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怀念追思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2018-12-25 17:46:5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古往今来,大凡到了一定地位的人离世之后都要给他盖棺论定,这是一种特别有意思的文化传承。

  古代的做法就是谥号,即对死去的帝王、大臣、贵族(包括其他地位很高的人)按其生平事迹给予一个评价性的称号,一般为一到两个字。比如,按《谥法》“威强睿德曰武”的说法,刘彻就被谥号为“武”,汉武帝的称谓由此而来;范仲淹不仅以诗文名世,而且为人正直,故而被追谥为“文正”,范文正公也就成了后人对范仲淹的尊称。

  现代人不搞封建那一套谥号了,不过到了某个位置,寿终正寝之后给个评价则是必须的,不然讣告、悼词不好发布。顽石观察发现,“伟大的XXXXX者”、“久经考验的XXXXXX战士”、“伟大的XXXXXX家”、“卓越的XXXX领导人”之类的评价具有普适性,不少人都被冠以上述头衔。

  古今比较,我觉得还是以前谥号的做法比较好,一是简单好记,二是特点突出,三是便于流传。汉武帝、范文正公不是一直叫到现在么?而当代某些人死后,其评价堆砌了七八个短语(几个形容词加名词),真正被人记住的有多少?再说,雷同的评价也确实凸显不出个性。以此看来,还是复兴到用谥号来给大人物定性更科学。

  说到谥号,也还有些值得一提的东西。古人谥号并非一味褒扬,一般说来,可分或褒或贬或同情三类:文、武、烈、穆、正等用于表扬,如周文王、周武王;炀、厉、灵、丑等用于批评,如周厉王、隋炀帝;而哀、怀、愍、悼等则表示同情,如鲁哀公、楚怀王。西周以降,越往后,谥号褒的就越多而贬的就越少,而现代的评价便只剩下表扬了(毛主席是唯一的例外,因为他 “晚年犯有严重错误”)。这也算是时代一个方面的进步吧。

  谥号也好,评价也罢,名不副实的所在多见。秦桧死后竟然被追谥“忠献”,这实在是莫大的讽刺。好在仅过了五十来年,宋宁宗便将其改谥为“谬丑”。与秦桧齐名的大奸臣、大卖国贼万俟卨死后被谥封“忠靖”,也同样让人忍俊不禁。万俟卨的美谥虽然没有被追夺,但他和秦桧一样被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则毫无疑义,西湖岸边岳王庙前下跪的佞臣就是明证。至于当代有哪些名不副实的追谥,恕顽石不能例举。

  除了被追谥或评价的人要有资格以外,给前人追谥或评价的人(或机构)也同样得有资格,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给那些位高权重或声名显赫者定性的,这个规矩是万万不能破坏的。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多数情况都是儿子、孙子给父祖追谥,或者是朝廷给已故大臣追谥,由此看来,这种追谥或评价必然带有相当的主观性,“为尊者讳”和为尊者追谥一样,都一直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

  大凡有资格的人,没有不希望“赠谥褒美,显荣于身后”的。可纵观历史,我们却发现,许多所谓的盖棺论定,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甚至只不过是给后世留下一些笑柄罢了,即便获得了如“忠献”、“忠靖”那样的美谥,难道老百姓就认账了?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看看吧,有多少被追谥得完美无缺的人,人民早已将他们唾弃。历史有时候真的很讽刺,也很无情!

  尽管毛主席“晚年犯了严重错误”,可敬仰和怀念他的人依然数之不尽,而且越来越多。进入12月以来,全国各地纪念毛主席125周年诞辰的活动,虽然遭遇了最严酷的寒冬,却依然如火如荼,一浪高过一浪。由此可见,只有历史的评价、人民的评价才是最终也是最高的评价!

  2018.12.2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