的生活,介绍苏联人民所获得的经验和成就,和苏联人民争取世界和平的斗争”。

  《苏中友好》于1958年1月1日在莫斯科创刊,封面画为“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照片。站在前台的有毛泽东、赫鲁晓夫、萨拉茨基、罗希罗夫和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宋庆龄。

  1959年10月8日,毛泽东再一次出现在《苏中友好》封面上。应毛泽东邀请,1959年9月30日,赫鲁晓夫一行到达北京进行友好访问,并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观礼。是日,毛泽东亲自到北京机场迎接。本期封面即为毛泽东到机场迎接赫鲁晓夫时的场景。

  日本《朝日画报》(2册)

  《朝日画报》创刊于1926年4月1日,是日本的主流图片时事类杂志,其重要性堪比中国的《人民画报》。但是自创刊之初直到二战结束,这一本杂志也无法避免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宣传机器之命运。1945年日军战败后,作为战争侵略宣传喉舌的《朝日画报》被盟军以战争责任为由勒令停刊,直至1947年《日本国宪法》正式颁布之后才得以复刊。

  我收藏到的毛泽东封面《朝日画报》有两册,一册为临时增刊,出版于1967年4月5日,标题为“中国激动的半世纪”,封面画为毛泽东标准像,报道内容主要功能为从中国清朝覆灭到文革初,包括清朝镇压义和团、北洋政府、辛亥革命、国共内战、新中国建设、文化大革命等。内附日本镜头下大量彩色及黑白老照片。另一册为特刊,出版于1976年9月24日,主题为毛泽东逝世纪念,封面画为1966年8月毛泽东站立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红卫兵照片,报道内容主要回顾了毛泽东一生光辉事迹。

  日本《朝日周刊》(1册)

  朝日周刊 是朝日新闻社发行的周刊,日本知名的杂志之一。1922年2月25日创刊,当时为旬刊,每月5日、15日和25日发售。自同年4月2日其改为周刊。

  我收藏到的毛泽东封面《朝日周刊》出版于2000年7月2日,内刊文章《日中战争泥沼化》,回顾了日本侵华和中国抗日战争的一些情况,讲述中国革命根据地、红军长征、延安和毛泽东《论持久战》等具体事例。封面采用了1938年毛泽东在延安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成立三周年纪念大会上讲话的照片。

  日本《每日画报》(1册)

  《每日画报》周刊由日本每日新闻社出版发行。每日新闻社则由“东京每日新闻社”与“大阪每日新闻社”两间公司合并而成,皆成立于明治时代,起初分别经营《东京日日新闻》和《大阪每日新闻》。两间公司于1911年合并,但还持续分开发行自家的报纸直至1943年,后则统一采用《每日新闻》作为报名。他们发行的《每日新闻》与《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合称日本三大报。《每日画报》由每日新闻社于1948年7月1日创办,在日本也有较大的影响力。

  我收藏的毛泽东封面《每日画报》出版于1976年9月26日,封面画采用了毛泽东一笑容可掬的头像。此期为毛泽东逝世纪念刊,里面对毛泽东的一生进行了回顾,并刊发了大量毛泽东照片,报道较为正面。

  日本《漫画周刊》(1册)

  日本的《漫画周刊》有很多,这是其中一种。毛泽东封面的《漫画周刊》为1971年增刊,封面画采用了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头戴六角帽的一头像照片。周刊的内容为《毛泽东传》,这或许是毛泽东第一次漫画式传记。《毛泽东传》漫画作者为日本著名漫画家滕子不二雄A。漫画以饱含革命热情的笔触描绘了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建党伟业和建国大业,并对辛亥革命至长征结束这一历史时期的历史事件作了详尽的描绘。在通篇充满魄力的咆哮体的画面当中,可以感觉到藤子不二雄A先生对毛主席的热烈崇拜。2003年2月5日,实业之日本社出版还发行单行本。

  日本《陆上竞技》(1册)

  陆上竞技也指田径运动,这是日本一本体育性的期刊,创刊于1951年9月1日。笔者收藏的为1966年12月20日出版的12月号的增刊,封面画为中国运动员参加大型运动会的出场式。前面多个运动员肩扛国徽,后面运动员高举红旗,一同操着正步向前走,威风凛凛。在画面右上方,画有一毛泽东浮雕头像。主题为“毛泽东的体育运动”。内容包括通信战技、中国运动的顶点、人民公社的运动、业余体育学校、学校体育、中日运动交流等。内附大量有关中国运动的老照片,其中有两页专题刊登了毛泽东有关体育运动的语录,并有一幅毛泽东“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亲笔题词。

  日本《苏联电影》(1册)

  这本《苏联电影》于1951年3月1出版发行,发行人为岩渊正嘉,属第二卷第2期,总第11期。很是奇怪,这本名为《苏联电影》的期刊是在日本出版发行,封面却采用了一幅中国人民庆祝全东北解放的照片,书内还有一页专门介绍了中国电影。封面画中,前排有七位东北女孩高举“庆祝全东北解放”七个大字,后排的人高举着毛泽东和朱德画像,是为在街道上进行庆祝游行的场景。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前东德)《新闻公报》(1册)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新闻公报》由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驻华大使馆编印。1955年12月8日至12月18日和12月22日至12月26日,以奥托·格罗提渥总理为首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邀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了友好访问。期间,毛泽东接见了他们。会谈结果,双方缔结了友好合作条约,还签订了文化合作协定以及关于植物检疫和防治农作物病虫害合作协定。德意志民主共和国1956年1月的《新闻公报》对此事进行了报道。本期封面为毛泽东在1955年12月9日接见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时,与格罗提渥总理亲切握手的照片。

  波兰《波兰新闻》(1册)

  《波兰新闻》由波兰(驻华)大使馆新闻处出版发行。我所收藏的这本毛泽东封面《波兰新闻》出版于1954年12月22日,第52期。封面画为一毛泽东素描标准像,以对毛泽东61岁诞辰作祝贺。图下注“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同志六十一岁寿辰之际,全波兰人民谨致以最热烈的祝贺!”

  罗马尼亚《新闻公报》(1册)

  罗马尼亚《新闻公报》由罗马尼亚驻华大使馆新闻处出版发行。我所收藏的这本为1956年第8期。封面画为1956年6月28日罗马尼亚驻华大使乔洛尤向毛泽东主席递交国书时的情景。

  以色列《以色列通讯》(1册)

  《以色列通讯》由以色列驻华大使馆文化处编印,于1993年1月创刊。在里面的《致中国读者》中说,《以色列通讯》是该国在中国发行的第一份杂志,旨在向中国读者介绍以色列国家、社会等有关情况以及在文化、农业、科技等诸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并希望这本杂志能成为两国间交流的又一桥梁。本期采用了北京天安门一个特写镜头作封面。图片里有中以两国的国旗和挂在天安门上的毛泽东标准像。

  英殖时期香港《远东经济评论》(1册)

  《远东经济评论》是一本英文时事杂志,是亚洲一流的商业新闻周刊。1946年10月16日于香港创刊。它专门提供有关亚洲商业、经济和政治的最新、最权威的报道分析,2004年底改为月刊,致力于提供原创、独立的关于亚洲事务的深层分析和评论,许多杂志供稿人是知名政要、学者和商业领袖。它没有常驻记者,倚靠在亚洲各地的作者供稿,但这些作者均为某些方面的专家。由于读者及广告商日渐流失,亏损不断的《远东经济评论》于2009年12月停止发行。

  我收藏到一本出版于1968年7月第四周的《远东经济评论》,封面画为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和解放军战士在一起。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坐前排,解放军战士坐后排。其中毛泽东坐中间,林彪坐在毛泽东右侧,周恩来坐在毛泽东左侧,向人们透露出此时期中共中央的三大巨头。

  英殖时期香港《明报月刊》(1册)

  《明报月刊》是一本属于全球华人的泛文化知识杂志,由资深报人、著名小说家查良镛(金庸)先生于1966年创办,自任总编。后由胡菊人出任总编,长达13年。胡菊人将《明报月刊》经营成一份综合性的高水准读物,成为了一个全球高级学术刊物。

  我收藏到的毛泽东封面《明报月刊》出版于1976年10月,是毛泽东逝世纪念刊。封面画标题为《上北京见毛主席》,国画,浙江美术学院供稿。画面表现出全国各族人民上北京朝见毛主席的场景。陪同毛主席接见中央领导还有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彭德怀等。

  英殖时期香港《南北极》(1册)

  《南北极》期刊由香港龙门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发行。我收藏到的毛泽东封面《南北极》出版于1976年 9月16日,封面画为毛泽东头像,国画,王人钧作。此为毛泽东逝世特辑。

  英殖时期香港《万花筒》(1册)

  《万花筒》期刊由香港亚欧大陆出版业有限公司出版发行。我收藏到的毛泽东封面《万花筒》出版于1974年,第十六期。图为毛泽东和菲律宾总统马科斯的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在一起的一幅铅笔画。1974年9月,伊梅尔达·马科斯第一次访华,并于9月27日在湖南长沙得到了毛泽东的接见。后在伊梅尔达·马科斯的建议和协助下,菲律宾于1975年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