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郭松民:青年和毛泽东站在一起——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

2017-12-25 22:25:3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十月革命100周年那天,我刚好在莫斯科红场。

  红场上人如潮、旗如海。人潮和旗海的上空,浮动着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画像。

  当听到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异口同声、有节奏地呼喊“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时,做为一个中国人,我深深地感到了自豪。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还仅仅是一种理论构想、社会运动,但在列宁、斯大林那里,变成了震撼世界的“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

  当火炬传递到毛泽东手里的时候,他又在二十世纪中叶,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带到了最高潮!

  最重要的,毛泽东主席通过他晚年的实践,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长期发展注入了活力,开辟了从传统“国家社会主义”(即由国家掌握、管理生产资料,人民在这种制度安排下享受各种权利和保障,以“苏联模式”和中国的“十七年”模式最为典型)向“人民社会主义”(人民不仅拥有所有权,而且拥有管理权)【点击阅读】过渡的广阔前景。

  在毛泽东主席的卓越领导下,中国于二十世纪两次引领了人类潮流。

  第一次,是1949年中国革命的胜利,中国引领了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革命和解放运动的潮流。导致了从15世纪新航路开辟算起,持续数百年的世界殖民体系的土崩瓦解。

  第二次,是爆发于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引领了世界范围内左翼运动和文化革命的潮流。这场运动,传递到了欧洲,引发了法国的“五月风暴”,跨过大西洋传递到了美国,引发了影响深远的黑人民权运动、反战运动、女权运动等。

  有一个现象非常耐人寻味。

  由于被毛泽东主席标定为“修正主义国家”,苏联深恐这场以“反修防修”为目标的群众运动烧到自己,当时把“稳定”看得高于一切的勃列日涅夫当局严防死守,苏联和东欧也因此成为少数几个没有受到文革影响的国家。

  但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凡是经历过“运动”洗礼的国家,如中国、欧洲、美国、日本等等,都迎来了一段长达10~20年高速发展。苏联和东欧诸国却在这一时期失去活力,经历几年痛苦挣扎之后,以“解体”、“剧变”等形式先后退出历史舞台。

  原因究竟在哪里呢?

  以发源地中国为例:毛主席晚年的实践,在社会层面的重要后果,是抑制了利益集团的发育。

  毛主席留下的中国,是世界上罕见的不存在垄断性利益集团的国家,是空前平等的国家,这就为整个国家活力、创造力的迸发,预留了巨大空间。

  西方也是如此:比如受此影响引发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女权运动的成功,为美国社会注入了巨大活力,大大增强了平等意识,无论劳动力市场还是消费市场的规模,都迅速扩大了。

  苏联拒绝了这一调整竞技状态的机会,变得僵化、保守、固步自封,苏联修正主义官僚集团窒息了苏联的活力,后来又成了苏联解体的主要祸首。

  毛泽东主席诞辰124周年的日子就要到了。

  全国各地民间自发的纪念活动再次兴起,在神州大地上像火焰一样从一端烧到另一端。

  这是真正的尊敬,是人民发自内心的热爱。

  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年的纪念活动,越来越从早期的中老年人怀旧,转变为青年人通过纪念活动汲取力量,探寻通往未来的道路方向。

  有主流媒体对此充满了好奇心——中国的主流媒体、主流知识界在这方面都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打电话向我探寻究竟。

  我回答说,很简单,原因有两点:

  第一,

  美国“普世价值”的丝绒手套破绽百出,包不住“美国优先”的铁拳,这意味着世界将重回民族主义时代。

  在这样一个时代中,当青年们想寻找一个民族精神的象征,想寻找一个人物来表达自己的民族自尊心、自豪感、自信心时,这个人只能是毛泽东!

  孙中山不行,他甚至没有完成国家统一。蒋介石就更是差十万八千里了,连给毛主席提鞋都不配,他的“国民政府”不过是“美国殖民政府”的别称罢了。

  毛泽东,把中华民族带出了“近代陷阱”。

  什么是近代陷阱?即非西方国家由于没有实现工业化而受到西方国家的侵掠;由于遭受侵掠而更加贫弱,更没有能力完成工业化,由此陷入恶性循环。

  毛泽东主席通过两个步骤解决了这一问题。

  第一步,通过人民革命驱逐了帝国主义势力,建立了独立自主的人民民主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二步,通过长达近三十年的“高积累,低消费”,实现了工业化。这是中华民族历史堪比长城和大运河的第三个千年工程!

  在这个过程中,打赢了五次对外战争,掌握了“两弹一星”。

  1964年中国成功爆炸第一颗原子弹,这是中华民族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真正获得安全感。

  从这个意义上说,反对毛泽东,就是反对中华民族!

  第二,

  对当代青年来说,他们最苦恼的,就是垄断性的既得利益集团阻碍了他们上升的通道。贫穷和富裕,高贵和低贱,都出现了代际传递的趋势。

  近代以来,毛泽东主席是唯一有能力清除既得利益集团,为青年开辟道路的人。

  毛泽东不仅把从晚清到民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一概归零,并且心细如发,时刻警惕在新中国出现新的利益集团。

  毛泽东的心和青年是相通的,他说:“世界是你们,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毛泽东寄希望于卑贱者,他说:“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

  毛泽东认为,不合理的世界要被改变的,他为母校一师题词:“改造中国与世界!”

  1976年,毛泽东主席波澜壮阔一生的最后一年,身体很差,因为咳的太厉害,甚至不能安卧休息,夜里只能坐在沙发上假寐。

  这一年,传达了“毛主席重要指示”,这是毛主席最后的重要指示,庶几可以视为他的政治遗嘱。他念兹在兹的,仍然是不要出现垄断性的既得利益集团。

  他说:

  “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 作了大官了,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

  他还牵挂着小人物——

  “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 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总是一部分人觉得受压,小官、学生、工、农、兵,不喜欢大人物压他们,所以他们要革命呢。”

  他还寄希望于卑贱者——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却是幼稚可笑的,包括我。往往是下级水平高于上级,群众高于领导,领导不及普通劳动者,因为他们脱离群众,没有实践经验。”

  这就是毛泽东!这样的毛泽东,如何能够不被青年所崇敬,所怀念?

  毛泽东说:“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毛泽东是属于青年,属于未来的。

  解决中国和人类的出路,只能到毛泽东那里去寻找灵感。

  青年和毛泽东站在一起,青年就有了出路,中国和人类就有了未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