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毛泽东 > 纪念动态

“我是极高之人,又是极卑之人”——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7周年

2020-12-24 18:06:4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文泊月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期我一直在读张素华、张鸣主编,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领袖毛泽东》这部十卷本的大书。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也是20世纪富有世界影响的政治家。过去一段时间里,人们对他的理解曾概念化、程式化、神圣化。而今,随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他的理解渐趋理性化、多样化和人性化。

  1893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诞生日。早年初登革命舞台的毛泽东,并不十分惹人注目,但随着革命的深入,所遭遇的处处是急流险滩,艰难和曲折,惊涛骇浪不断,毛泽东的勇气和智慧逐渐显露出来。他的伟大,不仅在于他辉煌的业绩,更在于他勇于探索的深邃思想,在于他勇于开创的雄伟气魄。

  韩素音称赞“毛泽东是人民和时代的化身。革命造就了毛,毛也造就了革命。”《领袖毛泽东》一书第五卷重点谈毛泽东领导艺术,这其中包括超人一筹的思维特色,运筹帷幄的决策艺术,知人善任的用人艺术,举重若轻的工作艺术,高屋建瓴的路线领导艺术等。最能表现毛泽东领导艺术的决断性,莫过于进行抗美援朝的决策了,他认真考虑了国内、国际,我方、敌方,天时、地利诸方面的实际条件,就连美帝国主义狗急跳墙,再次扔原子弹的可能性也预想到了。毛泽东说,你一定要打,就让你打。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抓住弱点,最后打败你。

  毛泽东那一代人,是最具忧患意识的一代人,是最具牺牲精神的一代人,是最具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一代人,也是把个人命运和国家、民族、人民的命运紧紧维系在一起的一代人。邓小平说,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卓越领导,我们党还在黑暗中苦斗。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把“农民战争”改造为“人民战争”,改变了中国历史,改变了中国农民起义始兴终亡的周期率,虽一字之异,却天壤之别,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

  毛泽东自述:“我在湖南省第一师范经历了不少事情,我的政治思想在这个时期开始形成”“我并不想去欧洲,我觉得我对自己的国家了解还很不够,把我的时间花在中国会更有益处。”“我在长沙师范学校的几年,总共只花了160块钱,大概有三分之一花在报纸上。我父亲骂我浪费。他说这是把钱挥霍在废纸上。可是我养成了读报的习惯。从1911年到1927年我上井冈山时为止,我从没中断过阅读北平、上海和湖南的日报。”“到了1920年夏天,我已经在理论上和某种行动上,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开第一次党代表大会时只有十二个代表,那时谁也看不起我们。”

  在大革命失败前,毛泽东根本没有想到要上山打仗,想到他一生最重要的年华会在打仗中度过,想到他会成为一名叱咤风云的战争大师。几十年后,他还多次回顾到:在1927年前,我是没有准备打仗的,我打仗是被逼出来的。国民党的屠杀政策把共产党逼上梁山!这一仗就打了二十多年,并在二十多年间横扫六合,翦灭列强军阀统一大陆河山。1960年5月,毛泽东对来访的蒙哥马利元帅说,“你有35年军龄,我只有25年”。蒙哥马利自豪地纠正道:“我有52年了。”毛泽东也不示弱:“可是我还是共产党军事委员会主席。”从这豪爽的对话中,可以领略到两个统帅对自己军人历史的自豪和珍爱。

  早年毛泽东曾仰天长啸:“我是极高之人,又是极卑之人。”这种两极绝然不同的认识,正表现了他在奋斗不息的实践中,理想与现实合而为一,圣贤与凡人渐趋一致。或许可以说,“极高之人”,指精神的,就是理想主义,英雄主义;“极卑之人”,则指的是一种为实现精神的求实和勤苦的奋斗作风。对毛泽东的这一性格,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领袖们》一书中写道:“毛泽东在讲到自己的性格时说过,他一半是虎,一半是猴。无情的一面和狂热的理想主义的一面在他身上交替出现。”毛泽东也曾在一封信中,淋漓尽致道出自己矛盾交织的心情:“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有学者认为,“虎气”和“猴气”这种形象的比喻,充满了辩证法。

  2020年12月24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