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欧洲金靴: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主席 | 除夕安康,新年快乐

2023-01-23 17:28:5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1

  1928年1月22日,这是红军来到井冈山后过的第一个除夕。

  当时的井冈山根据地可谓内忧外患,外有国民党反动派围剿,内则百废待兴。

  因此,如何在危难中过好这个春节,成了毛主席要思考的重要问题,这关乎队伍士气,也关乎红军的政治工作。

  经过深思熟虑和讨论,毛主席下令:放假三天,部队战士每人发三块银圆,分三斤猪肉。

  与此同时,他也考虑到了当地百姓的情况,决定给一些生活十分困难的老百姓发放部队也很紧俏的盐巴和米,让老乡们一起过个好年。

  由此,红军和百姓逐渐建立起了深厚的军民情谊。

  《毛泽东年谱》记载,那年的正月农历初一,毛主席作为部队领袖,还特地邀请了一批工农代表在遂川县城和工农革命军联欢,共同欢度新春佳节。

  2

  一年后,1929年2月9日,又到除夕。

  过年之前,国民党三万兵力攻上井冈山,红军在敌人的围堵之下,物资极其匮乏、连武器弹药都不够,很多战士们甚至连像样的棉衣也穿不上……

  到了9日的除夕,瑟瑟寒风中,毛主席想,无论如何也要让战士们顺利地吃上一顿年夜饭。

  这时的红四军已经从大余转至大柏地,刚驻扎下来,经济十分困难,连耕地种菜的时间都没有。

  毛主席把军需处长范树德喊来,请他务必想尽一切办法让战士们在除夕夜吃上几口酒和菜。

  于是,几位后勤人员开始到当地群众家里借菜借粮,并一一过称算好价钱打上欠条。

  这一年的年夜饭,战士们吃得心里五味杂陈。

  向老百姓伸手要吃的,这不是“毛泽东的队伍”之风……

  饭后,看着除夕夜的月光,毛主席对战士们郑重地说:

  老乡们的欠条,一定要拿回来! 第二天,正月初一,大柏地战斗正式打响,红军仅靠着简陋落后的武器,硬是把敌人拖进了伏击圈!

  待扎好“口袋”后,毛主席率警卫排冲上前去鏖战,战况空前激烈……

  直到正月初二,敌人悉数被歼,红军打出了一个大胜仗,连续多次战败的阴霾在新的一年结束。

  国民党赣军的两个团被我军歼灭后,红军的危局也终于被打破。

  多年后,毛主席又经大柏地,回想起当年那热血激昂的一幕幕,高声吟诵起《菩萨蛮•大柏地》……

  3

  1935年2月3日,这是党在生死存亡阶段的一个除夕。

  当时,中央红军前进至东南与贵州赤水/生机两地毗邻、西与云南水潦紧接、被称“鸡鸣三省”之地的石厢子村,红军在相对比较富庶的土城筹集了不少食物,到石厢子后又没收了当地民愤极大的彭姓、周姓两家土豪地主的粮食、财物和年货,这些东西先由穷苦乡亲分享,之后没收委员会再根据需求分配。

  专门负责军委首长伙食的军委三科炊事班做出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油亮亮的腊肉、肥瘦相间的红烧肉、水卤的大肠……做好后分送到各位领导人住处。

  住在肖有思家的毛主席分到了一碗红烧肉、一碗米酒和几个辣椒,不可谓不丰盛。

  但是,毛主席却舍不得吃,他问到:

  所有人都能吃到吗? 得到否定的答复后,毛主席登时没了胃口。

  都知道,主席是出了名得爱吃红烧肉……

  大年初一,他带领其他领导一起去看望伤病员,同时,他捐出了发给自己的年夜饭。

  4

  1943年2月4日,这年的除夕是在延安度过的。

  在延安,战士们的生活相对稳定了一些。这一时期,毛主席不管是住在杨家岭、枣园还是王家坪,他每个春节都会到基层给民众们拜年,同老乡们一起度新春。

  拜望的过程中,他也恳切地让大家都畅所欲言:

  听不到大家的心里话……我们的工作就失去了方向和目标呀! 在枣园乡政府,乡长杨成福和乡里几位年长者出门迎接毛主席,主席和大家一一握手,说:

  我给各位乡亲父老拜年啦! 杨成福忙说:

  论理,我们应该给主席拜年才对! 毛主席立刻纠正:

  没有这样的理吧,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哪有儿子不向父母长辈拜年的道理? 正月初一,延安敲锣打鼓、喜气洋洋,陕北的百姓们换了新衣,集中在一个搭好了戏台的广场,与毛主席一同观看“新年大戏”。

  这些老乡大多数都是农民,他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了土地改革与自生产、自收割,翻身过上了吃饱穿暖的生活。

  在拉家常的过程中,毛主席得知有两位老农在元宵节生日,他便主动提出来当天要给枣园乡里的二十四位60岁以上的老人举行祝寿宴,还给大家一人一条毛巾一块肥皂,当做礼品。

  也就是在那年,一首陕北民歌开始被大家传唱,并在中华大地上如风卷残云般歌颂开来——它的名字叫做《东方红》。

  5

  1945年2月12日,在延安的第九个除夕。

  当时,三局的干部战士有许多是从大后方或敌占区来的知识青年,而在整风审干时,他们中不少人被错打成特务,后来虽做了甄别平反,但有些人仍然背着很重的思想包袱,极不利于开展工作、加深政治团结。

  12日当天,毛主席请三局的干部战士来到枣园,对大家说:

  三局同志今天到这里来给我拜年,现在我给你们拜年,你们辛苦了。 说到不少人在运动中受委屈的事时,毛主席摘下帽子,恭恭敬敬地给大家鞠躬。

  这一躬,让延安的春节无比温暖。

  6

  1949年1月31日,农历正月初三。

  这天,斯大林特使、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一行四人来到西柏坡,为毛主席就访苏等事宜举行会谈。

  2月1日到3日,毛主席围绕夺取全国胜利和建立新中国等主题,系统地发表了看法。

  为了表达对苏联代表的热情欢迎,中共有关方面早已备好了丰盛的酒菜,由于苏联人爱喝酒,还特意从石家庄买来了上等的汾酒和葡萄酒。

  当时的西柏坡除了养的猪和鸡,没有什么高级食品,便从滹沱河里捕了鱼,做了红烧鱼、溜鱼片款待客人。

  苏联人酒量惊人,米高扬用玻璃杯喝汾酒,就像喝凉水一样,大半杯子一口气就能灌下去。

  毛主席则招呼盛饭:

  吃饭了,吃饭了,尝尝我们滹沱河里的鱼。 主席还笑着说:

  我相信,一个中药,一个中国菜,这将是中国对世界的两大贡献。 2月6日中午,毛主席来到米高扬的住处为他送行,米高扬后来对担任翻译的师哲说:

  你们的毛主席有远大的眼光,高明的策略,是很了不起的领袖人物。

  7

  1960年1月27日,这是新中国最困难的一个除夕。

  那一年,刚好警卫战士李连成将要离开毛泽东警卫连,去学校念书补习文化。

  毕竟在主席身边干了十年了,李连成有些不舍,毛主席也同样舍不得这位小战士的离开,便让秘书打电话,说让李连成回中南海来一起吃个年饭,热闹一点。

  除夕当晚,毛主席恭候多时,李连成终于回到了中南海,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主席说:

  大家一起过年嘛。中南海,我毛泽东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什么时候想来就来嘛。 这一个团圆饭,是毛主席一大家子与李连成这样一个普通战士一块吃的。慈父一般对警卫战士的关爱,温暖了李连成一辈子的心。

  8

  1963年1月24日,这个除夕的内容是“还债”。

  那年年初初,毛主席就向他的“英语教师”章含之说:

  我还欠了你父亲(章士钊)一笔债没还呢,我得还上啊… 原来,早在1920年,27岁的毛泽东为筹备党的成立、湖南革命运动以及一部分同志去欧洲勤工俭学的项目,急需一笔数量较大的银款。

  当时在上海的毛泽东只好向老乡章士钊告急,章士钊则当即在上海工商界名流中筹集了两万银元,全部交给了毛泽东。

  随后,毛泽东将此笔巨款一部分给了赴法勤工俭学的同志,一部分带到湖南开展革命活动。

  此后,毛泽东和章士钊一直没有中断联系。

  这次,已是国家领袖的他要章含之转告她父亲:

  从今年春节开始,要还这笔欠了近五十年的债。一年还二千元。十年还完。 章含之回到家里后把这事说了一遍,章士钊听了哈哈大笑:

  确有此事,主席竟还记得。 可是,他们父女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几天之后,1月24日晚,毛主席便派秘书果然送来了二千元,并说,主席安排今后每年春节送上二千元。

  对于此事,章士钊嘱咐章含之说:

  告诉主席,不能收此厚赠。当时的银元是募集来的,自己也拿不出这笔巨款。 章含之将父亲说的话转告给毛主席,主席笑着说:

  你也不懂,我这是用我的稿费给行老(章士钊,字行严)一点生活补助啊。他给我们共产党的帮助,哪里是我能用人民币偿还得了的呢?我要是说明给他补助,他这位老先生的脾气我知道,是不会收的。所以我说是还债。你告诉他,我毛泽东说的,欠的账无论如何要还的。这个钱是从稿费中抽的。 从1963年的除夕起,毛泽东每逢春节初二这天,总是派秘书给章士钊送去二千元,直到1972年送满两万元。

  到了1973年的春节,毛泽东又认真地向章含之提出:

  从今年开始还利息。五十年的利息我也算不清应该多少。就这样还下去,行老只要健在,这个利息是要还下去的。

  9

  1976年1月30日,除夕夜。

  那天晚上,中南海词条丰泽园游泳池一带,一片昏暗,一排路灯在寒风中闪烁着微弱的亮光。

  住处既没有客人,也没有自己的亲人,只有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陪着他过年。

  四条武昌鱼,一碗米饭,一碟小菜,这是他的年夜饭。

  工作人员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他吃着,点头默谢着。

  进京二十七年,对待所有人,他依然是那样和蔼客气。

  只不过,现在的他,说话有些吃力了。

  张玉凤后来有忆:

  年夜饭是我一勺一勺喂的。他不仅早就失去了‘饭来伸手’之力,就是‘饭来张口’也十分困难了。

  饭后,大家搀扶他下床,送到客厅,即他那个兼做书房的地方,看着他静静坐在那里。

  入夜,从红墙外隐隐约约传来鞭炮声。

  他看看日夜陪伴他的工作人员,忽然用低哑的声音缓慢地说:

  放点炮仗吧,你们年轻人也该过年。 大家很受感动,就去准备了几挂鞭炮,在屋外噼噼叭叭地放了起来。

  听到这炮竹声,那张早已经瘦弱、松驰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他将头靠在沙发上,闭眼休息。

  大家都明白,这一丝笑容是为宽慰身边的人,实际上他笑起来也需要用很大力气。

  这也是老人家最后一次听到除夕的鞭炮声。

  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当年与他出生入死的战友。

  这最后的春节期间,他特地请了生病住院的护士长吴旭君和自己一起看了一场由达式常主演的电影《难忘的战斗》。

  他以往很少看电影,这次是例外。

  观影的过程中,他想起了共和国诞生前那些波澜壮阔的斗争,悄悄地流了眼泪。

  当电影演到人民解放军入城受到群众热烈欢迎时,他问吴旭君说:

  那欢迎的学生里有你吗? 吴旭君是上海学生,当年她也参加了欢迎队伍,拥护党和解放军的到来。

  面对这一问,她也流了泪,点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情此景,老人家顿时泪如泉涌,失声痛哭,以至引起满场哭声……影片还没有放完,工作人员赶紧关了机器,医护人员也赶紧把他搀走了。

  今天是除夕,也祝您新年快乐! 祝所有人阖家安康。

  望中国昌顺,期人民幸福。

  【文/欧洲金靴,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金靴文化”,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